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 道友(2012.1)

 

通吃

覆 哲學研究者

—程思學弟

張尚德

老師,您好!

拜讀輸了莫亂性,得到很多啓發。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司令官,碰到順境或逆境,不是盲目肯定就是全盤否定,實在不能清醒而耐煩的走好每一步,我就是這樣的,實在是蠢的無法形容。

有時明知是自己的錯,卻總向別處覓原因,總在等待什麽,結果也終成蹉跎歲月。

越來越明白自作自受的道理,誰也逃不過最終的審判——自己審判自己。而如不真正自肯承當,始終是飄空一葉吧。

可我始終還是一個原地踏步的愚人,原來,我一直給自己判的是緩期執行啊!

 

雜亂的一些感想,希望沒有打擾您太多的時間。

新年元旦到來,祝 一切平安!

    學生:程思

尚德讀後感:

程思學弟:茲覆

   讀英國大哲學家羅素的老師懷德海的著作,特別是他的《歷程與實在》、《思想的式樣》。

   千萬千萬跟《華嚴經》,特別是方東美先生的《華嚴宗哲學》,一起與《歷程與實在》,做深參深究。

   更要注意太空科學知識的發展。釋迦牟尼佛早就知道,太陽不只一個。為什麼東方有藥師佛和日光菩薩?這些都是經驗,不是情緒與幻想。知識的太空科學、化學、物理、生物、礦物、地質、動物等科學,已綜合在一起,型製統一的成為基因與資訊科學。

   糊塗老爺卻還在書房裡,翹著二郎腿,喝著咖啡,沉思老子、莊子、韓非子的……。老太太一進房,拼命向她示意:「我是大哲學家」……

   你千萬莫搞這種事也。

耐心的用三十年,心平氣和的了解知識的「通識」,然後成為自己人生的智慧,最重要也。

   不是不要哲學,原來哲學中什麼宇宙論、知識論、人生哲學,已經被綜合統一的科學,打得光光的也。

   現代已無大學哲學高貴人文教育的原因在此,沒有在實際生活上落實的教育,即無大學也。大學都因教育殘缺不全而沒有了,遑論有沒有哲學系。你看一下《禮記》中的「學記」,就知此道理了。

   你要注意的是:後來羅素在思想的發展上,離開了他的老師懷德海。吾師殷海光先生,卻在往生前,幾乎全部接受了羅素邏輯經驗論的方法學。後來他也接受我對他說的:「中國」古典人文精華和禪門文化,它們好得很喔!

   祝福!祝福!

   萬千祝福!

   希望你這一生腦袋清楚!

   在民國五十年代(一九六一年),其時世界有兩派流行哲學,一是邏輯經驗論,另一便是存在主義。羅素是將感知和認識的悟性經驗結合在一起的大哲學家。所以你要非常注意他的兩本重要著作:《人類悟性論》(Human Understanding)與《數學原理》(Principia Mathematica)。這類著作,大部分著重在如何追尋和理解知識的方法上。一個學哲學與研究宗教哲學者,若在各類方法學上不通,他一定是一位糊塗大師。自古以來,中外這種大師多得很啊!

   說到這一點,我想起了胡適。老實說,他在真正學問上,一無成就。他喜歡說「空話」,什麼「大膽的假設、細心的求證」,做學問就是做學問,要個什麼心理的大膽,又不是搞革命。再說,是什麼就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切不可以把不是什麼搞成是什麼,是什麼搞成不是什麼。知識追求的基本原則,本來如此,與什麼細心不細心,有何相干?胡適喊了一生「德先生、賽先生」(民主、科學),那更是笑死人也。美國有個屁的「自由和民主」,除了資材與資本的搶奪,永遠還是搶奪。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仍是如此。所以中國幾百年來,老百姓搞了一點錢和勢,就想盡一切辦法,要移民到剝削的國家,去享受其自由與民主。一旦在外國得點小勢,就回到自己國家,搞其剝削和做剝削者的幫兇。

   毛澤東先生沒有喊什麼「賽先生」,他與沈默的原子專家錢學森兩手一拍,核子的賽先生就出來了。切莫空叫口號,「實踐論」重要得很啊!

   王陽明與朱熹的話語,是宋明亡朝「泛論」哲學積累搞出來的,絕對不能救國和治國。這些說來話長,就不跟你解釋了。

   不過,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問題。胡適還是了不起的,我是和你談學問,你不可以批評他,我非在批評也。

   不僅如此,你還必須了解他的老師美國的杜威(John Dewey 18591952)的淺淺經驗哲學,也要了解為什麼胡適研究禪門知識,一點都進不去。

人說他是自由主義大師,非也。雷震被蔣介石關,殷海光被蔣介石解聘,他仍自美國歸台,做蔣介石的中央研究院院長。你說呢?

這使我又想起殷海光老師,他的成就不在通識的學問上,是在他的與聖者同在、永垂天地宇宙的風範。當今之世,特別是在台灣和中國,半個自由主義者都沒有,都是騙人的,只不過是利用自由主義這個空洞的名詞和利用殷師,搞自己自私的通吃而已。

   獅子老虎都不通吃,願你這一生莫做通吃者。

   真正不騙的告訴你:

   我也不是自由主義者,我是自私主義者。

再次祝福:

   看你的未來!

中國的未來!

人類的未來!

如果人人通吃,那有什麼未來。

 

二0一二年一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