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老師回答安心

 

張先生,您好:

 

   在達摩書院的網路上,看到了您的關於唯識的評論。當然還有關於歐陽竟無先生和演培法師唯識著作的評論。

  演培法師及近代的幾個人的唯識著作是讀過的,但總覺得語言不夠簡練,譬如在講解八識規矩頌中,讀來晦澀 難懂,語言很零碎。但後來看了于淩波居士的講解,辭彙解釋的精確,簡練。講解正文每句話都有用處。換句話說一句廢話沒有。以前看演培法師的注解,如霧堿搌寣A看于淩波居士的注解才有了豁然開朗之感。再譬如,梅光曦居士的相宗綱要,雖然看起來很簡短,但確實字字珠璣。當然,范古農居士的注解,以及明代紫 柏老人的注解,看起他們關於唯識的著作來,倒是很容易明白。但近代的很多人的關於唯識的著作,讀起來邏輯體系很混亂,語言更是圈在自己的圈子堙A使人讀來莫名其妙。

   不知道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您的大作,在網路上發了唯識新引等等包括評論歐陽竟無先生的。如果是對唯識學沒有很深的研究的,可能真一時看不明白。換句話說,成了您與自己的對話。而是否能真正的讓看網路的人獲益就是兩回事了。

    我本黃口雛生,沒有資格給您提意見的。只是隨便寫了一下感想。請海涵。

 

                                                   安心

 

安心:

你說的全對。

歡迎你隨時來達摩書院。

如果你住在台灣以外的地方,

達摩書院提供全程來回機票,

並陪同在台灣的旅遊。

再要說的是: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中外往聖先賢,從來就是自己與自己對話的。

誰懂孔子?

誰又懂耶穌?

……?????

尚德 二00九年九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