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張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大禪師

天皇道悟

真悟

 

克服與超越

這是第三次和各位一起來了解《指月錄》。我有一點認識和感想。在人類的歷史和文明中,怎麼會有如此之奇人怪哲。這些人不多,真有記錄的只有一兩百人左右,他(她)們都不是用超然物外、智慧一等所能形容的,真是超人中的超人。怎麼會有這種人,這是第一個認識。

第二,他們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沒有進過學堂,都是不識字的。當然,揭開謎底,他們是過去世所帶來,全部是表演示現。所以,我本來是研究哲學,到四十八歲以後發現,真正的禪這件事,何以會如此之奇妙,如此之引人入勝!

禪是最高的智慧。這裡是達摩書院,是達摩禪。你們好幾位在這裡專修,我沒甚麼了不起,也完全不能給你們什麼。但有一點可供各位參考:中國歷史上,好多是沒有家或是少小就離開家的孤兒當上皇帝的,許多大禪師,更是如此。

今天我的兩個小孩來,他們以前在念書的時候,我也沒有怎麼管過他們,只告訴他們兩句話:

「兒子:不要犯法。」

「兒子:要善良。其他,你做甚麼都可以。」

這些給你們參考。否則,這個課你們聽不下去,也不會有收穫。就是:

你究竟要搞甚麼呢?做為一個人,你究竟要做甚麼?

不是不要家喔,我兩個兒子來了,還是把我當父親,我也總是跟他們講講話,問問他們:

做為一個人,你究竟要怎麼走?

禪完全是克服自己、超越自己的。

美國大元帥麥克阿瑟去世前,給他兒子一句話:

「你要去克服別人之前,先要克服自己。」

這一堂跟各位介紹一位不得了的天皇道悟禪師。這麼一個了不起的禪師,六十捨報,我已經活了八十多了,還搞甚麼,想起他來我慚愧。這篇中有十幾個重點,豈止是超然物外所能形容的,我非常禮敬他。

文中有十幾點,沒有一點不精彩。

荊州天皇道悟禪師,婺州東陽張氏子。神儀挺異。幼而生知。年十四。懇求出家。父母不許。遂減食飲。父母不得已許之。及出家。精修梵行。風雨昏夜宴坐丘塚。離諸怖畏。謁徑山國一受心法。服勤五載。復謁馬祖重印前解。依止二夏。後謁石頭而致問曰:離却定慧。以何法示人?頭曰:我這媯L奴婢。離個甚麼?曰:如何明得?頭曰:汝還撮得虛空麼?曰:恁麼則不從今日去也?頭曰:未審汝早晚從那邊來?曰:道悟不是那邊人。頭曰:我早知汝來處也。曰:師何以贜誣於人?頭曰:汝身現在?曰:雖然如是。畢竟如何示於後人?頭曰:汝道誰是後人?師從此頓悟。罄殫前二哲匠言下有所得心。後居天皇。客無貴賤。皆坐而揖。江陵尹右僕射裴公。稽首問法。師接之無加禮。裴愈歸向 元和丁亥四月示疾。命弟子先期告終。至晦日大眾問疾。師驀召典座。座近前。師曰會麼。曰不會。師拈枕子拋於地上。即便告寂。壽六十。臘三十五。

在家和尚

荊州天皇道悟禪師。婺州東陽張氏子。神儀挺異。幼而生知。

〈第一點〉神儀挺異。幼而生知。

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神,聖而不可知者謂之神。儀,天生的儀采。挺異,高邈而超人。他幼而生知,三世因果善根帶來的,已知很多法。佛法講三世因果,禪門若還不在三世因果中,那絕對是天下中的大笑話。宇宙中若有文明,那真是文明中笑話中的笑話。

〈第二點〉年十四懇求出家。父母不許。遂減食飲。

為什麼懇求出家?受不了庸俗。受不了吵鬧不清淨,天生的與《金剛經》所說的寂靜在一起。處處是道場、時時是淨土,在家亦是。

道悟禪師不要家了,遂減食飲,即自己在家做和尚!不要隨便看過去了。父母不得已許之。父母同意他出家了。

       人生在世,有四部曲:

