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 道友(2012.2)

 

覆 全超道友

張尚德

慧父張公尚德恩師尊鑒:

    弟子去年五一離開道南書院,須臾多半載。謹記老師臨別時話和一段囑託,深研並踐行之。因弟子已在老師的加持下發心,遂於“篩穀子”之事片刻不敢懈怠,現將自我人生之經驗反思做以解剖,報告如下:

    一、自知之明

    人要有自知之明,所謂“自知”就是要知道自己是個什麼,知道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人不能虛偽的活著,因為人很容易活在自我認可的“自欺”中,人一旦連自己都欺騙,那麼就將一輩子欺騙別人。如果人人自欺,那麼一定是一輩子被人欺騙。

    在沒來道南之前,對於凡夫三事“自欺、欺人、被人欺”不知道看過多少遍,聽過多少遍,可我只承認欺騙過別人,也被人欺騙過,但從來不覺得自己還會欺騙自己。

    以我三十年短暫的人生經歷和接觸佛法因緣為例,做以剖析:

    1、嚮往星空的農村娃

    聽父母講,我還是嬰兒時,每天晚上在屋子堿O不睡覺的,只是哭鬧,必須要抱到屋外看到星星才能安靜,最後睡去。直到今天,每當夜深人靜,仰望銀河,璀璨的星空依然讓我著迷,冥冥中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牽引著我。

    我的童年是在無憂無慮的快樂中度過的,性格很是好動調皮,用大人的話講就是不聽話。童年是人好奇心最強的時光,對周邊生活環境的種種都有著濃厚的興趣,尤其是在農村生活過的孩子。因為農村遠離城市的喧囂,與大自然最為親近,掏鳥窩、挖老鼠、撲蜻蜓,孩子們總能變著法兒的尋找快樂。而我是村塈囓~出了名的淘氣包子,孩子王,幾乎壞事做絕,但是周邊的小兄弟仍舊唯我“馬首是瞻”。村埵釣リW了年紀的老人對我父母說:“放心吧,這小子錯不了。”我深以為然!

我記得很清楚,我是被父母拖進學校的,因為我貪玩成性,不喜歡上學。早年大陸有一套少兒科普圖書——《十萬個為什麼》,我對它愛不釋手。因為堶惜雯苳F很多天文、地理科學等知識,還有很多彩色的插圖,可謂“包羅萬象”!說到這堙A我要感謝的我父親,80年代的東北農村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夠擁有這樣一套書的也正因此,我的知識面要比周邊同齡的孩子豐富許多。我最喜歡的是堶惜雯苳悀敺ヰ漯壅恁A從地球講到太陽系,再到銀河系。從書中我瞭解到,世界絕非房前屋後那樣的狹小,它的廣大與浩瀚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力。所以我立志要做一名天文學家,探索宇宙終極的奧秘我相信這個終極的真理能夠圓滿的解答世界上的一切疑問。

對宇宙生命的好奇,也讓我養成了喜歡讀書,喜歡探索思考的習慣。但也帶來了一個弊端,那就是我對課堂書本上的知識提不起興趣,所以在校學習向來是應付了事。老師對我的評價是:這孩子很聰明,但是就是不細心,做作業馬馬虎虎。為此我沒少受學校和家堛漣撋,責駡體罰乃常有之事。為了應對批評,我謊報成績,修改卷紙,抄襲作業等不入流的欺騙之事也做了不少,可謂劣跡斑斑!

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一件事對今天的我來說極為重要。大概在我八九歲時,父母聽從了一位算命先生的話,開始信佛,日日禮拜,為的是求一個家運興隆,為我求一個錦繡前程。那時的我當然不知道他們在拜個什麼。因為在受“現代教育”的我看來,他們這叫“封建迷信”。我的父親文化程度不高,可是不知從何時起,他閒時常翻閱一本破書。等我再長大一些,就問他看什麼?他說看的是《易經》。我很好奇,也拿來翻看,原來全都是些卜卦算命的內容,書名叫做《卜簽正宗》。這樣一來,我就認定了父母們是被封建迷信洗腦了,並且我明確的告訴我的父親,你這叫封建迷信!父親不以為然,他告訴我說:“你現在看不懂,這叫帝王之學,古時候老百姓哪能看到這樣的寶書呢,你以後也一定要學。”對此,我嗤之以鼻,不削一顧。

現在回想起那時我家中的氣氛,倒真是寧靜祥和。我每天早上都在答錄機念佛的樂聲中醒來,那盤磁帶正反面只有兩首曲子,一首是“當來下生佛”,另一首是“南無觀世音菩薩”。柔和的樂聲的確比催夢的鬧鈴好聽多了。每當我回憶對這段經歷時,對於那位不知名的算命先生和老實聽話的父母總是懷著無比感恩的心情。因為,當年大陸雖然已經從文革動亂中走出,但是社會主流對這些“封建迷信”仍舊是不提倡的。而廣大的基層百姓在精神上無依無靠,又對未來充滿期待和迷茫時,正是這些不入流的“巫師神棍”“算命先生”將一些淺顯的信仰告與人知,總歸初心還是叫人向善的。因為歷史無論如何變遷,在中國廣大老百姓的心中,道德的標準幾乎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變化。而我與佛結緣的種子,就這樣深埋在了阿賴耶識海底深處。

 

2、尋夢少年郎

少年不知愁滋味,起床的念佛聲十幾年依舊。小學升初中,初中升高中,在這場大浪淘沙的競爭中,僅憑聰明的我,並不刻苦努力,雖然沒有被淘下來,但卻已是幾經風雨。升重點初中的考試,我失敗了,差了五分,家堳雈2獢C但還好分數差的不多,可以花錢彌補,只要交一筆贊助費,重點初中就能收留我。我雖不以為然,但卻觀察到父母逢人多少有些抬不起頭,尤其在面對家埵釵狺W重點初中孩子的親朋好友時。我的心中隱隱的感覺到,我被人劃入了“二流貨色”。無論是家長還是學校,評價孩子的標準已經唯“成績”論英雄了。

初中的學業仍舊是我的副業,雖然我很喜歡物理化學,數學幾何,但我喜歡的只是它們本身,討厭的卻是為了取得好成績而進行的學習,我不想成為他們的奴隸和做習題的機器。所以我的主業是踢球、打遊戲,還有就是在學校後院的林場中繼續我童年的玩樂生活。升重點高中前,老師對我的評價是:“無望!”這一次,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評價了。全學年300多人,我排名在100開外,而憑成績升重點的每年也就是十分之一。還剩半年,我爆發了,拼命的做題復習。中考630分滿分,我考了600分。我得意,高興,可是錄取線好像跟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不多不少601分!打擊不可謂不大。但是父母和老師確認為我取得的成績堪稱奇跡,他們反而很高興。對於自負聰明的我來說,這不是恥辱可以形容的。

