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月錄

馬祖道一禪師(九)

就是這個

尚德講述

天儀記錄

原文

若於教門中得。隨時自在。建立法界。盡是法界。若立真如。盡是真如。

 

教門

若於教門中。得隨時自在。

在教門,過一個宗教徒的生活。不管各宗各派,真正過一個宗教徒的生活,那會怎麼樣呢?那應該怎麼樣呢?隨時自在啊!超時間、超空間、超人事物,無一不自在啊!

各位在達摩書院搞了二十年,三個字:

我的天

當然這個不能怪你們,我自己說自己,念念萬千,萬千念念,怪我自已。大家愈學愈糟糕,人性所有壞的統統知道了,好的半點出不來。不純、不潔,則無從歸到自性清淨。雖然拿掉一切教門的外衣,並未契入禪。禪實際上比教門還要教門,我們學的是達摩禪。真禪不會離開教門的。教門有三個條件:祖師、教理、教律。禪是歸到此三條件,又超越此三條件,歸到不可說、不必說、也不能說。所以:

通宗不通教,開口便亂道。

通教不通宗,猶如獨眼龍。

教也通,宗也通,定慧圓明在其中。

法界

建立法界。盡是法界。

在理上去建立一切存在的系統。法界,是一切存在,真諦、俗諦、超越真諦俗諦。去建立這個真諦俗諦的系統,建立這個知識、理論、道理的系統。盡是法界,一葉一菩提,一花一世界,坐微塵娷鄐j法輪,於一毫端現寶王剎,無時不佛,無處不佛!

華嚴宗有四法界:

理法界、事法界、理事無礙法界、事事無礙法界。

還有十法界:

    地獄法界、餓鬼法界、畜生法界、人法界、天法界、阿修羅法界、聲聞法界、緣覺法界、菩薩法界、佛法界。

華嚴宗初祖杜順大師建立法界緣起,即法性融於諸事項,而使一一事法不壞其相。這是把哲學上面最初的起點,容納到「無窮」的思想體系中,表現出無窮性的美滿。

我為甚麼一點才睡,三點起來,兩腿一盤,南老師就來了呢?我相信祂嘛,變為我的一個習慣嘛,那你為什麼沒有呢?無處不法界,法界也就是佛,就是大菩薩,所以無處無時不佛,無處無時不大菩薩,無處無時不南老師。你若無處無時不佛,無處無時不大菩薩,你就是法界,法界就是你。這個叫做打成一片。

剛才說的這段好重要。怎麼重要?你若真的相信,去練習,做到了,那就是「如是知,如是見,如是本末究竟」,因而法爾如是喔!你真的相信了、真的做到了,哪有那些甚麼到地獄去度眾,到阿彌陀佛那堨h度假,不需要這些!你本身就是極樂世界,也就是天堂。你沒有相信,整天在那搞念頭、搞無知、搞傲慢,那就是地獄。知道嗎?我講得太清楚了。

真如

若立真如。盡是真如。

真如,形而上的本身,一切存在的起始等等。

     華嚴有十真如,佛法就是搞真如。現在要黃高證說明一下,給各位打個底子。

黃:

「現在跟各位報告真如。真如這個名詞是從梵文翻譯過來的外來語。過去有很多種譯法,鳩摩羅什法師不是翻譯「真如」,而是翻譯為一個字「如」。例如《金剛經》的「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諸法如義的這個如。後來玄奘法師翻譯的金剛經,將其翻譯成真如。就是說一切存在的起始、過程、輪轉與歸結,都是「法爾如是」。真如的梵文意思,用英文來解釋,就是suchness,或thusness,即法爾如是。但眾生從無始以來都在分別妄想中,所以把一切法爾如是搞成法爾不是。佛法要指引我們的,就是如何從這些分別妄想中解脫出來。這種解脫的過程,用唯識學的果位階次來說,有資糧位、加行位、見道位、修道位、究竟位這五位。唯識系統特別把真如的概念放入見道位和修道位的過程,共分為十地。十地菩薩要修持十波羅蜜來超越十障(十種障礙)以證到十真如,最後進昇等覺妙覺而成佛。十障、十真如和十地的果位是很密切對應的。例如要進入初地的菩薩,須克服異生性障,也就是轉化凡夫的分別我執和分別法執,證徧行真如。十真如的開展是由有功用行進到無功用行,其共通性在說明人無我和法無我的超脫,歸到佛的不可思議境界。由字面上看,真者,非無常;如者,非有常。有無兩邊不著,謂之真如。真如既是一切存在的本來面目,也是佛法修持的歸結,即在人無我法無我時所契應的一真法界。」

師:

真如實際上是三類統合在一起:主觀一類,主觀就是你自己;客觀一類,客觀就是雜類,一切萬類;然後主觀、客觀萬類雜類兩個合在一起,就三個。主觀也好,客觀也好,人嘛,貪嗔癡,過去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由身語意之所造。主觀就是你自己,主觀你一旦存在了,你為什麼存在?沒有理由的,因為你存在了!因為你存在,所以你存在,也就沒有甚麼存在不存在,因為你已經存在了。這一點很重要!

那客觀呢?一切萬類雜類它也存在了嘛,那麼它存在的理由是甚麼呢?跟你的存在一樣的!好重要好重要。萬類雜類它存在沒有任何理由,它存在了嘛!我在二水散步時感慨萬千,甚麼感慨?看到水泥馬路中一點點縫隙間就有植物的苗冒出來,它沒有理由的,它跟你的存在完全一樣的。

甚麼叫做道通為一?因存在而存在,所以沒有理由的存在叫做道通為一。問道家甚麼叫道通為一?不是為存在而存在,因為存在所以存在,沒有存在不存在的問題,所以叫做道通為一。那麼人呢,人比這個多一點,知道自己為道通為一,那個純覺遺身、先驗而又超越先驗之統一性的「知性」,在道通為一上,而又超越道通為一。所以「道可道,非常道」,所以「不可說」。懂嗎?知道自己的那個知性,知道自己道通為一,又超越道通為一,沒有永恆,沒有不永恆,那個在那堙A佛佛相應,常樂我淨,在常寂光中,佛法整個就是這個。

就是這個

趕快去打:

南老師的禪板

祂說:

就是這個

2013-12-08

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