認識、選擇、決定、實現。

學佛乃真大丈夫事也!父母不准,我就自己在家做真和尚。

梵行

〈第三點〉及出家。精修梵行。

在人、事、物三清淨中,身心清淨叫梵行。修行像泡菜一樣的泡在這裡面叫精修,要在智慧上和真正的經驗現量上修。

宴坐邱塚好修行

〈第四點〉風雨昏夜。宴坐邱塚。離諸佈畏。

真正在墳墓修行,沒有不成就的。他立即達到佛法初步的遠離顛倒夢想、遠離恐怖,能夠在墳墓裡面修行就甚麼都不怕了。

我剛來這裡起書院時,這裡也有鬼和十幾種毒蛇,現在這裡都是佛。天龍八部裡面也有很多鬼,若與鬼做朋友,他會很愛你敬重你的。打香板也需要天龍八部護衛。首先,一定要相信佛、要依佛、歸佛、靠佛,否則天龍八部為何護衛你。第二點,因為依佛、歸佛、靠佛了,慈心和悲心一定出來;因為慈心悲心一定出來,就會知道自己不夠,就會學一切法;因為要學一切法,就非學五明六通不可。所以我希望至少十年二十年後,能出一兩個可以打板子的。不表示我可以打板子,我是個教書匠,因為我手力還好,還有點氣功,所以我敢打那板子,並不是我會打,也並不是說我繼承南老師,沒有這個。我已經把怎麼打板子告訴你們了。假使你不會而你去打,不但把自己打死,也全把祖宗八百代都打死的。如果祖宗八百代還在地獄,而你能打禪板,那祖宗八百代也可以超生。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祂說:

「度盡一切眾生,實無眾生可度者。」

服勤

〈第五點〉謁徑山國一受心法。服勤五載。

服勤,甚麼都給。絕對信服,有甚麼就給甚麼,絕對的沒有自己,叫做服勤。木訥祖師如何服勤的故事,你們都知道,知道沒有用,要去做。如果一點慚愧心都沒有,誠誠敬敬的服勤心,就出不來。

真服勤,必然無我。

依止

〈第六〉復謁馬祖。重印前解。依止二夏。

以前所知道的種種,在馬祖道一禪師那堭o到了答案。依,依靠。止,絕對的定在馬祖的一切一切上,好好的跟他學習。人是在學習與反省中成長的,我們究竟學了一點甚麼。蘇格拉底說:要了解自己。

好了,了解了自己什麼呢?又說自己還在貪嗔癡裡面,那就要去研究、去了解為什麼在貪嗔癡裡面。《百法明門論》裡面講得清清楚楚,有大中小二十個隨煩惱,和貪嗔癡慢疑惡見六個根本煩惱,根本煩惱是根根,一時度不了的。要在二十個大中小隨煩惱中去敲打自己,究竟度到甚麼一個地步了?例如講慳吝,慳是看不得別人好,吝是不幫助別人好。你甚麼時候心理能接受別人好了?我講我自己:做好事沒力量、做壞事沒膽量、玩耍也搞不出花樣。你說你自己就是這麼一個人,整天到晚就是這樣。那為什麼是這樣一個人呢?那就要想到,喔,是自己的業報了,對不對?如此反省、敲打自己,這才叫做學佛!

真學佛,即依止,依止上師、依止佛、依止自己的反省、改過與學習。

謁見石頭禪師

下面分六點說明,每一點都重要。

A. 後謁石頭而致問曰:離卻定慧。以何法示人?

頭曰:我這裡無奴婢。離個甚麼?

佛法離不開定慧,沒有定慧就沒有佛法。石頭希遷禪師把定慧否定掉也就罷了,他怎麼否定?他說定慧是奴婢。實則他已經成就最高最高的定和智慧了,所以他說我要那個定慧做甚麼。簡直妙透了!這是已有的無盡肯定,隱含在否定中。

B.曰。如何明得?

道悟問:我要怎麼樣才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悟道啊?

明得,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易經》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大學之道,你好好去證到那個得,得甚麼?得大學之道。此處得與道德的德通。「明得」即內聖,也就是明心見性。天皇道悟問石頭大禪師:如何才能明心見性

 

大禪師石頭的妙答

頭曰。汝還撮得虛空麼?

石頭回答道:「你還捏得到虛空嗎?」我做給你看(老師伸三指作狀抓取面前虛空)。動作看到沒有?哪個悟了?哪個接到了快回答。捏到了沒有,你捏到了虛空沒有嘛?你整天要做好事,做甚麼好事啊?你整天要悟道,悟甚麼道啊?我在北京大學演講時,與座都是大學最高的學者,其中問我:

「究竟甚麼是悟道」?我立即回答:「悟個沒有悟」!當下即是!當下沒有煩惱!你怎麼樣當下沒有煩惱?不在話下、絕對不害人。

練習不在話下,但不是虛無主義,不是不守規矩,絕不害天害人害物,叫做沒有煩惱。我在講最土的話,各位慢慢去參!你還撮得虛空嗎?佛法!不是講玄喔!是在實際的經驗中,沒有煩惱與痛苦,就是佛。成就了佛,不認為自己是佛,隨緣自得、無緣要隨,飛鳥掠空、一無軌跡與痕跡,無不在理與禮上,最後歸到怡然寂默、不可說!不可說!就是禪。