吊兒郎當的我直到高三還是“不務正業”。我學習中等,不上不下,家堜M我自己根本就沒想過“考上清華北大”這樣不切實的目標,因為鎮堛滬威I高中每年也就是一兩個的尖子才有機會的。這個時候,大陸的改革開放,使中國的經濟飛速發展,國門早已大開,通過報紙電視,西方世界的價值觀隨著這股經濟大潮,迅速而深刻的影響著我們這一代人。我幼時夢想還沒等做呢,就被扔回了烏有之鄉。

我們這一代人,喜歡NBA,喜歡好萊塢,喜歡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喜歡他的創業故事,更喜歡他的財富!周邊的同學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瞪著通紅的雙眼,沒命的復習功課。可這一切總要有個理由作為動力,為了什麼呢?為了上大學。上大學為了什麼呢?為了財富,為了地位,為了擁有這些後能夠贏得社會尊重,為了比別人更強,為了成功,為了實現所謂的自我價值。在滾滾大潮中能獨善其身者寥寥,我也一樣,忘卻了兒時的理想,背叛了初來的天真,將欲望妄想化作夢想。而讀書幾乎被所有人看成是實現這些夢想的手段。

上世紀90年代初,到本世紀前十年,近20年的時間堙A世界無大事,中國國泰民安,蒸蒸日上,隱隱然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而我的少年和青年時光與這個大的歷史背景緊緊相連。我們這個時代與歷史上18世紀中葉到19世紀中葉,中國災難深重的百年相比,如同生活在幸福的搖籃中,是蜜罐堛齯j的一代。很多人覺得我們這一代人的人生經歷不值一提,我們沒有受過戰亂、饑餓、死亡、民不聊生、國破家忘這樣眼見為實的痛苦。可是我們卻真實的經歷著一種看似緩慢,不易察覺,卻慢慢積累,猶如溫水煮青蛙的心靈煎熬。

 

基於欲望的夢想是人行動的動力。沒有動力的機器只能原地停留,有了動力的馬達可以展翅高飛。欲望越強烈,動力就越強大。發財夢,當官夢,老闆夢,美人夢等等無數這樣的小夢,催動著全社會整整一代人的大夢。如同意識被肉體束縛一樣,夢想同樣被現實捆牢。夢想的初心立意發生偏差,那必將“失之毫釐謬以千里”,離開出發點越遠,便會愈加的迷茫。今天我之所以稱它為夢想,而不說成是“志向”,因為它離志向實在相差十萬八千里也!

 

在擁有動力的夢中,我體驗著各種階段性的成功喜悅,考上大學,參加工作,成績被認可,提拔幹部,擁有嬌妻和美滿的家庭,我從一個農民的兒子,變成了白領,擁有了房子,車子,票子,惹來周遭羡慕的同時,也羡慕著比我更加“成功”的人。所謂“騎著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我自認心懷天下,且盲目的自信,如果是亂世,我一定能稱王稱帝,但現在是太平年代,試著奔國家元首努努力吧。(哈哈,可笑)非但我是如此,我周邊的絕大部分人同樣如此。

 

但是,面對著這些“成功”,我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悶。因為我自己很清楚,這些都是“騙”來的!我要違心的說好多很假的話,還要幫別人說好多的假話。更加苦悶的是,就連我的親人也喜歡聽我變著法哄騙他們的話,而他們覺得我這樣是為他們好。在職場上,明明是本應該做好的事,很多人卻拿來向上級賣好。溜鬚拍馬,不學無術,鑽營關係的向坐火箭一樣升遷。老實巴交,踏實肯幹的,即便是幹出了成績也會被別人拿去做文章。這些不恥之事我不是不會,也真正的在用著,可是我的確很苦悶!

還好,幼年時探索宇宙終極秘密的好奇心就像一根風箏的絲線,無論我飛的多高,它都將我牢牢的牽住,這是一根救命的生命之線。有了一定社會閱歷的我,對人生的痛苦與無奈,有了更加深刻的體會,靈魂深處那個對終極真理的嚮往又輕輕的開始敲打心扉。

2007年,我的工作發生了變化,調了部門,我有了充足的時間,利用這段時間我開始瘋狂地閱覽書籍,無論是感興趣的,還是不感興趣的。

這段日子堙A我做了兩個夢。一個是夢到我到了古代的一個大家族,像好久都在外遊學,剛剛歸家,發現家堥茪F一個和尚法師,全家人都受了這個法師的蠱惑,每天都要殺一頭豬來供養他。殺完之後還要把豬骨頭堆在院子堙A當我回來時,滿院惡臭的豬骨頭堆積如山,所有的窗戶都用磚砌死,老遠看上去黑氣沖天。面對這個邪惡的法師,家堛漱H敢怒而不敢言。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和智慧,我挺身而出,與這個邪師鬥法,只覺得自己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最後把他說的躺在地上萎靡不起。遂燒了豬屍,度了亡靈,打開窗戶,一切又恢復寧靜祥和。

第二個夢,發生與抗戰年代,我生活在黃河岸邊。有一天我在河邊撿到了一塊臉盆大小的鵝卵石,經人鑒定,這是一塊翡翠的原石。當把石頭剖開之後,發現堶掩A盈盈一片,在此背景下,一個白衣飄飄的觀音,腳踩祥雲,栩栩如生,美極了。所有見到這塊翡翠的人都驚訝無比,甚至很多人都對它頂禮膜拜。消息不脛而走,日本鬼子到村媟m走了這塊寶貝。而我隻身一人踏上了追回寶物的旅程,感覺時間過了好久,最後有一個信奉佛法的日本人幫我追回了寶物,而他卻身陷包圍,我不知道他最後是不是死掉了,我只知道感動的哭,哭著哭著就醒了。

 

醒來之後,除了情節記得無比清晰外,夢堣H物的面貌就回憶不起來了。這兩個夢激起了我的興趣,我開始在網路上尋找有關“夢、和尚、觀音、前世”等的資料。直到我看了南懷瑾先生的《金剛經說什麼》。初讀南師著作,猶如醍醐灌頂,渾身毛孔倏然。由此,人生轉折,與佛法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幾乎一刻不停地將南老師的書請來閱讀,越讀越覺得我離那個真理越近。我發現佛法可以圓滿的解答我以往所有的疑問。通過佛法,我對自我經歷的種種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認識。佛法的宇宙觀和生命觀,極大的震撼著我的心靈。我認識到,用肉體的感官無法感知宇宙的全貌,只有像佛一樣大徹大悟,六通具足,才能明瞭一切十方三世的種種。人只有成佛才能解脫一切的痛苦。而我同樣自作聰明的認為,憑我敏銳的思維和悟性,得到終極的智慧不成問題,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第二夢:成佛作祖!

