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讀金剛經說甚麼的啟發

Jennifer

「金剛經說甚麼」 是我讀的第一本關於南太老師懷瑾先生述著的書; 讀這一本書剛好是當我在思考著關於自己身為人在這輩子存在的意義的價值是甚麼? 這個問題的開始於在幾年前親人生了一場大病, 才體悟到世間的無常與生老病死的問題。再從漸漸懷疑個人存在的開始到去尋找是否有一個方法能夠解決我們人所存在的種種問題包括遠離痛苦並得到永恆的快樂。初次讀完此書後雖未開悟,但太老師用淺顯易懂的文字解釋意思,帶出經中其實有另一個更高的精神領域層次,這個層次是可以超越生命的痛苦的;而個人則因為有不可思議的感應道交的相應經驗,祂引領我進入窺探甚麼是真正的佛法,而去尋求那個可以以成佛為目標的學佛次第,如太老師將經中分列出的修道方法,並知道金剛經的重要性再開始金剛經的修法。雖然太老師仙逝只能透過祂的文字禪自我學習,但也有幸參加了張尚德老師主持的禪修,進而能親近最殊勝的善知識並受到張老師的方便法門授予和他的悲心垂照。

 

人類對現實世界的真實執著真相

佛法的基礎是建立在三世因果和六道輪迴上,從苦、集、滅、道的四聖諦和十二因緣的前因後果驗證了人為何生生世世在六道輪迴的過程中,這中間的緣由了解了,就知道為何眾生都身陷在各種苦中, 都想要離苦得樂。因為我們想要脫離苦也知道苦蘊的因緣來自業和煩惱, 所以我們知道一切痛苦的來源(業障和煩惱障)了,在中論觀法品,其中一段提到 「業煩惱滅故, 名之為解脫; 業煩惱非實, 入空戲論滅。」。讀了這一段話, 有了相當大的啟發, 因為一切諸法皆無自性, 而業和煩惱皆來自於非符合實際狀況所產生的也就是非理作意。也因為一切諸法皆無有自性也同中論四諦品中提到的「因緣所生法, 我說即是無。」,都是空而無有自性; 所以一切法不能以自己的力量而去形成的, 而是需要相互依賴才能產生其性質與作用; 又因為不是實際的, 空無實有的, 所以煩惱是可以滅除的。

再者更細微的思惟觀察, 分辨這個心所緣的識知產生的種種活動, 包含思想過程和感官經驗執著所產生的妄心執著, 雖是會生滅的因為非實; 但如果不察覺則會造業,生生世世不得解脫陷入輪迴當中。

 

業力的認識與解脫的經驗

起因,在一個機緣下張老師點出了本人之於父親之間因緣的問題,只是當下我未能體悟出個人可能上輩子的業力問題;之後我進入了深層的觀察並認識到我與父親之間親情的情感糾結皆是業惑緣起。某日,我整個人一直被這股業力的續流圍繞著,似乎要把我淹沒,我只能看著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的所有心識作用一直發動著,它像海浪一樣一陣一陣衝擊著我;當下只能想著用老師禪修時說的話來對治,也試著一直反覆參張老師所開示的話「流水悠悠,遇直則直,隨彎則彎,輕舟駕浪,了無可得。」,但還是一直困著被兩邊拉扯著,苦無出口,真是太苦了啊!苦到求諸佛菩薩庇佑。直到第二天專心繫念著自己時常掛在心中佛陀説的「無常、苦、空、無我」因為心中還是覺得太苦了,無法解脫,並觀想著四念處的「觀身不淨」,觀想身心都是虛假的,並且拋掉它,也就在剎那間全身白骨現前,當下煩惱即轉一切壑然開朗、全身毛塞頓開,那是一種超脫一切物質世界的追求,再進入到另外一種更深層次的狀態,真的是「輕舟駕浪,了無所得」、更體悟出「煩惱即菩提、菩提即煩惱」。當下即契入佛法的不可思議當中,所以張老師傳的是佛與菩薩大法的無為法是超越一切世間的有為法。

 

先世罪業與四念處的聯結

金剛經中太老師用永嘉禪師說:「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宿債。」我們若要得到智慧的啟發,必須先要真修行消除自己的業報,這樣修持才會有結果。所以一定有其因,才必然有其結果「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人的本質上的問題與存在的根本問題是業力和習氣,若想要離苦得樂遠離煩惱,瞭解一切痛苦的因緣瞭解了之後,才能把痛苦消除掉,才能輪轉生死。

