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

菩薩的止與觀(

 

 

轉勝妙因        

張尚德講述

杜威記錄

由依止法得奢摩他毘舍那故。我施設隨法行菩薩是利根性。由不依法得奢摩他毘舍那故。我施設隨信行菩薩。是鈍根性。世尊。如說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復說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復名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善男子。若諸菩薩緣於各別契經等法。於如所受所思惟法。修奢摩他毘舍那。是名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若諸菩薩即緣一切契經等法。集為一團一積一分一聚。作意思惟。此一切法隨順真如。趣向真如。臨入真如。隨順菩提。隨順涅槃。隨順轉依。及趣向彼。若臨入彼。此一切法宣說無量無數善法。如是思惟修奢摩他毘舍那。是名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世尊。如說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復說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又說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復名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善男子。若緣各別契經乃至各別論義。為一團等。作意思惟。當知是名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若緣乃至所受所思契經等法。為一團等。作意思惟。非緣各別。當知是名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若緣無量如來法教。無量法句文字。無量後後慧所照了。為一團等。作意思惟。非緣乃至所受所思。當知是名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世尊。菩薩齊何名得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善男子。由五緣故。當知名得。一者於思惟時剎那剎那融消一切重所依。二者離種種想得樂法樂。三者解了十方無差別相無量法光。四者所作成滿。相應淨分。無分別相痦{在前。五者為令法身得成滿故。攝受後後轉勝妙因。

感想

我對在座各位有一些感想,你們有煩惱沒有痛苦,有問題沒有挫折,小人小事黏著丟不掉,這樣是上不來的。反之,若有極大的痛苦,因為成長等等都經過,一下子就上來了,學禪是減法不是加法。

了死很難的,了死非常難。佛法無二事,就是了生脫死。所有佛經二句話就解釋清楚;第一,了生。不要投胎了,如果要投胎,就要能做主,要是菩薩。第二,脫死。死時能夠說走就走,自己能夠做主。我現在拼命希望能夠做到這一點。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脫死非常難,就是一口氣斷掉,如何離開肉體,平平靜靜、靜靜平平,回歸靈山,非常難。

利根與鈍根

由依止法得奢摩他毘舍那故。我施設隨法行菩薩是利根性。由不依法得奢摩他毘舍那故。我施設隨信行菩薩。是鈍根性。

隨法行菩薩,自覺覺他,瞭解華嚴經十法界,配合華嚴經菩薩五十二位的成佛的次第,然後超越、入禪,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是利根性。隨法者,信法、依法、歸法也。隨信行菩薩包含小乘聲聞,聲聞乘講苦寂滅道;著重於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僅在「它力上」下功夫,在「信上」下功夫,未在徹底「自覺上」下工夫,是鈍根性菩薩。

尋與伺

世尊。如說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復說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復名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別法與總法是修持禪定止與觀的各種方法的分類,也就是修持功夫的「尋」與「伺」。尋伺有三種,有尋有伺、無尋唯伺及無尋無伺。總法就是無尋無伺,別法就是有尋有伺。無尋無伺就是大菩薩及佛的境界。下面有解釋。

緣別法

善男子。若諸菩薩緣於各別契經等法。於如所受所思惟法。修奢摩他毘舍那。是名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

緣散經,各門各類、各宗各派的佛經,來修持止與觀,叫做緣別法奢摩他毘舍那。

真如

若諸菩薩即緣一切契經等法。集為一團一積一分一聚。作意思維。此一切法隨順真如。趣向真如。臨入真如。

一股攏統,內內外外,所有十二部經經典所說一切,都去了解、修持、證明、實現,一團、一積、一分、一聚(「團」是指總體,「積」是部分,「分」即分別,「聚」為綜合),此四者,是將十二部經分類開來,有小乘、中乘、大乘,實現之,統一之,超越之。

隨順:就跟著它,就接受。趣向:深深地接受進到裡面。臨入:進到、實現。

隨順、趣向、臨入真如,就是在信仰、了解及實現真如。真如就是佛,起用則無事中有事、有事中無事,自在隨緣、清靜莊嚴,且了不可得。這些都是因為本來清靜,本來自在。

黃高証曾寫的一篇究竟什麼是真如(文章刊露在達摩書院網站),非常重要。我有一點感想:

一切存在的起始、過程、本末究竟,西洋文化提出一個本體或上帝,中國則說為「道」,印度佛法指其為「真如」,究竟是什麼?

