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趣與大千

我與達摩書院

                    劉桂芬

 1987年張公尚德老師在台北新生南路的講堂講六祖檀經,先夫林右崇先生引領我去聽老師的講課,就從那時開始我與達摩書院結下了良緣也展開了我的習禪之路。

大學時代在學校出盡風頭且是有名的舞后,畢業後到日本留學,回台後在墾丁凱撒大飯店擔任總裁特別助理,之後又担任錫安國際會議公司的高階主管,旅遊各國、觀摩世界各地會議設施及舉辦各大型的醫學、電腦會議。一天24小時都嫌不夠用,常常工作到半夜才回家。有天下班後踏入家門已深夜二點,桌上放著一張卡片,輕輕開啓,發現原來今天是母親節前夕,女兒在卡片上寫著:「我有個”會議媽媽”,早上要開早餐會報,晚上參加晚宴,很少在我上床睡覺前看到媽媽回來,早上我起床時媽媽又已經去上班了,可是她每天都會親手幫我削鉛筆。」祝媽媽”母親節快樂!”我的心感到深深歉疚,不禁潸然落淚,小的時候,由於沒有「削鉛筆機」,所以我的每枝鉛筆都是母親爲我削的,童年的回憶讓我樂此不疲的幫女兒削好每枝鉛筆,擺在鉛筆盒堙C此時先夫選擇回甯K與父母親同住在一起,他希望在父母親的有生之年,能共同生活在一起,也希望讓女兒享受三代同堂的樂趣。於是毅然決然的放棄在臺北的一切,回到甯K。但當時,我並不想回鄉下,想盡了辦法留在臺北。

1989年,臺灣股票市場一片紅火,哥哥的朋友在高雄開設證券公司,哥哥希望我能到高雄去工作(離甯K較近),於是我進入高雄某家證券公司,當時,月入數十萬,意氣風發。1990年股票開始下滑,我趕緊將手中的股票賣出,但三天後接到銀行通知”存款不足”,方知當時的成交是”買”而不是”賣”,至今我仍不解爲何”賣單”會變成”買單”?在無數個跌停板之後,股票損失慘重,經過了這場浩劫,方使我覺醒,心甘情願的回到甯K鄉下。當時,適值墾丁凱撒飯店的訓練部經理離職,總裁先生得悉我回甯K,他打電話問我是否有興趣從事這份工作,與當時的法國總經理面談之後,開始我的另一工作生涯。從教育訓練到人力資源管理,取得第一家飯店在二岸三地獲得ISO9002的認證;對外培訓其他飯店及各企業的員工一路走來,掌聲無數。1997年應朋友之邀前往中國大陸天津,擔任頂新國際集團(康師傅)教育訓練中心協理的職務,負責全中國28千名員工之培訓在康師傅我完成了自己這一輩子的夢想。但人生的路畢竟無法魚與熊掌皆得,此時,女兒在臺北念書且即將考大學又正值叛逆時期,我每三個月回臺灣一趟只能短短與她相聚,發現她的書包埵釧_異的衣服、化妝品,原來她下課後換裝去卡拉OK唱歌而不是去圖書館念書,先夫又遠在甯K工作(當時正編撰甯K鎮志)及照顧老人家,此時的我非常的惶懼,要捨棄這人人欣羡的工作回臺灣好呢?還是讓女兒自生自滅?整個情勢讓我有窒息的感覺,經過一番掙扎與痛思,終於下定決心回到臺灣。留在臺北與女兒一齊生活,並與各企管顧問公司合作,擔任專業講師,經過一年的努力,女兒終於順利考上大學。

