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宗初祖

杜順大師

華嚴法界觀

(七)

理事無礙觀

問題種種

張尚德講述

黃高証記錄

(原文)問。理既全體遍一塵。何故非小。既不同塵而小。何得說為全體遍於一塵。又一塵全匝於理性。何故非大。若不同理而廣大。何得全遍於理性。既成矛盾。義極相違。

(原文)答。理事相望。各非一異。故得全收而不壞本位。先理望事。有其四句。

一、真理與事非異故。真理全體在一事中。

二、真理與事非一故。理性痤L邊際。

三、以非一即是非異故。無邊理性全在一塵。

四、以非異即是非一故。一塵理性無有分限。

 

問題是:理既然全遍於一塵,而塵為小,何以理不同其為小呢(理既全體遍一塵,何故非小)?進一步說,全理遍一塵時,既不同其為小,又為什麼說全體之理可以遍在一塵上呢(既不同塵而小,何得說為全體遍於一塵)?再要說的是,任何一塵也都全契應、相望於理,何以一塵仍為其塵,而不為大呢(又一塵全匝於理性,何故非大)?假使微小的一塵,不像全理一樣廣大,為什麼一塵又全遍於理呢(若不同理而廣大,何得全遍於理性)?如此說來,便成矛盾,在道理上也是極相違背的。

       回答是這樣的:

       理與事相望,因為相望,它們彼此之間,是非一非異的。就理與事如果有的獨立性來講,它們非一;但就理遍於事、事遍於理而言,它們又非異(理事相望,各非一異)。

因此,理可以全體遍一塵,而不影響其為理(故得全收而不壞本位)。

(尚德按:

本位也者,存在的本來是如此,即:

法爾如是

法華經說:

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

      在認識理與事的層次上,先要知理之所以為理。

這也就是說:先要了解一切事物存在的道理,道理就是見地,要見地為先。所以說:

見地不真,果遭紆曲

由理望事,「理事」即涵攝舖陳事,有四句:

一、  真理與事非異故真理全體在一事中:真理與事非異,它們是各個相望、相有相成的。所以真理全體可以在一事中,也就是不壞本位。

二、  真理與事非一故理性痤L邊際:真理是真理,事是事,真理與事不是一個。就究竟來說,它們不是同一律。事在成住壞空中,有所邊際,而理是恆無邊際的,也就是說,理是超時空的。

三、  以非一即非異故無邊理性全在一塵:究竟說來,理與事,非一非異、非異非一,所以無邊理性便全在一塵中。

(尚德按:

真修道者千萬特別注意這一句:

以非一即非異故,無邊理性全在一塵」。

這是唯心、唯物、心物合一、又超越唯心、唯物與心物合一、超驗辯證法的綜合運用。它是矛盾律、同一律、排中律、辯證法綜合統一的運用。更要注意的是:此一綜合統一超驗辯證法的運用,不是語言,而是在實際經驗證與修的證量中。也就是真正的佛法,是從實際證與修的的果位上來談的。

圓覺經講:

知幻即離、不做方便;

離幻即覺、亦無次第。

其所以不言「方便」與「次第」,那是從成佛以後的境界來說的,這種境界也就是華嚴經強調的:

因賅果圓

        六祖惠能大師說得好,轉識成智要:

六七因中轉

八果上圓

        要轉因,轉什麼因:                    轉善因

        善因圓滿,就是:                              因賅果圓

四、  以非異即是非一故一塵理性無有分限:正因為理與事是非異(即相同)、又非一(即不是同一),也就是說異是一,又不是一。塵是理、理是塵;塵又不是理、理又不是塵。是自然事物存在矛盾律的展現。最實際的例子,如釋迦牟尼佛所說的:

一切是因緣所生

祂又說:

本非因緣、非自然性

「一切因緣所生」,即「事」;「本非因緣、非自然性」即「理」。

如此一來,理與事(塵)、事(塵)與理,就無有分限的統一在一起了。

再要說的是,杜順祖師以上所提出的四種問題,綱要式的即問即答,實際上可以從儒學做一思考。

儒學的原始性重要典籍之一,是來自於《易經》。《易經》說八八六十四卦(實際不只六十四卦),各卦多與天文、地理、人事之實相結合在一起,最後總結到:

絜靜精微

絜靜精微,也可說是「理」在相上的展現。

子思著《中庸》,宋明理學以《中庸》為儒學心法,而《中庸》最後結論是:

無聲無臭

      杜順大師的「法界觀」,實際上是蘊涵著「絜靜精微」和「無聲無臭」的。

      因此,杜順祖師所說的理和事、事和理、理事無礙、事事無礙,也可以從儒學的道理配合著深參。例如儒學又說:

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

這也就是對理與事、事與理統一的一種總結。

 

 待續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