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宗初祖

杜順大師

華嚴法界觀

(十五)

通局無礙門

廣狹無礙門

遍容無礙門

攝入無礙門

張尚德講述

黃高証記錄

(原文)四、通局無礙門。謂諸事法與理非一即非異故。令此事法不離一處。即全遍十方一切塵內。由非異即非一故。全遍十方而不動一位。即遠即近。即遍即住。無障無礙。

四、通局無礙門:

意謂諸事法與理,不是一也不是異,即前面說過的「不二法門」。因為是不二法門,所以事法不會孤立陷在一個狹隘的處所,它是全遍於東、南、西、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上下、中央等十方一切塵內。正由於非異即非一的道理,所以任何事事法法,便會十方全面釋放而不動本位。那就遠遠近近、近近遠遠,即遍即住、即住即遍,一切的一切,互為存在,無障無礙。

(按:這裡是說:

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

無邊刹境,自他不隔於毫端。

也就是:

坐微塵裡,不動道場;

不動道場、坐微塵裡)

 

(原文)五、廣狹無礙門。謂諸事法與理非一即非異故。不壞一塵而能廣容十方剎海。由非異即非一故。廣容十方法界。而微塵不大。是則一塵之事。即廣即狹。即大即小。無障無礙。

五、廣狹無礙門:

這是講空間上廣與狹的圓融無礙。意指一切存在的事法與理,既不是一也不是異。塵塵盡盡、盡盡塵塵、一塵無盡、無盡一塵,沒有什麼壞與不壞,因為本來廣容十方剎剎海海、海海剎剎。由之非異即非一,因而任何一種存在,便廣容十方法界(由非異即非一故,廣容十方法界)。所以,微塵雖不大,即使一塵之事,因為是相應在遍一切中,便為其大(英文語句是for others);又因一塵是在自己中,便為狹(英文是in itself),從而in itself and for othersfor others and in itself,便即大即小、即小即大。廣大無外,至小無內,故無障無礙,一為無量、無量為一了。

(原文)六、遍容無礙門。謂此一塵望於一切。由普遍即是廣容故。遍在一切中時。即復還攝彼一切法。全住自一中。又由廣容即是普遍故。令此一塵還即遍在自內一切差別法中。是故此一塵。自遍他時。即他遍自。能容能入。同時遍攝無礙。思之。

六、遍容無礙門:

一切一切互容無礙,也就是說:一塵可以回歸、牽涉於一切的存在。由之普遍廣容、廣容普遍。當一塵遍在一切中時,也就能含攝一切存在之一切法。由之全體遍住於一、一遍住於全體(全住自一中)。又因為廣容就是普遍、普遍就是廣容,此一塵便會與自己的存在,各為本位而獨立存在於一切差別法中(令此一塵還即遍在自內一切差別法中)。由之,此一塵自遍他時,即他遍自。也就是自己遍在他中、他遍在自己中,如此便能容能入,同時遍攝無礙。(按:這是:

帝網重重、

芥子納須彌、須彌納芥子的道理。)

(原文)七、攝入無礙門。謂彼一切望於一法。以入他即是攝他故。一切全入一中之時。即令彼一還復在自一切之內。同時無礙。又由攝他即是入他故。一法全在一切中時。還令一切琣b一內。同時無礙。思之。

七、攝入無礙門:

當一切回歸於一法時,因為是自己入他,自他不二,所以入他就是攝他。進一步說,普遍性的一切,全部進入到單一的殊相中時(一切全入一中之時),這單一殊相便能回歸到一切的共相之內(即令彼一還復在自一切之內)。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同時無礙。又因為攝他就是入他,如此一來,當特殊殊相的一法,全在普遍一切中時,便能使一切恆在單一的殊相內(一法全在一切中時,還令一切琣b一內),彼此圓融無礙。這也就是說:

萬類殊殊

殊殊萬類

相輔相育

無滯無礙

和諧共存

待續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六日

於台灣關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