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   

 

天种幽草 意惜世情

台湾张尚德教授印象

楚水

    和南怀瑾先生一样,台湾张尚德教授正在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尚德先生者,台湾中国哲学会总干事,北京大学张岱年老先生所聘中华孔子学会名誉副会长也,湖南湘潭郭家桥人氏。弱冠之年从事于孙立人将军队伍,蹉跎于军旅五载,无成元帅将军之志,却有学以报国之心。及至退役,经20个月,40本书之苦读苦学,以避数学、英文几乎考试为零分之不足,终以超过台湾大学50多分的优异成绩取得哲学系入学资格。台大七年三餐不继,食不果腹,实真"饥人饿食"者也,唯有知识充饥,以求得学问解渴,可谓之饱学之士也。并与李敖、陈鼓应先生同为台大同班同室之学友,真可谓室小可容膝,居小乾坤,而且三人均不同凡响,都大有建树,是为台湾大学之骄傲。

     及至毕业,正适蒋公败退台湾反思反省时期,因其博览群书,又熟读马列,即被选入国民党军政干部学院教授马克思主义哲学,当时开设的题程被称作匪党理论批判。其实,用批判的眼光审视马克思主义理论,或许更能体会马克思哲学思想之真谛,更会认同其中的真理。再后来,部队退役时,英文尚几乎是零分的张尚德先生,又成为了台湾某大人物的英文机要秘书达12年,这不能是一种奇迹,亦足见其学习把握之能力。同时,协助南怀瑾先生成立十方丛林书院,亲自担任高研部主任。年届知天命之年时,为往贤继绝学,业已著作等身。并且亲历亲为,唯真唯实,效法唐代禅宗高祖百丈禅师,"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禅门风格,创建达摩学院。革律为禅,唯真唯实,开现代禅修之蹊经,一晃近三十年矣。

      尚德先生和我大有缘分,最近曾三次到湘潭拜谒,一次相聚于上海。而一到上海,愰若故地重游,尚徳先生隐隐约约的轮廓忽然清晰起来,过去那种似曾相识却始终难以准确记起的记忆,一下子恢复了链接。尚德先生是最早促成汪辜会谈的重要联络人之一。记得1992年夏天,我陪台湾中华电脑之父范光陵先生率领的爱心代表团访问上海时,会议的资料中就有一本张尚德先生的著作,扉页上刊登着先生与汪道涵会长坐在一起的照片,只是那时候还未留胡须,却仍然穿得是长袍,颇有点先清遗老辜鸿铭的气度,那时就曾引起我特别关注。及至20多年以后,近距离走近张尚德先生时,先生的胡子都已经白了,真是岁月不饶人,让人不由得一声叹息。

       最近这几年,尚徳先生在自己的桑梓故里湘潭郭家桥创办了道南书院。道者,取汪道涵先生之道,南也,取南怀瑾先生之南,有怀念二人之意。某生之也晚,无缘于南怀瑾先生,却与时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的汪道涵先生,有过两次近距离接触。一次是在上海新锦江饭店,一次是在上海虹桥饭店。先生温文而雅,侃侃而谈,凡全是一个大儒或长者--因为,汪道涵先生十分清楚:海峡两岸和平之统一,关键取决于文化认同。而儒表佛心道骨的南怀瑾先生,更是一座文化丰碑。张尚德先生以耄耋之年,缕心履力,砥砺于道南书院的建设,除对二位先贤怀念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承续唐人百丈禅师禅宗之传承,弘扬中华文化。大道之行,愈艰愈奋,这里不由地发自内心赞叹一声:道南书院办得不易,张尚德教授更是不易中的不易。记得三年前第一次陪陈鼓应先生去时,道南书院尚是雏形,去年第二次拜访时,已经开始初见地基,而今年再次登临时,两座气势恢弘的高楼已经拔地而起,壮严肃穆。道南书院四个鎏金大字,乃张尚德先生亲自所书,气象嵯峨,内敛乾坤,决不输于近代禅修大师袁焕仙先生。某知浅显,总觉得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一百年,类似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的深度融合。而仅从佛教而言,这期间诞生了虚云和尚与袁焕仙这样的一代宗师,济世度人,扶危济困,最根本上拯救的仍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一点历史应已定论。张尚德先生承袁焕仙先生之衣钵,又接继虚云和尚苦行难行为众生之精神,势必会另辟蹊径,再创禅宗文化之辉煌。

