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自欺與看清楚

                      無知末學

既然存在了,能不能把一切看清楚,縮小範圍來講,能不能把自己看清楚,實在是個大問題。能在看清楚一切中,選擇和決定不騙自己,也許已是世間少有。能在不騙自己中,無有恐怖地實行搞真不搞假,大概才是學佛的第一步吧。然而,就我對自己的反省來看——自己根本是無知的無知之人的存在註定是一惡性循環。在這個循環輪轉中,人就是稀婼k塗、迷亂無主、自欺欺人的,可恨而可憐,顛倒而慘不堪言。

在這個輪轉中,痛苦的時候固然痛苦,“快樂”的時候更加昏迷。

有時,在遇到一些挫折和為做錯一些事情而苦惱懺悔的時候,偶爾也會“良心發現”。特別是在與外境相對接觸較少,自己較為孤獨安靜的時候,如果不怨天尤人,轉而反省自己,是會發現一些自己的傲慢和無力,進而慚愧自責,對自己生出那麼一絲絲“誠”,對外物也有那麼一點點“敬”。但可悲的是,一轉身,一切就煙消雲散,決不會再有深悔前非之心情想起禪門中有一句話“昨日夜叉心,今朝菩薩面,菩薩與夜叉,不隔一條線。”實際上根本不用“昨日”與“今朝”這麼久,只一念之間,自己的習氣就能把自己蓋的死死的。

自己有一次做錯了事情,非常懺悔,甚至為自己的業障深重而流淚。但繼而動了其他的念頭,習氣一來,一切就變淡了,再後來就去做別的事情了,一切又變回了以前的樣子,像沒有發生什麽一樣。後來警醒到自己從小到大不是一直都這樣子輪轉中度過嗎?這樣的懺悔它到底有多少力量呢?這不是在自己騙自己嗎?進而發現自己根本被自己的業力與習氣一層、一層、一層------蓋的死死的,偶爾真實自己“一瞥”,繼而又陷入習氣的輪轉中,不要說解脫,想要真正把自己看清楚,想不再自己騙自己,都是那麼的難啊!想到大家都是這樣啊,真不是至為可憐憫者所能形容的!我們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難道永無出期嗎?當時流淚無以。

然而發現了這些又怎麼樣呢?答案是,一切照舊。一切不善的種子只是隱藏得更深了,或者根本不需要隱藏,因為人的昏迷,轉身就忘記了。只要因緣具足,它照樣還是爆發出來,真的像大勢至一樣,擋都擋不住。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對自己“狠”起來。為什麼不能對自己“狠”起來?因為自己深深地“愛戀”自己。有多愛呢?愛到要死死了都要愛。說自己下次再也不做了這樣的空話,碰到因緣具足時,根本沒有力量,一時應付自己的自欺而已

人極少,或者可能根本沒有做過自己的主,因為自己:一沒有力量,二沒有真正的信仰,三是在昏迷中根本沒有看清楚過什麼。都是欲念(業力習氣)在做主,有些欲念是很深層的,很難檢查出來。也就是說,當我們的欲念想要達到一個目的(特別在惡法上時),自己會調動自己的一切“種子”,形成各種因緣,把一切對它有利的都變成合理化甚至是平時認為不對的,這一刻總會有種種理由使它合理存在;更“妙”的是,你會自動看到你想看到的,自動遮蔽你不想看到的,非常可怕。比如人昏暗的環境中比較容易放縱,在光天化日之下好多。換句話說,自己看到的世界,其實就是自己深層想看到的世界。這堥不是否定有客觀世界,而是說一切客觀都相應在自己情、意、欲的主觀中展開,變成自己認為的那個樣子。我們平時說的要看清楚這個世界,又何其難也。那是在自欺。