 

如果要徹底跳脫生死,回到我們本來清淨的真如本性。若能夠在學習百法明門論和八識規矩頌上對五法的認識了解; 進而有了對心識的續流內外境有更明白的剖析, 再如張老師說的要在「善十一」下功夫精進,不應該貪求名利,讓善根增長;其中以四念處的修習正念而起的覺知力,在心的空性當中淨除一切煩惱,並注意身心的變化不起意識上的分別,進而做到無念也就是不起煩惱;這也是金剛經中要我們「善護念」好好照顧自己的思想、心念、意念,它是一切宗教修養的方法,所以念心要隨時知道這個正念的念頭,也就是善護念。

 

從張老師所翻譯的叔本華的著作「人生的智慧」中,提到「人是什麼」是在充滿悲慘與痛苦的世界中,求財富求地位,這樣庸庸碌碌的生活,為慾望所鞭策的眾生皆如此,但是到頭來除了自己皆無所得。書中提到的因為意志(阿賴耶識)帶來的痛苦,唯有將意志做為一種轉化到形而上的精神層次,並超越生命的痛苦。這是否同三自性中,依轉化成圓成實性的依據,讓痛苦得到解脫一切生心理的束縛,使自己的存在意義歸向自由。

 

起菩提心、大悲心:

其實如佛陀所說的眾生都是平等, 如大乘起信論中提的眾生都是本覺的。都有一個真如本性, 只因為愛我執的緣故, 而產生了貪嗔痴;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與其他的眾生都是一樣的原本都是清淨本然; 只是受到這個無明, 愛我執的薰習漸漸忘了本來的自己。如果能夠透過「 自他相換」的思惟觀察方式, 當我看到他人犯的過患, 不再以個人產生了分別的心來去評斷他人的過失, 反而升起了了解他人的心也是受到這個愛我執的驅使下所生的貪嗔痴, 其實都是非理作意所產生的。這種的思惟方式能使自己產生非常有力的力量去對治煩惱, 再透過去思維觀察憐憫人類的苦難反覆的練習, 這時候內心所產生的自性清淨面的力量好像被喚醒並進入到一種非常深層的寧靜狀態。 這讓我想起在禪修的時候張老師所展現起的悲心、悲己悲人的心、同體大悲的心在那一瞬間互相吻合似的。當這股心力(菩提心)發起, 是能超越現實所有一切的一切。許多不可思議的事出現了, 1. 心量變大, 相信佛陀與自己同在。2. 心可以住在一種深層的喜悅和平靜的清淨面, 好像在金剛經裡面說到的「一念生淨信者」,佛陀又問了「菩薩的莊嚴國土在哪裡」,就是一念不生,是心的清淨,是「應無所住, 而生其心」,此心本來就無所住。3. 在閱讀經典的時候, 好似智慧也漸漸開竅了; 也會因為讀懂經典的內容而有更親近佛陀的歡喜心;真的是相信皈依三寶以及發起慈、悲、喜、捨的四無量心。

 

結論:

張老師在禪修中提到大涅槃經裡說到,沒有煩惱及痛苦就是佛,我們既然要學佛就應該想辦法跳出來,找出自己的煩惱,並找出自己的清淨面。如果我們找到了在這個「應作如是觀」的助辦下,方能成就無為法,煩惱也就是清靜了。

太老師在金剛經中提到找到自己的自性之佛,見道之體的修行方法,守著要修「戒」的善護念,無住就是「定」,金剛經的般若就是「慧」,這就是金剛經般若的法門。最後希望自己能繼續通達深入佛陀經典的教義, 讓自己的智慧潛能升起, 並進入到經藏的智慧大海,做到真正的信、解、受、持。如太老師說的要懂得佛理並需要求證也是親證,我希望能夠ㄧ直向這條道路上邁進,見地、修證、行願。

 

尚德讀後:

真對!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淺談宗師授受

     王光旭

一、引言

       南公懷瑾先生一生著作等身,教化無數。每一部著作都是智慧和經驗的集合,在眾多著作中,《禪海蠡測》無疑是王冠上的寶珠。南公懷瑾先生在《關中記妄》中說,「自忖如他生來世再來,讀到此書,不知如何低首歸心,敬重供養而禮拜之。」在《答問青壯年參禪者》中更是說,「我真正寫的一本書是《禪海蠡測》,……要真正了解南懷瑾,連一本《禪海蠡測》都沒有看懂,還談什麼呢!所有的書都不算數,就是這一本。」 由此可見,南公懷瑾先生對於《禪海蠡測》一書的重視。