      听张尚德教授讲课,需要一点水平,需要一点基础,更重要的是需要某种悟性。我之有缘是能够有幸在湘潭傍听过先生一次讲课,在上海聆听一次演讲;我之无缘就是自己既无水平,更无悟性,又加上素无慧根,天生愚钝,以至于先生所言需日后慢慢䃼课才能渐渐领悟,总是慢上半拍。总之张尚德先生是开释,不是普及,讲课及演讲均是如此。没有一定境界,或人生迷途不深,恐难如窗纸点破,而豁然开朗。我大概就是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又笃定了自己信念,认为自己所谓的温火慢炖,如煮墨品茗,总会有水到渠成的时候。尚德先生法眼如炬,自然能洞穿一切,透彻心灵。劝我为人为文要和光而不同尘。和光同尘 ,与世无争,那么怎么不同尘呢?足见先生关切之殷殷,需要我慢慢悟来。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季羡林老先生晚年的时候,也经常题写这两句李商隠的诗句,大概内心有一种无法排遣的孤独。张尚德先生天种幽草,意惜世情与其殊途同归,短短一句苦也,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今年张尚德先生业已八十有六,已属高龄老人。现在道南书院落成了,而百年树人的文化长旅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很漫长,很漫长。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位文化老人如此笃定而又执着,能够坚持到现在,并且还能够一直坚持下去,我也不知道我们文化自信的根基是什么?但是,我总觉得文化自信的中国需要有足够的包容与器量,去鼎力支持一个文化老人的坚持与探索,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更何况我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呢?

     最后,再一次写下对张尚德教授的深深敬意,以及对道南书院的深深祝福!我相信,面包会有的,一切会有的,包括明天美丽的阳光。

 

------------------

 

台灣達摩書院

七日禪修

道門通論

(儒釋道各家,含《解深密經》)

 

佛法是不可思議境界

由《解深密經》辨知不可思議境界之所從來與所從去

 

主持:

張尚德老師

 

日期:

2018217(星期六)至 23日(星期五)

 

景懷南公懷瑾先生百歲誕辰

學術研討會

 

    南老師是現代中國集儒釋道、九流十家精華於一爐的禪門大師。禪門文化的復興,於社會的安定與和諧,是最大的人文精神良藥。睽諸盛唐貞觀之治及清代雍正的興盛禪風,社會都浸潤在禪門文化的智慧中。禪非宗教,是高貴人文精神文化的展示,又超越之。

    發揚禪門泰斗南老師的人文文化智慧,是有極大意義的。 

 

主持:

張尚德老師、蔡宗儒教授、黃高証博士、魏盛博士

 

日期:

2018224(星期六)至 25日(星期日)

 

地點:

台灣.達摩書院

 

報名方式:

填報名表,附照片,通訊報名,准後通知(報名表下載)

只參加禪修者,為期七天;參加禪修及研討會者,共為九天。

 

論文要求:

研討南公懷瑾先生任何一門學問,包含武術與醫藥等,論文內容莫超過兩萬字。20181月截稿。

 

Email: dharma_academy@yahoo.com

電話: 0983517589, 037-931816

台灣達摩書院地址:苗栗縣獅潭鄉豐林村大坡塘九號

 

----------------------

 

《六祖壇經》之所以為「經」

中華唯識學會理事長 黃高証

《六祖壇經》(以下簡稱《壇經》)記錄了六祖惠能大師一生求法、得法、弘法、付法的經過。這是唯一一本由中土祖師講述的佛經,也是佛教中國化最關鍵的經典之作。本經一開始,六祖便說:「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六祖當年去拜見五祖時,也是不求餘物,惟求作佛;而祂圓寂前最後傳的是「自性真佛偈」,由此可知《壇經》全經要點在講自性即佛。

