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馬祖道一禪師(八)

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自己選擇

台灣幾百年來被欺侮,現在更是被欺負,仍在自欺和被欺中,怎麼安定,大家陷溺在這堶情A不安,所以神道教流行,瀟灑不起來,整天在恐懼中,沒有平安,想找平安,不在自己內心找,不在反省:自己究竟要甚麼?究竟能要到甚麼?怎麼要法?在哪裡要?

為什麼整個台灣食品都搞假有問題、愈有錢愈搞錢、愈是有權愈鞏固權力?不安,所以搞假,搞了錢就跑,這不是很簡單嗎?

在這個情況下,你這個認識都沒有,認識了要做個決定嘛,做甚麼決定,你幫助解決人的不安嘛。要不你搞假搞名搞利搞神道教搞土地公嘛,你又不要。不平、不滿、不快樂表現在你眼神中,情緒來了就跟家人朋友吵,搞這個幹甚麼?為何不稍微瀟灑一點?把人世看清楚嘛,人世都是搶嘛,都是弱肉強食嘛,自己做選擇。

老子、金剛經、孔子都說:不搶、不爭奪了,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命運、自在與解脫,是要自己作選擇也。

原文

只如今行住坐臥。應機接物。盡是道。道即是法界。乃至河沙妙用。不出法界。若不然者。云何言心地法門。云何言無盡燈。一切法。皆是心法。一切名。皆是心名。萬法皆從心生。心為萬法之根本。故經云。識心達本源。故號為沙門。名等義等。一切諸法皆等。純一無雜。

應機

只如今行住坐臥。應機接物。盡是道。

中國文字很有意思,機,是肯定、是否定、也是問號。機,幾木,木和金水火土相通,一切相應於金水火土,相應於木,叫做機。

怎樣應機?五明六通。要修五明六通,若五明六通多少有了,則事物將要落在你身上但還未落在你身上時,你就已經pass了。重要的是:知機才能應機。知機又與知勢相干。

在甚麼地方pass 呢?行住坐臥上怎麼樣應機呢?三際托空和三輪托空!「三際托空」─「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三輪托空」─「施」(無施者,無受者,無施物)。前面講的,在菩薩道,一個字:「施」;行住坐臥待人接物一個字:「施」。怎麼樣一個「施」字?沒有是非,沒有恩恩怨怨,平常心;平常心就是道,平常心就是施。

不能施,則行住坐臥待人接物不在「機」上。老是搞「不管」、「甚麼都可以」,那是「昏沉、散慢、無記」最重要的條件。一切都是現實的,特別是道門,方法若不對,絕對錯的。所以特別注意這個機字。

接物。儒家《中庸》講「不誠無物」。甚麼是誠?《中庸》說「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自誠明謂之性,

誠包括天命,包括本來如此,包括法爾如是,包括真如等等,都在堶情C所以不誠無物這句話與佛法相通的,也就是一切唯心造。儒釋道實際是都相通的。

如此便本來應機。

真能應機了,便入真灑脫與真自在。那便能:

在無事中,若仙珠走盤,飛鳥掠空,了無軌跡與痕跡。一任隨機,本來無物,沒有什麼要應、要機、要隨也。

法界

道即是法界

法界,一切有形無形的存在;無一不法界,無處不法界,無事不法界,無人不法界。所以,「事事無礙法界觀」是大菩薩和佛的境界;一旦能面對死亡又超越死亡,無有恐怖,由是無法、無我,契應真如,那就真正無礙了。

法界即你,你即法界。所以天上天下,可以獨尊。心佛眾生,三位一體也。

乃至河沙妙用。不出法界。

坐微塵娷鄐j法輪,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唐朝秀才張拙有一偈子:

「光明寂照遍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

 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

 斷除煩惱重增病,趣向真如亦是邪。

  隨順世緣無罣礙,涅槃生死等空花」。

智慧之光,常寂光,是阿彌陀佛所說的十二光。遍河沙,指真諦世界、俗諦世界都包括在內。妙用,用而無用,無用而用,要用則用,不用則不用,一切OK。妙用的條件是甚麼?真正無我、無法。有我必就私。有法,則不能打成一片,不能遍河沙,就是有兩邊,有是非。所以妙用的條件一定是無我無法。一切一切都在存在中。都不出法界無際無邊,無上無下,也無中間,渾融一體,是謂之法界的道通為一。