禪是以佛法為基礎。佛法是歸到華嚴,華嚴是歸到普賢行願品。虛空有盡,我願無窮。虛空有盡,你根本都捏不到,好了!把一切交給苦難眾生就沒有事了。每一位真大禪師,都是自然而然和普賢菩薩合而為一的。

哎呀,你還捏得了虛空嗎?意義深的不得了,廣的不得了啊。《指月錄》非常難讀,但是也很好讀的,趣味無窮。

怎樣超越時空?

C.曰。恁麼則不從今日去也

道悟禪師又問:虛空我懂了。我怎麼樣可以從今天開始,從現在開始就能超越時空呢?

天皇道悟尚未知時空是不相應行法,不知無壽者相,更不知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裡。

石頭希遷,四兩撥千斤,對天皇道悟的大哉問,輕描淡述的說:

頭曰。未審汝早晚從那邊來

道悟一問,石頭馬上就懂。曰:

未審汝早晚從那邊來?

不知你早晚從那邊來的?

你又扯到時間上去了。你還有時間啊?注意早晚兩字。禪門的大人物都是彼此考對方,我講的看你懂了沒有,你講的看我懂了沒有,不是超宇宙超世界一切一切,彼此擁抱在一起所能形容。抱而無抱、無抱而抱,禪悅互應。有曰:「兩情相悅,相對無言最銷魂。」石頭與道悟,兩相禪悅現前。這才叫禪門文化。此時,人淨、物淨、事淨、天地淨、宇宙淨也,淨而無淨、無淨而淨,本來淨,也本來沒有一個什麼淨與不淨,淨與垢兩超、超而無超。

D.曰。道悟不是那邊人。

要來的一定來,誰也擋不住;要去的一定會去,誰也留不住。所以沒有什麼來,也沒有什麼去,這就叫做如來。

道悟答:「我是超時間超方所的。」他考石頭:我已經是相當程度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了!以象徵的語句回答石頭:「我不是那邊人」!回答的好妙。

頭曰。我早知汝來處也。

石頭他心通、宿命通拿出來了。我早知汝來處也啊。真正的禪師,連你三世的命根子都知道的。

E. 曰:師何以贜誣於人

你怎把我丟到垃圾筒裡啊,這麼不禮貌!我是很高貴很了不不起的,極可能超越你石頭希遷!

頭曰:汝身現在?

石頭比雷電還雷電的迅速回應,你究竟是甚麼人啊?你究竟在哪裡啊?我誠誠懇懇、真真實實、慈慈悲悲的回答你,你還不懂啊?就像船子誠接引夾山時一樣,對夾山說:

「離鈎三寸,子何不道啊。」

度眾

F. 曰:雖然如是。畢竟如何示於後人?

道悟繼續問:感恩!感恩!我懂了。不過,雖然我懂了,那我將來如何度眾呢?

他此時已經相當程度的悟了,石頭正在度他嘛,道悟還是不夠機靈,仍問以後拿甚麼度人呢?他貪,他希望一下子通通拿走,不費一點報酬,不費一點禮敬。

       悟後起修,修成要度眾。悟道容易修道難,修道容易行道難。諸佛菩薩見面,彼此問:

「眾生難度易度否?」

其實悟道、修道、行道,無一不難。

三際托空

頭曰。汝道誰是後人。師從此頓悟。

過去、現在、未來三際托空。石頭問:哪一個是後人啊?你到現在還不了解無眾生相,亦無眾生可度者嗎?《金剛經》:「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他悟了!

沒有任何人受另外一個人影響的,每個人都是天生的傲慢,你去度誰啊?誰要你度啊?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人性上如果有一萬個好,你把一萬個好通通給他,他會忘記了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好,只因為有一個是他不能接受的。而那一個並不是不好,而是他認為不好,甚至是他自己在人事物等等上完全沒有搞清楚,他就把你這個人全部否定,甚至要殺掉你。這就是人性。所以,我在〈究竟甚麼是悟〉小小文中,我說要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遇萬個牛鬼蛇神。然後對人性看透、看扁、看破、看碎、看清。你就會知道,學禪必須了解人性。魔來斬魔、醜陋的人性來、斬醜陋的人性,在慈悲喜捨中,三輪三際托空,才能與宇宙萬物真正的孤獨與寂寞合而為一,這時你才知道:原來太陽、月亮、星星,是孤獨的。你才能真正與它們合而為一,於是你便真能有力量,禮讚太陽、月亮與星星,啊!你原來是那樣的富有,一下子你便把自己的孤獨與寂寞,化為太陽、月亮與星星,而與它們真正同在了!