六祖適逢中國佛法的昌盛時代,各宗爭鳴。由於祂智慧圓融,故能觀機設教,直陳大法。不僅超越了當時唐朝佛教各大宗派的教法,更跳出過去印度釋迦牟尼佛代代相承的傳統禪法,開展出全新的中土禪風。也就是由從前的「如來禪」,正式走入了「祖師禪」的新時代,同時也將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推向另一個智慧巔峰。這正是本經之所以歷久彌新,被尊稱為「經」的重要原因。

以下分別由「禪」與「佛」兩方面來說明《壇經》的開創性。 

 

壹、頓悟頓修:由如來禪進入祖師禪

 如來禪漸修佛果,祖師禪頓悟佛性。

一、什麼是如來禪

如來禪是佛陀所傳。釋迦牟尼佛十九歲(另有說是二十九歲)離開王宮,修三年無所有處定,知非便捨;又學三年非想非非想定知非亦捨再苦行六年,還是解決不了問題。最後到菩提樹下入定七天,睹東方明星悟道,當時祂三十一歲(另有說是三十五歲)。也就是說,佛陀經歷了十二年的苦修才大徹大悟之後便開始弘法。最後祂把禪傳給頭陀行第一的大迦葉尊者,開啟了如來禪的傳承。

如來禪代表經典有《達摩禪經》和《楞伽經》。《達摩禪經》記載了印度禪門傳承的各種禪法,《楞伽經》中把「禪」分為四種:先修人無我的「凡夫所行禪」,再來是法無我的「觀察義禪」,接著是無分別的「攀緣如禪」,最後才入如來地的「如來禪」其中以如來禪最為究竟。

《楞伽經》的要點如

(一)五法:名、相、分別、正智、如如。(要超越名、相、分別,才能證得正智與如如)。

(二)三自性:徧計執、依他起、圓成實(要超越徧計執與依他起,才歸到圓成實)。

(三)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阿賴耶識。修行需要轉識成智

(四)二無我:人無我、法無我。修行應諦觀二無我相

(五)修行四法:善於分別萬法為自心所現,善觀察外境無自性,善離生住滅見,得自覺聖智善樂。

(六)佛的知覺:要了知人無我和 法無我,斷掉煩惱障和所知障,永離分段與變易生死,才是佛境界的知覺。

由上可知,《楞伽經》是講由凡夫漸入聖位的真修實證,一步一腳印,這便是如來禪的特色。面壁九年的達摩祖師用《楞伽經》在中土印心,後繼者陸續有二祖神光、三祖僧璨、四祖道信到五祖弘忍,之後又有「兩京法王、三帝國師」尊稱的神秀,及其弟子普寂和再傳弟子等,繼續弘揚《楞伽經》禪法,此禪法直到安史之亂逐漸式微。

 

二、什麼是祖師禪

六祖的禪直指自性,非生非滅,每個人本來具足,不需要加減乘除,自然契應著諸法空寂,所以究竟無得無證。從六祖以後的諸大禪師都契應此一宗旨。

六祖惠能本人不識字,在五祖弘忍那媟竀q工。祂沒進禪堂也沒做早晚課,只是在碓坊靜靜地舂米。踏碓八個月後聽《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而頓悟,獲傳衣缽,那時祂才二十四歲。之後在獵人隊中潛修十五年,三十九歲出來弘法。由於六祖是先明心見性,然後潛修十五年。這和佛陀先苦修十二年後悟道,兩相對照,便可看出祖師禪和如來禪的修行過程是:前者先悟後修,後者先修後悟。不過究實說來,悟不離修,修不離悟,因修得悟,因悟起修,到了行滿功圓,修而無修,悟而無悟,同歸無修無證。

