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童子

大徹大悟

 

尚德徹底懺悔

張尚德

一個時代的溫度計

尊貴的張老師:

您好,見信安康!我是珠海一名普通小學教員,小姓藍,名觀城,廣東人。大學一年級在一地攤翻到南師的《金剛經說什麼》,當時便被深深吸引,後流覽了其大部分著作,至今已七年。大學畢業論文為《試析“南懷瑾熱”之成因》,心中早已視南師為再生父母。

2012年出差南京,那應是我離南師最近的時候,當時想到太湖大學堂門口看看,後想來日方長,可正是這念,我便永遠都沒機會趁他在時到門口一拜了。

稍後看到您的網站出現“南師病危”的資訊,我才相信,這次南師不是禪定,是真的要走了。

壬辰中秋,我在租住的房堙A想起南師一生的種種,不覺留下眼淚,夜晚散步珠海海濱,當時月灑海波,一派祥寂,心中湧起千般滋味。

這幾年,我幾乎天天閱讀“達摩書院”網站文章,雖只讀過您的《探尋生命的真實——靜坐散記》和報告《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略知其中大概,然深信張師得南師純正法脈,絕非尋常之輩,您與南師都是“靈山一會”的在場佛菩薩啊。

記得您一篇文章提過,大義是有天南師說起你們如果都走了,一個時代就過去了,我當時讀到這句話,實有悲從中來。

南師在不少場合都提過,“三十年來天下太平,是歷史上沒有過的”,你們的命運是“生於憂患,死於憂患”,事實不正是這樣嗎?

這些天,您在博文中說:“問題是:尚德一身是病,我快走了”,“幾十年來,我連命都給臺灣和大陸了。大陸和臺灣,除了不斷侮辱我以外,給了我什麼”——眾生對不起您,時代對不起您!

我不知道為何寫下上面亂七八糟的話,很擔心張師您舍我們而去,一個時代就真的過去了!尊貴的張老師,您是那個時代最後的溫度計,也是這個時代的照妖鏡,為我們這些愚鈍之輩多留一陣吧!

我本不敢亂給您寫信,一怕耽誤您寶貴的時間,二是我實在沒有資格,所學淺薄,浸透了財色名食睡,占全了貪嗔癡慢疑,中毒頗深矣。

南無釋迦摩尼佛,

南無南懷瑾大士,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願我們的張老師法體安康,六時吉祥!

頂禮,

深深頂禮!

          苦海沉淪人: 觀城

 

尚德讀後:

一、  真是謝天、謝地、謝人、謝一切,絕非假話。

二、  緣應起善財童子的要跳火坑與刀山,他準備跳時,豁然大徹大悟,回歸清淨圓明,了掉一切。

有禪詩曰:

童子尋求勝熱公

門庭別露一家風

刀山火聚方登跳

頓悟圓明色是空

三、  尚德愚癡,歷劫以來,身語意三業不淨,每遇戰亂、爭奪、說謊、與詐騙,一生逢火坑、刀山,而不自知,業力、孽障如此深沉,非自侮、自受、自慚、自愧所能形容也。

因是:

尚德生生世世懺悔,徹底懺悔。

 聽過馬致遠說的嗎: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

斷腸人在天涯

觀城世弟:

我們同是

在地球上

淪落而天涯飄泊

異鄉人也

 

千萬祝福

祝福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於台灣關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