禪門說得好: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中外往聖的成就,有一共同點:

智慧。

一旦達到最高智慧者,不在有上,也不在無(空)上,既在有上,也在無(空)上,更是超越上說種種,留下的是:

慈悲喜捨、常樂我淨。

真如者,佛也。本來如此,法爾如是。

金剛經說得好:

「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謂之如來。」

那麼,了解自己,解脫自己,得真正自在與清靜,不管哪生哪年哪月哪日,非作到這個不可,此事絕對是三世因果,絕對是歷劫修行,絕對要歸到真如也。整個的金剛經與大般若經,就是歸到真如。

禪門二聖典

對於修持的解說禪門有二本書,日本人說是假的。

自晉朝以後,這兩本大著,可以說是中國道門文化的骨髓之一,日本人圖中國之深,不僅是想搶中國的土地,連中國精神文明的一些骨幹,也思徹底毀掉。

這兩本經書,如果是假的,但其內容對修行者而言,不啻為金科玉律。也就是說,其內容絕對為真,乃學佛修證所必知者。

一本是悟道的楞嚴。楞嚴經的重要不在果位,而是在於因位上來說;其中心點為二十五圓通,也就是修證空性的方法。學佛修道,不管任何人,都非經過這階段不可。

從苦集滅道四聖諦開始,一共有二十五種方法,初步證到空性,實際上每種方法都是相通的,都要好好去琢磨去證、證到以後還要持續保任。所以叫悟道的楞嚴。

有謂:

自從一讀楞嚴後,不讀人間糟粕書。

尚德受南師訓練時,南師囑我在十方叢林書院,陪大家讀完此書,後來也曾在台北公開完整講授此書。

另一本是印心的楞伽,若楞嚴是大廈的基礎,楞伽則是大廈的棟樑。楞伽經處理很多很多的問題。開頭幾句話就說「智不得有無」,不可以在有上,也不可以在空上;要在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上,並且不要落在語言的窠臼裡面,什麼邏輯、什麼哲學,種種的念頭通通都要打掉。

打得念頭死,方得法身生

法身即佛身

然後解釋佛的知覺,佛亦為幻,證覺人無我和法無我,斷除烦惱障和所知障,轉八識成四智,遠離分段生死和變易生死。楞伽經成為唯識與禪門重要的典籍之一,所以叫:

印心的楞伽

 

菩提與涅槃

「隨順菩提。隨順涅槃。隨順轉依。及趣向彼。若臨入彼。此一切法宣說無量無數善法。如是思惟修奢摩他毘舍那。是名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一切一股攏統,通通在裡面,大中有小,小中有大,一為無量,無量為一等等,完美的統一在一起。但這裡面有個關鍵,千萬千萬把握這個關鍵,「無善」即無真正的佛法,所有的奢摩他及毗鉢舍那起不來的。無善,個人、家庭、團體、社會、國家、天下,一定悲慘。

善是無愧天下的好好生活,是做人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石,善是一切一切的根本。所以大學講:要止於至善。有善即可以做到無我和大公無私。由之儒家所說的三達德,便油然而生:

智者不惑

仁者無憂

勇者不懼

隨順菩提」:

菩提就是覺。小乘自覺,大乘覺他,佛位覺行圓滿。覺行圓滿,便是無上正等正覺。

「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

所以:

覺在覺空

空有雙際雙融

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覺悟的,便是:

緣起性空

性空緣起

因此,六祖惠能大師便說: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以上所言,是為「隨順菩提」。

「隨順涅槃」:

涅槃是指清涼寂靜,眾苦永滅。小乘只達到有餘涅槃,大乘則成就無餘涅槃,佛可入涅槃而不住涅槃。楞伽經說

無有涅槃佛,無有佛涅槃。

所以

隨順世緣無罣礙,涅槃生死等空花

這就是

隨順涅槃

隨順轉依」:

轉依指的是菩提涅槃二果之成就。轉掉煩惱障即證得涅槃,斷掉所知障證得菩提。

楞嚴經卷七說:

「如來無上菩提及大涅槃二轉依。」

成唯識論卷九也講:

「由轉煩惱得大涅槃,轉所知障證無上覺,成立唯識,意為有情證得如斯二轉依果。」

再說:

轉就是轉掉、轉動。依就是依靠、歸依。轉依就是把眾生的煩惱障及所知障全部轉掉,轉到善法那一面。轉煩惱障,轉見思二惑,是小乘羅漢;既是煩惱障一定在所知障裡面,千萬別將煩惱障與所知障分開。有煩惱是所知不夠,因為智慧不夠知識不夠才煩惱,意識第六識最主要的作用是分別作用,這個分別、那個分別,這個要得、那個要不得,這個好、那個不好,這個是、那個不是,這個非、那個不非等等。第六識的分別,來自第七識的情執,所以要轉煩惱障,轉見思二惑。思惑不只是在羅漢道裡面,所知障更在思惑中。所知障的了是了俱生法執,要到八地菩薩以上才徹底轉掉。俱生法執也者,一切的存在,包括佛在內等等,要轉成菩提和回歸真如二種智慧。

實際上,轉依是方法,菩提涅槃是轉依;真如是現象的本身,也是佛法修持和證量的結果;菩提涅槃是真如所顯示的善法,積極性一面的根本歸依。

菩提與涅槃本來寂靜。真如也本來真如。

及趣向彼。若臨入彼。此一切法宣說無量無數善法。如是思惟修奢摩他毘舍那。是名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趣向真如及臨入菩提、涅槃。因為菩提、涅槃、真如,即包括世出世間,無量無數的善法。

    當存在的時候,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透過止與觀,去成就佛與菩薩,歸向涅槃、菩提,這就是:

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三種總法

世尊。如說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復說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又說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名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云何復名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緣總法奢摩他毘舍那,分做小、大、無量三種,下面有解答。

人要直起來

善男子。若緣各別契經乃至各別論義。為一團等。作意思惟。當知是名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緣一門一門、一部一部的經,各別的內容,去體悟和修持,叫做緣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我是生生世世學習把小總法、大總法及無量總法融合在一起又超越。

達摩書院有四句勉勵趣向總法的話:

搞大不搞小,

搞真不搞假,

搞自己不搞別人,

搞永久不搞一時。

各位:

人要直起來。人直不起來,學什麼佛呢?越是貧窮、越是挫折、越是艱難困苦,越是要忍辱,越要站起來,越要直起來,這個叫學佛。

雖然不管怎麼搞,到最後還是一場空。本來一場空,在空裡面站起來。以空應空,空亦空掉。人生在世,也無非是鏡花水月、空幻道場,但即使如此,就是要像在空裡面盛開的花朵、冬天的暖陽,又像天空中變化萬千、意境層層的雲彩。更如朝陽萬丈、晚霞艷天,有這種認識、體認、修養、選擇、意志與決心,絕不退轉,步步向前,才叫做學佛。

總法的統一性

若緣乃至所受所思契經等法。為一團等。作意思惟。非緣各別。當知是名緣大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整個統一性的會合在一起,緣群經,叫做緣大總法。通群經,方能真通一經;如知一經,必會去通群經。

一團」:就是範疇(category)。佛法最後是要緣群經,華嚴宗初祖杜順大師作「五教止觀」,就是談總法通群經的統一性。

無量總法

「若緣無量如來法教。無量法句文字。無量後後慧所照了。為一團等。作意思惟。非緣乃至所受所思。當知是名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非我非緣,無尋無伺,是大菩薩修為的境界;道種智(為知一切種種差別之道法,乃菩薩度眾之智)、一切智(聲聞緣覺證知緣起性空、法爾如是、道通為一,即總相之智)、一切種智(乃佛智)都成就了,都在那個裡面,一切一切OK,在一切中又超越一切,一切一切不在話下,一切總法又超越一切,成佛了叫做非緣。

