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宗初祖

杜順大師

《華嚴五教止觀》

思想系統的開展

(六)

華嚴三昧門

問二

問三

張尚德

問二:

杜順大師第二個要問的問題,是順著第一個問題:要真正證知自己的四大五蘊,才能知道「法界緣起」這一理趣,而往前問的。

問題是什麼呢?

      即有即空、即空即有、非有非空、非空非有,如此空有無二,便空有雙融,那又為什麼還需要證知眼耳鼻舌身等,才能證入法界呢?(既言空有無二即入融通者,如何復云見眼耳等即入法界中耶?

杜順大師的回答,有下列幾點:

1.     能真正知道空有互融,才能淨却主觀心能的昏因妄念,這樣便能順理入法界(若能見空有如是者,即妄見心盡,方得順理入法界也)。

2.     之所以如此,杜順大師在第二問中,作的結論是:

緣起性空、性空緣起的法界緣起,是本來如此,也就是本來法爾如是。萬象本來如此,它與人的見聞覺知、主觀情意欲,是毫不相干的(以緣起法界,離見亡情,繁興萬像故)。

(尚德按:

人生在世,有哪一個不是抓有,要不然就是落到空。有幾人真能徹底了解和接受四念處:

觀身不淨

觀受是苦

觀心無常

觀法無我

杜順大師的第二問,是把《心經》的:

「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作一種在方法上的解釋。)

 

問三:

第三個問題是:

既然已經知道以上所說的種種,繼續往前,又有哪些智慧方便的方法,能契入法界呢?

杜順大師回答是:

      智慧方便的不同方法,一起分三種:

A.  超越語言意識的亡言絕解,有以下幾點:

1.    實際理地不著一塵,見聞覺知都超越,透過超驗的統覺,而又證知一切(徵令見盡)。

    超驗統覺的先行條件是:

純覺遺身、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然後,兩者也超越之。

2.    實指界說,就是實實在在指著的,雖然以指指月,指不是月,但可以說,手指指的那個天上月亮,是月亮;手指指的眼睛,是眼睛。如前面杜順大師講小乘教「法有我無門」所說的六種道理:名、事、體、相、用、因(如指事問,云何者是眼,如已前小乘中六種簡之)。

3.    到這一階段,一切諸法,便為名相語言所被,一切一切的存在,都可以被在名相中。客觀的存在相對於主觀的存在,任何一法都可以在名相上作解釋(若入一切諸法但名門中收,無有一法非名者)。

4.    要繼續往前探索,知眼是眼,何以被攝在人的主觀名相上,如是這樣一步一步的探求追溯,終至亡言絕解。也就是理解到語言非實,而一切意念,原來起因於阿賴耶識的作意,因此,要亡言絕解。

(尚德按:

杜順大師在此解釋的,即是釋迦牟尼佛在悟道的《楞嚴經》中所說:

七處徵心、八還辨見的方法。

知道眼本無常不實,了解「真空性火、性火真空」,隨眾生心、循業發現而已(主觀的業力和客觀法爾如是的存在,合在一起),再往前追溯,歸到亡言絕解,也就是歸到證道的:

二十五位圓通)

B.   第二個智慧方便的方法是:

「示法令思」。

「示」是顯示。

「法」是一切存在,包括諸佛菩薩在內。

「令思」就是透過種種止與觀的法門,了解一切的存在。

「想」是粗想,「思」是比「想」更進一層的細想,所以五行說:

作意、觸、受、想、思

     這方法又分兩門:

1.    剝顛倒心:

「剝」就是克服。

「顛倒」分凡夫顛倒和二乘顛倒。凡夫顛倒是:於世間無常法起常見、於世間諸苦起樂見、於世間不淨法起淨見、於世間無我法起我見;二乘顛倒為:於涅槃之常計無常、於涅槃之樂計無樂、於涅槃之我計無我、於涅槃之淨計無淨。

