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知友的話目錄

列印本文

 

   氣功、氣道與禪的關係

                   真 愚

宇宙一氣

  氣,起源甚早,在古時就有許多說法,如戰國時,把氣看作是構成萬物原始材料的思想;荀子主張水火有氣而無生,草木有生而無知,禽獸有知而無義,人有氣有生有知且有義,故最為天下貴。因此認為氣為有生有知東西賴以存在的基礎;管子認為人的精神也由氣構成;莊子在〈知北遊〉一文中說:「人之生,氣之聚,聚則為生,散則為死,……,故曰:通天下一氣耳。」提出萬物為一氣的變化。由此可知,賴以存在的都是氣的變化。所以有些人就把氣解釋成空氣的氣或呼吸的氣,還有道家修鍊的無火之炁。

     鍊氣與集氣

  由於鍊氣而求得袪病延年,在社會上就有各門各派鍊氣養生的方法。如打太極拳、甩手功、瑜珈……等等,無一不是鍊氣的功夫。佛家的修六氣(吹、呼、嘻、呵、噓、呬)和智者大師的六妙法門,便很注重用修氣調息作為止觀修持的入門方法;密宗的修三脈七輪(三脈即左脈、中脈和右脈;七輪為眉間輪、喉輪、心輪、臍輪、海底輪和梵穴輪);和道家的奇經八脈(任脈、督脈、沖脈、帶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蹻脈和陽蹻脈),都脫離不了氣的範圍。因此鍊氣練得好的人,可以達到身心健全、延年益壽與主客合一的境界。

     張老師歸「炁」

  吾師張尚德先生,學哲學的,教邏輯,是注重經驗論者,不迷信。早期和南太老師 懷瑾先生習禪,懷疑他的老師東說西說二十年。有一天參加南太老師的靜坐,眼前一片光,以為是電燈的亮光,睜開眼睛一看,不是電燈光。然後慢慢的南太老師化做準提菩薩,出現在他的眼前,為之震驚。四十八歲證明此事後,對南太老師至此五體投地佩服,再也不敢懷疑他的老師了。南太老師化做準提菩薩,這是什麼呢?這就是莊子說的:「真人之息以踵,眾人之息以喉」和孟子說的:「夫志,氣之帥也,吾善養浩然之氣」、「氣壹則志壹,志壹則氣壹」的道理是一樣的,這都是主客合一氣道的作用。

  在此插話:吾師張尚德先生,二十年前和吳醫師回湖南湘潭老家祭拜祖母的墳,路經小學時的同學家,就順道繞進去拜訪,發現那位同學生病躺在床上已半年。師就問:「妳怎麼啦?」她回答:「我中風了。」一會兒,師就說:「妳起來走路。」她竟然就起來走路了,第二天就跟孫子出去玩了。當時師的侄子在旁,看的目瞪口呆,真是不可思議。幾年後他的侄子談起這事,還記憶猶新,直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氣功的起用。(張老師年歲已老,許多年已經不在這上面了。)但須注意的是,氣功不是道。

     天地正氣

  所謂「養天地正氣」,養氣可以養神,亦可以養精,道家有所謂「鍊精化氣、鍊氣化神、鍊神還虛」,精氣神以「炁」為中樞,潘子謂:「天地,一氣之所鼓蕩也。人身,一氣之所周流也。天地之氣不順,變為災祲,人身之氣不和,釀成疾病。」氣的流行,求其和暢,周流通達,久而久之,自可使自身之浩然之氣,上合天地之氣而同流合一,即使人老了,修氣可以長生。元末明初的張三丰先生寫了一首詞,叫「無根樹」:

  「無根樹,花正微,樹老重新接嫩枝。

梅寄柳,桑接梨,傳與修真作樣兒。

自古神仙栽接法,人老原來有藥醫。

訪明師,問方兒,下手速修猶太遲。」

  這也是氣道的作用。

  佛家講的四禪(初禪:離生喜樂、二禪:定生喜樂;三禪、離喜得樂;四禪:捨念清淨)八定(色界的四禪定和無色界的四空定│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在在說明氣之歸元,達到與宇宙淨氣合而為一的氣化作用。有個歷史上非常有名修氣的故事,是南公 懷瑾先生在《答問青壯年參禪者》一書中寫的,故事是這樣的:

「佛陀跋陀羅禪師,他有位徒弟,就是廬山慧遠法師的弟弟│慧持法師,曾跟他修禪定,最後他到峨嵋山去朝山,山上下來,到了樂山嘉定休息一下,在一個樹洞堙A一坐坐了七百年。到了宋朝,樹倒了被大家請出定來,問他是誰,他說是廬山慧遠法師的弟弟。哎!那是晉朝人,我們現在是宋朝,已經過了七百年。他就可以這樣,一定定了七百年,他就是修安般法門的。後來宋徽宗給他做了三首詩:

  七百年前老古錐,定中消息許誰知。爭如隻履西歸去,生死徒勞木作皮。

  藏山於澤亦藏身,天下無藏道可親。寄語莊周休擬議,樹中不是負趨人。

  有情身不是無情,彼此人人定裹身。會得菩提本無樹,不須辛苦問盧能。」(見上引該書第287-288頁,老古出版社200796)年十一月臺灣初版。)

  老僧入定七百年,這意謂著什麼呢?

     總 結

  最後以張老師尚德先生常告訴我們,各家學說修氣的道理,以作為此小文總結:

   孔子的平和之氣;

  老子的清虛之氣;

  莊子的平旦之氣;

  孟子的浩然之氣;

  釋迦牟尼佛的宇宙淨氣。

  這些養氣養生的道理,最後歸到神化,與宇宙淨氣合而為一,而周遊於太虛。

 

師批: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

南公懷瑾先生曾說:蔣介石先生是宋明理學的高峰;蔣經國先生四十、五十、六十歲時,介石先生勉勵經國先生的集氣哲學是:

  「寓理帥氣,主敬立極,允執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