    2007年開始,我把我學佛的經歷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對佛學理論知識的如饑似渴,泛泛的讀了不少南老師講佛法的書,但我從小就不喜歡死記硬背,更沒受過這樣的訓練。是書讀的越多,道理明白的越多,越感到無法深入下去,就好像遇到了瓶頸。到了這個時候我明白,必須要切實的做禪定功夫。可是也沒有老師指點,只能按照南老師書中教的練。這時最大的問題是:心急。心中總是不自覺的渴望著各種境界的出現,然而這種希求,恰恰成為了不能靜定原因。為什麼會有這種希求呢?因為這成佛作祖的初發心,根本就不是菩提心。儘管像模像樣的在心堜壎o過,但這顆心仍與俗世夢想的初心一般無二。不徹底的瞭解自己的苦,便發不起出離心,不深刻的體悟眾生的苦,便發不起慈悲心。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和學佛人的交流中,在大陸學佛的青年,稍有悟性的大多在初期會陷入這樣的境地。究其原因,主要是由於每個人形式不同,卻內容相仿的人生經驗所形成的習氣慣性使然。

   第二階段,南老師的書我還是日日放在床頭的,但我不再唯讀南老師一個人的書了。如何去感悟各類眾生的苦呢?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兩句我都沒做到,讀書還是老樣子,泛泛的涉獵而已。但我開始從我身邊人的經歷觀察,從歷史的經驗中觀察,從政治上觀察,從國家上觀察,從看各種各樣紀錄片的視頻中觀察,再以佛法來印證。張尚德老師的老師方東美先生在《原始儒家道家哲學》一書中說:“學哲學的人第一課題先要請他做一次飛機。平常由常識看法,吾人生在人世間,但對人世間並沒有充分的瞭解,甚至生在此世,對世界也不知欣賞,只知詛咒,稍不如意便由痛苦經驗去誤解、詛咒視界,認定它為荒謬。在飛機上由高空俯視,所謂黑暗痛苦的世界,卻有許多光明面……關於這點,莊子很清楚,他的精神化為大鵬,扶搖直上九萬里者,在未上之時,昂首天空蒼蒼茫茫,而一上之後在俯視此世,由時空相對的觀點來看:‘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因此人世間亦是美麗的,這可以糾正我們對世界的誤解。……學哲學的人,如果只認識此世之醜陋、荒謬、罪惡、黑暗,就根本沒有智慧可言。應該在高空以自由精神迴光返照此世,把它美化;在高空以自由精神縱橫馳騁,回願世界人間,才能產生種種哲學和智慧。”而莊子本人也說:“聖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

科學雖然是雙刃劍,但是網路諮詢科學為我打開了一扇瞭解世界的大門。網路上的知識可謂是包羅萬象,在經歷了一輪好似心遊太虛一般的普遍觀察,微至原子空間,廣至宇宙邊緣,深至萬物起源,博至眾生萬類,細至自己情緒波動、病惱煩憂、善惡念起。把這些都拿來以佛法印證,更加認可了佛法的偉大,對釋迦摩尼佛的佩服,五體投地不足形容。除了廣開眼界之外,對於南老師所講的佛學義理有了更深的體悟。但佛法還是佛法,我還是我。

但是這個時候習氣又來了,我開始用我所理解的這些佛學概念給周邊的人東說西講。尤其是我至親,他們對我講的幾乎大部分認可,其實不過就是因為我看書了,他們沒看而已。這極大地增強了我的自我認可,我覺得我理解佛法的悟性很高,也喜歡給他們講。雖然我知道我並沒有成佛,也知道我講的只是一知半解,可我不是還有一個成佛作祖的夢想麼?所以這種感覺明知不好,我也控制不住。可我還算理智,我知道問題沒有解決!

第三階段,怎麼辦,南老師的書我都看了,我懊悔自己福德不夠,不能親近南師,但是我學佛的問題總要解決嘛,總不能“成佛作祖”的夢想也不能實現,到頭來只剩一場空啊。所以,我明知道我不會成功,衝動之下,我還是毅然啟程了。200712月,慕名前往太湖大學堂,懷著僥倖的心理想一睹南師尊榮未果(澄清:我可不是尋死覓活不見不行的求訪者)。幸見到一位好心的為大學堂洗衣的大姐,代我轉交幾首爛尾詩與南師,爛詩如下:

吾本迷途一隻雁,衝破烏雲始見天。

誰曾記得生前事?只求今生結善緣。

廿六年來日閑閑,盲龜隨波滄海間。

自從一拜金剛卷,此心早已到君前。

奈何殿口真神站,怨恨前身欠未還。

不期奢見真佛面,但請先生教一言。

無法想像,此信竟得南師一閱,並由秘書處代為回信。我心中感激萬分。回信如下:

來信收到,南師矚你先回去,要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做事,隨緣隨力利他。學問上可參閱南師《論語別裁》。若要學佛,當以念佛法門為上。

老爺子對於我“教一言”的請求當真是答復了,也的的確確教了一言。

當時我想:老老實實,規規矩矩?這不是在罵我嘛?我生性就不老實,不規矩,學生年代如此,成人之後亦然。再說我是抱著學佛的態度來的,怎麼還讓我回去讀論語呢?可這是南老師的話,一定有他的大道理。

回去之後我將南師講禪談佛的書籍放在一邊,翻了幾次《論語別裁》興趣索然。既然看不下去,就看起了《原本大學微言》,發現南師竟然在用佛理、道理來解儒家的法,這一切竟然是相通的。就這樣儒家的道理我也慢慢看進去了。但是卻帶來了一個讓我極為困惑的問題。我發現儒家的道理很容易解釋“五四”之前的中國,但卻和今日中國之現狀相差甚遠。因為在我周邊,從家庭到單位,從單位到社會,從社會至國家,從國家到世界,甚至整個人類的所作所為,與儒家所宣導的根本就是背道而馳,已經不知跑了多遠。

如果按照儒家的標準,西方個人正在奉行的是利益至上的“真小人”文化,而以美國為首的國家行為,卻要打著道義的幌子招搖撞騙,強取豪奪。我們的國民奉行的是“偽君子”文化,也就是說表面上個人的行為,要滿足傳統的道德標準,但是追逐私利無不是每個人心中的算盤。在真實的社會上,厚道人,老實人,實在人,規規矩矩的人,不貧既困,處於受欺負,邊緣化的境地。稍有處世經驗智慧,而還算老實的人,也都奉行著明哲保身的“中庸之道”,所謂不得已而為之。就算是再天真率直的人,扔到大染缸中,跌跌撞撞走了一圈後,被撞的頭破血流,照樣要發出“早年哪知世事艱”的感慨。

這時我才悟到,為什麼佛法在今天的大陸不管是明媟t堳H眾依然很多,因為佛法或多或少的在維繫著大眾的善惡觀念。至少信了佛,殺人放火,欺男霸女之事是不會再幹了。

我就是這個樣子的,雖然信佛,但是如果在我的單位,部門的領導為了自己部門的利益,與其他部門爭執不下,互相鬥爭,損害的是企業的整體發展。我看在眼堙A可我怎麼可能跑到他的辦公室去說:“何必言利,但曰仁義爾!”如果說了,觸碰的就是他個人的利益,他可能变着法孤立我,排擠我,並且剝奪我提意見的權利。而我還要在單位生存,還要依靠單位混口飯吃。即便我不想吃這碗飯了,我就更犯不上得罪這樣的人。

所以,我看了南師講儒家的書後,非但沒有解決我的問題,反而讓我更加的矛盾。身處其中,如入漩渦,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更加讓我失望的是,我看到連寺廟道觀,這樣的出家之地也成了培育“山頭文化”的土壤。所以,隨波逐流,成為了像我一樣的學佛青年的處世法則。猶如共業之勢,萬象奔流,儒者雖為砥柱,但無非螳臂擋車。

在我成佛作祖的大夢中,我仍舊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之處。我開始思考怎麼辦?就算真有成佛作祖的本事,在當今時代,演雷音如放屁之響,更何況,理易明,而事難行也!

