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馬祖道一禪師(四)

佛心為宗

無門為門

張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智慧成於孤獨

現在慢慢歸到正題。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像慧遠,一個人跑到廬山,四十年不下山,愈孤獨,愈寂寞,愈好。天地、日月、宇宙、都是那麼孤獨的,誰也不理它,它就是那麼樣,沒甚麼自由自在。太陽,早上出來了,下午落下去。月亮,晚上出來了,早上落下去。人搞了半天,三樣難搞,上面腦袋、念頭,中間飲食,下面就不要講了,一而三,三而一。像現在台灣搞得人心惶惶,飲食上小商人想盡辦法摻假。領導者拼命往外跑,那小商人還不拼命搞錢,才是怪事!也想跑啊!所以現在老百姓搞得整日電視上就是那個飲食,之前就是死掉的那個士兵,然後要丟鞋子〈抗議〉。哎呀,真學禪學佛,無事,沒有事也。馬祖就告訴我們:沒有事!現在在座的有二十幾位,我覺得有兩三個真的搞出來,就不得了了。真正的孤獨、真正的寂寞,是生最高智慧的。所以你們就是不孤獨不寂寞,沒有進到真正的孤獨與寂寞,喜歡熱鬧。

真正的熱鬧,是清明上河圖,人民安和樂利,一片清明,不是在制度、風氣與生活上胡鬧。

即心即佛

一日謂眾曰。汝等諸人。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心。達磨大師。從南天竺國。來至中華。傳上乘一心之法。令汝等開悟。又引楞伽經文。以印眾生心地。恐汝顛倒不自信此一心之法。各各有之。故楞伽經。以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

好重要的一段。裡面最根本的一個問題是甚麼?

是:

「即心即佛」。

學禪的根本問題就是即心即佛。學佛呢?就是成佛嘛。學禪,先來個即心即佛,然後非心非佛。

先說甚麼是「佛」。《大涅槃經》說:

沒有煩惱沒有痛苦就是佛。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等八苦,管你有錢無錢,有勢無勢,有學問無學問,只要生下來,幾乎每分每秒就在一個苦的、煩惱的狀態中,那你怎樣能做到沒煩惱沒痛苦?除非是大菩薩,人一定有煩惱,一定有痛苦。張拙說得好,「斷除煩惱重增病」。不去管煩惱,它還沒有來你就pass它,因此你就當下即是了,沒有煩惱。當下即是。Pass 甚麼呢?Pass 自己對人事物、人事物對你自己產生的紛紛擾擾、擾擾紛紛。

六根對六塵,化為識的功能作用,「六根纔動被雲遮」,就超越痛苦與煩惱了,這是第一點

即心即佛,當下即是。

非心非佛,即道通為一的起用,也就是在一切中超越一切。即否定中的肯定、肯定中的否定,然後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為理事無礙、又超越理事無礙的辯證統一。

 

法身佛

然後,「法身佛」。法身沒有個甚麼佛與不佛。

釋迦牟尼佛說:

是:

中央毘盧遮那佛。

法身是甚麼呢?

無一不法身,凡存在即法身,包括佛的存在。

我們上一次講《瑜伽師地論》,一開始我就講,要有氣派,你能夠踏破毘盧第一峰,就是超越毘盧遮那佛,然後又超越,那就甚麼問題都沒有了。釋迦牟尼佛說祂生下來,走七步,祂說: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你把毘盧第一峯都踏破!怎麼踏破?毘盧遮那佛法身佛就是阿陀那識,種子識第八識是從阿陀那識那堶l生的,無一不阿陀那識,凡存在即阿陀那識,我們在存在中嘛,存在就存在了嘛,活著可以,不活也沒有不好!不就是在存在中也超越存在。如此的理解與認識,就是超越了阿陀那識。

法身無相。有相而無相、無相而有相,空有、有空,互融、互化、互散也。

下面一步,「阿陀那識甚深細」,你去管它甚深細不甚深細幹甚麼?要成佛、成大菩薩、要五蘊皆空,才知其深細是什麼。

報身佛

報身佛是修來的。《法華經》講:

「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劫是好多億萬年,釋迦牟尼佛也打坐修定歷五十小劫,報身成佛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一個人不幸投胎了,除非你是菩薩,各種不同的苦難當然應該受的。在眾生中,人特別難搞,老虎獅子吃了動物就沒事了,人愈吃、錢愈多、權愈大、愈有事,就比獅子老虎壞,特別是母性的執著。男性也一樣丟不掉,前幾天看到電視,一堆母猴打架,小兒子被打死了,那個母猴把它背在身上五個小時,不忍心把它丟掉。情啊,情難了,意與欲綑在一起,落在人事物上,就化為癡情。非修不可。修甚麼呢?黃高證你說修甚麼?