在道通為一的法界中,一為無量、無量為一,重重無、無重重,都在我說法界、即非法界、是名法界中,由是超越,超越亦超越也。

心地法門

若不然者。云何言心地法門:

佛法對「心」的解釋:

一、   不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心臟的心,是包括過去現在未來存在的全體。

二、   禪門所講的心,是覓心了不可得。

三、   是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十二部經的全體,就是心地法門。但是後來禪門把它超越,超越甚麼呢?佛來斬佛,魔來斬魔,眾生來斬眾生,有來斬有,無來斬無。

甚麼叫超越?就是cover and overcover意即遮,蓋上。over pass。也就是六根纔動被雲遮,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根根不落在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上。甚麼叫做不落在?就是不沾滯!怎麼超越?舉個例子:

人餓了一定要吃飯,那麼吃甚麼,怎麼吃法,甚麼時候吃,吃的好,吃的壞,吃得不好不壞等等,那是環境和命運;不接受環境和命運的支配,叫做超越。那麼甚麼叫做不接受環境和命運的支配叫做超越呢?假定沒有吃會餓死,OK!吃得不好,OK!懂了嗎?所以這就很難了。所以沒有是非、沒有真假對錯也者,沒有選擇還不是對外界喔,是對自己的情意欲,沒有是非,沒有真假對錯,沒有選擇,這就很重要了;對自己的情意欲沒有是非、沒有真假對錯、沒有選擇,這個叫做超越。超越是很難的。因為人幾乎無不在情意欲是非中。

無盡燈

云何言無盡燈?

黃博士,能不能解釋一下「無盡燈」?

黃:「「無盡燈」典故出自《維摩詰經》。有一次,一群魔宮堛漱悀k碰到維摩詰,接受其度化,魔王來把她們要回去,維摩詰跟諸天女說,你們回魔宮後,要開導同伴,使其發心,猶如一燈,燃百千燈而光明不盡,是名無盡燈。意思是說每人都有一盞智慧心燈,你把這盞智慧心燈的光明放射出來幫助別人,點燃其他人的智慧之燈,也就是在無盡時空中燈燈相傳,光明無盡,即無盡燈。」

師:

無盡燈。燈的反面是黑暗。甚麼叫做黑暗?煩惱就是黑暗,沒有智慧就是黑暗。沒有智慧一定煩惱,煩惱就是沒有智慧。燈就是光明。無盡的光明、無限的光明叫做沒有煩惱。怎麼樣才是無盡燈呢?還是一句老話:無我,無法,幫助人,就是無盡燈。一燈即一萬燈,一萬燈即一燈。一亮通亮,燈燈相應。真正最高的智慧是跟諸佛菩薩完全相應契合在一起的。所謂佛也者,所謂解脫也者,所謂自在也者,就是最高的智慧。因此,「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就是最高的智慧。有最高的智慧,便「照見五蘊皆空」。《心經》就是無盡燈。佛法上很多內容都是無盡燈,最高的智慧就是最高的無盡燈。

心法心名

一切法皆是心法。一切名皆是心名。萬法皆從心生。心為萬法之根本。

主觀契應著客觀,客觀納到主觀中。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主觀客觀,一而二,二而一。

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心生,不是產生,不是創造的意思,是契應。法就是存在。

自己的整體存在,包括認識力、感覺、知覺、理性、情感一切一切等等,在淨裡面,不在煩惱裡面,與客觀的認識相應,叫做「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不是說想有個黃金,黃金就來了。

轉八識成四智

故經云。識心達本源。

識心,八識,轉八識成四智。本源,用六祖的話來講就是「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唯識學講:轉八識成四智。就是將第八阿賴耶識轉成大圓鏡智,第七末那識轉成平等性智,第六意識轉為妙觀察智,眼耳鼻舌身前五識轉為成所作智。下面謹恭錄六祖大師的〈識智頌〉和憨山大師對〈識智頌〉的解釋。

六祖〈識智頌〉言:

「大圓鏡智性清淨,  平等性智心無病,

  妙觀察智見非功,  成所作智同圓鏡。

  五八六七果因轉,  但用名言無實性,

    若於轉處不留情,  繁興永處那伽定。」

憨山大師解釋:

「大圓鏡智性清淨」:

教中說轉識成智。六祖所說識本是智。更不須轉。只是悟得八識自性清淨。當體便是大圓鏡智矣。

「平等性智心無病」:

此言七識染污無知。乃心之病也。若無染污之病。則平等性智念念現前。

「妙觀察智見非功」:

言六識本是妙觀察智。於應境之時。若以功自居。則執我見。此則為識。若不居功。則日用應緣。純一妙觀察智矣。

「成所作智同圓鏡」:

言前五識轉成所作智。此亦不必轉。但悟八識清淨圓明。則於五根門頭放光動地。一切作為。皆鏡智之用矣。

「五八六七果因轉、但轉名言無實性」:

此言轉識分位。雖說六七二識是因中轉。五八二識乃果上轉。其實轉無所轉。但轉其名。不轉其體。故云但轉名言無實性。

「若於轉處不留情、繁興永處那伽定」:

此結前轉而不轉之義也。所言轉識成智者。無別妙術。但於日用念念流轉處。若留情念繫著。即智成識。若念念轉處。心無繫著。不結情根。即識成智。則一切時中。常居那伽大定矣。豈是翻轉之轉耶。觀六祖此偈。發揮識智之妙。如傾甘露於焦渴喉中。如此深觀。有何相宗不是參禪向上一路耶。予昔居五臺。夢升兜率。親見彌勒為說唯識曰。分別是識。不分別是智。依識染。依智淨。染有生死。淨無諸佛。予因此悟唯識之旨。此雖夢語。不可向夢人說也。」

沙門與名義

故號為沙門。

沙門就是本源,本源就是沙門。沙門就是和尚,出家人。沙門是人天師表,人和天的老師、模範。

       所以過去大和尚,無一不見地、工夫、行願一等。他們都是出世入世、入世出世、通天、通地、通人,一等中的一等。

名等義等。

給他各種名字。知道「名可名,非常名」,知道語言名相非實,以指指月,指不是月。

一切諸法皆等。純一無雜。

本來統一,是法平等無有高下。用《金剛經》的話來講:本來一合相。萬類皆是化衍,萬類同化而自化,自化而同化。萬類皆自化。注意,沒有誰要你去化,萬物皆自化;一切存在的起始、過程與消滅,就是「化」。萬物皆化。因為萬物皆化,我們自己在萬物的化裡面,所以萬物皆自化而同化,同化而自化。但是自己的純覺─超越認識的那個認識力,不在萬物同化與自化中。要跳出來,這點很重要,所以,要成佛,要成大菩薩!跟基督教有點不同,那個神不太可靠,要自己變為神。中國的精華文化是要自己變為神,《楞嚴經》就很重要了,一定是從二十五位圓通上去。第二十三位唯心識定;這個地方講的心,不是我們平常這個凡夫心,它亂七八糟,比猴子還要猴子。自己要定下來,要唯心識定。要轉八識成四智,叫做唯心識定。彌勒菩薩講的唯心識定,不要馬馬虎虎聽過去了,要轉八識成四智,然後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之「淨念相繼」,然後觀音法門,這還是個過程,不是結果。觀音法門「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是上迴向,上迴向就是菩薩道。菩薩道在哪裡呢?在下迴向「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悲仰,就是在地獄中幫助眾生。千萬不要把觀音法門弄錯了。度眾的功夫、願力出來叫做慈力,所以有上迴向和下迴向。所以楞嚴經講要先成仙。一定要變為精以後,才能成仙。不成精不可能成仙的,山有山精,河有河精。釋迦牟尼佛在《華嚴經》中一開始就是禮敬神道諸神,黃高證要趕快把《毘盧遮那佛與神道教》寫好。中國的神,有李冰父子治水有功是神,關公講義氣也是神,中國的神是這個神。

真正的大和尚(沙門),

無一不神。

不久的將來,

高僧又將示現

於中國

義者,一切的道理。正確的道理為真義。

真正的沙門,在行與義上,絕對是在正確的道理中也。

 

待續

2013-11-23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