南師在大陸公開出版的書籍中,《楞伽大義今釋》是唯一系統講解唯識學的,當然我也是從他老人家其他的著作堛器D,達摩大師囑咐弟子要以四卷楞伽印心的。我開始學習唯識學,不學不知道,一學嚇一跳!原來,我學了那麼多的佛理,看了那麼多的書,竟然還是在自我的第六意識中打轉轉,而末那識如此頑固的佔據著我的身心,越學越是心驚,越研究越發現自己的淺薄,學了半天無非是佛法的浮光掠影。我所有的情意妄動全部是阿賴耶識種子現行,現行種子的結果,而對於這些我根本就無可奈何!

即便看南老師的《楞伽大義今釋》,只要超出第六意識範圍的義理,思維就無法求證了。這時我才深刻的理解到“非言語譬喻所能及”的重要程度。到此,我才對佛法生出了無能為力的感慨。

可是夢還沒有醒,不光是成佛作祖的夢,還有世俗名利的夢,一夢套著一夢。

經過幾年佛法的薰陶,佛法也一樣種子現行現行種子的影響著我。思維揣摩佛法成了我除做事之外的習慣,但毫無進展,其中痛苦折磨不可言說。這段時間,胡亂寫了許多無根之文,寫完之後自己罵自己,狗屁文章,一竅不通!

可是唯識又像一根風箏的線,牽引著我不斷的尋找與摸索。就像孫悟空喝多了酒,跌跌撞撞的摸到了兜率宮老君府一樣,找到了網路上的達摩書院。我知道了,張尚德老師是南老師的老學生,而在這之前我對張尚德這三個字從未聽說過。

就這樣我紮入了網路的達摩書院中,看堶悸漱撜鼓漲P時也參參話頭,當我將堶悸漲U類文章看過後,給書院去了一封郵件。[見道友來信(2011.3) 覆李全超]

後來又經幾次通過黃師兄的郵件往來,我有了一個天大的機緣,得到了張老師“五一”靜修的許可。至此,我的人生又告一段落。

3、三十而立,那要真的立起來!

一路之上,我想了很多的壞點子要來試探老師。我想去買一個小鏡子,準備拿給老師看,然後我在當場把它摔碎!看他如何?可我馬上又覺察到,這是我習氣又來了,不可不可!人家那麼大的歲數,我再嚇到老人家,便罪過罪過了。當我下了小客車,遠遠望見道南的院落,我的心一下子寧靜下來了。進了大堂,見師矍然而坐,寒暄了幾句,通報了個人的來歷情況,張老師就跟我說:“不要搞事!大家無事。”我的心奡N開始發毛了,碰到真人了,他怎麼知道我有搞事的預謀呢?便真的打消了搞事的念頭。接著安排住處,熟悉一下環境。

次日上課,老師針針見血,當頭棒喝,看似好像他老人家不過是發發感慨,在我聽來卻覺得每句話都是沖著我說的。也許別的同學也有同感吧。

在我心中,言語文字的描述難以形容老師之聖者氣象。老師的棒子打得越狠,我越覺得渾身發熱,而這熱能的來源並不是由外而內的,而是由內而外的。

當老師說道:“認識到自己是個魔,還有救!”“人啊,怎麼自大到這個樣子喲!”

幾乎在一念之間,我好像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將自我人生29年的種種看了個清楚明白,個中滋味絕非一言兩語能說清的,我人生種種妄想之下的大夢泡影被老師戳得粉碎。打個比喻也許更加恰當,如同妖魔被打回原形,失了法力。就連悠遊人生,逍遙自在的妄想也無所遁形了,人生再無立足之地。

老師的慈悲非僅僅如此,下午院中經行,我就像一個遊蕩的靈魂,隨著隊伍茫無所依的在院中轉圈,就在這時,張老師高聲朗喝:諸佛菩薩與我同在,天地萬物與我一體。啪!我還是沒有悟道!可是我對老師的感激之情實在是無以言表。因為之前我所擁有的一切被老師一棒打空,可我沒有勇氣自殺啊!我總要有個安身立命之法啊。所以張老師這一香板下去我才徹悟了南老師教我那一言!我的人生終於在經歷了29年的迷茫之後回到了它的起點。生命的風箏終於在救命之線的牽引下,安穩的回到了地面。腳踩大地的感覺讓人無比踏實!

張老師說過:“天地無依,六親不靠,自己又迷失自己,是真正的孤獨。”

我真正體會了孤獨,又與孤獨中不在寂寞

三十而立,是要真正的自己立起來。立起來之後更要立得住!

所以老師說:

讀書志在聖賢,生活心存家國。人生背負苦難,歸命大化宇宙。

回首俯覽我自己的人生歷程,我才體會到我自己,以及當代絕大部分的青年,全都是:

讀書意在掙錢,生活只是為我。人生背著包袱,兩腿一蹬玩完。

人要真正的立起來便非要徹底的瞭解自己不可,自知而自立也。

這句話是南老師送給張老師的,我也送給我自己。

南老師說:尚德啊,不要再打妄想了!

我對我自己說:兄弟啊,不要再打妄想了!

二、空袋子是立不住的

要真正立的住,沒有懸崖撒手的氣魄是不行的,非要歸到聖賢的志業不可。而要繼承聖志,只有完全捨下自己的種種,再被背負上眾生的種種,還要背負起古聖先賢的種種,回到自己人生的原點,重新出發。而這條道路何止是難行難忍能夠形容的呢?讓我們看看南老師,再看看張老師,在這些當代聖者面前,連慚愧都是多餘的!

作為一名生活在此亂象紛紜時代的青年,若不知道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只是苟且的活著,那還為什麼要投胎做人呢?做一隻狗不是比人強多了?