歸到、實現無量佛的種種佛法道理和教誨,洞悉了語言、文句的波羅蜜。成就之,實現之,歸到至高無上的智慧,且又超越之,這就是:

無量後後慧所照了

如此在超越中,綜合的統一、統一的綜合(為一團等),並相應一切(作意思維),如此便是「非緣乃至所受所思。

如此如此

視一切因為善因,煩惱即菩提,是大解脫;

看任何緣為非緣,緣起必緣滅,無緣要隨。

以上說明緣無量總法奢摩他毘舍那,

大菩薩的成就也。

 

得緣總法的五個條件

「世尊。菩薩齊何名得緣總法奢摩他毘鉢舍那。善男子。由五緣故。當知名得。

菩薩要怎樣把止與觀二者統一在一起?有五個條件,才能把止與觀二者統一合在一起。

一:

「一者於思惟時剎那剎那融消一切麁重所依。」

菩薩的所思所行、修持見解、修為證量,沒有粗重煩惱,得到真正的輕安,自然而然在三十七菩提道品中。沒有做到輕安,止與觀就不到家。粗重所依打掉了,在清淨所依上歸到轉依,歸到真如,轉煩惱障所知障契菩提、涅槃。

二:

二者離種種想得樂法樂。

第一個樂是動詞,第二個樂是名詞。離種種想,不是不想,是想而無想,無想而想。不思量自知量。量就是一切一切,智慧的明鏡照著一切。釋迦牟尼佛說:應知「量」。第二個樂,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樂法樂,樂真善美。人就自然歸到本來的高貴上面,回歸本來有的真樂、至樂,也就是:

常樂我淨。

三:

三者解了十方無差別相無量法光。

本來有差別的事事物物,透過無盡智慧、無盡自在,在無分別中有分別,在有分別無分別。把一切差別相統一在一起,成為無盡的和諧與至善,發出無量的智慧之光。就如阿彌陀佛的十二光(無量光,無邊光,無礙光,無對光,燄王光,清淨光,歡喜光,智慧光,不斷光,難思光,無稱光,超日月光)。

孟子說得好

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老子說得好

和光同塵

由是

    光光相映

     萬類同安也

四:

四者所作成滿。相應淨分。無分別相痦{在前。

就如華嚴宗所說的最後「圓教」。不多加一點不減一點叫圓,趣向菩提,但圓滿菩提,也歸無所得。是奢摩他毗鉢舍那二者合在一起的最高峰。

「成滿」圓教,即契入佛的法身,和相應法界一切緣起淨因,人淨、心淨、物淨、國土淨,無一不淨,淨淨相應,而又超越之,便是相應淨分。

儒家大同,道家玄同,佛家極樂現前。由是,天地謳歌,萬類群悅。儒家的隨心所欲,道家的逍遙遊,佛家的遊戲三昧,便一而三、三而一的統融無際的實現在一起了。

由是

永恆是法平等的大統一現前

這就是

相應淨分也

「五者為令法身得故。攝受後後轉勝妙因。

五:

得法身,即歸到法身。法身即佛身,也就是成佛。

「後後」:即「後得智」和其後相應修為與實現的菩薩道及佛道,種種種種。菩薩的五十二位,諸佛和菩薩的相契、相應,便都在其中了。

後得智與差別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種種差別智都完成了,道種智易得,差別智難求。證得道種智,仍歷劫修行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一步一步認真好好的體會,證得各種不同的差別智。

成就且超越道種智、一切智、一切種智,便自然歸向:

上與諸佛菩薩同一慈力

下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

於是於是

便會成就如悟道的楞嚴經所說的:

如淨琉璃

內含寶月

從而宇宙在手,任君把捉

是為:

攝受後後

轉勝妙因

待續

20131222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