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馬祖道一禪師(五)

無空無體

張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夫求法者。應無所求。心外無別佛。佛外無別心。不取善不捨惡。淨穢兩邊。俱不依怙。達罪性空。念念不可得。無自性故。故三界惟心。森羅萬象。一法之所印。凡所見色。皆是見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汝但隨時言說。即事即理。都無所礙。菩提道果。亦復如是。於心所生即名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可隨時著衣喫飯。長養聖胎。任運過時。更有何事。汝受吾教。聽吾偈曰。心地隨時說。菩提亦秖甯。事理俱無礙。當生即不生。

 

前面一堂有個很重要的概念:佛心為宗。各位千萬千萬記住:

「佛無心」,即「無生法忍」,八地菩薩以上成就無生法忍。

但是,「佛無生」,佛不生了,就當然沒有甚麼法忍不法忍。佛在常寂光中,常樂我淨,朗照一切。在哪裡?

無所在,無所不在。

無門為法門。禪門無門。佛法無門。十宗五派,那是人為的。金剛經一開始說的,發無上正等正覺的心,也就是要成佛。一旦成佛,就心外無別佛,佛外無別心,維摩詰經說也就沒有什麼發心不發心了。

古今中外,特別是佛法,說空。《大智度論》說十八空,最後自性也空,空空也空。既然都空,為什麼說個空?空也空,究竟空,畢竟空,說這個幹嘛?我發現,最後要成菩薩成佛,不是「有」,是什麼?我好不容易搞了幾十年把它搞出來。南老師的書都在說空,最後說不要抓著這個;說體,說自性體,說自性,也不要抓著一個什麼自性。南老師的書都這麼寫。難道我反南老師嗎?把沒有空、沒有體、無自性,搞出來了,好辛苦喔。沒有空和體及自性這個東西,說空和體及自性是語言、文字、意識、解說的方便。《楞伽經》一開始就說「智不得有無」,無就是空,不可以在空上,沒有空啊,也不可以在有上,有必空也,但是要興大悲心。興大悲心,所以它還是有!因此要玩真的!甚麼叫做真的,合乎事實、合乎經驗,就是真的;不合乎事實,不合乎經驗,就不為真。

       大哲康德說:沒有一個什麼物自體(thing in itself)。物自體就是禪門所說的自性,哲學上所說的形而上的體。。

       自性本空,也就是沒有一個什麼體也。

夫求法者。應無所求。心外無別佛。佛外無別心。不取善不捨惡。淨穢兩邊。俱不依怙。達罪性空。念念不可得。無自性故。

有求必苦,所以大般若經一開始就強調,要無求,這是第一點。

第二,以有所得之心,求無所得之果,那是緣木求魚。佛法禪門,一無所得,無得亦無得。

    《金剛經》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這其中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不可以色見我,我們身體是色;不可以音聲求我,我們念佛是音聲;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清淨即如來,無事即如來,自足即如來,那麼為什麼說,不可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要超越音聲,藉假證真,藉假修真。這是《金剛經》好重要的方法學上的話,我們是有色、有音聲,學禪學佛非用色身不可,非用音聲不可,也非用文字不可,眷屬般若,文字般若。

    老子說:大音希聲。聲而無聲,無聲而聲。是觀音法門,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極致。

那為什麼金剛經又否定色與音聲呢?我們又非用色與音聲證道不可呢?《金剛經》就講這個問題,藉假證真,藉假修真,不以假為究竟,歸到本來的清淨、本來的自足、本來的無事,就是佛了。喔,本來這樣,無所求,有求即不得。

因為,不求也不求,自性天真佛。真童子必真佛,是真佛必童子,所以老子講:

「復歸於嬰兒」

回歸童真,童真是甚麼?沒有人我是非,很自然的,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心外無別佛,我們剛才講了甚麼是心,歸到那個裡面,就是佛了,還有個甚麼其他的佛呢。佛外無別心,兩頭的說法,你是佛了,起用,不是說在外面,起用還是四無量心,還是菩提心起用,叫做佛外無別心。維摩詰經說,佛是無行、無意、無受者也。這個佛心、菩提心、覺心起用,因為是佛,因為是菩提心,也就沒有一個甚麼起用不起用,這是歸到不二法門。

什麼是不二法門?