南老師九十多歲了,還經常自己反省自己:“這個生命活在這堸竣偵礡A活著有什麼價值?要做點什麼事?挽回社會文化的風氣,該怎麼做?不知道。可他老人家已經把該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張老師八十多歲了,一身是病,還再說:我和各位,千萬不能虛晃了。

通過在道南的學習,以及對自我的反思和剖析,我清楚地認識到這樣一個道理:時代的主流世界觀錯了,是因為在這個時代生活的人的人生觀錯了,更主要的是時代青年的人生觀錯了,而我們的人生觀錯了,是因為我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思想錯了。教育思想錯在哪里呢?

教育思想沒有把人當成人教育並不是單說中國,而是全世界都是如此。這種教育思想否定了人的高貴,否定了生命的完美,而把人都教育成了自我物欲妄想的奴隸,奴隸是好聽的話。比如我們養寵物狗,寵物狗經過一代一代漫長的馴化,已經失去了在野外生存的能力。只能依靠給他食物的主人生存,沒有吃的,狗只能餓死,所以狗只能用忠誠聽話來討好主人。但狗的智慧低劣,他遵從的是食欲的本性行事,一旦在極端的條件下,主人和狗都沒有了吃的,那麼誰吃誰就不一定了。當然不是所有的狗都如此,還有的寧可犧牲自己也不會吃人,那就已經不是狗了,是菩薩示現,而這個時候狗,就體現了它生命的高貴。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而人一旦存在了,就“無逃於天地也”!就好比是一個主人養了很多的狗,可他的食物有限,狗一代一代的繁殖,越來越多。這也是我們今天人類所面臨的局面,如果人只遵從動物的本性,再加之無限貪欲的放大,都知道資源有限,都想吃的更多,甚至獨佔通吃,那狗圈堭N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呢?最後可能有兩個結果:一是很有可能食物沒吃完,可是狗互相咬死了。二是主人還想長時間的養狗,那就只能把那些食量大的,想獨佔通吃的狗幹掉。甚至主人一生氣,全幹掉,重新養!

聖人們早已看透了這一切,也看到了人類的今天。所以東方有兩位聖人,一個告訴了我們怎麼掉到狗圈堛滬鴞],也教給了我們最終跳出狗圈的辦法。另一個教給我們,要怎麼做才能能讓狗圈安寧和諧的道理,而只有狗圈安寧和諧,大家才能安心的學習另一位聖人超越輪回的大法。可是聖人們不論怎麼呼喊教化,我們這些沒有智慧的人就是不聽。是聖人的過錯嗎?不是!是有教而無學也!

人是萬物之靈,人要活的高貴。 “天地之大德曰生”也。我們自己一念無明淪為了妄想的奴隸,可天地何曾把我們當成芻狗呢?是我們自己把自己當成了芻狗,並像狗一樣活著。感謝天地將我生在了這個堪忍的娑婆世界,給了我這個空袋子般的皮囊。

我一直以為,只有釋迦重來,孔子再生,救世主降臨,這個世界才有救。我錯了,因為他們一直和我們在一起。

聖賢的時代,眾生福厚,肯虛心向教,所以一代時教才開創了人類的文明。

今天的時代,我們福緣也同樣深厚,但只有這代青年肯虛心受教,創一代學風,才能挽狂瀾於既倒。

只有將自己的空皮囊中,充足了古聖先賢的浩然正氣,讓自己真正的站起來,再為家、為國、為民、為天下,莫搞私心、私情、私意門派,打破一切的藩籬,追求真正的真理,這個世界才有一個高貴的未來。

毛澤東說過一句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諸位和我一樣的青年朋友,路已打開,大道南行,正逢其時!

最後以達摩大師答復二祖的一句話來作為我篩穀子結尾

“諸佛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無有是處。”

 

 

学生 全超

尚德讀後感:

中國有救;

世界有救;

人類有救。

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再覆全超道友

張尚德

全超道友:

   謹覆:

   中國傳統精華文化的各家,用大家都知道的話來說,就是: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孔子成仁、孟子取義;因為要仁,所以必義。一旦有仁,義必至也;

墨子兼愛,要做到此點,就必非攻,此與基督教神愛世人,是一樣的。

佛家更用不著說了,真正學佛,就必須且一定慈悲喜捨。所有這些,尚德全未做到。老說慚愧,累談業障,不在實際行動上,但為精神病人,且無用也。

 

附:

   南老師《楞嚴大義今釋》的精華,在「楞嚴串珠」與「楞嚴修證次第」上,是實現歸到心經的方法。二十五位圓通,是一而二十五,二十五而一,且是從色身上印證的,是一種扣實的經驗,非語言文字也。

   又:

   彌勒菩薩「唯心識定」的「識」,涉及種子識,即第八阿賴耶識,且包括情執的末那識(第七識)、第六識(意識)、和前五識(眼耳鼻舌身),更包括一切山河大地宇宙等之客觀存在也。

此所以釋迦牟尼佛說:「識」是最難了解的。

   祝福!

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附:全超來信

慧父張公尚德吾師尊鑒:

老師將學生自檢報告公之於書院網站,並有感而說:中國有救;世界有救;人類有救。學生深知,老師在為自己提振信心,也在為學生提振信心,更是在為一切有志于學的青年,為全人類提振信心, 以此信心,擴而充之,則浩然之氣油然生也。

此乃“開而弗達則思”的教育法門,師既開言,學生焉有不思之理?

愚生今三十始志於學,深感年華空過。

《學記》雲:“發然後禁,則扞格而不勝;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雜施而不孫,則壞亂而不修;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燕朋逆其師,燕辟廢其學,此六者,教之所由廢也。”

 

由此而想到當今國內外教育之情形,並結合我所經歷過做學生的經驗觀之,積重難返之勢,難以言詮,非一時一力可以扭轉。也更深刻的體會,老師在奔走呼喊,鼓吹回歸中華傳統文化的同時,又在用禪法教化迷情的苦衷。因為在這種大勢之下,儒家《學記》中所呈現的教與學的思想難以在現實社會中實現。

人本身就有問題,教學又出了問題,那人的問題就更加的嚴重,人的問題更加嚴重,教學就更加無從入手。二難相交,社會文化就越迷亂與墮落。想挽回社會文化的風氣就更是無解。所以老師也說:“拿古代任何一家的學說,套在現代社會,那是絕對行不通的。”

故學生亦自知,空有信心,卻逢此亂世,若無契應此世之無上方便智慧,又能奈何?

南老師經綸三教,不也有一首自嘲自解的 “狂言十二辭”麼。悲歎到:

以亦仙亦佛之才,處半人半鬼之世。

    治不古不今之學,當談玄實用之間。

    具俠義宿儒之行,入無賴學者之林。

    挾王霸縱橫之術,居乞士隱淪之位。

    譽之則尊如菩薩,毀之則貶為蟊賊。

    書空咄咄悲人我,弭劫無方喚奈何。

每當思及此處,我就會想起《紅樓夢》“常啼菩薩”曹雪芹的一首詩:

滿紙荒唐言,

一把辛酸淚。

都雲作者癡,

誰解其中味?

照此說來,“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這句話難道就是定論嗎?