黃答:修肉體,轉心意識。

師問:怎麼修法?

黃答:六波羅蜜。

師:答對了。就是修六波羅蜜。《瑜伽師地論》七十七卷下面就有講了。六波羅蜜其中最重要是忍辱。現在文明全部是在你侮辱我、我侮辱你的狀態中,彼此侮辱。你說怎麼搞?報身佛要修,不怕侮辱,特別是你親的人,跟你愈親的,你的國家,你的政府,你的妻子兒女,你的丈夫等等,愈是跟你親的,就愈侮辱你,別人沒有機會嘛,是不是這樣?所以孔子整個的學說系統,全在強調要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上軌道,如此,社會、天下國家才能得治。

那麼,修成報身佛,報身佛是甚麼佛呢?做為一個人,起碼的報身修,要了掉色身,要了掉五蘊,這就很難喔,了五蘊,空掉,首先要證到空性,一定的!

       最重要的是:

不要怪國家,莫怪政府,更不必怪親人,只因個個都在貪瞋癡的娑婆世界中,面對現代文明,人人身不由己,所以要跳出來,要認清:

同是天涯淪落人

現在台灣正在鬧在一堆,為什麼???

化身佛

法身與報身真正的成就了,化身佛才能出來。億萬化身,就是大神通,才能出來。觀世音菩薩的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示何身,道理在此。所謂即心即佛也者,像馬祖道一就是,他至少應該是十地菩薩左右,當然,我不能確定。所有大禪師都是化身的示現,因此他夠資格說即心即佛。甚麼叫做「即心」?成就了、超越了凡夫、羅漢、辟支佛的心,成大菩薩了,不是我們平常所說的這個心,所以叫做「即心即佛」,千萬把這點搞清楚。

在禪門的方法學來講,達摩大師傳法給二祖神光,神光說:

覓心了不可得

沒有一個心。

心無常。這是說我們整個身心的存在,在未成佛、未成大菩薩以前的這個存在,是無常的,也就是在諸法空相裡面,是無常〈不永恆〉的,這個心不永恆的。

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唯心,是指我們在六道裡面,我們這個心所認識的存在不同等等,它的內容也就是內涵叫做心,因此它在三界六道所展示的內容是不同的。這與果報和定心有關。那萬法唯識呢?三界唯心是講內涵〈content〉。萬法唯識是講存在的功能功用〈function〉,是外延。內涵是innotation,外延是connotation,外延涉及到空間和時間,內涵是你自己整體存在的那個段落裡面的,你內在的。

黃高證要不要簡單扼要的,把我剛才講的佛與心,即心即佛,非心非佛講一次,很重要,這樣我們往下文看就容易懂了。

黃:

「即心即佛」這個「心」是成就又超越凡夫羅漢辟支佛之後然後成大菩薩的境界,所以說即心即佛。過去、現在、未來,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和地獄、餓鬼、畜生、人、天、阿修羅六道裡面輪轉的全體內容與內涵,叫做三界唯心。另外,存在的功能作用以及它的外延性叫萬法唯識。內涵和外延是對人總體存在的不同描述。同時,即心即佛,也是指法身佛。即莊子講的:

道通為一

師:好。這樣就容易了解了,現在看文字。

此心即佛心

一日謂眾曰。汝等諸人。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心。

信為道源功德母。「自心是佛」,是說菩提心。千萬千萬把它記進去。

注意「各信」這兩個字。你自己去信!還加強「自心」,你自己去信你自己本來的存在,本來清靜,本來無事,就是佛。孟子講得好:

有諸己之謂信。

就是指此心即佛心。

台灣有個悟道的傳布和尚,走了。他五十歲出家,天天打坐,別人問他念阿彌陀佛如何?他說念甚麼阿彌陀佛,念到阿彌陀佛現前,還不是你自己念出來的。

另有人問他發光呢?

他回答:

發什麼光!自己肚子裡的黑暗,裝滿了,肚子破了,光不就出來了。

這個和尚悟了。這就是剛才前面講的,沒有煩惱沒有痛苦,這就是佛。超越世俗心,歸到菩提心,就是佛。菩提就是覺,覺什麼?

悟道的楞嚴經講:

背覺合塵,故發塵勞。

不在六塵裡面胡扯、亂扯,少一點私心,多一點公道心,就是覺也。

世俗心

世俗心搞甚麼呢?

名、利、飲食、男女、長壽、知識、社會關係,那個是散亂心,是大中小二十個隨煩惱和六個大煩惱的心。

菩提心

甚麼叫菩提心?

