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道友來信(2011.1)

 

狼虎堆中好修行

覆 楊飛

達摩書院 張尚德

張公尚德先生鈞鑒:

    不好意思冒昧地打擾您,請您見諒。学生現在很大的一個困擾是讀書、修證、工作三方面協調不好。一方面年屆而立,需要擔負起家庭和社會的責任來;但另一方 面,又不想放棄讀書、修養。現時代節奏快,欲尋覓平靜工作和讀書的地方蠻難得,為此苦惱,也深感疲憊。不得已給您寫這封信,希望能得到您百忙中的一點指 導,破除晚輩的迷津。

    恭祝

大安

山東末學 楊飛 惶恐拜上

 

楊飛老弟:

   狼虎堆中好修行。

   所有往聖先賢,特別是釋迦牟尼佛說:

「人世是『魔』,是『濁』。」

所以歷史上一流人物,實際在修行也。他們的包容、忍耐、自持與吃苦,以及超越「無可奈何」,…,不就是嗎!

   孔子在亂世中著《春秋》,認識和練習

   「即此用,離此用;離此用,即此用。」

   又成就:

「我本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

這是何等的境界與功夫!

呂不韋獻醜,要與孔子匹對,也寫《呂氏春秋》,何其誤也!錯也!

南公懷瑾先生,快一百歲了,之所以了不起,仍「清明契躬」的「在熬」。誰不苦惱,誰不疲憊,汝但莫求「速食」。

 

尚德 於台灣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一月十四日

 

 

覆 劉震宇

達摩書院張尚德

張老師你好:

首先向您问好。

小朋友我之前在国外轻狂放纵,各种破戒,终遭报应,极度困苦之中本能的念起“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法号,从那时起,佛教就成了我的救命稻草和精神支柱,从而产生了皈依的念头。

08年回国,在弘法寺拜见本焕长老,发心忏悔,正式皈依三宝(因怕忍不住破戒所以还未受五戒),求学业顺利,也请佛像,经书在家供奉,学习和虔诚膜拜,每日上香。

后母亲得肺癌,越发虔诚念佛,发愿替母受一切罪过(当时还断了荤),结果母亲奇迹般的在开胸之后被确诊为患良性肿瘤。10年我在弘法寺上香时默默发大愿:今生若做不了一个对社会有正面贡献的人,那么干脆就让我生生世世堕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奇怪的是就在回家的途中,收到确定可以再次出国学习的电话,从此,心如铁石般跟着佛走了,如今身在英国留学。

可能是我业债还没还清,学佛途中始终孤独一人找资料,上网,看经,缺少良师益友指点,修行道路上难免有困难,绕弯路。今天非常诚恳的向诸位师傅请教以下问题,可能浅薄幼稚,十分惭愧,但希望诸位能帮小弟一把,感激不尽!

1.      念准提 的心态问题。准提咒因为说可以求财得财,求官得官且百无禁忌。受尤其是在家居士的推崇(例如袁了凡)。所以我念准提咒很怕自己念的根就只是扎在求世间福报,人间富贵上。在我看来这还是贪心作祟,与我佛教义相左,所以一开口念咒就生惭愧心,羞耻心。但是我扪心自问,自己又还做不到放下一切,向往富贵确是我 当下的心态和我的自性。那么,我是不是也应该放下这些想法,心安理得的念准提咒求眼前的考试成绩提高呢?或者说我应该改念佛号?

張老師回覆:一切放下,好好學習一切知識,是真準提咒。

 

2.      我现在分早中晚3次念咒,但都是躺在床上休息时念。比如说早上闹钟一响就开始念,念够108声就起床。想问问这样会不会不够尊敬,需不需要有一些规仪必须遵守,例如先磕个头什么的?我明白这都是形式,色相罢了,不应执着,但我觉得,我这辈子作孽的就是小聪明太多了,现在念佛了,我想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的念,老老实实的念。另外网络上有没有相关的教程?

張老師回覆:何處不是咒?何處是咒?咒在哪裡?

