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道友來信(2011.4)

 

覆 道友來函

覆 周少弘

張尚德

張老師

劉大姐  

黃博士   道鑒

三月三日我從湘潭回廣州。三月六日家父因糖尿病並發癥入院,醫院發出病危通知。同日早上,劉大姐在給我的郵件婸”魽G“佛菩薩會保佑善良的人,你多保重。”張老師在達摩網站上發表的《真正的寂寞與孤獨》一文中提到:“天地無依,六親不靠,自己又迷失自己,是真正的孤獨。不超越這些休想解脫。”

家父病危期間,我相信劉大姐的話,佛菩薩會保佑善良的人。因而求佛菩薩:如果家父的壽元已盡,就讓他安靜地離世;如果壽元未盡就保佑他度過難關,轉危為安。結果菩薩保佑,三天後家父遇良醫,脫離了生命危險。

我的父親是中學老師,教了四十年書。父親的一生,總結一句話就是:“書呆子”式的老僧。父親出生在農村,初、高中時,除了上學外,每天還要務農養活弟弟妹妹。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個小縣城當中學老師,每天的生活極其簡單,除了上課外,就是備課與讀書。父親善良樸素、話語極少、淡泊名利、與世無爭。文化大革命時,教不了書,就帶學生去種田。六十歲退休後,又到私營學校教了十年書。

對給我肉身的父母,我的責任是盡孝,并讀經回向給他們,祈請佛菩薩保佑他們百年之後能往生善處,免墮三惡道。

對給我慧命的法身父母,我的責任是成為法身父母的馬前卒,為他們跑腿、打雜、掃雷。

在護理家父期間,對張老師在《真正的寂寞與孤獨》一文中提到的六親不靠有一些認識,報告如下:

1、六親不靠對自己來說,須擺脫對六親的色身與親情依靠。因為:六親的色身靠不住,會老死消亡;親情會粘人,產生痛苦與煩惱。在護理家父的過程中,基本能做到以清凈平常心,照料家父,不被家父的色身病痛和親情所困,而陷入痛苦煩惱中。

2、六親不靠並不是對六親不理,而是要成為六親的依靠。

3、在醫院期間經常見到一位護士,面對病人時總是滿臉微笑,輕聲細語,不厭其煩,細心護理。她的行為,在我看來是把病人化成自己的親親,成為病人的依靠。

4、六親不靠往上提升是成為六親的依靠,成為六親的依靠後再往上提升是成為眾生的依靠(依怙)

在醫院期間,見到患重病的病人時,常感嘆:人生無常,色身不可靠。同時又覺得自己很無能,幫不了他們。

近來讀《華嚴經》,看到經中的菩薩們:心心念念想的都是眾生,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而菩薩們經常做的事是:幫助更多的眾生從身心的痛苦煩惱中解脫出來,回到自己的清凈本心。

真希望自己有智慧和醫術,幫助他人從身心的痛苦煩惱中走出來。但可悲的是:大部分時間堙A自己還在迷失中,感到厭世與厭事。

康安!

周少弘敬稟

少弘:

1.很好。

2.    厭世、厭事,厭到底,全身全心都再藏不下什麼厭,五臟六腑都破了,心也碎了,那就成了。

3.    努力!

尚德 於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四月三日

 

覆 蔡征征

張尚德

尊敬的张老师,您好:

       初次给您写信,冒昧打扰,请您见谅。

       我想先把写这封信的因缘告诉您。学生在小学的时候看过蔡志忠画的一些关于先哲的漫画书,虽然当时也不知道看些什么,但似乎在心里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

       我在前年的时候还对佛学这一套并不感冒,但我对虚无飘渺的命运很感兴趣,也很想把握住命运,所以一直在看关于易经的书,那一天我在书店正好看见一本南老师 的著作《我说参同契》,因为书的封面上印了周易两个字,我便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一看就再也放不下了。就这样我逐渐接触到了中华文明的精髓。

        以前我只是觉得在昏昏沉沉的活着,南老师的书好像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那里面有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我迫不及待的照着书上开始盲修瞎练起来。

        因为一直是自己摸索着学习,也不知道练得到底对不对,而且随着学习的过程产生了很多问题,虽然我一直在翻书求解,无奈这方面的积累实在太过肤浅,所以有些问题学生想请张老师开示。

        一、如果在一页纸上有一个字反复出现多次的话,看着看着就感觉好像不认识这个字了,只是觉得是一堆线条组合在一起,这个时候是不是只有眼识在起作用,第六识分别性不起作用了?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呢?

張老師覆:

光線與眼睛器官反應關係。

 

        二、请问意识是如何产生的,意识的产生有一个过程吗?前五识是在入胎后立刻就有了,还是在胎儿发育过程中慢慢产生的?五识的产生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那个 能知的知性,是哪一识的功能?南老师书上说人出生后到顶门封住时第六识才慢慢形成,但南老师又说胎儿在娘胎里有境界,请问这个境界是第六识的现量境吗,还 是非量境?如果是的话,是不是说人一入胎就产生第六识了?只不过是在顶门封住的时候第六识比量的分别功能才开始起作用?如果是这样的话,能不能将第六识形 成的过程一步一步反推回去,而达到现量境呢?

張老師覆:

頂門封住,一定無記、昏沈、散亂。眾生的盲目投胎根本原因,就是頂門封住。

應特別注意的是:

一切存在,都有「頂門」,這太深了。

 

        三、唯识论有很大一段说明本我,我反复读了很多次,再结合《楞严经》上佛所说的八还辩证,我感觉这个本我无法用语言说明,因为本我无法描述,任何语言的描 述都会把本我套到一个框框里面,所以佛祖只好用排除法来说明,把错的去掉,去到最后剩下的就是了,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如果我有点理解了,那还是用第六 识的比量推测出的,我和阿难祖师有同样的疑问,我用这个理解在作功夫的时候作为指导会不会有偏差?因为不能用分别心辨识,如果有偏差,要如何修正呢?

張老師覆:

你好好修鍊,從天台止觀和五停心觀契入,應理解的是:「五停心觀」是一而五、五而一的。

 

        四、有天晚上,我在床上半梦半醒的时候习惯性的作安般法,忽然觉得四周刮起了无边的大风,我当然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梦境还是现 实,当时也不害怕,只是有些紧张。我不停的念阿弥陀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有一片浓雾散开了,我看到一条古色古香的小巷,两旁都是那种木质的楼 阁,前面有一个方形的池塘,奇怪的是我感觉是个池塘,却看不到边。池里面有很多红的鲤鱼,它们都浮在水面上,但没有游动。还有好多的莲花,不过这些莲花有 点暗。我抬头看看天,天空的云变化得好快,中间很明亮,可以看见白色的太阳把光撒下来,四周都是漆黑的。因为这个梦(不知是梦否?)给我的印象很深,所以 我想请张老师为我开示,这是怎么回事?

        恳请张老师慈悲,为我指点迷津,愿张老师健康长寿,一切吉祥福德俱足!

末学 蔡征征 拜上

 

張老師覆:

一切皆夢,夢夢相夢,莊子說夢,你也多夢,金剛經更說「夢幻泡影」。

我怎麼知道:

你是什麼「屁夢」?!

尚德 於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四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