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公尚德先生無相念咒的劃時代作用與意義

黃高証

一、無相念咒的緣起

佛說八萬四千法,為令眾生入不可思議解脫。經過歷史的發展演變,慢慢形成禪、密、淨土、華嚴、天台等各大宗派。其中以禪、密二宗,特重師承,口傳心授,付法謹嚴。禪宗重明心見性,密宗證自性光明,可謂殊途同歸。行者莫不曠劫精勤。難忍能忍,才能得契心源。如禪門二祖神光,雪中斷臂;密宗密勒日巴尊者,蓋房拆屋,死去活來,豈僥倖哉。

但在分秒必爭的二十一世紀,若要像古代禪者,屏息萬緣、多年苦參話頭,實非易事。若學密乘,以藏密為例,要從五加行開始,先念皈依咒十萬遍,百字明十萬遍,大禮拜十萬次,供曼達十萬,上師相應法十萬,修足前行再修正行、修本尊、修氣脈,歷經初灌、二灌、三灌、四灌,直到四級灌頂具足,方傳圓滿心要。如此漫長過程,若非矢志專修者,往往望之卻步。

   今有吾師張公尚德先生,融通禪密,開方便門,於北京大學傳無相念咒大法。張師三十年前得禪門泰斗南公懷瑾先生親授密法,南公集藏密與東密大成,將密法九乘次第(聲聞、緣覺、菩薩、事部、行部、瑜伽部、摩訶瑜伽、無比瑜伽、無上瑜伽)會通簡化,創準提簡軌傳世,為神州大地建立新密法。南公1984年赴美前,曾囑張師續弘密法。張師以機緣未熟,且不想涉入宗教、居上師位,故暫做保留。先用禪、唯識、淨土、中西哲學,在達摩書院接引諸方。三十年後,南公圓寂,張師感世運變遷、人心浮盪,巍巍正法、命若懸絲。為力挽狂瀾、續傳心燈,遂將其一生學問、修證與弘法經驗,和盤托出,濃縮為十條無上口訣, 如一無相念咒法本。

 

二、無相念咒的特點

無相念咒主要是要成就法報化三身。先「攝根入空、眼在光中」,念六字大明咒,慢慢證到「如淨琉璃、內懸寶月」。在光明一片中,內觸妙樂、捨念清淨。即樂、明、無念,合而為一。其特點在於:因為是無相而念,所以不要求計數,避免有口無心、濫竽充數之過。且比其他密法,更為簡便易學,行住坐臥皆可打成一片,實為入道捷徑。

無相念咒,是與般若相應的念咒法。世尊在靈山會上開示:「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故知「無相」即是實相,為不生不滅的清淨法身。另外,《大般涅槃經》也說:­「無相定者名大涅槃。是故涅槃名為無相。」故無相、般若、涅槃、法身,皆為相同內涵。

「念咒」者,眼耳鼻舌身意,無一不念;色聲香味觸法,無一非咒。在一切時,照一切境、契應般若、無染無住,即無相念咒,也是中庸的「無聲無臭」、莊子的「無成與毀」、易經的「無極而太極」。在無相念咒中,純音離塵、純覺遺身,可契空、無相、無願三昧。

「空」不是沒有,也不是實有。張師開示:「空是相對於有來說的。」就客觀現象而言,萬事萬物的存在為「有」,等到存在壞滅則為「空」;從主觀來說,有所執著為「有」,心不執著故「空」;在修持上,印證到:主客二者,都如夢幻、了不可得,因為無所得,便給它一個代號來形容,叫「空」,而絕對不是有一「空」可得。總之,「空「是相對於「有」的消失來說的。莊子說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像短壽的草履蟲和變形蟲,生命不過三十分鐘到數小時。看牠們的生生死死、有有空空,可反思人的一生,往往和牠們同樣:空幻一場。由是悲己悲人、悲人悲己,空悲不二,歸到無盡行願、全事全咒。此為天台宗的空、假、中三諦圓融,也是入華嚴無礙法界之方便。

 