此二者的關係就像登山一樣,如來禪是由山底進入山區、通過山腰,再逐漸登到山頂。六祖的祖師禪則是擺脫時空維度限制,直接空降山峰(即直契心源),高高山頂立,再由山頂走向山下,深深海底行。正因六祖傳法直契自性,所以在黃梅出家多年都沒有悟道的惠明,一經六祖點化,立見本來面目。當時六祖才悟道沒多久,祂是在什麼境界中要惠明「不思善,不思惡」呢?答:般若三昧。般若三昧就是六祖說的無念。無念不是忘失正念,一切不想;而是照見五蘊皆空,沒有業力之念,所以能夠一念不生全體現。惠明就是在這樣的能量場中識得本心的。所以六祖強調以無念為宗,並說:「若識本心,即本解脫。若得解脫,即是般若三昧,即是無念後世的禪師雖然各各手法不同,但都是要打得念頭死,方得法身生,仍然是六祖的無念、般若。

《壇經》中除了記述六祖接引諸方禪者,還有六祖對當時流行的禪法做出點評,祂把禪宗的「不二法」、「不立文字」、「明心見性」等要旨都重新梳理,正本清源;並對佛教的基本教義做出創新的詮釋,把三歸依、懺悔、四弘誓願、三無漏學等等,統歸自性,而自性本空,空而無空。

六祖如此創舉,使禪門景象為之一振,也把禪宗新苗,真正植入肥沃的中華文化土壤裡,遍地開花,很快地融入詩詞書畫、音樂戲曲、食衣住行、民生式樣,成為優秀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貳、見性成佛:超越當時佛教各宗

一、見地

《壇經》所說成佛之道,不同於其他各宗的地方,在於對「成佛」的界定重點不同。六祖提出「悟無念法,至佛地位」也就是對於一切法不取不捨,沒有分別,唯見本來清淨圓明,即見性成佛。

由上可知,六祖所說的佛,不專指印度悉達多太子成就之佛陀或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的彌勒佛,也不是要等三大阿僧祇劫之後才成佛。更不像成佛的《法華》中釋迦牟尼佛給禪宗第一代祖師大迦葉受記,要奉覲過三百萬億諸佛後才能成佛,名叫光明如來。除此以外,淨土宗專念西方阿彌陀佛,天台宗智者大師倡導「法身如來名毘盧遮那;報身如來名盧舍那;應身如來名釋迦文」。唯有六祖獨超千聖,以「頓悟頓修、自性真佛」為本懷,此所以六祖之冠絕古今也

六祖說自性覺即是佛,不要向外覓佛;只要認識自己真實的本性,一悟即至佛地。因此,心存慈悲便是自性觀音,心能喜捨為自性勢至,內心能淨即自性釋迦,心行平直乃自性彌陀。祂又首先提出自身中有三身佛

「自除迷妄,內外明徹,於自性中萬法皆現,即清淨法身佛;

念念圓明,不染善惡,此名圓滿報身佛;

從報身起思量變化,即是自性化身佛。」

總之,自己本性就是佛性。自性是真佛,若離開自性,就沒有佛可言了。所以六祖授的三歸依,是歸依覺(自性佛),歸依正(自性法),歸依淨(自性僧)。

《壇經》與《楞伽》,前者返歸佛性,後者進修佛果。而佛法有如畫圓,無論是順時針或逆時針畫,最後的終點必然回歸到最初的起點。若要像《楞伽經》一樣談佛的知覺,依照《壇經》的立場便是:湛然常寂,於一切法不取不捨,便得覺知本來真性。若要像《法華經》一樣談「開佛知見」,就是超越塵勞,開啟我們本來自性佛的知見。知見無見,即為真佛。因為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佛。只要心不外求,便是與佛無二。

 

二、行持

六祖的各種教育法是要解除眾生的束縛與執著。因此在很多方面,顛覆了過去傳統修行方法。例如:

淨土宗廬山慧遠祖師弘揚西方淨土法門,六祖問:「東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國?」祂認為一般人念佛求生佛土,但是智者自淨其心,心淨即是佛淨土。

天台宗智者大師的坐禪法要,是以六妙門(數、隨、止、觀、還、淨)為方便,漸進深入禪定。六祖則說:「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也就是不假方便,當下歸到本性清淨,有別於天台的止觀次第。

