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張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馬祖道一禪師(一)

 

人物

各位,告訴你們一個形容語句,是密宗中的密宗─「中國的精神文明,禪門是最高峰。」

千萬千萬注意我這句話,把這句話聽進去。每一個真正的禪師從來都是不世出的。所以你們來這裡,不要說是來聽我上課,是一方面心嚮往之,一方面看看這些人究竟是怎麼樣過日子的,這點好重要。他們怎樣過日子?超天!超地!超人!超物!更妙的是,大部分〈有百分之九十〉他們的出身都很低,然後,他們都超天超地超人超物,超一切,又在一切中!若沒有這個認識,你根本無法看懂禪門文獻,根本不懂他在搞甚麼。這些人物,從相來講,有好幾種。一種是清,如唐太宗描述唐玄奘:

「松風水月,未足比其清華;

仙露明珠,詎能方其朗潤。」

清的反面是濁,以及奇與怪〈二者不同〉,種種不同的角色。他們為何可以超越一切人事物?凡夫眾生是在「識」上,而超越人事物的禪門人物絕對是在超越的「智慧」上。怎麼在超越的智慧上,這就涉及到唯識了。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的根根落在六塵〈色聲香味觸法〉上為識,識不是個甚麼東西,是個名詞,它和六根六塵發生絕對的關係,沒有六根六塵絕對就沒有識。當然,只要是眾生,永遠是有六根〈主觀〉的;客觀的,阿陀那識化為塵,是永久的;如《楞嚴經》所述「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所以,他們就是有這個工夫這個修養,讓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不落在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上,他能遮掉六塵。所以,超越識不需要說的,他們的語言根本沒有這些。今天,挑了《指月錄》中這段,了解一下馬祖道一禪師是如何表現出禪門人物了不起的風範。為著了解的方便,我們先唸一遍,再來做要點的解釋。

原文

馬祖道一禪師。漢州什邡縣人。姓馬氏。故俗稱馬祖。或云馬大師。容貌奇異。牛行虎視。引舌過鼻。足下有二輪文。幼歲於本邑羅漢寺出家。受具於渝州圓律師。開元中。習定於衡嶽。遇讓和尚。發明大事。同參六人。惟師密授心印。始居建陽佛迹嶺。遷於臨川。次至南康龔公山。大曆中。連帥路嗣恭。請師開法。四方學者。雲集座下 僧問。和尚為甚麼說即心即佛。曰為止小兒啼。曰啼止時如何。師曰。非心非佛。曰除此二種人來。如何指示。師曰。向伊道不是物。曰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曰且教伊體會大道。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師曰。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去。……師於貞元四年正月中。登建昌石門山。於林中經行。見洞壑平坦。謂侍者曰。吾之朽質。當於來月歸茲地矣。及歸遂示疾。院主問。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師曰。日面佛月面佛。二月一日。沐浴跏趺入滅。世壽八十。僧臘六十。元和中。追諡大寂禪師。

了生死

馬大師這一篇,實際上把整個佛法都講完了,做一個禪門的修行者嚮往者就這個樣子。了生脫死,生很難,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莊子講「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文中最後一段,正月中他到一個地方,看了之後說,將來我死了可以葬在這個地方,然後二月一號,兩腿一盤,他走了!

這是本事,所以學是學這個。學禪是絕對的機靈、絕對的靈敏、絕對的要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所以不要說是上課,不要隨著我語言走,每一個禪師都是大人物,讀他們的故事,要想總有一生一世也做到像他一樣。

奇相

Pass

江西道一禪師。漢州什邡縣人。姓馬氏。故俗稱馬祖。或又云馬大師。容貌奇異。牛行虎視。引舌過鼻。足下有二輪文。

道一禪師,江西人。關於禪門地名,可以參看《禪門人物地籍考》一書。這當然重要也不重要,不重要也重要。中國黃河以北很少出禪師,這與氣候等等有關。從人文來講,禪門人物是文采的最高峰。莊子哲學道學人物以南方比較多,儒家孔子孟子表現出來的是厚。比較起來,禪門人物是南方,北方很少出現禪門人物,中國未來以後怎樣就不知道。

相很奇特。牛行虎視。牛行,走路是牛步。

這涉及骨骼,人走路時腳跟落下去的狀樣與整個身體的各個系統有關。虎視,眼睛看。動物最高的心一境性叫做虎視。虎視眈眈。足下有二輪文。大家靜坐時可以想想馬祖是個甚麼容貌。人的足與手有輪文,人第一層是皮膚與汗毛,與整個內部器官內分泌統統有關係,然後表現出紋路。手和腳的紋路表現出人的種種的奇特性。有一書《人體》可以找來看。

