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知友的話目錄

 

列印本文

如斯!如斯!

聖經、道經與佛經會通初探--道、神、光與音聲

黃高正2009.04.26

宗教是人類心靈的歸宿,人天生具有對生老病死的恐懼與對吉凶悔吝的不安,所以希望在宗教裡找到解答。不同宗教的教主和教規雖有異但目標卻不相左,都是要解決人的生死問題與心靈問題。宗教間彼此若能保留「小異」,一起追求教義之「大同」,宗教之間才不會對立,人類才有可能走向世界和平。宗教的「大同」指的是歸到形而上的超越與人性的真善美。以「耶穌」信仰為例,祂既被基督教尊稱為救世主,也被回教尊稱為重要的先知。誰想到這兩教居然水火不容,完全把聖經中「神是愛」的話拋諸腦後。宗教應該是提供人們和平希望的,畢竟人世間的是是非非已經夠多了,若信教後還是彼此廝殺,那又何必入教呢?因此各教之間必須找到一個平衡點。

達摩書院的四月話頭以「道、神、光與音聲」為題,本文即在探討聖經、道經與佛經中道、神、光與音聲之關連性,為各宗教間的彼此了解與相互溝通建立基礎。

 

太初有「道」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耶穌卅歲時開始傳道,在三年的傳道期間,耶穌宣稱自己是神的兒子,並不斷指責猶太宗教領袖和祭司違背舊約聖經中神的旨意,因此被很多權勢者反對,把他釘上十字架。《新約聖經》中有四福音書,分別以不同的角度來敘述耶穌的一生。前三福音書(馬太、馬可、路加)是透過耶穌之事蹟,讓我們了解「道」的存在。而〈約翰福音〉是由「道」的詮釋出發,所以一開頭就說: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媕Y,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翰福音11-4

   〈約翰福音〉是將「道」、「神」與「光」作為耶穌傳道之根本,實際上整部聖經脫離不了這三個理念。道、神與光可說是三者一體。〈約翰福音〉所謂的「道」所指的是什麼呢?這答案可以在聖經其他章節看到。〈約翰一書〉的第一句話是

「我們寫這封信向你們陳述那從起初就存在的生命之道。」(約翰一書11

另外,〈約翰福音〉也有

「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約翰福音668

 

因此,這「道」乃是「生命之道」--永生的奧秘,特別是耶穌的復活,為這「生命之道」做了見證。而〈約翰福音〉說「太初有道」,顯然這「道」不單單是指聖經本身,而是早在開天闢地時就已經存在的「道」,早於耶穌誕生前就存在的「道」。聖經只是為這「道」所展示的一切作見證的記錄而已。

對於生命奧妙的實證,在中華史書的記錄上並不少見。如東周的老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如晉朝慧持法師靜坐入定七百年,到宋徽宗時被人發現而起坐。唐朝普化禪師預知時至,唐朝隱峰禪師倒立而亡,又有如六祖惠能與憨山大師化為肉身舍利,近代的虛雲老和尚一百一十二歲時(民國四十年),在「雲門事變」中為保護佛教而被用鐵棍毒打至死,神識升往兜率天宮,幾天後竟又死裡復活,直到一百二十歲才圓寂。虛雲老和尚這種示現更是古今中外聞所未聞的。

上述這些聖者都是因為了解世間的有限與短暫,體悟一切繁華轉眼成空,因而歸向生命存在究竟的真理----道。經過往聖先賢幾千年來的努力,所總結出來的「道」,與基督教的道在本質上與目的上確有其相通之處,都希望超越生命的無常和歸向人性的寬廣。分述如下:

一、基督徒追求「永生之道」,聖經說「神愛世人,…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3:16),這和中華文化中的道家與佛家所要解決生死問題的動機類似。道家認為只要是人,就可以透過修鍊升天成仙,《道德經》說:「谷神不死。」是一種將心神昇華猶如山谷之空靈的長生之道,這為三千年來道家不老之術開啟了先河。而佛家的淨土宗求生極樂,密宗成就不死虹光,禪宗證本無生死,各教所追求的了生脫死之初衷並無二致。

