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濟禪七小語

                                                      習木

參加達摩書院二月禪七的第六天,身心已得到一些微微的愉悅。能讓身體疲累的我收穫如此,老師的辛苦,真不是竭盡全力在賣命所能形容的。上午,發現暫時沒有什麼事情自己能幫的上忙,便索性放下一切去禪堂下的花園漫步一番。

走到魚池旁的花圃,忽然“驚異”的發現,數日不見,這一朵朵的花兒競相綻放,比禪七開始前看到的大了很多。同時,眼前也亮了起來,原來是身後陽光正照射過來的緣故。此時,自己有了一些領悟:並沒有什麼“最壞”的與“最好”的之二分法,能把“最壞”的過來,那個就是“最好”的。(此處所謂“最壞”、“最好”也只是語言上相對的形容詞而已。)個人、家、國、天下、一切種種皆可做如是觀。

一塊土地,在沒有種植任何東西以前,它只是一團黑漆漆的泥土。但當它堶惘赤囓X花朵的時候,整個的“美境”便霎時轉化了出來。而且,花兒絕離不開泥土,泥土正滋養著花兒。感性的說,花兒照亮了泥土,覆蓋並提升了整個泥土的境域;而泥土則“供養”了花兒,展示出一種“向上”運輸養分的誠意與動力------

若擴展來看,做任何事情,可說都有其一塊“土壤”。我們和“泥土”本來在一起,但並不一定只能是“泥土”,這就需要自己找到自己的那顆“種子”了。而這“種子”就是自己真正的“理想”,對於學佛者而言,便是自己不自欺的“發心”與“願”。假的種子長不出真的果實,真的種子仍需經歷“種種”,才會有成熟的一刻。

從時間上說,一顆種子若是種的不合時令,那是很難長成的;從空間上說,什麼樣的種子,適合什麼樣的空間,也是頗需揀擇。盆景就是盆景,堶捱堣ㄓF大樹;而最大的樹則需要最廣闊的土壤與“天機”。“天機”者,時節因緣也,是真種子也,無盡忍耐也,不斷超越也------

當今之世,由人文文化與精神文明的角度而觀之,豈止是“污泥、爛泥”,此所以會有南公懷瑾先生與張公尚德老師的示現也。大樹生根,能否參天不老甚或集樹成林、百花齊放,且看人類之未來如何!

 

又語:

當一顆真種子,歷經“千辛萬苦”,開出花果之時,亦不可止于花果之上。世間之花果盛開成熟之時,亦是枯萎腐朽之始。此時仍“喜住”于花果者,唯蛀蟲也!觀諸歷代有成就的祖師大德,特別是開山之長,無不是以大愿心深“種”于五濁塵世,轉除萬難,集化十方善緣,而成大道之場。及至功成道立,或謙退隱后,或化向他方,或著力培育後學,唯不自居也。

道場建立之時,諸條件並不完備,甚至頗多缺憾,而其所蘊育之“材”卻能多出;待至一切條件漸趨完善,生活便利,外觀美輪美奐,內或淪為“私家”,則“道之將盡”矣。蓋真行者是要在種種不足中鍛煉身心,磨礪性情,始可面對煩惱,蘊化菩提。反觀當今之諸多“人間寺廟”,生活條件無不便利具足,諸器用具,形擬前習,而愈精緻勝古,外觀建築,富麗堂皇,更超世間,堪為“天福”。此正和吸引當代社會種種“受傷”之士,暫覓“療傷”之所,得享貪慾之“清淨禪味”,或亦為“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牽”乎??

丈夫自有沖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百花落盡啼無盡,更向亂峰深處啼。諸禪子其自勉乎!!

 

尚德讀後:

一、種子生現行,現行熏種子。萬類互生、互攝、互消、互化,乃法爾如是。

       唯佛即法爾如是,又超越法爾如是。亦即心能轉物,則同如來。

二、釋迦牟尼佛不作皇帝,而修苦行,印證了孟子所說的:

天降大任,必須忍苦、受苦到家。

三、競相浮誇,世情也。

四、南老師是示現,尚德非也,但心嚮往之。極願中華民族從此和平康樂,世界太平,人人智慧。有禮講理。

 

祝福

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