自覺覺他,叫菩提心。覺行圓滿,就是佛。

「自心是佛」,我們在因地上要修,在果位上要修,那是條件;在自性佛上不要修,本來不要修,本來如此,本來一切一切打成一片,法身佛是不需要修的。

「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心。」捨掉凡夫心,歸到覺心,就是菩薩心,當然就是佛心。那麼,「佛心的究竟起用」是甚麼呢?

佛:

絕對就是在常寂光中常樂我淨,這是釋迦牟尼佛自己說的,起用和大菩薩一樣,絕對是慈悲喜捨,所以叫做四無量心。

慈:就是讓人喜悅,讓人得樂。

悲:就是幫助別人拔掉苦。

喜:整天快快樂樂的。

捨:有兩層意義,上面成就慈悲喜,你超越你所成就的,這是一層意義;捨,一切都捨,是另一層意義。 

上乘

達磨大師。從南天竺國。來至中華。傳上乘一心之法。令汝等開悟。

上乘,超越大乘叫上乘。是超智者學的。

華嚴祖師杜順所說的「圓教」,便是上乘。是從頓教(禪)往上提昇的。

「上乘無乘,一心無心,法本無法。」三「無」,一而三,三而一,謂之上乘。不是語言,要去做到!

「上乘無乘,一心無心,法本無法。」謂之上乘。

黃高證你簡單扼要解釋一下為什麼上乘無乘,一心無心,法本無法,為甚麼我又說三而一,一而三?

黃:上乘無乘,本來即心即佛,所以沒有一個甚麼大中小,上乘無乘是指法身本來無修,本自具足。

師:禪,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不可說不可說,有個甚麼上乘啊!覓心了不可得,有個甚麼心!法本無法,釋迦牟尼佛的傳法偈說:

法本法無法

釋迦牟尼佛說得很清楚。

你又看禪門聖經「維摩詰經」不思議品是怎麼說的:

「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

非有欲.色.無色之求。

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

法,名無為。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

尚德按:

     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求,

所以金剛經說: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無所住者,住在菩提心也。

因此金剛經一開始就說:

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也就是住在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上,亦即住在無上正等正覺上。

問題:

究竟在何處發呢?

還不是在金剛經結論中說的去發:

在一切如夢如幻的有為法中發也。

       在這裡說的很清楚:

因為無法

所以

無求

因為無求

所以

無法

此乃法爾如是也

無法無求、無求無法,隨緣自在、自在隨緣,

就是佛及菩薩。

 

佛語心為宗

無門為法門

又引楞伽經文。以印眾生心地。恐汝顛倒不自信此一心之法。各各有之。故楞伽經。以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

《楞伽經》,以佛語心為宗,又叫佛心宗。《楞伽經》有三個最重要的重點:

一開始就說,不可在有上,也不可在空上:「智不得有無」,要認識一切如夢如幻〈這也含括了《金剛經》的重點〉,要發菩提心「智不得有無,而興大悲心」。這是第一個最重要的重點,

《楞伽經》一開始把所有大乘的結論都告訴大家了。

佛法大乘的結論是普賢菩薩的行願、觀音法門的度眾、及地藏菩薩的捨己為人。

第二,中間他要我們把一切的邏輯、哲學、念頭統統打光,就是《解節經》所說的再版。

第三,好重要好重要,「佛亦為幻」。南老師在《楞伽大義今釋》小子題〈佛的知覺〉談到。佛亦為幻。所以要配合《圓覺經》來了解。圓覺,佛就是圓覺。

《圓覺經》一開始:

「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次第。」

知幻即離,佛亦為幻,不作方便。成就一切的法門,你統統都超越。不作方便,就是不執著一切法門。方便就是智慧,不執著一切的智慧。「離幻即覺,亦無次第。」離幻,人生絕對是幻的,只要你存在,你沒有成大菩薩、沒有成佛,你絕對是大幻,也絕對在幻裡面。甚麼叫離開?你不執著它,本來幻!《紅樓夢》就講,

「幻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莊子說得好:

一切一切,本為一大夢。

佛亦為幻,亦無次第,成就菩薩五十二位,統統超越,甚至成就等覺妙覺,就像《解深密經》講的,成就無為法,又超越無為法。

此即佛心

無門為門

附語:

      尚德認識,是認識,而非感覺到:

      現代文明是在快速變化中衰落,在快述衰落中變化,任何人都擋不住,要得到一點安定,極不容易。史賓格勒說:

西方的沒落

人類正在沒落乎

揆諸世界各類心靈的、物質的環保污染

即可見一班

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未能成功

仍在掙扎的帝國主義的資本主義

漫無目的的資本主義的帝國主義

豈能掙扎長久乎

       待續

2013-10-26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