唯識宗把人的認識功能分為八識,要轉八識成四智:轉前五識為成所作智,轉第六識為妙觀察智,轉末那識為平等性智,轉阿賴耶識為大圓鏡智。六祖率先提出:「但用名言無實性」。也就是說八個識只是名言上的方便區分,並沒有固定不變的實性,所以才能被轉為智慧。只要不隨習氣而動,當下頓現圓明清淨。

禪門北宗神秀依循四祖道信所傳「施為舉動皆是菩提……心如明鏡……坐禪看心」(見《楞伽師資記》),故而提倡「看心觀靜,長坐不臥,不動不起」,六祖惠能大師認為妄心如幻,故無所看;人性本來清淨,若起心看淨,是多此一舉。而長坐不臥的頭陀行只是在臭皮囊上用功,非道的本身。悟道是要明心,心無是非,才是真不動。

律宗奉持道宣律師的《南山律》,略說有八萬四千戒,廣說則無量無邊戒。由戒得定,因定生慧。神秀大師綜合性地提出「諸惡莫作名為戒,諸善奉行名為慧,自淨其意名為定」。六祖將一切外在教條統歸自性,超越善惡對立,所以祂提出了「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癡自性慧,心地無亂自性定」,心平行直地順世推移。並且說:「定慧無別,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在如此無非無亂的定中,自能顯發智慧。所以六祖初見五祖時,就說自心常生智慧了。

在修行上,六祖開展出革命性的禪法,中和樸實,易於普及,不拘時間地點都可實踐,把修行方法與生活打成一片,從中體悟出宇宙人生真諦。值得注意的是,六祖出身社會底層,在生活上倍嚐人間辛酸,但祂卻沒有怨天尤人或憤世嫉俗,反而深信人身雖有貴賤之分,佛性並無差別,由此可見六祖悟道前的修養。祂悟道後雖屢遭追殺,並沒有對人性起疑或不滿,反倒收下刺客為弟子,賜名志徹。志徹後來成為六祖圓寂前付法的十大弟子之一,這也展示了六祖同體大悲的風範。根據《壇經》記載,六祖教育出能夠嗣法的弟子多達四十三位,悟道的更是不計其數,這在人類 精神文明史上是絕無僅有的震撼。後世創發出德山棒、臨濟喝、雲門餅、趙州茶等接引手法,也都不離《壇經》之頓教法門。

六祖又認為在家修行和出家修行並無不同。只要常行十善,便是天堂。祂在《壇經》中有一名言:「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諠」。反之,如果在家老是吵吵鬧鬧的,到任何道場也極可能還是吵吵鬧鬧,不易歸到自性的慈悲與智慧。故《壇經》最後殷切囑咐「若言下相應,即共論佛義;若實不相應,合掌令歡喜。此宗本無諍,諍即失道意」。此所以六祖門下龍象輩出,沒出現互相殘殺的情況。

《壇經》不僅包含了儒家的入世孝道,同時又透徹地揭示了出世間的究竟解脫。把禪的超脫和傳統文化的道風儒行緊密融匯起來,不僅成功地將佛教中國化,並且讓儒道二家有了本質性的提昇,故其影響既深且廣,超越了宗教門派及意識型態。當年佛教在經過唐武宗會昌法難及五代戰亂後,佛教各派一蹶不振,只有六祖法脈獨領風騷逾千年,一躍成為當時佛教的主流,也深入了民族文化的靈魂。

《壇經》可說是惠能大師禪法的總現,也是禪門頓教之根本經典。六祖因聽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大悟,由於「無所住」,所以《壇經》以「無念為宗,無住為本」;由於「生其心」,所以《壇經》歸到「自性真佛」。《壇經》之所以為「經」,正是在此跨時代的獨特宗風也。

故禮讚《壇經》曰:

身心銷落

無人無我

善惡不著

本來是佛

 

尚德讀後:

我小時候在湖南湘潭鄉下受教育,說天地人三才,是一而三、三而一的。上要對得起天,下要對得起地,中要對得起祖宗。所以有三根香:一根香敬天,一根香敬地,一根香敬祖宗。

四十八歲以後,我經過了知識的、人生的、生活的種種轉折,進入了禪的境界。我特別喜歡《六祖壇經》,因為《六祖壇經》是將形上形下打成一片,特別是把個人、家庭、社會、天下國家,絕對真善美的圓融混同在一起。