學生根據自己的經驗反思認為:這句話放在《學記》中,放在古代相對單純的社會中,放在儒家思想體系中才顯出其定論性。不能因為這句話而將當代有志于恢復傳統文化青年們的激情澆滅。客觀來說這一代青年的確深受文化斷代的影響。例如,古文基礎沒有了,人生觀,世界觀扭曲了等等。但是從今天社會上風起雲湧的傳統文化回歸熱潮來看,尤其是青年們對傳統文化的渴求來看,一方面是聖者推動之功,另一方面也說明,雖然中國社會在現象層面表現為文化衰退,但是幾千年的道德倫理觀念仍舊深入人心,這使得中國文化具有頑強的自我修復能力。歷史實際經驗也證明,幾經落寞,幾經遭難的中華文明,總能夠在挺過危機之後重新煥發生機。

 

從近一百年的歷史來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中華文明能夠從存亡續絕的危急中走出來到今天,學生認為絕非偶然,實在是有其文化上的必然性。因為只要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有其基本的道德底線。中國社會在道德底線之下運行久了,社會必然反彈。所以學生認為,中華文化的斷代只能說是思想文化的混亂,而“仁義禮智信”這些道德層面的東西,是深深紮根于中國人心中的。

所以孟子說: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

“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燃,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您老說過,中國算是基本上站起來了。也就是說中國就像學生我一樣,到了“而立之年”,但是能不能立得住,而保四海安寧呢?那就需要全社會的反思,擦亮眼睛,“宏觀過去百代,智覽現今中外,從一切理論中平衡規劃”。

所以學生認為,我們個人也好,社會國家也好,可以,也應該反思自己的歷史,但卻無法拋棄自己的歷史,因為歷史中含有實踐的經驗。反思歷史的經驗也是一種學習,透過經驗反思的學習而得到的“學問”就更加的實際,更加的貼近真實的生活。當認識到自我過去的種種錯了,一旦找到了“立足點”,從這個立足點“擴而充之”,那麼過去錯誤的種種就“煩惱即菩提”了。

所以大乘佛法要求“菩薩應遍學一切法”。愚生認為,三十年非但沒有空過,反而三十年之種種,經過正確的反思成為了“智慧”。人如此,人類亦然!

張老師說“有救”。意在告知我輩,不可妄自菲薄,“自賊者也”!

豈不聞“若能回光就已。反境觀心。佛眼明而業影空。法身現而塵跡絕”乎?

 “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在張老師的禪法教育堿O不成立的。

因為張老師對此句話的觀點是:一切學習的條件,是有其時間和空間的因緣的。

所以“學記”的觀點是線性的:由學習而指導實踐,再由實踐而知不足,循序提升。

而超越性的禪門教育可以是活潑的、跳躍性的,只有這種超越性的教育,才能跨過文化與歷史的鴻溝。由此可見,契應當代社會的教育,非禪門莫可!

禪門的教育是真正以人為本,直指人心的教育。而直指人心的教育,就是直指中國社會根本道德倫理的教育。有禪門文化教育的大放光明,才有中華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未來。面向未來,中華民族新時代以人為本,與“真善美”合二為一的“哲學與倫理”架構的建立,也必出自禪門。

它必將會透過人類現有的生物文化層再往上提升,帶領全人類實現生存的永久價值。

而當前的時空因緣也正是禪門能夠發揚光大的時機,可謂百代而難逢也。

以上是學生對老師“中國有救;世界有救;人類有救”的理解。見浮解淺,乞望老師不吝賜教。

 

思之愈深,學生對當代禪門凋零之現狀也有感於懷。雖暫無承師志業的才華,但不能沒有承師志業的志向。心火惺惺,更應該投薪益火使之壯大。師亦雲:莫要空談,事到有功方為德也!您和南老師都在等著我們這代人交答卷,我輩又怎能不分秒必爭?

可在這種緊迫感中,又不能逞一時之衝動。“被抑不求急明,抑急明則怨恨滋生。”當今中國,社會內部暗流湧動,充滿了各種利益和立場的矛盾,不安之因素隨時可由火種變為炸彈。國門周邊險象環生,愈亡我中華的各方勢力伺機滲透,豈望中國分裂,變亂,跨掉。遍觀歷史,青年的不滿與妄動無不是國家變亂的端由。各方逐力之下,站穩腳跟,認清方向,把穩自己人生的航舵才是根本。萬不可盲從,衝動、失去理智,而成為蓄意之徒利用的對象。宗教也好,黨派也罷,思想也好,主義也罷,一旦遇到人性私欲的“依他起、編計執”,哪還有什麼和平穩定?必亂作一團也。

經濟國力之建設,共產黨做的很好,唯待文化興盛。眼前之亂象乃一陽複始,萬象更新之前兆,待剝盡複來,道之行矣。我輩學人須向自己身心內下死功夫,若心不定,則立不穩,志不堅,必行不遠。也要開眼向外“耐心的用三十年,心平氣和的瞭解知識的「通識」,然後成為自己人生的智慧,最重要也。”,所謂學須靜也,才須學也。

這可能不是一代人兩代人能夠完成的事業,但我們只要向這個方向努力,成功不必在我。

 

前面已經分析,人心的問題是“迷而未悟”,思想文化的問題是“亂而無主”。雖然分開來分析,但是實際上是一個問題。解決問題的兩個方面:一、“迷而未悟”可待禪門興盛解之;二、“亂而無主”則需一套統和東西方文化精華的新文化思想的誕生普及。

然此二者“同出而異名”,是相輔相成,互相促進的關係。禪門若要興盛,必有賴於這種可以被東西方共同認可的《哲學與倫理》。而新的《哲學與倫理》若不出自圓融的禪門,也無有是處。因為當今之世,中華文化之精華的正知正見唯禪門僅存。而未來之禪門,決不能守著故紙堆發呆了。正如您所說:“糊塗老爺卻還在書房裡,翹著二郎腿,喝著咖啡,沉思老子、莊子、韓非子的……。老太太一進房,拼命向她示意:「我是大哲學家」……。”而禪門也絕不是禪宗一派而已,必能匯九流於一海,呈現出統和東西方文明的新氣象。

且,創新與發展並非憑空而造,必然要有繼承,還要有統和。繼承者“獨舉宏綱,大張正網。”,統和者“未有一門匪通斯道。必無一法不契此宗。”

 

所以學生再次深入南張二位聖師為我們準備好的一切資料中,試著整理思路。萬望老師指點迷津。

 

所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現在全世界有識之士皆有共鳴:人類當今的文明發展,可說已到了絕續存亡的階段。面對世界之現狀,中華民族正處在可以,應當而且能夠在文化上撥亂反正的時節。建構一種以人為本、適應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是中國,也是世界迫切所需要的,乃當務之急。