其中也講到腦部。大禪師為什麼能夠那麼遮?大禪師面對人事物有一個最重要的特質,亦是本事,就是PASS!上週講七佛中的第四佛時講到肉體不實,我們證到肉體不實,證到心理虛幻,就是佛。人體腦部細胞全身細胞究竟有多少,現在醫學不知道。各個細胞本身機能不一樣,有的即生即滅,有的經過一段時間等等,彌勒菩薩說我們腦有三十二億剎那,一彈指一剎那,細識把剎那分三十二階段,莊子講至大無外至小無內,腦子小到一剎那分三十二億,事實上還不只禪師比電子還要快,你把這個本事搞出來,PASSPASSPASS都沒有!人生在世,PASS也。

開悟

馬祖幼歲於本邑羅漢寺出家。受具於渝州圓律師。開元中。習定於衡嶽。遇讓和尚。發明大事。

馬祖道一幼時出家,受具足戒於渝州圓律師。真正的禪師,無論出家在家,有無受具足戒,沒有一個在道德上、在良心上,會對人事物有所侵犯。

開元,指中唐。六祖屬盛唐,臨濟宗屬晚唐,到宋元逐漸萎縮,現在影子也無。習定於南嶽衡山。遇懷讓禪師。發明大事,指大澈大悟。大澈大悟有三個條件,

一、  過去世修來的,

二、對人事物不侵犯,

三、修定。

沒有定怎可能悟。悟到甚麼呢?後面都一五一十展示出來。

 

同叅六人。惟師密授心印。始居建陽佛迹嶺。遷於臨川。次至南康龔公山。

禪宗法脈傳承,初祖達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這個表往前推,達摩是二十八祖,之前還有二十七祖。禪系很重要,禪門絕對是講傳承的。

心與佛

大曆中。連帥路嗣恭。請師開法。四方學者。雲集座下。僧問。和尚。為什麼說即心即佛。

曰。為止小兒啼。

開講傳法,四方雲集。為什麼即心即佛?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一個字,拿著黃葉止兒啼!「心」,佛法所說的這個心,不是我們現在所說的這個肉體的心,更不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心理的心。完全不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佛法所說的心,是指我們自己過去現在未來全體存在的那個,叫做心。因此,相對於我們現在的感官的認識也好,理性推理包括邏輯、數學、科學、哲學也好,包括美學直觀或辯證法也好,宗教信仰也好,包括語言在內一切等等,都是不確定的,都是因緣所生法,因為不確定,所以二祖神光要達摩幫助找心,結果覓心了不可得,所以心無常,相對於凡夫眾生,心是無常的,所以佛法所說的心,不是這個心。這裡講即心即佛為止小兒啼,他否定即心即佛,但也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是雙重的,既肯定,又否定。下面就講非心非佛。

曰。啼止時如何。

師曰。非心非佛。

小孩不哭了,怎麼樣?非心非佛,不是心不是佛。禪門語句有幾層:第一層肯定,第二層否定,第三層又肯定又否定,第四層又不肯定又不否定,第五層把前四層統一又超越,最後一層,把比喻的象徵的事物放在裡面,在比喻象徵的語句堶情A常常是用沒有任何意義的語句語言和行為行動來做表達,特別是唐宋的禪門有這幾層。所以我在年輕時,讀《金剛經》發現這些,就寫了〈金剛經思想結構系統的開展〉,談這方面的問題。若不了解這幾層,根本無法了解禪門祖師語錄,你根本不知道他在講甚麼。

不是物

曰。除此二種人來。如何指示。

師曰。向伊道不是物。

不是物,甚麼都不是。六祖怎麼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本來無一物究竟是甚麼,有個問題了,

我們現在活著本來就是物。為什麼又不是物?有個更大的問題,死後究竟到哪裡去。

中陰

黃高証,就你所知道的佛法資料,依你的理解,自佛法上來講,死後究竟到哪裡去。

黃:人死後,為中陰身,若是生前善業功德大的,立刻昇天,造惡業大的立刻到地獄,處於中陰身的時間非常短。大部分人在七七四十九天內,回到六道媊~續輪迴;大菩薩是例外,生前已來去自如超越肉體;佛則歸到法身,在常寂光中常樂我淨。

師:六道輪迴和常寂光在哪裡,你要交代清楚。

黃:六道是指地獄、餓鬼、畜生、人道,阿修羅;再加上欲界天,這幾部分是在欲界堶情F天分為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種天,在欲界天上有色界天,色界天上有無色界天。再說常寂光,常寂光在哪裡呢?佛的佛土略分為四,常寂光土、實報莊嚴土、方便有餘土、凡聖同居土。常寂光指在法身境界常寂光土中,無所在,無所不在。

師:倒還可以啦!對啊!