   二、聖經中所說的「道」能創造萬物。道家的「先天大道」能引生萬物,學佛者則要證悟不生不滅之「佛性」能相應萬物。早在耶穌出生前五、六百年,老子已在《道德經》中說了幾個要點:

(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道在天地開闢之先,後天的言語無法完整表達,這便是「太初有道」的詳細申論。

(二)、「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老子認為天下萬物自有形體的天地而生,有形體的天地又離不開無形體的道()。當然,「有」產生之後都會毀壞再歸到「無」,一生一滅,循環返復,這便是佛家說的「生滅輪迴」。

(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與陰陽兩儀非一非異,所以能藉著陰陽變化來產生作用,孕育萬物。如同《易經彖辭》說:「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

(四)、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指道必符合自然法則,自然而然,毫無做作。在無做作中四時有序、萬物生生不息。

   楞嚴經說:「迷妄有虛空,依空立世界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說明宇宙萬事萬物的表象是由人類心意識的妄念所變現,而這一切的一切,與人人本有的浩瀚心海相比,卻是小得不能再小。即使把全世界的所有語言加在一起都無法形容這「道」的廣闊。為了使大家了解方便,需要進一步把「道」擬人化,於是產生了「神」的觀念。

 

道就是「神」The Word was God.

「神」在不同的宗教下有不同的名字,《聖經》把神稱為耶和華(全能者),《可蘭經》堳h稱神為阿拉(偉大者),名字雖有不同,但指的都是同一個至尊。大體說來,相信宗教的人都是認清自己在人性上並不圓滿,故希望超越這些缺陷,歸到神的完美。聖經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華嚴經》中說:「眾生罪垢甚深重,於百千劫不見佛。」道家和佛家以為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萬物只是真實存在的表象,會使人迷惑而深陷於慾望之中,所以要懺悔自己所造的惡業,才能歸到淨土。

淨土以及神的國度離我們並不遙遠,它就在我們內心之中,路加福音說:「神的國來到,不是眼所能見的…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裡。」(路加1720-21)因此,心不清淨的人,是不能承受天國的。「不義的人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6910

基督教相信神造萬物,那麼神又是誰造的呢?有人主張神是自全的(self-sufficent),不需其他因素來創造祂。但道家與佛家則說萬物都是自己心內本來就有的「心神」變化而成,而人只要透過對「道」的參悟就可以成仙成佛。

在《易·繫辭》中有:「隂陽不測之謂神」。所以神是超越陰與陽二者之對立、微妙難測的。道家把「神」分為兩類:先天元神與後天識神。「元神」是人人與生俱來的靈光,處於無思無慮、非空非有、清清朗朗之性狀,為自然的原生超意識。識神是出生後與人事物相接觸而潛移默化逐步積累成的內在驅力。嬰兒自出生後,識神便不分白天黑夜地運轉,先天元神漸為後天識神所蔽,元神於是隱退,由識神支配人的行為。

若能無思無念、靜定歸一,意識活動暫停,原生超意識不受壓抑,自然迅速激發生命本有之潛能,此能量可打通臟腑經絡,從而與十方虛空合一,這元神會使基督徒感受到被聖靈(holy spirit)充滿,所有你我他的分別計較之心自然消失,真正了解「凡是我的都是你的。」(約翰1710)。達到「無我」之大和諧。

總之,基督教的道就是神,道家也認為:成道即成神,兩者主要的差異是前者在人的存在以外另外創造了一個獨立的神,人只能服事神。後者則認為神是可以透過修道來成就的,人可以成神成仙。佛家和道家的說法非常相似,人人皆可成神成佛,神仙的果位高低在於對元神之深悟深淺而有差別,道家由是把佛稱為最高的神仙---大羅金仙。事實上,若把道家與佛家的神往外推延,就成了基督教所說的神。把基督教所說的神往內涵照,也就接近道家與佛家的元神,最後內內外外合而為一,無內也無外,就不可說、不可說了。

 

神是「光」(God is Light.