       南公懷瑾先生所作《禪海蠡測》基於多年的禪門經驗和大禪師無上的智慧,立意深遠,曠古絕今,不僅將禪門宗風要旨、傳承演變、修證方法一一道盡,更於其中種種厲害、各派異同做了詳盡的開示,可謂篇篇重要,字字璣珠。其中〈宗師授受〉一篇尤其是重中之重,因為禪宗素來講真修實證,而宗門傳承歷來以禪師弟子間授受付囑,學人有病,非有老師妙手良藥,方能藥到病除不可。更何況全篇言辭懇切,感人至深,禪師弟子授受之種種於眼前躍然浮現,是每一位禪門後學必要上的禪門第一課。

       20137月以來,我追隨南公懷瑾先生的弟子大禪師張公尚德老師學習至今,無比的榮幸和感激。雖然在實際的證量上,我完全不及格,根本稱不上禪門弟子,但做為禪門後學,我想就〈宗師授受〉的理解以及親身接受的禪門教育與各位分享,希望能夠盡微薄之力幫助大家一窺禪門師弟之間宗師授受的偉大和光輝。

二、禪門宗旨

       要了解禪門宗師授受,非得了解禪門宗旨方能一窺,在宗門之始靈山會上世尊傳法已經道盡。

      「世尊於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盤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1]

       經文有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此大事因緣者,佛之知見也。世尊拈花,眾聖默然,佛之知見只在此中默然,無有其他。所以宗門所傳,唯此佛心。此佛心不可說,不能說,也不必說,故非師不能彰顯,宗門相承之宗師皆入其中,個個手眼通天,應物接機,權設方便,只為接引後學入此不可思議之境界。所謂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祖師西來,傳吾佛心印,除此以外豈有餘事?

       故禪門言心地法門,不立文字,首重證悟,提持真參實悟。且禪宗之證悟,非一悟便休,重事至理圓,以徹悟為要。自「亡言絕慮、理事全消」為禪宗入門,至「事徹理圓,了了無滯之悟後起用」,然終歸於「言語道斷,無去無來」之默然境界,此方為歷代宗師之授受。

      「水有解渴之功。茶亦水煮,故能解渴。未飲茶者,因此而悟知。若此之悟,非禪宗所宗,但為知解。禪所謂悟,乃屬證悟。證語者,乃我患渴,取水而飲,飲畢渴解,所有水之與渴,理事全消,故曰:『亡言絕慮』。水渴全消之後,但自清涼,永不再起煩渴者,則禪之工用,故曰:『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水渴既消,起而研究水與渴之理與事,及乎事徹理圓,了了無滯。則悟後起用。如教所云:既得根本智,復須明諸差別智也。但終則仍歸於言語道斷,無去無來。全部佛法,乃超玄學哲學之一大實驗事也。非如世間淺知者,認佛法亦不過為一種學術而已。然此實驗之方法雖多,惟以禪宗為特勝耳![2]

三、宗師授受

      禪門師弟相承始自靈山禪法,亦宗門法門要旨使然。故〈宗師授受〉開篇云:「宗門相傳有云:『威音王以前,無師自通則可;威音王后,無師自通,即名天然外道。』故宗門特重師承印證,亦如密宗至重傳法師承,同出一轍。」[2]宗門師承印證之重,可見一般。門中後學之輩欲得學禪,首先需要做的便是擇師。

1、擇師

      「密宗之於師承、師弟之間,咸有戒律,弟子擇師,不可妄從;妄依邪見,學者墮戒。而為師者,或妄傳非器,或得人而不傳,亦為犯戒。禪宗傳承,雖不如密乘之見諸明文,而其授受之際,綦嚴尤著,雖曰:門庭施設,別具深心,而師道以尊,付授嚴謹,非妄為也。[2]

       如何稱得上禪門宗師?

