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唯識學會訊息

○○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召開中華唯識學會第四屆會員大會,改選理監事後,恭請張尚德教授繼續為中華唯識學會第二屆理事長。

張教授致詞:

「我遇到任何艱難困苦,完全沒有事,從來不因困難而退縮。比如我做谷正綱先生英文機要秘書時,有天他要我進他的辦公室,說:『怎麼辦?怎麼辦?』我問他:『什麼事怎麼辦?』他說:『你不能幹了。』那時正發生美麗島事件,我的結拜兄弟陳鼓應先生選舉,牽連到我身上,我就說:『不能幹就不能幹,有什麼不好辦。關起來或徹職查辦,或者資遣,就是了。』他說:『那就資遣吧!』我立即就走了。」

今天我坐在這個地方,很膽戰心驚,真不知道「怎麼辦」?怎麼說呢?我和中華唯識學會的秘書長及劉美秀送中華唯識學會名譽理事長的聘書給南懷瑾先生,他很高興,欣然接受。我坐在這裡之所以膽戰心驚,是因為對不起南老師,這三年來,我有欺世盜名之感,什麼事都沒有做,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令我膽戰心驚的是,我在台南演講,講整個人類的問題,題目是:〈全面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在重建印度的唯識哲學〉。台南演講完畢後,立即把演講稿傳真予南老師。去年劉貞鈴、劉美秀、蔡宗儒和黃高正,我們五個人到南老師那裡受教聽課,南老師當著一百多人罵我,說:「張尚德搞一個什麼中華唯識學會,聘書很漂亮送給我,但是他什麼也沒有搞,我也不知道把那個東西丟到那裡去了。」我當時聽後無地自容,沒有地洞可鑽。假使有地洞,我就鑽進去了。怎麼辦呢? 若唯識學會要繼續下去,我和各位,千萬不能虛晃了。我準備開始講課,題目是:唯識新引,唐玄奘的成唯識論、歐陽竟無的唯識抉擇談與印順的唯識學,放到電腦網上。讓人知道張尚德一身的病,並沒有不努力。演培法師講的唯識,也有些錯誤,連方東美老師在《華嚴宗哲學》一書中,講唯識要歸到唯智,這也錯。印順大師說:「正智是屬依他起性」,既然正智了,還有什麼「依他起」?這些問題都需要釐清。你說別人錯了,錯在什麼地方?要理性且客觀的指出來,讓大家正面知道。整個的社會,不止台灣,大家何去何從呢?什麼叫做「唯識」?很簡單,就是只有眾生,沒有自己,努力成佛,叫做唯識。

現在圈選理監事投票。你們圈選理監事時,要把諸佛菩薩、觀世音菩薩放在裡面,我們大家要為貢獻社會盡一點責任。

卓秘書長報告:

我們今天會員大會,人數已經過半,我們先投理監事票,然後再討論二個提案。

現在報告當選名單:

理事部份:張尚德、王茜茵、劉美秀、卓連進、杜汪濤、吳輝雄、梁全順、黃高正、許文遠;吳永南、吳朝欽、張乃仁、蔡宗儒、黃輝林、鍾智達。

監事部份:

李元中、許淑晨、劉鳳櫻、陳文能、王豫堂。

理事長是張尚德教授連選連任;

張理事長說:

下一屆秘書長是很能幹、很有善心的劉純美小姐;

常務監事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李元中先生,高雄人,很喜歡唯識學。

柯靜婷是位很有知識且很能幹的老師,也做過苗栗最大的學校建功國小的總務主任,所以我就拜託她,幫助劉純美秘書長負責中華唯識學會的財務,大家通不通過?(大家鼓掌通過)

唯識學會在一個社會中,不能發生作用,而不被社會重視,唯識學會裡面的人,並沒有站起來,那個社會絕對沉淪的,這是我對文化、思想、哲學、整個人性的認識,所得出的一個結論。我希望唯識學會的每一個人,即使不被社會重視,但不要被社會輕視,這個唯識學會才有它的意義。

卓秘書長報告:

  討論提案:

第一案是討論九十七年度相關收支等情形,通過後,報請內政部備查。

第二案是九十八年度工作計畫、收支預算表及工作人員待遇表,提請討論。

工作計畫業務:

一、不定期舉行唯識講座。

二、共修無上大法:恭請本會張理事長傳授南老師親傳之六字大明咒。

三、隨喜社會救災賑濟或公益贊助。

四、舉辦唯識雙月刊。

五、籌劃出版唯識全集。

六、召開唯識學國際會議。

討論通過,會議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