大道

曰。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

曰。且教伊體會大道。

大道,歸到總題。大道是甚麼?三祖僧璨〈信心銘:

「至道無難,唯嫌撿擇。」

絕對的不撿擇,就是絕對的不分別,叫做大道。那是八地菩薩的境界、修持和果位,即已了掉所知障了。各位來這裡,好好為下輩子集一點智慧的資糧。

西來意

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

師曰。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去。

四句是哪四句?到處都是四句。《金剛經》最重要就是開頭所說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生其心」,也是四句。就是要善、要發心、然後絕對要相信最後面四句結論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凡存在,凡相,即有為法;任何存在,任何相,都是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不實在。你抓著有為法,就違背了《金剛經》和一切大乘經典,就違背了相信佛。但人天天在抓有為法,生生世世陷在有為法堶情A問題在這裡。一定要相信、一定要去實現、一定要把「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這三句抓得緊緊的,不要抓有為法了。你不得不在有為法中,但要「六根才動被雲遮」,應作如是觀。你不得不在有為法中,千萬不要抓它,如何不抓,就是上堂講的「PASSPASS」,除PASS外絕對無第二法。有事即不得,有事即不是。人天天都在人事物中,那就看你如何PASS。一切人事物的表達、實現、過程,都在這四句堶情A都在是是非非堶情C他如何回答離四句絕百非,馬祖道一回答:

「對不起,我今天累,不能為你說,你去問智藏。」

回答的真好,馬祖就是馬祖。離四句絕百非,祖師西來意,甚麼祖師西來意,祖師沒有甚麼意!馬祖很客氣,他說我很累,你去問智藏好了。

我這邊無西來意

 

(以下是訪客李老先生問與答)

李發強先生問

身心靈

李老先生問:多年前曾在此做過禪七,之後領悟的非常之少,近年以來因為年紀大了,想到人是怎麼來的,要怎麼去,去來之間應做些甚麼事情,因此想到身心靈的問題。想到兩首詩:

「終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嶺頭雲,

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蘇東坡的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所以特此上山求道,希望大師告訴我甚麼叫做身心靈。

張老師答:釋迦牟尼佛說沒有這個問題。沒有你說的身心靈這個問題。你沒有投胎變為人之前,你在哪裡?釋迦牟尼佛說,叫做阿賴耶識。投胎之後呢?是凡夫,帶著煩惱與痛苦。若在一生中解決不了煩惱與痛苦,就要永遠一直投胎下去。怎樣解決煩惱痛苦?怎樣才沒有煩惱痛苦?一句話:絕對做好事不做壞事!要看三部小書:《佛說入胎經》,《百法明門論》,和佛洛依德的《性學三論》。你的問題我已經回答你了。實際上,稍微轉一下,你沒有這個問題了。我們今晚講,大禪師有一個了不得的本事就是──PASS PASS還不是放下,PASS實際上是腦部功能的作用。蔣介石和毛澤東都有這個本事。真正禪門人物沒有身心靈這個問題,走了就走了。抓著「PASS」,甚麼事都沒有了。

許淑晨你起來跟李老師講一講。我休息一下。

許淑晨:李伯伯,歡迎您來書院。李伯伯您可能研究這個很久了。您今晚問老師有關身心靈的問題,釋迦牟尼佛說沒有這個問題,這對我們禪門是有很深刻的內涵。生命的呈現是從一個無形的能量,佛家稱第八阿賴耶識。剛剛老師推薦您三本書。第一本是佛陀所說我們是如何進入母親如何受孕的,為何跟這個母親而不跟那個母親,這有複雜的因素。第二本,我們人生出來以後,釋迦牟尼佛把它總的歸納成一百種煩惱,這一百種煩惱代表我們生命的各個作用。第三本,偏向於西方哲學對人的本性的探求。