無語是真不二法門。善惡、真假、垢淨,統統捨。所以《楞嚴經》說:

如淨琉璃

內含寶月

若有一天能真的修到比秋天的滿月還要秋月,那是人人可以做到的!

當然,要修,怎麼修法,修三十七菩提道品!若有一天修成了,那種清涼、那種美好、那種怡然自得的身心輕安,到此階段,就自然產生了。

寒山的詩說得好:

吾心似秋月,

    寒潭清皎潔,

    無物堪比倫,

    叫我如何說」

真希望哪年哪月能做到。還未做到時,想起來就是自我快樂自我美妙的事情。要一點幻想,幻想在理想中,理想在幻想中。光念佛不能成佛,行佛才能成佛。甚麼叫做行佛?簡單扼要三句話,

「絕對不害人」

很難喔,下面更難,

「不怕被人害」

「好事做到底」

難上加難也。

 

無成與壞

無自性

達罪性空。念念不可得。無自性故。

文殊菩薩在華嚴經中說:

眾生是罪

此處說:

罪也空

十八空裡面,說自性也空。甚麼叫自性,黃高證,知道嗎?

黃:本來面目。

師:本來面目是甚麼?

黃:存在的本身。

師:自性是存在的本質性〈本體性〉,在存在的變化性中。就個人存在來講,除了成菩薩成佛,生生世世、世世生生在三界六道裡面轉,只有分段生死、變易生死,所以,本空無自性。諸行無常,是生滅法,故無自性。既然無自性,自性就不可得。

罪性呢?

罪性在不可得的自性中。慾念超越不了就是罪性,罪性在慾念中。六個根本煩惱、二十個大中小隨煩惱,就是罪性。即使是睡眠,也是二十個隨煩惱中的一個。睡了就睡了嘛,吃了就吃了嘛,它也是空的,罪性不可得,沒有自性的。既已為人,就不得不睡不吃。不僅是罪性無自性,一切無自性,諸法本空。諸法本空,是成住壞之後為空,之所以為空,一切存在必成住壞,如此才有空,因為成住壞必空,所以莊子有句非常重要的話:

「無成與毀」

在座的都要好好學學莊子,要瀟灑一點。地球坑坑塊塊的,海洋河川變化不停,這一下子滄海桑田,另一下子又桑田滄海,很不好玩。莊子說得好,想逃也不知道逃到哪裡去。還是好好學他所說的吧:

莊周夢蝴蝶,

蝴蝶夢莊周,

化做大鵬,

飛去雲霄也。

 

即事即理

見色見心

故三界惟心。森羅萬象。一法之所印。凡所見色。皆是見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汝但隨時言說。即事即理。都無所礙。

這裡很重要,是講心物一元。講理事無礙,也就是色心一體,圓融無際。心物一元,超越心、物,就是非心非佛,即心即佛。這個地方的道理深透了,就是那個香板一打,

這個就是!這個就是那個!那個就是這個!這個不那個,那個不這個!也沒有這個與那個,更沒有那個與這個。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我即天地,天地即我也。這就是:

三界唯心

禪而非禪、非禪而禪

 

森羅萬象。一法之所印。

你們看外面的桂花,看太陽,看流水,啪!這個就是!一心萬象。即心之所印。心:當時的存在全體,眼耳鼻舌身意的根根,落在色聲香味觸法的上面,就是這個!主觀和客觀,客觀和主觀,合而為一,又超越主觀和客觀,超越客觀和主觀。主觀就是自己,客觀就是萬物。這個就是!這個就是那個!那個就是這個!這個不那個,那個不這個也。

各位看上天,

萬里夕陽垂地

大江流

    這就是

    凡所見色。皆是見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

所以,佛法、禪門沒有反對客觀。「因色故有」,很重要的一句話。就是在講「以心緣心真帶質,以心緣色假帶質」。

    以心緣心真帶質,第七識永遠抓第八識也。

    以心緣色假帶質,自己整體的存在,落在有形的物質上。

汝但隨時言說。

   說而不說,不說而說。應說就說,不應說就不說。

應該說的不說,失人;不應該說而說,失言。

所以佛法說要:

正語

最後歸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可說、不可說。

   這是物來則應,物去不留也。

       中庸說:

       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

誠誠懇懇,正正當當;在無事中誠懇,在有事中正當。但隨言說,要怎麼說就怎麼說。當然,菩薩說法無礙,即事即理。都無所礙。就是華嚴境界了: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