休閒産業在南臺灣的墾丁仍然蓬勃發展,但人才的養成卻趕不上硬體的進度,又在朋友的盛情邀約之下回到甯K,幫忙夏都沙灘酒店的籌備工作,一切就緒之後,另一家在甯K西邊萬里桐這個地方又蓋了一家悠活渡假村,在老闆三番二次的邀約下,又前往悠活渡假村幫忙籌備。2000年我又被請回墾丁凱撒大飯店担任總公司人力資源部的主管。30年來我自認自己為企業培育了很多的人才,在二岸三地飛奔,為各大企業進行培訓、人力資源重整,在社會上擁有些許的名與利,自己很是得意,認為一切都很順遂、很成功。記得張公尚德老師曾經問我,你的人生哲學是什麼? 我好得意的說:”ABC”,老師問什麼ABC?我神采飛揚的回答:A就是ActivityB就是BeautyC就是Creation,老師聽完哈哈大笑,好一個ABC哲學。

20028月,先夫參與達摩書院舉辦的禪七,在禪七期間卻突然暈倒,進入台大醫院檢查,卻始終找不到病因。20043月他終於離我們而去。先夫的家人對我非常的不諒解,他們認為我沒有盡到做妻子的責任,因我都把時間奉獻給我的工作。2005年初,我把女兒送到日本東京唸書,我自己則前往北京與朋友合開了一間中醫診所並在北大兼課。老天爺却在這時讓我生病了,曾在北京人民醫院急診做檢查,找不到病因。於是回台湾到榮民總醫院再做全身檢查,此時,發現我的左邊腰後腹腔有一小的陰影 (因先夫住院期間我搭乘的巴士發生了車禍,當時我的左邊乳房的下方肋骨被撞擊),醫生要我住院做檢查,結果被命名爲惡性腫瘤 ,已是末期後腹腔佈滿了血管及淋巴不能開刀,必須做化療,當自己聽到醫生這樣說時,放聲的大哭起來,哭完還是要面對事實,於是我接受了醫生的建議當人體實驗 用尚未上市的最新化療藥(紫杉醇)進行治療。當這化療的藥物進入身體之後,方知什麽叫做地獄,真的是生不如死,全身發癢長水泡潰爛,每次難過了一個星期後,又要再打第二針。此時,我跪在佛菩薩面前,徹底的懺悔,我和佛菩薩乞求說:如果我這個人還能為社會所用的話,就請讓這個腫瘤消失吧! 2006年的2月,醫生告訴我人體實驗進行到此暫告一段落,觀察三個月後再回醫院檢查吧。就在這個時候在日本東京唸書的女兒瞞著我偷偷的回到台北與她男朋友在一起。先生的去逝没有讓我消沉;癌症末期也没有讓我失掉信心,但我得知女兒的消息時我却想撞牆尋死,為何我會一、二連三的遭遇這些事情,為何我的業障會如此的深?我每天求阿彌陀佛把我帶走。

200651日突然接到南懷瑾老師的電話說:馬上到上海來,當時的我拖著破爛的身體,提著行李抵達了上海,到了上海之後才知道南老師要我去廟港的太湖大學堂展開籌備啟動的工作。200671日太湖大學堂正式啟用,阿彌陀佛的唱誦迴繞著整個太湖大學堂。8月初我回到台湾,返回苗栗娘家探望母親,想中午陪她睡個午覺,她笑我頭髮剪那麼短,像小男生一樣(因她不知我生病的事情),我逗得她開心的哈哈大笑,回頭一看,她已經往生了。母親走後,我沒有再回醫院做任何治療,後腹腔的腫瘤也已消失,醫生說這是奇蹟。這十幾年來我徹底的改變自己,每天念佛、靜坐、運動、吃素來面對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身、心健康起來。

今天2016210(大年初三),感謝張老師讓我與大家分享與達摩書院的因緣,此時此刻我深深的感恩張公尚德老師在28年前引領我接觸佛法,讓我有能力渡過生死關頭,有能力讓自己變得富有(過簡單、無欲的生活),有能力透過自省,將所有的痛、所有的苦,化為力量最後,期許自己能夠有智慧去體悟所擁有的一切其實都是空的,都是夢幻泡影而已誠如永嘉大師說的偈子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

尚德讀後:

經苦方知何為空

原來六趣無大千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