儒家文化的型制,絕對是將祠堂的孝道文化,與社會的和諧,及宣揚立德、立功、立言結合在一起的。所以祠堂祖宗牌位宮殿上,常有皇帝頒的「廉」與「孝」大匾。

六祖之所以為六祖,祂將中國高貴傳統人文精神,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合於一爐。

將《六祖壇經》為主的禪門文化,和儒家的祠堂文化重點融合在一起,型製成一種新的孝廉的真善美文化,是指日可待的。例如二十歲前出家一次,修練基本作人和瞭解自己的道理……等等。

禪門文化本來是共產主義的叢林文化,而儒家的祠堂文化,本來就未失叢林,大道之行,天下為公也。

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此也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高証按:「此也」題目,是張老師加上的。

 

------------------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創辦人張尚德譯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証記錄

217

前六識

眼耳鼻舌身意

煩惱皆因強出頭

無諍

《成唯識論》卷六

諸根分別

A.假實分別門

如是二十隨煩惱中小十大三定是假有。無慚無愧不信懈怠定是實有。教理成故。掉舉惛沈散亂三種。有義是假。有義是實。所引理教如前應知。

(述記:大中忘念放逸不正知。)

B.俱生分別門

二十皆通俱生分別。隨二煩惱勢力起故。

C.自類相應門

此二十中小十展轉定不俱起。互相違故。行相麁猛各為主故。

中二一切不善心俱。隨應皆得小大俱起。

論說大八遍諸染心。展轉小中皆容俱起。

有處說六遍染心者惛掉增時不俱起故。

(述記:五十五說。)

有處但說五遍染者以惛掉等違唯善故。

(述記:對法六中說五遍者。謂不信.懈怠.惛沈.掉舉.放逸五法。以此五法違唯善法。惛障輕安。舉障於捨。餘文可知。非如忘念等許違三性。)

 

 

英譯(韋達)

VARIOUS PROBLEMS RELATING TO UPAKLESAS

1.   Real existence or existence by designation

Among the twenty upaklesas, the ten minor and the three major ones (forgetfulness, idleness, and non-discernment) are, incontestably, figurative designations; shamelessness, non-integrity, unbelief, and indolence have a real existence: logic and the texts prove it. As regards agitation, torpid-mindedness, and distraction, opinions differ, some scholars saying that they are figurative designations, others that they have a real existence: we have given above the scriptural and logical reasons.

2.   Inborn or pertaining to speculation

The twenty upaklesas can all belong to both categories, 'inborn' or 'pertaining to speculation' according to the category of the klesa by the force of which they are born.

3.   Association of the upaklesas among themselves

The ten minor upaklesas are definitely not associated among themselves because they form obstacles to one another; in view of their gross and violent character, they can only be 'lords'.

The two medium ones, which are found in all ill-natured minds, can be associated with the minor and the major depending on the particular case.

The Yogasastra says that the eight major upaklesas penetrate all defiled minds. Hence, besides being associated among themselves, they can also be associated with the minor and the medium upaklesas.

However, the same treatise, 55, says that six upaklesas penetrate all defiled minds, excluding torpid-mindedness and agitation, because these two, when they are powerful, do not co-exist.

One can read elsewhere that only five penetrate all defiled minds: torpid-mindedness, agitation, unbelief, indolence, and idleness; because these five dharmas contradict only the good in contradistinction to forgetfulness and the other upaklesas which contradict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non-defined.

