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公懷瑾先生論行願

道南書院  魏盛

二〇一三年八月

     南公懷瑾先生民國七十四年(一九八五年)講述《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出版為《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末學嘗試用「以經解經」的方法,整理研讀心得如下:

 

一、無上發心

 

學佛的動機不懇切,願力的發起不真實,那麼所謂學佛修道,也只不過是滿口荒唐之言,莫名其妙的一場戲論而已。真正的渴仰之心,必能起真正長遠勇猛精進的願行。所以修行要證得菩提是要發大願,而這願力之心是渴仰之心。(摘自《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下同。)

《瑜伽師地論》說,「發心以定希求為其行相」。《成唯識論》也說,這種「欲」(希望)是「信」的結果,引起「精進」的業用。

 

學佛者應該爲了利益一切眾生而上求佛道,不要只爲自己的重重煩惱而求解脫,不然表面宣稱學佛修道,堂皇得很,其實也還只是一種可憐的自私自利的心理而已。

《瑜伽師地論》接著說,「發心以大菩提及諸有情一切義利為所緣境」。

那麼什麽是菩提心呢?簡單的說就是求道這一念心,普度一切眾生這一念心。只要有這麼一念心,精神就來了。菩提心包括很多,大悲心也是,求證宇宙生命本源的心也是,此心要懇切真誠,琱ㄖ悒╮A隨時隨地善護念,有一點不如法,自己就要起慚愧心、懺悔心,因為即使暫時或忘,些許懈怠,都是很嚴重的。

發心的重要,《般若經》《華嚴經》等皆有專題論述;龍樹菩薩《大智度論》〈釋摩訶薩品〉〈發趣品〉、《十住毗婆沙論》〈釋願品〉〈發菩提心品〉,彌勒菩薩《瑜伽師地論》〈菩薩地發心品〉、《現觀莊嚴論》〈一切相智品〉,世親菩薩《十地經論》,澄觀法師《別行疏》等,也都作深入說明。

《成唯識論》討論修行果位說,地上(發心)菩薩得「無住處涅槃」,即斷所知障所顯真如。

普賢菩薩的願力是學佛必須跨出的第一步,說是第一步,其實真跨得出,一下便達佛法的究竟處。

這是無上發心的超越性。

 

二、無盡行願

 

比如諸位在這稱學佛,真正是爲了利他而學嗎?仔細反省自己遇事的第一念、第一個反應看看,是不是保護自己的貪嗔癡慢疑等心理在作祟?

《辯中邊論》討論空性差別,在「有為空」、「無為空」的「自利」之後,即是「常益有情」的第九「畢竟空」。

學佛一事的標準是要做到盡無餘痤L倦,事無大小,一切的一切圓滿成就,絕無遺漏;三際平等,無窮的未來如同目前,永不疲厭。虛空有盡,我願無窮,即此堅固一念,天長地久,海誓山盟,生生世世投注身心性命,毫不保留,這樣才是奉行普賢行願品的真行者,才是真普賢。

「生死長遠無初後際」而「不捨生死」,是第十「無際空」。

佛是為眾生擔負一切煩惱苦難的,成佛後,乃是利益眾生更進一步的開始。

「為善無窮盡」,是第十一「無散空」。

以上三種「利他事」,《十八空論》稱為畢竟空、無前後空、不捨離空。

 

最苦難的時代,最苦難的地方,正是諸佛菩薩與所有學佛行者,布施身心、耳目、骨髓的最佳場所,要修普賢行,就得往這個火坑跳。

《悲華經》說菩薩四法精進:「一者願取不淨世界;二者於不淨人中施作佛事;三者成佛已,三乘說法;四者成佛已,得中壽命不長不短。」

這些修學普賢願行的種種功德,數不勝數,一言難盡,而關鍵就在一念一切悉皆圓。這一念普賢願心一起一行,何等的偉大!一切的佛法全被收羅在堶情A這麼一下就入了圓融無礙的華嚴大海,就成就了。所以普賢行願的殊勝功德乃至果報,也唯有佛的境界才能知道得清楚。

這是無盡行願的崇高性。

 

三、無住解脫

 

現實雖是苦惱,真修行人、真成就者,就在大苦惱中精進解脫。

佛法的精神在於蓮華出於污泥而不染,煩惱中能現菩提,惡境中能得清淨,有如蓮華不著水,卻生於泥水。

《華嚴經》〈世主妙嚴品〉的開始,在大菩薩眾之後出場的,是「入不思議解脫境界」的執金剛眾。

爲什麽智慧透發不出?——不懂方便之故。……畢竟智慧與定力的獲得,那非得要在千差萬別,林林總總的事相上去體會、磨練才行,這宇宙間的萬象萬物都有待你去溯本追源,摸索個淋漓透徹,如此考驗出來的定慧方才稱得上威神力

《華嚴經》〈世主妙嚴品〉的最後,普賢等大菩薩眾演說種種「入不思議解脫門方便」。

學佛若執一法為是,那著的是人天魔、羅漢魔,乃至佛魔。真空無所住,灑脫自在,活潑自然,不但如日月不住空,也如飛鳥翩翩掠過,空中不留絲毫痕跡,這是無著解脫。

《維摩詰經》〈觀眾生品〉說,「無住為本」,「立一切法」。以一切法為用,華嚴經》〈入法界品〉《理趣經》有同樣的道理。

真正成佛解脫者,是連佛也不成。無所謂佛,也無所謂魔,當下成就,一切解脫。

這是無住解脫的普世性。

 

結論:自立

 

我們學佛是要做眾生的依怙,並非反過來去依賴眾生或者佛菩薩。……人貴自立,真正自立,就成佛了。

一九八一年元月一日,南公作答:

願力要發,一個學佛的人,要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捨己為人。……像你說的何去何從?始終還是一個私字。……我也天天要問自己今後何去何從呢?!可是,我只能作到隨緣銷舊業,如此而已,隨順世緣無罣礙。」(《懷師》〈天下第一翁〉)

二〇一二年九月十九日,張師說:

「我大概快走了?下午靜坐怎麼出現遺言:

畢生在鬥爭與殺戮的苦難中悲憫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