雖然各宗教所塑造的「神」有所差異,但各宗教所說的「光」卻不應當有別。過去莊子講:道通為一,其實光也通為一。如果要把光像神一樣賦予宗教的差異,那絕對是不科學的。

平常人的肉眼可以辨識的光,叫做可見光,波長大約在380奈米到780奈米之間。一般眼盲之人的眼睛無法接收任何頻率的光線,有色盲者所接收光線的頻率失真,但有少數人則可以接收異於常人的光頻。例如天生有陰陽眼者,修道家的圓光術者,具佛家的天眼通者。

另外,光可依光源不同分為天然光、人造光與人體光,天然光源包括太陽、閃電、螢火蟲等等,人造光源就是日光燈、手電筒等等。此二類光源都是藉著物質能量互激互盪而發光,所發之光可用肉眼觀察與測量。

人體光源在哪裡呢?〈約翰福音14〉說:「這生命就是人的光。」現將生命之光用人的識神與元神來做進一步說明。識神之光,由心念所產生,心念一動,即有能量之消耗,所耗之能以光的形式放射到空間中。心念變動,光的頻率、顏色也隨之改變。這種心光可以用人體氣場攝錄儀來拍攝,人體氣場彩光學(Aura Imaging Photography)便是專門討論人之識神所發不同色光,與身心健康的關係。因此這光可以視為生命的能量。當人到了臨終時,識神即將脫離人體,這光便由體內釋放到體表,於是出現病情看似好轉的假相,這便是迴光返照。待光發散至盡,識神離開身體,此識神之光便如燈火熄滅一般地消失。

然而,人死並非一定如燈滅,若能證到元神之光就可超越肉體的生滅。方法是透過靜坐,使原本散射的心識之光收攝凝定,不隨人事物而遷流,此光之激盪趨於緩和,心中漸感寧靜舒坦,終至提不起念頭。剎那間這無念之心展至無限寬廣,含天蓋地,身心彷彿透明似的自在無比,看到外在人事物皆如夢似幻,一過便休。繼續保持此種寂然自在的心境久久不斷,待至能所雙亡時,則天地之光與凝定之心光相匯聚,元神本體由是大顯光明。在哲學上說:這是宇宙光與本體光。宇宙光是指包括太陽在內的一切天然光。而佛在不變的常寂光中常樂我淨,是本體光,即元神之光。

這本體光是天地人整體不生不滅的總光,它來自「人無我」、「法無我」的元神真性。百丈禪師的「靈光獨耀,迥脫根塵。」虛雲老和尚的「識海乾枯珠自現,虛空粉碎月常懸。」都是跳出識神窠臼,證到元神之光的寫照。此光體空常照,非肉眼或儀器可測量,唯有證道才能洞察。「禪」之可貴在此。《易經說:「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是指大人證到元神具有無盡之光明,可照耀一切。這說明中國自始即為真禪大國,日本禪何足道哉!

這光在佛家稱為常寂光,道家稱為神光,基督教稱為真光。聖經中的施洗約翰便是專為光作見證的的,他講:「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世上的人。」〈約翰福音19〉凡此種種,教派雖異,光明卻同,光光相照,殊途同歸。此處道理可對照楞嚴經的「塵銷覺圓淨,淨極光通達。」當我們歸到元神所生之光,若保持澄心不動便至少是二禪天境界,若是立志捨己為人,便至少是三地菩薩——發光地的性狀。

若要細察這發光本體自性來源,可以知道它並非因緣和合而生,在時間上,絕對是超越生滅的變化,在空間上,絕對是超越主客的分別,這就又歸到那不可說的「道」了。

 

音聲陀羅尼

在佛經中,光和咒語常常合在一起,例如:釋迦牟尼佛念〈楞嚴咒〉前先放百寶光明,觀音菩薩念〈六字大明咒〉時阿鼻地獄大放光明等等。咒語又稱為音聲陀羅尼,但音聲陀羅尼並不限於咒語,而是泛指一切清淨的天籟之音。當這種音聲如海浪一波波波繚繞耳邊,可以使聽者的身心有如沐浴在晨曦的微風中,隨著音聲迴盪於天地之間、心光由是顯現,徧照萬里蒼穹。(可參照達摩出版社 張尚德老師恭念南公懷瑾先生親傳之六字大明咒CD