禪與哲

罄殫前二哲匠。言下有所得心。

前面幾位哲匠(即大禪師)跟他講的,他都懂了。

真禪師必哲學大師,真哲學大師必禪悟。蘇格拉底,乃大禪師也。

所以佛法即哲學、真哲學宜在佛法中。佛法不僅在哲學中,而且佛法即宗教,真宗教必離不開佛法。

禪不可說,那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是入絕對不可思議境界,又超越不可思議境界。道悟言下有所得心:入不可思議境界。悟也者,原來是了不可得也。

平等平等

後居天皇。客無貴賤。皆坐而揖。

這有兩層解釋。指月錄難讀就在個地方。文字很清楚,但是意思到底著重在哪方面呢。有兩個層次,可作兩方面解釋。一是已證得平等性智。客無貴賤。無分別相。另一層解釋是任何人到他那堻ㄕw靜坐下來跟他作揖頂禮。這二層解釋都成立的。

曾國藩元帥到南京的大廟子,知客師招呼他入內,不知他是元帥,隨便說:「請坐、請坐、請喝茶。」

曾氏再往裡走,這時有人看出來:來客走路怎麼這麼大派頭。知道是曾國藩。住持便立刻盛裝,問訊作揖的說:「元帥,元帥,元帥,你好,你好,你好。」又連忙叫喚知客師,大聲的說:「喝茶、喝茶、喝好茶!請坐,請坐,請上座!」一點也不要奇怪,人絕對是現實的,而且道門更現實。「現實」也者,就是現在的實際。在道門中,廟子越大,就越實際。糊里糊塗,一竅不通,不通人事,那又怎麼可能、怎麼會搞出一個大廟子。

無有高下

江陵尹右僕射裴公稽首問法。師接之無加禮。裴愈歸向。

江陵尹,即南京的官吏。裴公那時擔任江陵尹右僕射(註:左右僕射在唐代曾數次改名,高宗龍朔二年改為左右匡政;武后光宅元年改為文昌左右相;玄宗開元元年改為左右丞相;但不久都恢復原名。玄宗開元時期,僕射雖名為丞相,實際虛名無實。唐代後期常以僕射為節度、觀察等使的加官,用以表示其品秩的高下。於是僕射成為虛職,不過問政事)。天皇道悟禪師那時是由裴公請到天皇去請法的。天皇是地名。裴公向天皇道悟禪師頂禮,請教佛法。天皇禪師對裴公的敬意並未特別看重,雖裴公當時官位已不小,天皇仍一視同仁並未特別對待。所以裴公對天皇就更加尊敬。

孔子說:

「貧而無諂,富而有禮。」

貧賤不要拍馬,富而有禮。這是儒家。禪,在這些中,又超越這些。

沒有說你是宰相就站在門口等,沒有說你叩頭他馬上也叩在地下。有禮無禮通通超越,很自然的。裴公很內行,內行看道門和裡子、外行看熱鬧與表象。他看出來,道悟功夫這麼高,修養那麼好,我宰相來跟他頂禮,他也沒有這回事,也沒有不這回事。

大禪師 來去自由

元和丁亥。四月示疾。命弟子先期告終

   道悟先預告我就要走了。

至晦日。大眾問疾

晦日〈陰曆每月最後一天〉大眾問疾。大家問,師傅:你哪裡不適啊。學禪要懂五明六通,裡面有個醫方明。怎麼懂得醫方呢?自己有病自己好好摸,就會越來越懂得醫方。那醫方又與甚麼有關呢?

師驀召典座。座近前。師曰。會麼。曰。不會。師拈枕子拋於地上。即便告寂。壽六十。臘三十五。

典座,管理佛龕者。會嗎。你會了沒有。曰不會。我還不會。

看道悟禪師的慈悲:他把枕子(枕頭)一丟,丟在地上,還在接引典座。

示意:

    一切皆丟、丟無可丟、自然而悟。

     然後道悟禪師入寂靜莊嚴、無聲無臭、無事,歸去靈山也!

真正的禪門人物,就是最後展現一個玩意:

捨報的工夫與功力。

    醫方明與了生脫死有關也。

今天晚上講到這。

結論:

道悟是真正的禪門人物,最後捨報的時候,表現出他的工夫與功力。

 

2013-10-12

達摩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