     「 宗師者,乃禪宗門下,足堪依止之大德,堪為人善知識者之稱謂,非取於莊子所謂『大宗師』之義也。禪門具足為宗師之條件者,殊非易事,必也氣吞環宇,胸羅百代,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如寒潭秋月,無物可方者,庶幾近之。」[2]

       以上〈宗師授受〉的描寫讓人讀之氣吞山河,宗師之風範歷歷眼前,道盡宗師深意。如張公尚德老師所言,禪師個個無頂、無底、無路、無方。南公懷瑾先生慈悲,猶進一步開示,禪門宗師之難見難聞。

      1)禪門宗師皆入祖師禪,以印心為宗

      「凡由博地凡夫起修,乃至漸入聖眾,皆如來禪也。縱饒人法兩空,而有一毫悟跡未掃,皆不能與入祖師禪之門。祖師禪者,只是人人具足,個個圓成,大地山河,本無寸物,性相平等,物我一如,不待修證。自無始以來,本未曾迷,云何說悟?法見、佛見、眾生見、悟見、禪見,一時掃卻,原來還是舊時人;只是饑來吃飯,困至即眠,蕩蕩無礙,做一無事閒人。淨法固是,染法亦不惡。雖然如此,為此說者,早已白雲萬里矣!畢竟如何才是?曰:『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茲簡二者之別語,如:如來禪者,經論所說,秦羅什初傳之,至天臺而極詳盡。祖師禪者,經論之外,祖師以心印心,魏達摩初傳之。」[2]

       如宗慧禪師所言

      「何名善知識。夫善知識者,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方名善知識。即今天下,哪個是真善知識!諸德,參得幾個善知識來也?不是等閒,直須參教徹,覷教透,千聖莫能證明,方顯大丈夫兒。」[2]

      2)禪門宗師皆是過來人,老馬識途,法眼精微。後學之人問題在何處,不是世間尋常知解分析,實是法眼照了,一眼便明。故其指導可省卻多生多世之彎路,豈是大恩大德所能形容。古德云:「荊棘叢中下足易,月明簾下轉身難」。縱是二乘聖人,猶更有窠臼,非宗師妙手一點方能透破牢關。

       「必其師為過來人,手眼通明,見行皆圓,凡學人之機用、境界、見地,如何湊泊,如何進步,一望而知,不待言喻。」[2]

       「宗慧禪師曰:舉唱宗乘,闡揚大教,須法眼精明,方能鑒別緇素。切忌真妄同源,水乳同器,到此難分。沿山尋常以心中眼,觀身外相,觀之又觀,乃辨真偽。」[2]

      3)禪門宗師個個應物接人現其大機大用,或拈花揚眉,或揚眉順目,或吹毛棒喝皆於其不可思議境界之起用,只為眾生破累劫迷妄,悟得本來自在。世人縱使學得,徒具其形,豈能會其深意。如臨濟祖師奪人奪境,皆應來人根器,萬時萬物皆隨應機,其中深意超時間,超空間,豈凡夫世人乃可揣度?

     「 臨濟祖師曰:『有時奪人不奪境,有時奪境不奪人,有時人境兩俱奪,有時人境俱不奪。』又嘗示眾曰:『如諸方學人來,山僧此間作三種根器斷。』如中下根器來,我便奪其境而不除其法。或中上根器來,我便境法俱奪。如上上根器來,我便境法人俱奪。如有出格見解人來,山僧此間,便全體作用,不歷根器。大德!到這裡,學人著力處不通風,石火電光,即過了也!學人若眼定動,即沒交涉,擬心即差,動念即乖,有人解者,不離目前。」[2]

      至於五宗並舉,各承宗風,僅與諸位分享,歎其立意高遠,微妙難思,不禁拍案叫絕。溈仰家風溫和,方圓默契,如谷應韻,似關合符。臨濟家風猛烈,棒喝雷鳴,沖陣將軍。曹洞家風細密,一唱一和,就語接人。雲門家風險峻高古,函蓋乾坤,截斷眾流,隨波逐浪。法眼箭鋒相拄,句意合機,隨其器量,掃除情解。

      4)大願大行

       禪門宗師無不是大願大行,如達摩祖師言,「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如晦山戒顯禪師於所作之《禪門鍛煉說》,南公懷瑾先生言其,「但賴有斯存,方識宗門之所為者為何,要非籠統真如、顢頇佛性者,所可比也。」[2]其中種種皆讓人感歎禪師大願所至,常行難行。且附其堅誓忍苦一段及張公尚德老師之所言,便知禪師之大願大行也。

「是故為長老者,必先起大願,立大誓,然後顯大機,發大用。誓願者何?初為長老,即當矢之龍天,籲之佛祖。苟能使眾生開悟佛性,則雖磨筋骨,弊精神,如鑿山開道,竭其力而殉之,不應辭也。苟能為法門恢廓人材,則雖殫朝夕,忘寢食,如齧雪吞氈,捍其苦而為之,不應憚也。」[3]