世界上幾乎所有宗教都用清淨的聲音來復蘇心靈的覺性。猶太教與基督教都有以舞蹈和歌唱的形式讚美神之榮耀。像流傳已久的彌賽亞(韓德爾作);Amazing grace(蘇格蘭民歌)等等,都是有名的聖歌。大衛王在〈詩篇〉說:"我要以詩歌讚美神的名。"(詩篇6930)所以在希伯來〈詩篇〉中,連續二十四次使用「哈利路亞」這個詞彙,「哈利路亞」是從希伯來文הַלְלוּיָהּ音譯而來,意思就是「讚美(הַלְּלוּ)耶和華(יָהּ)」。

此外,回教《可蘭經》每一章開始時都用雙楔子AlRahmanal-Rahim,來讚頌"大慈大悲的上帝"。印度教《四吠陀》之第一部〈梨俱吠陀〉(Rigveda)與第二部〈娑摩吠陀〉(Samaveda)也都是對神的歌詠與讚頌,透過這種聆聽和唱頌能夠回復本有的靈性。

   聲音從何而生?它來自太虛,也歸於太虛。雖然虛空本空,但天地間的地水火風稍有變動便產生聲音。人的心念情感,遇到人事物之變動,隨之轉化又發出不同音聲,就像演奏樂器時,心情變則曲調變。《化書》說:「虛化神,神化氣,氣化形,形氣相乘而成聲。……聲、氣、形相導相含。」無論一動或一靜,其實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而音聲陀羅尼是讓音聲歸元、元神顯現的重要方法,在修持上需要具備下列修養:

一、信: 相信世間猶如夢幻、一切皆空、只有歸到神、歸到道、歸到佛。有信仰的音聲必定是堅定有力的。這力量有多大呢?華嚴經說:信為道源功德母。可得到所有佛菩薩的護佑。秉此信心,絕對是無入而不自得。

二、望:因為對於人生的高貴處有信心,對世界才會產生希望。這時看到周遭的人還在天涯淪落,苦不堪言,便希望天下人歸為一家,共同走向真、善、美、聖,由「聖」入「神」。如此充滿希望的音聲必定是愉悅的。

三、愛:盡心盡意禮讚神佛與關懷眾人,愛人如己,有著無量的慈悲心的聲音必定是和諧的,帶給大家歡樂,使苦難者歸到平靜。果能如此,宗教之間還會有隔閡嗎?國際間還會有衝突嗎?

四、化:綜合以上所述,出「神」入「化」。進入化境的音聲是空靈的。總音總聲超越動與靜,超越空與有,最後更超越生與滅。證到本來圓滿之道、本來自足之神與本來清明之光。此即觀音法門之內涵----道、神和光三合一的成就。

   因此我們知道,基督教、道家與佛家對「道、神、光」的體會是相近的,透過音聲陀羅尼和觀音法門的修持,人的身心可以歸元,自他不二,遂與所有往聖先賢抱著同樣的情懷、救世救民之心願如海天般深廣。己心與諸佛心亦無有差別,這便是法身之道、報身之光、化身之神,亦如聖父、聖靈與聖子三者不分彼此。

末了要說的是,真理絕非教派門戶之諍可及;融會貫通世界各宗教殊途同歸之教義,並力求在全人類社會制度和在人人修持行為上落實,最後得其環中、超以象外,這就是「禪」。


 

 

尚德讀後感:

整個人類聖賢學問全是歸在真善美上,此所以有:

佛法的「法、報、化」;

基督教的「聖父、聖子、聖靈」;

道家的「上清、玉清、太清」;

儒家的「太極、兩儀、四相」。

因此,孔子說:「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佛家說:「法爾如是。」

道家說:「天、地、人三才。」

基督教說:「信(真)、愛(善)、望(美)」

實際說來,都在一個字:

善。

海納百川,中國精華文化之所以歷久彌新,為地球人類所必須,故有:

禮運大同也!

「禪」之所以為禪,亦在此也!

中國漢唐聖世:

百鳥來朝!

全民皆福!

萬邦欽羨!

也如斯!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