 

中譯(張尚德)

有關隨煩惱的各種問題

1、真實存在或假名安立

二十個隨煩惱當中,十個小隨煩惱和三個大隨煩惱(失念、放逸、不正知,定是假名安立。無慚、無愧不信、懈怠定是實有。由邏輯和教理可得證之。至於掉、惛沉、散亂三有不同說法,有些論師認為它們是假名安立的,有些則說它們是真實的存在:我們已在前文引用理教做邏輯論證。

2、俱生或分別

二十隨煩惱都通於俱生分別起兩種範疇,因為們都是隨著這兩種煩惱的勢力而生起的

3自類相應

在二十隨煩惱中,十個小隨煩惱定不能同時俱起,因為它們的性質相違、行相粗猛、所以是各自為主

無慚、無愧兩個中隨煩惱,遍於一切不善心,可隨其所應,與小隨煩惱、大隨煩惱並起。

《瑜伽論》上說,八個大隨煩惱,是遍於一切染心的。因此,除了彼此之間相互關聯,它們也都可與小隨煩惱、中隨煩惱並起。

然而,《瑜伽論》卷55說,大隨煩惱只有六個(捨除惛沉和掉舉)是遍一切染心的。因為惛沉和掉舉的勢力增盛時,彼此不能俱起。

,唯有惛沉掉舉、不信、懈怠、放逸五大隨煩惱徧諸染心;因為這五法只與善性相違至於失念和其他隨煩惱,可以和善、惡、無記三性相

尚德按:

煩惱是分不開的,唯識將其分為六個根本煩惱和大、中、小二十個隨煩惱。

根本煩惱六是貪、瞋、癡、慢、疑、惡見;

大隨煩惱八是不信、懈怠、放逸、沈、掉舉、失念、不正知、散亂;

中隨煩惱二是無慚、無愧;

小隨煩惱十是忿、恨、惱、覆、誑、諂、憍、害、嫉、慳。

《成唯識論》將煩惱細分細論,是從印度古代佛法先期知識衍生出來的,實際上未必要如此的細分細論。

從人的身心起始、成長、轉化和消失來說,根本煩惱和隨煩惱崁在身心中,是總體的。也就是從整個存在的整體和部分來看,只要有一個煩惱,就極可能潛在地、隱性地和其它煩惱綑綁在一起,不易察覺。顯性的煩惱容易知曉,這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要個人自己深自體會參究,才能深悉。

中國人常說:

「煩惱皆因強出頭。」

所以《老子》、《維摩詰經》、《金剛經》都強調要:

無諍

無諍就不會強出頭,自然就少煩惱了。

 

218

待續  

 

----------------------

淺知唯識與量子

達摩書院 張尚德

      物理學博士蔡宗儒教授在〈物理學與道〉一文中,談及量子與金剛經所說的空性、微塵及一合相,非常相像。這是一大新的發現,整篇文章淺釋物理學就是唯識的展現,對的(見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發表於達摩書院網站的〈物理學與道〉)。此方面的知識,值得大家深研與更進一步的探索。

      但有一點很重要的是:

唯識是心法,而物理學是偏重於物理。

心法說:

「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

當然包括器世界、物理世界種子的作用與流動,但物理和器世界是客觀的,主觀的心法當然在無盡的時空中是會相應著客觀的。主觀也可自己認識自己,即將主觀化作客觀。

佛法心法的目的,最重要的是:

不但要超越客觀的物理世界,而且要超越主觀的心法。

超越到哪裡呢?

《大涅槃經》說:

「眾生沒有煩惱痛苦了,就是佛。」

那佛是什麼呢?

在常寂光的常樂我淨中,相應著一切存在,又超越一切。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整個佛法的核心,在一個字:

《大乘起信論》的一心真如者,

「淨」也

所謂心法者,此也。

物理世界想必也缺少不了淨,如此說來,物理世界也是和心法相通的。所以莊子說:一切一切存在都是道通為一。

有說:

「吾心便是宇宙,宇宙便是吾心。」

「宇宙內事乃己份內事,己份內事乃宇宙內事。」

此所以:

鬱鬱黄花皆是般若,

青青翠竹盡是法身也。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八月九月更新

 

月 十月更新

 

法界緣起

永念小舜

《楞伽大義今釋》《華嚴宗哲學》與準提咒之宗通

生命的夢幻與真實

六祖壇經的唯識精義

 

 

 

 

《六祖壇經》之所以為「經」

物理學與道

業習難了

我理解的老師的路線

六祖惠能大師是如何悟道的

教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