「我曾在上師的香板下發心,但並沒有發心的具體作法或方向。我既然要飛,同時又深深曉得自己並沒有力量,於是我首先便堅固自己的發心方向,我自己對自己說:

『我願生生世世在地獄中生活!』……[4]

「我真正對我自己的發心,我不打一點折扣。也就是說我生生世世、世世生生為眾生服務,只要我能做到,我不打折扣……

     現在對我自己來說,我一身的病,實際上不能來,但是,各位,我真的實現了我的諾言,只要我還能走,只要我還能動,只要我還能講話,我不打折扣的,只要我眼睛能張得開,我永遠、永遠、永遠,如果你們各位願意,我永遠、永遠跟各位在一起好不好?」

2、依止修行

既然得逢大禪師,則當俯首歸依,依止其修行,然以求徹悟,事至理圓為首,此之種種非師辛苦指引,終方印證不可,即所謂印心是也。

   「 宗門所謂印證者,以心印心也。以心印心者,非知解理會邊事。必其師為過來人,手眼通明,見行皆圓,凡學人之機用、境界、見地,如何湊泊,如何進步,一望而知,不待言喻。然後以師之心,印證其心,如印印泥,印去影存,文彩畢露,亦無印泥之跡,故曰印證。」[2]

筆者未有證量,難以描述其中種種,但附以張公尚德老師之悟道種種,與各位分享。

     「四十八歲參加南老師的新春禪七後,初步證到動地發光,身心俱忘,生大歡喜。之後,老師把他曾經講過的《阿彌陀經》錄音帶,囑我整理。在禪七時,我的『動地發光』,是因為他念了幾句『阿彌陀佛』而「導引」出來的」[5]

「晚餐後於七點行香,是過去行香以來經驗最殊勝的一次,這時我有一種不生不滅、不增不減、寂然未動、感而遂通的意味,南師的香板在這個時辰往地下一打,高聲一喊:『就是這個,不生不滅,不增不減。』

再上座以後,我便隨運任持這種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的境界,八點下座,站立至九點,全身又動地發光。九點至十點二十,南師漫談世界文化,我聽後有『如今游絲從君弄』的感受」[4]

      「在『無語』中,我還是要大聲告白,南老師這一生最大的成就之一,是用禪門的方法,幫助一位醉心於西洋經驗哲學者,證到形而上的本體,這是無法用西洋經驗哲學方法證到的。此在東西方文化的匯合來說:真是開天闢地!」[5]

      永嘉大師所言:「粉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億」,蓋因為「法身自佛師口生,永劫長存,尤勝數十年生命之形軀」。[2]雖猶為能至,而其種種盡現於眼前,至性流露,常人亦能感同身受。從張公尚德老師之言語感謝,難於相酬師恩,可見一斑。

     「 聽師說『清淨圓明,了不可得』時,我當時不知道如何向他表達我的謝意。他所說的和我所『映』現的,是一種偶然的契合,還是他的『神通』真的印證了我的『實相般若』呢?不論正確與否,無論如何我要向他表達我內心無法表達的謝意,卻是手足無措,無以言表,於是我又流淚了,我默默的向南師說:『老師,我沒有什麼能夠謝謝您,我只有這麼些感動的淚水了。』」[4]

     蓋禪門向來非一悟不可,如上述種種張公尚德老師於南太老師處發明心地,印取見地,猶且侍事多年。張老師亦在上課時多次提到其拿起禪板,舉行禪七成功,南公懷瑾先生於樓上下來,高興不已。竊妄自揣測,此時徹悟圓融,猶能具眼傳法方堪出師,荷擔如來大法,繼續慧命,故知禪門宗師付囑之情何其殷切。

     「歷來禪門大德,既得法後,皆復依止其師,或數年,或十數年,執侍作役,日致玄奧。足見非一悟之後,別無餘事。依止之間,晝夜搜括,指析精微。」[2]

     故南公懷瑾先生所言指授宗徒非同小可,雖門人眾多,亦可未之比也。

     「首言指授宗徒,事非草草,歷觀諸祖付授,雖門下眾多,而命其荷擔大法、繼續慧命者,必擇其福智二嚴,堪為龍象,有如王氣宇、曠遠襟懷,方堪受授。且復鄭重其事,臂香咐囑,其所望於繼往開來、承先啟後之人者,何其殷勤,故離師自立以後,猶不免舐犢情深,常復令人探視指授,如馬祖之於百丈等。至於通常及門聞道者,皆所不及焉。」[2]

