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知友的話目錄

 

列印本文

 

識之流注生住滅    中華唯識學會秘書長   卓連進

 

   在佛法經論中,皆說自性本空,寂滅涅槃,如如不動。若如此,為何眾生墮於生死海中,不得出離,輪迴不止呢?眾生苦多樂少,即說是樂,亦為苦中作樂,其樂瞬間即逝,不可把捉,故釋迦牟尼佛於諸契經中,以各種方便法門引導迷倒眾生脫離苦海,入寂滅性海,於常寂中用而不惱,於用中而體常寂。既常寂而如何能用,用又如何能常寂?依佛所證即是「性空緣起,緣起性空。」既是性空又如何能緣起?大乘起信論云:「謂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不覺心起而有其念。」此不覺心無始無明一念,即是緣起,心意意識故而流轉不停。正如解深密經云:「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阿陀那識乃阿賴耶識之別名,亦名第八識或種子識。茲就楞伽經所說識之生住滅作簡略的探討。

楞伽經云:「佛告大慧。諸識有二種生住滅。非思量所知。諸識有二種生。謂流注生及相生。有二種住。謂流注住及相住。有二種滅。謂流注滅及相滅。大慧。諸識有三種相。謂轉相業相真相。大慧。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相。何等為三。謂真識現識及分別事識。大慧。譬如明鏡持諸色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大慧。現識及分別事識。此二壞不壞。相展轉因。大慧。不思議薰。及不思議變。是現識因。大慧。取種種塵。及無始妄想薰。是分別事識因。大慧。若覆彼真識。種種不實諸虛妄滅。則一切根識滅。大慧。是名相滅。

    在前述經文中,簡單歸納起來有識、相、熏等三個重點問題,眾生之所以生生世世輪迴不息, 識、相、熏三者扮演著關鍵的角色。

先就識而言,依唯識所說,有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及阿賴耶識等八識。真識,依大乘起信論所立,若為心真如,是不生不滅之心性。有生滅心,則係依如來藏而說有阿賴耶識。阿賴耶識為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此不生不滅與生滅二者非一非異。不生不滅,本來清淨,無所造作,離一切妄念,沒有一切妄想所現之相。生滅,則因不覺而起無始無明一念,念念相續,為起一切妄想之源,造作眾生之執著。

 阿賴耶識是過去世所造之業,無始時來戲論熏習,增長煩惱,能成就能藏所藏執藏,生一切種子異熟果報。故此識能執受並可了別色根,是根之所依處,及能為戲論所熏習。阿賴耶識僅具極微細難知之作意、觸、受、想、思等五遍行,故能起無明一念,而有微隱之識流注生,故有識流注相住,此無明一念如能澈底轉捨,相續心滅,識流注滅,即成大圓鏡智。

大乘起信論云:「以依阿賴耶識,有無明不覺起,能見、能現、能取境界,分別相續,說名為意。」意,或稱末那識、第七識。於論中更立有業識、轉識、現識、知識及相續識。

此識從阿賴耶識轉衍而得,雖已較第八識粗顯,但也不是一般凡夫可以了知的。此識具貪、癡、慢、我見四惑與掉舉、昏沈、不信、懈怠、放逸、失念、散亂、不正知等八大隨煩惱。依大乘起信論所說之「意」有多種內涵:

一、      意依阿賴耶識,此阿賴耶識不覺而起無明之念,意與第八識無始時來畯捔遄A使前六識亦得依之而轉,即是業識。

二、      因無明之念動,則有能見之現象,故第七識亦稱為轉識。

三、      由有能見,則能顯現一切之虛妄境界,猶如明鏡能顯現所有的色相一樣,五塵現前,即能分毫不差的相對顯現,稱為現識。

四、      依所生妄現境界,而有分別染法或淨法之功能,即是知識。

五、      依前智相,因分別染法淨法,故成念念相續不斷。於寂滅體中,妄見有生滅,不能了知生滅剎那不住,當體即空,而於生滅中妄見相續。念念執第八識為自我,念念為前六識所依,分別過去現在未來,即稱相續識。此念念相續,恆審思量執為我,苦樂由此而生,使眾生過去生生世世所造之善惡業能住持不失,亦能成就現在未來之苦樂果報。

