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宗初祖

杜順大師

華嚴法界觀

(九)

理事無礙觀

理四句

張尚德講述

黃高証記錄

(原文)問。無邊理性全遍一塵時。外諸事處。為有理性。為無理性。若塵外有理。則非全體遍一塵。若塵外無理。則非全體遍一切事。義甚相違。

問:具有無差齊、無限性、統一性、普遍性的「理」,只全遍一塵時,未遍及一塵以外的其他處所與事物(外諸事處),如此一來,其「理」是仍為其「理」或不為其「理」呢?當宇宙萬事萬物全體的理只遍於一塵,並未遍及其他餘事餘物,如果此塵以外還有理的話,那就不是宇宙世間全體的理遍於一塵(若塵外有理,則非全體遍一塵)。進一步說,若在此一塵上之理外,再無其他之理,那也就不是宇宙全體之理遍一切事了(若塵外無理,則非全體遍一切事)。如此說來,便義理相違。

(尚德按:

      這裡是說,一理即全理,全理即一理。

一陰一陽之謂道,即全理,也即一理。)

 

(原文)答。以一理性融故。多事無礙故。故得全在內而全在外。無障無礙。是故各有四句。

答:理與萬事萬物,是相融相即的。有其事必有其理,凡真正合乎事實的理,必定涵攝於事上。也就是說,凡存在必有其理,凡真理必有某些事物與其相應而存在。所以說事事在理、理在事事。這就是內外打成一片,內裡有外、外裡有內,無障無礙(故得全在內而全在外。無障無礙

因而有以下的理四句和事四句。

 

(原文)先就理四句者。

一、以理性全體在一切事中時。不礙全體在一塵處。是故在外即在內。

先說「理」上的四句:

一、  當全體的「理」在一切「事」中時,並不妨礙全體在一塵中。因此,在外即在內,內外相融。 (按:這也就是說:

致廣大而盡精微,

極高明而道無礙

 

(原文)二、全體在一塵中時。不礙全體在餘事處。是故在內即在外。

二、  全體在一塵中時,不妨礙全體在萬事萬物中,所以在內即在外。

(尚德按:

對此道理,佛家有句話說得非常好:

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

此即虛空塵塵、塵塵虛空、虛空一塵也。

是故在內即在外,所以佛家又說:

即心即佛、即佛即心。

在禪門中,更上一著,要參的是:

非心非物,非物非心

 

(原文)三、以無二之性。各全在一切中故。是故亦在內亦在外。

三、  萬法歸一、一歸萬法、凡存在全在一切中(按:無二之性即「1」,「1」為序數的基數,可化為有理數和無限數;0則為總數,0即空、空即0。數學和科學無總數的0和基數的1,則整個數學與科學系統將無法成立)。從一切存在來看,若無「成住壞空」的「空」,一切的存在便不能成其為存在。所以此理各全在一切中,遍在其內也遍在其外(各全在一切中故,是故亦在內亦在外)。一切的存在,只看它是在如何的時空與邊際展示而已。

 

(原文)四、以無二之性非一切故。是故非內非外。

四、  「無二」即「不是二」。無二之性,超越內內外外,也就是不在內內外外中。這是什麼意思?

「維摩詰經」第九品討論不二法門,這個說不二法門是東、那個說不二法門是西,輪到維摩詰回答,

祂說:

無語

所以文殊菩薩大為稱讚維摩詰:

「無語是真不二法門。」

已經無語了,歸到本有的莊嚴寂靜,超越了一切,當然非內非外。

 

(原文)前三句明與一切法非異。此之一句明與一切法非一。良為非一非異故。內外無礙。

前面三句說明「理」與一切的存在沒有不同,第四句說明「理」與一切的存在不是同一。在無語中,一也超越、異也超越,所以就回歸到本來的:

內外無礙

 

待續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八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