      一次禪七,張老師問我,你要跟我學什麼?我屢次作答,老師亦屢次發問。直至於美秀姐房中作答,第二天張老師於禪堂揮了揮禪板言,若是為此而來,還勉強可以。吾輩學禪之人須發大心大願,大修大行,方不堪逢此善知識於世尊正法相授,筆者慚愧,僅與各位分享共勉。

      其他種種問題,南公懷瑾先生苦口婆心亦有言及,如以發明心地之師承為宗,如執於文字知解,好為人師皆不可取等等,至於修行法門,持咒、誦經、修定、修慧,皆為助道緣,若緊抓不放,亦未免主次顛倒,便為滲透。在此種種不做詳述,僅以吾師之偈子,與各位分享,「天涯漫漫多歧路,紅塵滾滾不會停。」

四、結語

      「百花落盡啼無盡,更向亂峰深處啼」

     禪宗正印傳承起自靈山會上世尊拈花,經迦葉尊者至第二十八祖達摩大師,亦為中國禪宗初祖,於漢地遞代相傳至六祖惠能大師,後南嶽懷讓、青原行思繼承教法,馬祖、百丈建立禪林,臨濟等五宗宗風大盛,其傳承有序,歷代可考。始至今日,南公懷瑾大禪師彙集百家於一身,於白衣之身接續教法,一生苦心孤詣的提倡禪門文化,張公尚德老師接續禪板,嘔心瀝血,只為禪門文化大放光明。

      南公懷瑾先生說,「當一個時代的文明產生錯亂的時候,中外的往聖先賢都起來,義不容辭的犧牲自己來救這個時代。」張老師亦與我所言,「南公懷瑾太老師一生希望培養道門的人才,我不及格,希望你們能夠成為真正的道門人才」。

      宗門大放光明,需要在理論的宗和實際的證量上恢復《楞嚴經》,而這需要更多的學禪後學立志接續禪板,犧牲自己,方可不負世尊及歷代諸祖之所托。

      涕淚悲泣之際以此語與諸君共勉。

 

所引書目:

[1]《五燈元會》

[2]《禪海蠡測》

[3]《禪門鍛煉說》

[4]〈天下第一翁〉

[5]〈國學大師南懷瑾的成就在哪裡〉

 

    尚德讀後:

大家共勉:

復興中華民族的精華文化。

 

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台灣達摩書院

七日禪修

道門通論

(儒釋道各家,含《解深密經》)

 念準提咒

《解深密經》說:假如徧計所執能無執的落在依他起上(即因緣所生法上),便是勝義諦,也就是圓成實。

勝義諦也者,就是一心真如或真如一心,也就是清淨自在、涅槃解脫也。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緣起性空、性空緣起」後,感嘆的說:

「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有執」,即執著,即不能證得什麼是佛和一切煩惱的根源也。

 

佛法是不可思議境界

由《解深密經》辨知不可思議境界之所從來與所從去

 

主持:

張尚德老師

 

日期:

2018217(星期六)至 23日(星期五)

 

景懷南公懷瑾先生百歲誕辰

學術研討會

 

    南老師是現代中國集儒釋道、九流十家精華於一爐的禪門大師。禪門文化的復興,於社會的安定與和諧,是最大的人文精神良藥。睽諸盛唐貞觀之治及清代雍正的興盛禪風,社會都浸潤在禪門文化的智慧中。禪非宗教,是高貴人文精神文化的展示,又超越之。

    發揚禪門泰斗南老師的人文文化智慧,是有極大意義的。 

 

主持:

張尚德老師、蔡宗儒教授、黃高証博士、魏盛博士

 

日期:

2018224(星期六)至 25日(星期日)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報名方式:

填報名表,附照片,通訊報名,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只參加禪修者,為期七天;參加禪修及研討會者,共為九天。

 

論文要求:

研討南公懷瑾先生任何一門學問,包含武術與醫藥等,論文內容莫超過兩萬字。20181月截稿。

 

Email: dharma_academy@yahoo.com

電話: 0983517589, 037-931816

微信ID: d931816

台灣達摩書院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十一月更新

 

十二月更新

 

吉米

老師談禪與唯識

 

 

 

張老師近照

從孟子責善章談起

淺識三性三無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