意識,又稱分別事識、分離識、第六識。此識承第七識,加深執著一切的一切,隨事攀緣,對於虛妄六塵,執為實有而起分別。意識粗顯,容易了知,遇外緣時起善惡喜愛不愛之覺受。意識雖能遍緣六塵,而不能知六塵本無自性,是自心所現,所以稱之為分離識。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等前五識,依眼耳鼻舌身等五根,加上意識,攀緣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則產生眼耳鼻舌身等見聞覺知之分別功用,這種功能在凡夫則可成就染業,使眾生生生世世陷於煩惱中,不得解脫。反之若能善用此種功能,凡夫亦得進趣寂滅涅槃。

次論相,真相為無相之相,是真識所顯,乃是聖智、正智之現象。如楞伽經卷四云:「真實決定究竟自性不可得,彼是如相,我及諸佛隨順入處,普為眾生如實演說,施設顯示於彼。隨入正覺不斷不常妄想不起,隨順自覺聖趣。一切外道聲聞緣覺所不得相,是名正智。」大乘起信論立本覺隨染分別,有智淨相與不思議業相等二種相。依法精勤勇猛修行,資糧具足,破和合識相,滅了相續心之相,是為智淨相;不思議業相則依智淨,能造作一切勝妙的境界,為無量功德之相,隨眾生之根性,自然相應而能得利益。

大乘起信論又依不覺而有三種相:

一、無明業相,依無明不覺而心動。心動即是業,心動造種種業,即有苦果。

二、能見相,心起念動之時,必有能見之功能,如心不動念則無能見之現象。

三、境界相,因為能見,必有所緣之境,所以能現虛妄之境界。若離見則亦不現虛妄之境界。

依前之境界相,又生六種相

一、智相,依於境界,生起愛與非愛之心,生起愛之心,即貪念,非愛則起瞋心。

二、相續相,依於智,則念念相續,而與苦樂相應。

三、執著相,依相續心念,而緣所念之境界,則生執著,有執著即苦樂不斷。

四、計名字相,依於虛妄之執著,妄起分別名相文字語言,不知名相文字語言虛假,並無自性而了不可得。

五、起業相,依執名字,追逐種種名相文字語言之假相,而造作種種不同之業。

六、業繫苦相,透過造作種種不同之業,而有業報苦果,故眾生皆不自在,無時不陷於苦中。

次說熏習,熏習有所熏與能熏,能使種子增長諸業,能熏與所熏互為依止。依大乘起信論之法熏習,有染法熏習與淨法熏習。

染法熏習。依真如法而有無明,無明是染因,而此無明,復即熏真如,既成熏習,則生起妄念之心,此妄念心又再熏無明,故不覺,則有種種不實之虛妄之境界現前,更生種種差別之執著,以造種種不同之業,因此眾生受苦業果報。染法熏習有妄境熏習、妄心熏習及無明熏習。妄境熏習可增長分別之妄念及增長執取之念。妄心熏習有增長根本業識熏習及增長分別事識熏習,增長根本業識熏習能使阿羅漢辟支佛及一切菩薩受生而得滅苦,增長分別事識熏習,則使凡夫受業繫苦。無明熏習亦分業識根本熏習及所起見愛熏習,業識根本熏習,能成就業識,法執即是業識根本熏習:所起見愛熏習,則成就分別事識,我執即是所起見愛熏習。

淨法熏習,以熏習因緣之故,使妄念心能厭離生死之苦,求涅槃樂,知一切境界,唯無明心妄起動念,畢竟不實,親近善知識,修厭離之法,而無所分別,亦不取著,漸斷一切染因緣,進而永滅無明妄念之流注生,即是流注之相滅,終歸清淨之自性。

依前所述,眾生因有妄現之相續識,即成相續相,而有虛妄之境界顯現,因此,若欲修行有所成就,斷此相續相實為主要之關鍵。

 

返回知友論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