三、無相念咒的劃時代作用

修密法的首要在「信」和「發心」,心誠則靈。張師此一無相念咒法門,不念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是十方圓明,周遍含容,相應著中外往聖先賢的宇宙淨炁。不分東西、無有高下。有助於未來人類精華文化,在無私無我中的溝通與接軌。

關於無相念咒在密法上的劃時代作用,筆者的體會是:

1)調和人體的三種基本生理節奏:心跳、呼吸、腦波。成年人每分鐘心跳有70-80次(約1.2 Hz);安静時呼吸次數為每分鐘16-20次左右(0.3 Hz);相較之下,腦波的頻率則快多了,即使在鬆弛狀態的α波,也有8-13 Hz, 約每分鐘振動500-800次。此三者,平時各行其是。但透過專一持咒的音聲韻律,能使這三種不協調的生理節奏,自然趨於和諧有序的共振(未來科研或許可證明此點),達到心氣相依,如行雲如水,綿延不斷,身心一片愉悅,念頭漸少,進入無念,氣住脈停。

2)契宇宙淨炁:當內心氣場向外界展開,與外界相應、合而為一時,身體覺受讓位。此時,心量有多大,氣場就有多大。所以張老師傳無相念咒時說:「要整個的宇宙淨炁灌到自己的頭頂中央,讓全身毛孔打開,擴散至上下十方,與一切、一切打成一片。」

如此定止久了,六根生理機能、六塵外境、及六識作用,頓時脫鉤,前塵影事一并銷落,原本的氣場轉化成自性妙明,天地身心,如廣大無邊水晶球,朗徹無礙。

3)歸到向上一路:在藏密寧瑪派修法中,於生起次第、圓滿次第之上,又有大圓滿法。大圓滿者,本來清淨,當下圓成,不歷階級,無標次第。即見、即修、即行、即果。然禪門大機大用、殺活同時,又勝大圓滿一籌,故不少密宗上師皆讚禪宗為大密宗。因此無相念咒最後歸到禪的仙珠走盤,無所定、無所不定、無所空、無所不空,用意在此。

 

四、無相念咒的劃時代意義

無相念咒是超越宗教的。十九世紀時,尼采就說:「上帝已死,宗教已亡。」時代越進步,社會越混亂。現在到處充斥各種宗教組織,一本萬利,熙熙攘攘、比之商賈,過無不及,哪有真正的宗教情操可言?一個社會若無健全的信仰或文化精神支柱,人心又找不到安定的著落點,當然是邪教亂象盛行。這對擁有廣大人口的國家來說,實非小事。

吾師張公尚德先生為救時弊,公佈此無相念咒法本,其創新及劃時代意義在於:

1.不需灌頂,便得加持;不分在家、出家、吃葷、吃素,皆可自修或共修。

2.對密法了解不真者,易入著相歧途。本法以楔出楔,可除此弊。

3.行住坐臥、念茲在茲,不要求計數。一念萬年,直至菩提。

4.將對本尊的觀想,擴大到觀想古今中外所有往聖先賢。

5.不另修上師相應法,便可與上師相應,是禪、顯、密三者圓融統合。

6.以觀音心咒,配合觀音法門,進入無相音聲海,契耳根圓通。

7.樂、明、無念,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超越時空人我。

8.不觀心月輪,直接進到「如淨琉璃、內懸寶月。」。

9.直契心源,生起、圓滿,首尾一輪,即有即空、非有非空。

10.無相念咒,性空緣起,重重影現;念咒無相,緣起性空,最後歸禪。

 

總之,此法如上品丹訣,不重形式,非宗教也非組織,是自己歸到自己本有的莊嚴寂靜,與生活、家庭、工作,和諧一片,有助於社會上忙碌的各行各業,念念清明、忙而不亂。社會人心穩定,正是精神文明的基礎,也是未來貫通真諦與俗諦之世界人文精華所必須。

張師無相念咒的廣傳,揭示一個大時代新文化的來臨。

 

                尚德讀後:

心法綿延、南師永在。

長江明媚、無盡悠悠。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