從歷史發展來看,任何時代的主流哲學與倫理的變遷,都是社會客觀發展經驗的意識形態反應。二者互相決定、互相影響。張老師在《建構所需要的哲學與倫理》一文中指出:發展和建構一種使整個社會健全往前的哲學與倫理,是健全的社會所絕對不可缺少的。且,健全往前的哲學與倫理必須要統籌考慮個人、家庭、團體、社會、國家和整個世界,各社會單元的關係。

張尚德老師將這種統籌思考的觀點明確的表述為:哲學與倫理既要從個人出發,然後回歸家庭、團體、社會、國家和整個世界,也要從世界出發,然後回歸國家、社會、團體和個人。這種回歸是雙向的回歸。學生認為可以將這一基本原則概括為:社會各級生命單元與其所處的整個社會世界要形成和諧共生、健康穩定的有機體。這就要求,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的架構無論從微觀,還是宏觀,皆可以實踐經驗來證明其合理性。

社會是人的社會,人是社會的單元。這種統籌考慮的始發點必須要從微觀的社會個體生命單元開始分析,最終歸納總結擴展至宏觀的整個世界。既社會個體生命單元對自我生命的正確科學認識,和對周遭人、事、物的正確科學認識,是新哲學與倫理架構研究的根本出發點。這也是科學發展觀中所指出的“以人為本”。

從這一根本出發點出發,來研究個體生命這一基本的單元,首要的就是必須要承認富有生機的人類生命是物質與精神,主觀與客觀的統一體。所以無論是單獨研究客觀物質屬性,還是單獨的研究主觀精神屬性,都沒有從生命單元的整體出發,都是片面的。

生命的真實狀態是,生命不可以離開主觀或客觀而單獨存在,因為這與生命的實踐經驗相違背。這樣看來,無論是唯心,還是唯物哲學,都與這一原則相違背,那麼其得到的結論也必然是一種學術思維上的文字語言,並不是實實在在的經驗之談。

所以張老師說:要發展或接受一種哲學與倫理,在方向定位上,必須是健全的,健全的原則是:不可偏於主觀,也不可偏於客觀。

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其目的是在整體架構的基礎上,透過對矛盾現象的分析,揭示出符合實踐經驗的生命整體一致性所展示出的種種內涵。而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只有符合這種生命整體的一致性,才是一種具有實際意義的架構。始終不脫離實際,才能保證架構的科學性。所以從事這項研究的基本態度就是:實事求是!也即張老師所說:它必須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決不可將不是什麼,強化為是什麼,是什麼強化為不是什麼。

 

以人為本和實事求是,就是禪門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而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必然要先解決轉識成智的問題。轉識成智就可使人心歸靜,只有人人平懷安靜了,新倫理的架構才有可能經由實踐而轉為現實。

所以您說:唐太宗之所以有貞觀之治,是因為其時唯識學發達,若唯識學沉淪,世界必定沉淪。望中華民族和全世界人類,大家能平懷而安靜的活在唯識的轉識成智中!這才有總綱:全面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在重建印度的唯識哲學

那麼別的哲學就都不要了麼?老師又說:知識的太空科學、化學、物理、生物、礦物、地質、動物等科學,已綜合在一起,型製統一的成為基因與資訊科學。不是不要哲學,原來哲學中什麼宇宙論、知識論、人生哲學,已經被綜合統一的科學,打得光光的也。

所以新的哲學與倫理,是要以唯識學為基礎的,而唯識學又要有新的發展去統和科學。唯識學若不能統合科學,用科學的結論為新哲學的誕生做論證,就不能適應當今時代的現狀要求。就無法實現使人心從日新月異的五光十色中、不停求新求變的躁動中安定下來。

過去中國的禪宗為什麼呢如此燦爛呢?因為那時的學人不像今天這樣躁動,男耕女織,生活有著,安定本分,物欲不似今日這樣橫流。中國歷史上歷來不注重“奇技淫巧”,中國人求的是身心安定,國泰民安,更不知科學為何物。從地域上西南有昆侖之險,北方有長城之堅,東臨浩瀚之水,冷兵器時代外敵難以踏破國門,所以中原大地號稱神州聖土。在這種相對安寧大環境下,人們在富足安康中,精神文明才綻放出耀眼的光華。這與當年古印度佛教文化昌明的歷史地理條件幾乎是一樣的。

而西方文明雖然有古希臘時的輝煌,但經過中世紀近千年的黑暗時期,社會長期運行在道德倫理底線之下,就產生了文藝復興的強烈反彈。無論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都是務實的。經院哲學雖然窮其所能的用理論證明的上帝的存在,可他證明的上帝是高尚的,而西方封建統治者的所作所為,卻都是打著上帝的旗號,對被統治者實行欺詐與壓迫的低賤統治。這樣還有誰能相信呢?所以那時的反彈比我們一百年前否定自己文化的反彈烈度差不多少。從而也使西方走上了科學務實的道路,人們不再相信理論中的上帝,人們更加相信自我感官的眼見為實。唯物科學經過近300年的積累,才在16世紀後大放異彩。而這期間西方無數的哲學家、科學家們之所以這樣前赴後繼,其動力無不是為了探究真理,破除迷信。無奈東西方文明因中亞大陸的千山萬水阻隔,因語言文字的不通,因交通資訊的落後而不能交融匯合。這也是人類的命運使然。

時空的交錯,讓東方走向了精神的高貴,讓西方踏上了物質的極端。18世紀在槍炮聲中拉開東西方文明交匯融合的序幕,至此紛紛擾擾二百年。

南老師在《楞嚴大義今釋》中說:自清末至今百餘年間,西洋文化隨武力而東來,激起我們文化政治上的一連串的變革,啟發我們實驗實踐的欲望。科學一馬當先,幾乎有一種趨勢,將使宗教與哲學、文學與藝術,都成為它的附庸。這乃是必然的現象。我們的固有文化,在和西洋文化相互衝突後,由衝突而交流,由交流而互相融化,繼之而來的一定是另一番照耀世界的新氣象。目前的一切現象,乃是變化中的過程,而不是定局。

所以南老師又說:但是在這股動盪的急流中,我們既不應隨波逐流,更不要畏懼。必須認清方向,把穩船舵,此時此地,應該各安本位,無論在邊緣或在核心,只有勤慎明敏地各盡所能,做些整理介紹的工作。這本書的譯述,便是本著這個願望開始,希望人們明瞭佛法既不是宗教的迷信,也不是哲學的思想,更不是科學的圍于現實的有限知識。但是卻可因之而對於宗教哲學和科學獲得較深刻的認識,由此也許可以得到一些較大的啟示。

南老師所說的佛法是涵蓋了唯識學的,但是前面的分析結論是:方向上要以唯識為根基統和一切科學。

學生把思維再放寬一些,唯識與佛法是相通的,但是唯識和科學之間好像缺少一道橋樑和紐帶,統和二者的鑰匙在哪里?

