道友的話

 

《六祖壇經》之所以為「經」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綸貫

海漚與須彌

淺談唯識學之識變

少婦來函

淺論復興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之必要

唯識與死生中陰初探

道友來函

道友的話

自我的變奏

唯識四分抉微

淺釋《大乘起信論》的三細六粗六染與相似覺、隨分覺、究竟覺

三性與八識、三無性的關係

我的學佛經過

阿賴耶識沒有體

煩惱於八識中的分限與配置

一位道友的反省

六趣與大千

善之片言

小樸的參悟

唯識學的承先啟後

量子哲學與唯識

音聲陀羅尼

達摩書院小記

自然與社會

回家

臨濟禪七小語

讀〈張尚德教授的農禪學派風範〉有感

佛法在現代社會的重要性

做一個奉公守法、清淡度日的公民

分別與神通

無題

我對念佛的認識

大事因緣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讀書研討之七

嬰兒與巨人

南太老師是對的

畢竟空與勝義有

電子與宇宙光(常寂光)

農曆二月學習心得

學禪者的榜樣

老師的話

溪澗花香鳥悅性 世間哪裡有短長

皈依僧

達摩書院甲午春節禪七誌慶

尊師莫若承志

華嚴法界觀與十玄門淺解

究竟什麼是真如

毀滅

拜叩

唐君毅大哲契應方東美老師

覆 加拿大Mike

緣與非緣(英譯八指頭陀詩與對聯)

謹致 拉底

致 孫格拉底

孫格拉底的祝福

淺談《華嚴經》〈世主妙嚴品〉

虛雲大師自輓與英譯

台灣的神都跑了

東美亭咏

孫格拉底的格拉底

美國教授翻譯虛雲大師禪聯

身心瑜伽的合一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讀書研討之三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讀書研討之一

孫格拉底集賢錄

南公懷瑾先生的修行理念

敬懷南公懷瑾大聖

對自由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如何溝通的認識

南公懷瑾先生與楞伽經

南公懷瑾先生與生命光學的實證

南公懷瑾先生學術成就之基---行願

音聲的律動

南公懷瑾先生論「行願」

台灣名醫吳輝雄先生的話

學佛要真無我

佛說五蘊皆空經

張老師發怒了

楞嚴經二十五圓通讀書研討之二

談張公尚德先生的:沒有「空」與「體」

無相念咒的劃時代作用與意義

讓我尊敬且懷念的華老師

反省:虛無、恐懼與前進

二十年來雲和月

習近平先生的治世方略

什麼是宗教?

大話與亂話

閉關

尼采復活了嗎

淺談舊中國

量子、靈魂與中陰身

反省、自欺與看清楚

萬類同科

道友來信(2012.12)

道友來信(2012.11)

心印與祖意

學佛的第四步

學佛的第三步

學佛的第二步

學佛的第一步

理想情懷

有意義的人生

張老師八十歲了

路已打開

禪門雙德與天下第一門童

張尚德老師對唯識思想的貢獻在哪裡

真正的佛法

真對

很難

風之元 的話

大禪師

靜坐學禪者注意

為什麼沒有看到真學佛的?

湖山對話

什麼是金剛念誦?

人是什麼?

夢與非夢

仙珠走盤--憶國學大師張尚德上圖講座

敬致 達賴喇嘛

參九月話頭有感

媽媽的往生

洞見

攀緣

如斯!如斯!--聖經、道經與佛經會通初探

六字大明咒與密宗的關係

忘盡

轉境

一個小市民對無諍與金融風暴的看法

氣功、氣道與禪的關係

氣功、氣學、氣道 與禪的關係--淺談無火(炁)之氣

台大孫維新教授是對的

參「二月話頭」有感

零(0)與數學物理與空和禪及一切的關係

哲學有什麼用???

陰陽錯置--評聯合報梁玉芳的「看見政壇恐同症」

我所感悟的金剛經

夢幻塵勞

恭讀〈宗師授受〉的認識

一位民選市長對宗教的看法

上大學,所學何事?

真正菜根香

淺談教育

我們對物理學的認識--讀「牛頓發現了萬有引力?」

「我為什麼來達摩書院」與「靜坐淺說」

龍樹菩薩大智度論十八空與十八空論思想系統的開展

物理學中所說的時間與空間

煩惱、菩提與解脫

與師之信

談參訪善知識

楞伽經心得報告之二

一本劃時代的小冊子 ---分析命詞與綜合命詞

楞伽經百八句與第一義諦

誰念西風獨自涼

楞伽經心得報告之一

識之流注生住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