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宗初祖

杜順大師

《華嚴五教止觀》

思想系統的開展

(十一)

總歸華嚴

張尚德

杜順大師思維《華嚴五教止觀》到此階段,重重無盡、無盡重重,既為彌勒內閣,復也彌陀極樂,無話可說,無言待敘,應該已為圓教結論。祂真慈悲,却仍做最後一問。

問曰:

雖西南方有一珠,總收十方一切珠,東南西北各方的珠皆收其中,既然是多珠,萬珠一切珠,怎麼能說帝網唯是一珠所成呢?

答:

十方一切珠,究實說來,實在是西南邊一顆珠(總是西南方一顆珠也)。

為什麼呢?

理由是:

西南邊一珠,即是十方一切珠。假如不相信西南邊一珠,即是十方一切珠,可以「墨點」來做例子,就容易了解了。

(尚德按:

金剛經講: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在佛法上,眾生都是自性佛,也就是說,在法身上,本來就是佛。果位上報身佛,那要歷劫修行;在法身無相、報身無瑕後,化身才能億萬。杜順大師在此是講佛的法報化三身成就,以天珠和墨點來做比喻。

文殊菩薩化身的杜順祖師,祂用「墨點」來形容,述珠點點、點點述珠。

什麼意義?

墨點者,眾生皆具佛性也,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祂接著又說:

但以墨點,點西南邊一珠,一珠著時,即十方中皆有墨點。

(按:意指一佛即億萬佛,億萬佛即一佛。)

     既十方一切珠上都有墨點,所以知十方一切珠即是一珠。也就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祂再問:

     言十方一切珠不是西南邊一珠者,豈可是人一時遍點十方一切珠耶?

     杜順大師又接著說:

     即使集十方一切佛,各佛仍其為各佛(縱令遍點十方一切珠者,即是一珠也)。

這也就是說,各佛為各佛,各佛也為全佛。

(按:

釋迦牟尼佛說過:

東方有藥師佛,南方有寶生佛,西方有阿彌陀佛,北方有不空成就佛,中央有毗盧遮那佛。

杜順大師在此是指你為佛,我為佛,各各仍其為佛。《大般若經》一開始,諸佛菩薩一見面,彼此問對方:

「少病少惱否?起居輕安否?氣息調和否?世事可忍否?眾生難度易度否?」

這裡是講佛的獨別性。)

佛之始為佛者,若此。其仍為佛者,亦然(此一為始既爾,餘為初亦然)。

如此這般、這般如此,了不起的杜順大師又在《華嚴五教止觀》中,得出一個了不起的結論:

重重無際、點點皆同,杳杳難原、一成咸畢。如斯妙喻,類法思之。法不如然,喻同非喻,一分相似故以為言。何者?此珠但得影相攝入,其質各殊。法不如然,全體交徹故。華嚴經性起品云:『為饒益眾生,令悉開解故。以非喻為顯現真實義。如是微密法,無量劫難聞。精進智慧者,乃聞如來藏(云云) 』。經云以非喻為喻等也,諸有行者準喻思之。

 盧遮那佛過去行  令佛剎海皆清淨

 無量無數無邊際  彼一切處自在遍

 如來法身不思議  無色無相無倫匹

 示現色相為眾生  十方受化靡不現

 一切佛剎微塵中  盧遮那現自在力

 弘誓佛海震音聲  調伏一切眾生類

  意思是說:

際此時節,得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重重無際、點點皆同)。點中有線,線埵陪情A面埵雀瞗A圓埵野萲憿A點、線、面、圓、立體,在無盡時間與空間中,一為無量,無量為一,萬類杳杳,杳杳萬類,無始無終,無終無始,一股攏統,盡在其中(杳杳難原、一成咸畢)。

說到此,杜順大師又加強語氣說:

這一切一切,都是妙喻,萬法如此,如此萬法,皆可做如是觀(如斯妙喻,類法思之)。

佛經有說:「佛法妙難思」,不可思議境界猶勝。歷代祖師在不可說、不要說、不能說、不必說中,又不得不說。故只好用比喻象徵手法,談其所難談,述其所不易述。如此事也,要在懸崖撒手,自肯承當,一切放下,方得歸命。

杜順大師做了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的比喻後,又將其予以否定:

「法不如然,喻同非喻。」

法本來就是法,本來法爾如是,你千說萬說、東說西說,極可能把法搞成非法,將真搞為假,把假當做真。不僅一無是處,而且天下大亂。法也者,只不過是過河的渡船而已。所以金剛經說:

「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任何對實際事物描述的比喻,絕對不是事物的本身,所以法不如然,喻同非喻

比喻之為比喻,若得其一分,便極可能得其全分(一分相似故以為言)。

理由呢?

一珠得其影,便可能得其全。因為影像重重,萬珠互攝互入(此珠但得影相攝入)。

杜順大師的《華嚴五教止觀》,涉論到此階段,在理論和事實的記述上,有個極大的轉折了。這一轉折便是:

    「此珠但得影相攝入,其質各殊。法不如然,全體交徹故。

珠有千珠、萬珠、一切珠,全體交徹。但珠的大小、成形的歲月、各類物質的變化不同,所以其質也就各殊。而法呢?法無等差分別,法爾如是,所以「法不如然」。這是說菩薩和佛的成就及果位差別,所以菩薩有五十二位,從初地到十地、等覺、妙覺,各個階梯等差,是有所殊異的。

杜順大師最後以華嚴經性起品做總結說:

為了饒益度化眾生,能頓悟開解一切,所以喻同非喻,也就是以一部分相似的例子,來做比喻和象徵的解釋,以顯出真實意義何在。

祂最後稱讚釋迦牟尼佛的華嚴不可思議境界,是曠世難聞的(如是微密法,無量劫難聞)。

珍惜、珍惜!禮敬、禮敬!膜拜、膜拜!智慧者千萬精進、精進!如此如此,才能真實徹底了解,與如來藏不可分的自己,究竟是什麼。(精進智慧者,乃聞如來藏(云云)

最後祂說:

經云以非喻為喻等也,諸有行者準喻思之。

這也就是把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再講一遍。釋迦牟尼佛說:

我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一個字。

真修行者,真求智慧者,要依喻修喻,依喻行喻,依喻又超越喻(諸有行者準喻思之)。

(尚德按:

盛哉!盛哉!

文殊菩薩的杜順祖師,杜順祖師的文殊菩薩,尚德生生世世、誠誠敬敬,頂禮皈依、皈依頂禮。)

過去統攝一切存在的毗盧遮那佛,令與一切佛土剎海,無不清淨。

如此的無量無數亦無邊,涵蘊一切處自在。

如來法身不思議,無色無相無倫匹。

救度眾生示色相,十方受化普皆現。

處處佛剎微塵中,盧遮那佛現自在。

弘誓佛海獅子吼,眾生無不被調伏。

尚德按:

     我們已將華嚴宗初祖杜順大禪師的《華嚴法界觀》和《華嚴五教止觀》,很詳細的介紹完畢。實際上,這是整個佛法大綱的思想結構。

     佛法的第一步,是要證到空性。證到空性後,便知純覺遺身是什麼,然後入「唯心識定」,從而契應「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觀音法門,這便是悟道的《楞嚴經》之核心理趣。

     杜順大師《華嚴五教止觀》的前四觀,就是在上述內容中做開展的。接著,在佛法上,應該轉向印心的《楞伽經》一開始說的:

「智不得有無,而興大悲心。」

     同時,成佛也不要覺得自己是佛。

     要將印心的楞伽和悟道的楞嚴合參,趣諸成佛的法華,遊於三昧般若,然後歸到華藏性海的華嚴。

此乃真學佛也。

《華嚴五教止觀》全文解釋完畢。

感恩!感恩!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