張老師:即佛家所說的第七識,末那識,緊緊抓自己,死也不放的情執。

許淑晨:老師建議您三本書一起參究,可能就能了解我們去來的一個始末。老師剛才跟您提到的PASS 的問題,當然已到了所謂形而下,就是說我們從母親生下來以後,有腦有心,剛提到腦的功能,佛說的都有真憑實據而非隨便說的,彌勒菩薩說的一剎那非常短暫,一彈指就有三十二億腦部的波動,老師認為尚不止此數,與整個肉體有關,這是要進入甚深禪定,是境界有關的問題。所以老師為何說PASS,你看一彈指間有三十二億腦波的震動,因此我們很難看清楚剎那間腦部的真正作用,所以腦部這個醫學還有待於我們的探求。譬如說我們人為何這麼聰明,甚至是人經過禪定可以與外界聲波光波接引,所以腦的神祕性還沒有被完全開發,老師希望你不要被身心靈這個念頭困住,把這個念頭丟掉。

張老師:真正禪門人物沒有這個問題,說走就走了。你能夠PASS,什麼事都沒有了。

李老先生:謝謝剛剛這位小姐解釋身心靈的問題。我境界不夠,我從向個人請教、圖書館請教、外行人請教、專家請教,說法幾乎完全不一致。我找佛教辭典看身心靈怎麼解釋,結果它只談身心,靈是另外的,不談在一起。又請問一位藏傳佛教喇嘛,他給我一個說法,他說佛講身,講心,不講靈,他講很多我體會不到。聽到陳履安先生演講講身心靈,他兩個孩子是信藏傳佛教;在書店看了很多書,講身心靈,發現不僅一般人有這個感覺,宗教中基督教、佛教也談身心靈,哲學、醫學〈許添盛原為醫生,現專門講身心靈〉、科學也談身心靈,但他們所說的,我的感覺是:佛學說的是高一階層的,醫學是談健康,文化談身心靈是談和諧,因此我把這些問喇嘛,請他可否綜合給我一個意義,什麼是身心靈。請教喇嘛,佛法說諸法無我,諸行無常,究竟有沒有我。他說:一般我他都是存在的,佛學理論則的確沒有我的存在。愈聽愈糊塗,所以請張大師給我開示。

張老師:還有甚麼問題?

李:一大堆,請你開示。

張:剛才不是已經開示。

李:開示,但我還沒悟。

張:還沒悟,等下就悟了。

李:悟需境界,悟很難,如果一個人馬上可以頓悟,大概沒有煩惱,不需要解脫。

但許多人面對人生五毒貪嗔癡慢疑,我們今天是從佛學觀念來看問題,我最近看的書不下二十種以上。

張:美秀,把這個資料給大家唸一唸,把資料給他。

劉美秀:釋迦牟尼說的,語言、文字、意識不為真,害死人。

張:釋迦牟尼說,語言文字意識不是真的,害死人。你接到,你悟了;你沒有接到,還是沒有悟;就這麼簡單。     

他們相信,所以他們沒有事了,他們在學習大禪師怎樣能夠沒有語言、可以說走就走那麼瀟灑,一點事都沒有。最難處理的是盲目意識的投胎,意識昏沉,就是阿陀那識,就是阿賴耶識開始發動,第一個叫做作意,英文叫making idea,你真的要了解自己,你要從頭開始。你問到這裡,實際上已經整個答覆你了。孔子也是這麼說的,孔子說要正名。

李:說到孔子,我講一個孔子故事。

張:你講嘛。

李老先生講孔子門生與認「真」的故事:

據說孔子周遊列國的時候,帶著子路一起。有一天碰到土匪,土匪看他是老師,就寫了一個字給他認,就是剛剛講到文字語言意識不為真的真字。孔子說,我的學生去就可以了,就叫子路去。子路去認,說這個很簡單,是個真字。土匪說,你認錯了,還是要你老師來。孔子說,不必,再派第二個學生去。這個學生去了一看,說:這是個真字,沒有假。土匪說也認錯了,還是要老師來。老師看了這個真字,上面直,下面八,就說:這個字我認得,是直八。關鍵就在這一點,直八,孔子也有不認真的時候。

張:孔子沒有錯嘛。南老師的《論語別裁》是蔣介石和蔣經國到台灣,王昇和蕭政之先生要南老師講《論語別裁》。印了一百萬本,送到軍中和各大學。南老師到了大陸,第一個打開大陸大門的是《論語別裁》。《論語》第一句話「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就是佛法所說的──超時間、超空間、學一切法。「時習之」,隨時隨地要去實現。孔子說的全對,但是,沒有一個能做到。從秦始皇開始,社會亂了,就殺孔子;一旦穩定些了,有了,又捧孔子,就這麼搞。中國狗屁歷史哲學,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樣搞來搞去,一部水滸傳、一部三國演義,就把中國搞得亂個不停。中國幾千年好可憐喔,不上軌道,只知搞意識、搞觀念、搞語言、搞水滸和三國演義也。

待續

2013-09-28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