一切一切存在,既然如實指界說所說的「法爾如是」(既盡如指事)。六根、六塵契應著六識,所展現的,只不過是色、聲、香、味、觸、法而已,無不為妄計所執種種顛倒及業惑而起,一切主觀認識與認知,不過是一種執著與取捨,和一真法界的法爾如是,毫不相干,這也是自我意識無始以來業力妄見,計所執造成的。這樣一來,便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中匆匆忙忙、忙忙匆匆、不知所云、受苦受難、你爭我奪、吵吵鬧鬧的輪迴無已。假定能覺悟、証知到如此的執著是自己主觀落在客觀中,這就是緣起法,既然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也就沒有一個什麼生也(以色香味觸等,奪其妄計,令知倒惑,所有執取不順於法,即是意識無始妄見熏習所成。無始急曳續生三界,輪環不絕,若能覺知此執即是緣起,當處無生)。

2.    示法斷執:

「示法」就是學一切法,如法華經所講的:

開示悟入

      一旦知、洞悉一切存在,最高(觀自在)的智慧,自然出來。對於種種顛倒妄想的執著,自然不生。因而對八識田中的妄想,就有所深解。若不成菩薩和佛,原來的業識妄心,一定把自己綑綁得死死的。「示法」要去克服自己的虛妄不實且無常的妄心,如此在方法程序上的了解自己,才是學習佛法的正途。否則便為一種顛倒與迷惑,因此先要徹底了解自己幾錢、幾兩、幾斤,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所以哲學之父蘇格拉底說:

哲學是要了解自己

釋迦牟尼佛也說:

先要自覺

      杜順祖師說:假定不在學、洞悉一切法的法爾如是中,徹底去反省自己究竟是什麼,一旦迷心執解,反而落到虛無主義的種種頑空中。因此,在學佛程序上,絕對要先把顛倒不實的妄心徹底打掉,然後才能證到真正的佛法、真正的自己、真正的一切存在、真正的菩薩、真正的佛,究竟是什麼(若先不識妄心,示法反成倒惑;若不示法令見,迷心還著於空。所以先剝妄心,後乃示法令見)。

(尚德按:

學佛法絕對不是去找模特兒式的權威,而是要首先自己解剖自己,絕對自己不騙自己,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不把是什麼搞成不是什麼、不是什麼搞成是什麼。徹底解剖自己的貪、瞋、癡、慢、疑、惡見六個根本煩惱和無慚、無愧等大中小二十個隨煩惱。其細緻的步驟與方法,絕對是三十七菩提道品。

三十七菩提道品是:

* 四念處:

   1. 身念處,觀身不凈;   2. 受念處,觀受是苦;

   3. 心念處,觀心無常;   4. 法念處,觀法無我。

* 四正勤:

   1. 未生惡法令不生;   2. 已生惡法琤O滅;

   3. 未生善法令出生;   4. 已生善法令增長。

* 四神足:

   1. 欲神足,   2. 勤神足,   3. 心神足,   4. 觀神足。

* 五根:

   1. 信根,   2. 精進根,   3. 念根,   4. 定根,   5. 慧根。

* 五力:

   1. 信力,   2. 精進力,   3. 念力,   4. 定力,   5. 慧力。

* 七覺支:

   1. 擇法覺支,   2. 精進覺支,   3. 喜覺支,   4. 輕安覺支,

   5. 念覺支,     6. 定覺支,   7. 捨覺支。

* 八正道:

   1. 正見;   2. 正思惟;   3. 正語;   4. 正業;

   5. 正命;   6. 正精進;   7. 正念;   8. 正定。

如果自己對自己真正誠實,就真的會知道,自己學佛究竟到了什麼地步。人生在世,除了是佛以外,面對自己的存在,真是除了感恩與慚愧之外,其他真的沒什麼值得一提的。十地菩薩都還有障,所以真有智慧和修持者,活在地球娑婆世界中,只有慚愧與感恩、感恩與慚愧,這樣才能少少的體悟到自己與自己的存在。

說到此處,想及自己與眾生,深嘆釋迦牟尼佛所說的:

「眾生實至為可憐憫者」,不禁淒然淚下:

因為解脫自己的初步,心理上絕對要超越意識而又清明在躬,生理上一定要得到輕安,這要兩個條件:

1.    要有識途老馬的明師,從旁助你得到初步開悟。

2.    要有讓自己得到輕安的條件:過去三世因果中,要帶來善業的投胎;起居地點的陽光充足、空氣和水質的清淨、菜根營養、人事物靜謐,真正能夠在無言無語中、在真正信佛中、在真正的道場中,好好修練,才能得到輕安。

當今之世:

哪裡有如此之老師!

何處有如此之道場啊!

     

      待續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