南老師說:事實上,佛教確實有科學的證驗,及哲學的論據。它的哲學,是以科學為基礎,去否定狹義的宗教,它的科學,是用哲學的論據,去為宗教做證明。楞嚴經為其最顯著。

若干年後,如果科學與哲學能夠再加進步,(此書成文與1960年,愛因斯坦剛剛逝世5年)對於楞嚴經上的理論,將會獲得更多的瞭解。楞嚴經上講到宇宙的現象,指出時間有三位,空間有十位。普通應用,空間只取四位。三四四三,乘除變化。縱橫交織,說明上下古今,成為宇宙萬有現象變化程式的中心。五十五位和六十六位的聖位元建立的程式,雖然只代表身心修養的過程,事實上,三位時間和四位空間的數理演變,也說明了宇宙萬有,只是一個完整的數量世界;一點動隨萬變,相對基於絕對而來,矛盾基於統一而生,重重疊疊,所以有物理世界和人事世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存在。數理是自然科學的鎖鑰,從數理之中,發現很多基本原則,如果要瞭解宇宙,從數理中,可以得到驚人的指示。目前許多自然科學不能解釋證實的問題,如果肯用科學家的態度,就楞嚴經中提出的要點,加以深思研究,必定會有所得。若是只把它看作是宗教的教義,或是一種哲學理論而加以輕視,便是所有學術文化界的一個很大的不幸了。

以愚生看來,楞嚴經最關鍵的一處是彌勒菩薩唯心識定圓通章。南老師將此方法又稱為:唯識觀法。看南師在《楞嚴大義今釋》中如何講彌勒菩薩的唯識觀法:

依心識見覺悟徹自性的修法:彌勒苦薩起立自述說,"我記得在很久遠的劫數以前,有一位日月燈明佛出世。我從他出家。但是我心媮棜奏囓@間名聲,喜歡在貴族或士大夫中住來。那時日月燈明佛就教我修習唯心識定,證入正定的三昧。(唯識觀法。先須理解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原理。然後認識見覺心識的生起作用,都是依他而起的。心慧識的作用,是因外界所引發的,又說是性義法相的幻有。外界引起心意識以後,一般人就堅執我意,以為那是實在的。故簡稱這種作用,叫做遍計所執。如栗不執若這種遍計所執,也不再依他而起,空無所有,就是法性的畢竟空。然後空有都不執著,就是心識自性寂然不動的圓成實相。這種方法,完全先利用思惟觀察而修,不必再依止別的作用。)我就依這三種事理來思惟觀察。曆劫以來,事奉過無數的佛。漸使追求世間虛名的心,完全歇滅。這樣修持,等到燃燈佛出世,我才得成無上妙圓的識心三昧。證得虛空無盡中的佛國刹土,所有的淨與穢,有與無,種種現象,都是我的自心功能所變化顯現的境象。由此瞭解萬有功能。都是唯心識的變現。就是一切諸佛,也都是從心識的自性所產生。因此現在得到吾佛的認可證明,預記我遞補下一次的劫初,在這個世界上成佛,住持教法。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從觀察十方世界的萬有現象,都是意識所變。證到識心自性,本來圓滿光明,因而進入圓成實相的境界。遠離依他而起的心意作用。滅除遍計所執的執著習慣,得到無生法忍,才是第一妙法。"

 

而整個楞嚴經的法會因緣故事,以及前面七處征心、八還辨見、十八界因緣法則等等都是在為彌勒菩薩的唯心識定做鋪墊。前半部分經文正是南老師所說的:它的哲學,是以科學為基礎,去否定狹義的宗教,它的科學,是用哲學的論據,去為宗教做證明。

南師說:

“此七問七辨,阿難茫然,即舉古今中外之學理,概括唯心唯物之理論,統使其抽絲剝繭淨盡,無一真實存在可言。”

“從心物齊觀,(即統和生命單元的物質屬性與精神屬性)方知萬象盡為能量之互變。而此能變之自性,固自寂然不動,無聲無臭者也。迨感而遂通之後,即變動不居,周流六虛,困于夫婦之愚,日用而不知其至矣。因此又三科七大,詳細指陳心物之真元。說出十八界因緣法則與自然之關係,指示一般見解之謬誤。由此可以概括近世自然科學理論與哲學原理,了然無遺,上下古今,一串穿卻。”

倘若1944年,南老師在峨眉出關後就去美國找愛因斯坦,給他講一講《楞嚴經》的七處征心,八還辨見,和十八界因緣法則與自然之關係,幫助愛因斯坦斷除心外求法的妄念,《相對論》會是什麼樣子呢?今天的世界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呢?

所以學生認為,楞嚴經前半部分是架通唯識與科學的樞紐、關鍵、鑰匙、中心的中心,重心的重心。因為這堿J有東方直指人心的正見,又有符合西方文化哲學的思辨與科學的論據。由這堣~能將科學疏導至為“般若”和“中觀正見”服務,而有了中觀正見才能入唯識。而有唯心識定才能夠助人在理上入【靜】。張老師說的很嚴密,是在“理”上助人入【靜】。

那麼為什麼說唯識對今天的大眾能夠起作用呢?我們看彌勒菩薩的個性與愛好。

彌勒在《楞嚴經》婸﹛G“憶我往昔,有佛出世,名日月燈明,我從彼佛而得出家,心重名利,好遊族姓。”

《法華經序品》文殊也說他‘心常懷懈怠,貪著于名利,求名利無厭,多遊族姓家’

但彌勒菩薩具備慈心,既是孟子所說“人皆有不忍人之心。”

所以人人心中都有彌勒,可是我們每個人都在做著和彌勒菩薩一樣心常懷懈怠,貪著于名利的事實。我知日月燈明佛現今正化現世間,在弘揚唯識。

諸如我等心懷懈怠,貪著名利之徒皆乃“迷了”,所以歸家之途只有:

“彼佛教我修習唯心識定。入三摩地。歷劫已來。以此三昧事恆沙佛。求世名心歇滅無有。至然燈佛出現於世。我乃得成無上妙圓識心三昧。乃至盡空如來國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現。”

 

所以,“眾生即佛,佛即眾生”。這堶悸漁阞齪[,豈是現代物理學所能及?

 

識心一定,迷了既彌勒。識心一亂,彌勒既迷了。

 

唯心識定!此法能治當今時代一切“逐物迷心”之重病。

 

思路的結論是:新時代的哲學與倫理的研究要從《楞嚴經》前半部入手,統和東西方哲學與科學,以人為本來從整體上研究“社會個體生命單元”,將其導入唯識哲學的架構中。這樣才能將《瑜伽師地論》中本地分之前的科學前提補充完善。既:必須要先解決《八識規矩頌》中“合三離二觀塵世 愚者難分識與根”的問題。將“識”的問題解決了,才能因識而統和數學、物理學、基因學,這樣佛法的時空觀,生命觀才能有立足之地,而讓科學界所接受。

路漫漫其修遠兮,終將上下而求索。我一人不行,定有後來大士!

愚生淺見,望師開示。

 

学生  全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