《紅樓夢》講得好: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也是這個道理。

世事洞明,很難,人情練達即文章,更難。要行萬里路、讀萬卷書、交萬個朋友、遇萬個牛鬼蛇神。佛法講的,不知魔絕不能成佛,而且要洞悉大魔。

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好難。理就是一切的道理。事就是一切的事。然後,理和事兩個合在一起,理事無礙、事事無礙。

談「事」,《華嚴經》彌勒菩薩樓閣,莊嚴華美,重重影現,疊疊無際,那是真的還是假的呢?彌勒樓閣既然那麼莊嚴華美,為什麼又有阿彌陀佛,出現西方極樂世界,那埵雀尷鷑Q地,七重行樹,四寶周匝圍繞,奇妙之鳥等等,為什麼弄個和彌勒菩薩有點不一樣呢?這些既在理上,也在事上,同而不同、不同而同的道理,為什麼?所以要了解「事事無礙法界觀」。

菩提道果。亦復如是。

菩提就是覺,成大菩薩,成佛。一切無礙,有礙即不是菩薩、即不是佛。世間必礙。心理上做準備,任何礙還未到,你就已經pass了。

這是真的未卜先知,是佛法所講的「宿命通」。董仲舒的真成就,是知天地人事物讖緯之學,他未必是獨尊儒術。漢武帝喜歡和相信董仲舒。在接受和欣賞其讖緯之學也。諸葛亮的最大長處,在知讖緯之學的「借東風」。學佛一點都不知未來天地人事物的變化,學個什麼佛呢?

 

於心所生即名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可隨時著衣喫飯。長養聖胎。任運過時。更有何事。

於心所生。即名為色。即:六根落在六塵上。六根落在六塵上,然後了解六識,即十八界。

就是主觀落在客觀上即為色。自己本身也可以化為客觀,做為一個認識的對象,也是色。「知色空故」。凡色必空,心無所得。

色空,心也空了,心一動就落在色上。

當幡旗飄動,重要的不是幡旗飄動,

六祖說:

「不是幡動,不是風動,是仁者心動」。

並不是沒有幡、沒有風,而是自己的主觀認識、主觀感受落在客觀上,就是色了。心沒有落在主觀,沒有落在客觀上,那個色與你不相干的,哪管它色不色呢?所以心、色,色、心是一如。因為心色一如,因為色心一如,所以也就沒有一個甚麼唯心,沒有一個甚麼唯物。人類幾千年在那搞唯心唯物,錯了!一切的存在,生生滅滅、滅滅生生,也就沒有一個甚麼一定的生與滅。所以穿衣吃飯睡覺,本來如是。因此飢來吃飯睏來眠。「任運」,保任;往聖者的路上、成佛的路上走。有這個信心一定可以成道!

「過時」,意指在時間中過日子而又超越時間。

 

馬祖偈

汝受吾教。聽吾偈曰:

心地隨時說

菩提亦秖甯

事理俱無礙

當生即不生

心地隨時說」:

要怎麼說就怎麼說。任運隨緣,當下即是,亦無緣要隨也。

菩提亦秖甯」:

    甚麼叫菩提?甚麼叫覺?沒有事!真正的沒有事,就是菩提。所以我常常講:「身體健康,心理平靜,死時不插管子!」就是真正沒有事,太難了,難,也要修到。

    有禪詩說:

南台靜坐一爐香

終日凝然萬慮亡

不是息心除妄想

只緣無事要商量

事理俱無礙。當生即不生:

事、理,都沒有礙了。當生即不生,黃高証,怎麼解釋?

黃:既然理事都通達無礙,故一切的生生滅滅、滅滅生生,本來無生,本來無滅,所以不生不滅,就是在這堶悸穛{出來的。

師:在甚麼裡面表現出來的呢?

黃:一切現象不斷生生滅滅,所以沒有一個甚麼生與滅。

師:當生即不生,看我的解釋噢。我老早就講過四句話:

「地上滾著活,要命只一條,

    大難不過死,討飯再不窮。」

生就生,活就活,沒有事。有個甚麼生不生,活不活。上面不是講無生法忍,佛無生嗎?如果非活不可,那就苦不堪言;一旦pass,堪言不苦。好了,有甚麼問題沒有?沒有問題,想通了,看破了,做到了,什麼問題都沒有。

這就是:

馬祖!

下課。

 

待續

2013-10-26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