有一次在路上看到一位女士掉了錢包,另一位素不相識的男士幫她撿起來並還給了她,她馬上感激地抱著這位男士親了一口。這位男士的表情有些吃驚,但笑眯眯的,看的出來他心堳隉夾用”,因為這位女士長的並不難看。我當時心中忽然一閃,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因為在我看來,這是一個不禮貌的行為,可那位男士也許并不這麼認為於是我有一點警覺到,人其實在自己的深層,由於自己的欲念和習氣等,對很多人事物早有了自己的判定。當這些判定在自己心中產生的時候,很多不合理的事情你也會有另一種理所當然的合理化的認識。此時自己能看清楚一切,是假的。用簡單的話說,當你內心還想“要”一個東西的時候,它來了,你完全不會管它到底是什麼,因為你只是想“要”;只有當你對一切都可以“不要”的時候,它來了,你才有可能看清楚它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回想自己過去的種種,無一不是這樣,基本都是“先入為主”,“利益迷心”,也就是“它是什麽樣是因為我認為它是什麽樣”再看人在自己利害關頭,利慾薰心,其實整個的是在“昏迷”、“惱熱”中,所以一切“不善”都可能在那時爆發出來,是平時所無法想像的而人若不能在這個時候有極大的定力真正面自己(先不說改正),那還是在自欺。

我們就是在這樣一個循環輪轉中。有一些事情,當自己做錯了而感到懺悔,繼而在習氣的輪轉中又碰到這件事,繼續做錯,繼續懺悔,繼續無記,然後又碰到,還是可以自欺的做下去------當我們真的反省到這一切時,有時實在不知道怎麼辦!自己還有沒有救呢?為什麼會這樣啊?無數次輪轉和反省之後必然會得出一個結論:原來自己就是魔啊!這是就事實而言,無關消極積極。但我們心底能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嗎?還是:難!而不接受它,也許永遠看不清楚自己。我們實在是缺少善根,才會一次次的犯同樣的錯誤,才會被業力習氣蓋的死死的。人若沒有善根,想要看清楚自己和一切存在,大概是在做夢。我們看來了很多太老師、老師和先哲的書,就以為自己看清楚了一切,其實只是借用別人的智慧而已,當然這並沒有錯。但是如果不用它來深深反省自己的心行,痛下一刀,那始終是無法生出自己的真智慧的還是一種自欺。

有一句話很嚴重,如果經驗到這個世界是純苦無樂的,那麼一切世俗的快樂統統是眾生自欺的心理和行為。這個當然要我們自己去求證。從事實上看,我們就是陷在各種各樣的自欺中活到今天,從來沒有真正看清楚什麼。我們因為看不清楚而自欺,因為自欺而更加看不清楚。所以佛說眾生存在的開始是“無明”。而人不承認自己的無明與無知,只會在傲慢中更加無知。一句話,永遠不會反省自己的罪業。

面對種種事實,人不是無奈和無助所能形容的。也許人只有真到了極度無奈與無助的時候,才能正視自己的無力,檢視自己的種種究竟是什麼,對一切的誠敬心才能出來,有信仰者,才能真正把自己交給信仰。當然,前提還是不怨天尤人,而自己深深地自己反省自己,真正诚实的面对和拷问自己。從唯識的觀點來看,人在經歷極度痛苦的時候,是會刺激自己過去深藏在阿賴耶識中的點點善根種子。若此時一念回機,便“良心發現”,若還不知悔悟,便是人間地獄。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很難辦上述種種都是那麼難克服要跳出來看清楚這個世界,不再自己欺騙自己,沒有一個異常堅定的信仰和決心,簡直是不可能!我們的盲目存在本身即因為要騙自己,所以騙自己的存在。得意便忘形,失意亂性,很可憐,也實在很苦。不過,想到釋迦牟尼佛涅槃前說的一句話:“以苦為師”,實在有很深的意涵------

 

尚德讀後感:

一、    認識力上等。

二、    起修與了,很難。

要絕對忍耐、絕對犧牲。

三、    若要人不死,真是要死去活來。

所以虛雲大師說:

「兩手將山河大地捏扁、搓圓、搯碎了,徧撒虛空,渾無色相。

一棒把千古業魔打死、救活、喚醒來,放入微塵,共作道場。」

四、    蘇格拉底來了:

哲學是智慧和瞭解自己。

五、    活一輩子,一點都不了解自己,那真是大賒本啊!

 

 

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