3.      念咒是张口就念,念够数就完,还是念之前要先念一些个偈啊,赞啊,之后念些回向什么的呢?我这么光秃秃的念准提咒,总感觉无始无终。中间也没有哪个一字咒。主要是怕自己漏掉什么。

張老師回覆:一切時中,契應一切佛、菩薩和中外一切聖賢。

4.      因为我没有什么上师传承,所有的咒的发音来自各个网路,我很清楚南老不会有错。但我自己念起来,却是最后三字萨婆诃念成“撒泼喝”比“梭哈”顺嘴也更容易找到节奏,我可以坚持自己的念法吗?

張老師回覆:你要下地、上天、入海、歸有、契空、一切統一,都可以。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重要的是:

在理與禮上,不騙自己。

最后再次感谢您花时间看我这么多对您来说可能很无聊的话,但请相信我是真诚的,谢谢谢谢!!

刘震宇

張老師回覆:

   你永遠保持「真誠」,就是大咒,真咒,一切咒也。

   希你「真誠」的讀一讀儒家談究竟什麼是「真誠」的《中庸》一書,你可寫心得給尚德讀。

   祝福,真的祝福:

你這一生的「真誠」。

尚德真覆 於台灣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一月十二日

 

 

孔子、耶穌、穆罕默德、老子、莊子、

墨子、愛因斯坦、釋迦牟尼佛;還有:

你相信什麼?

覆 某同學

達摩書院張尚德

張公尚德老師尊鑒: 

  11月湘潭一別後,月餘未見。心中時常想念老師,並不時有一些疑問想請教,但一想到老師整日為眾生忙碌不已,要處理各種事物,我又何必再添一些莫名奇妙的問題呢?記得老師在湘潭時對我說過:“已經全部告訴你了”。那我為什麼還有些問題呢?只有好好的反省自己了,試著儘量自己解決問題,不浪費老師的時間。由是元旦也未寫信問候,因為我知道對於老師來講,早已沒有新年舊年的了,只有在無盡的時空中永遠關懷眾生而已。

   寫這封信給您,是因為昨天收到某師兄的一條短訊,要我把我的銀行帳號給他。打電話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師兄是想寄錢給我,資助我的學習。再一問,師兄說您在湘潭的時候曾經私下囑咐過他要幫助我(具體說了什麼我不知道),於是他現在要寄錢給我買書。想到老師對我的關懷和師兄的如此善心,我真是萬分感激,也受用非常!但錢我是收不下的,也沒資格拿。因為自問我的家庭經濟條件雖然不能算富有,但也絕非貧困,算是中等吧。而且父母對於我的學業都是全力支持的,除生活費外,還有不少零用錢,足可供應現在一切開銷。而比起那些貧困的學生,我在經濟方面真是強過百倍了。更重要的是,我也這麼大了,四肢健全,現在還靠父母養著已經羞愧難當了,更不說自己無德無能了,又怎好意思再拿別人的錢呢?!於是我在電話媟Q拒絕師兄。無奈師兄善心深遠,對老師的話又言聽計從,非要我把帳號告訴他,而我天生毛病又不太懂如何拒絕別人,總怕傷到人,於是就打了個轉告訴師兄說我先寫封信給老師彙報一下再說。其實寫這封信,一是感激老師和師兄的關懷,二是希望老師幫忙,告訴師兄不要寄錢了,我想他一定聽您的。但是您們的善心我學習了,而且會永遠記得。

  借此機會,也向老師彙報一下我最近的一些反省。我開始認真的反省到自己實在是個------大愚癡者!我一直都在欺騙自己,也在騙別人,這麼多年來,原來都是這樣!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樣什麼樣的人,其實不過是自己在意識媯髡菑v塑造的形象。這甚至會導致自己不敢接受真實的自我,好可怕!為了“我”這個虛幻的形象,“我”會故意“看歪”一些東西,刻意編造一些思想,任意創造一些“情境”,為的就是讓這個虛幻的“我”永遠的存在。而實際上我真的很難清醒地知道“自己”到底“幾斤幾兩”。於是有所謂的“命”。而古人說“盡人事,聽天命”,我現在知道了不“盡人事”的人是沒有資格“聽天命”的,否則容易成“虛無主義”或“命定論”。老師講的把煩惱交給宇宙,把清靜留給自己,也應該在這個基礎上,所以並不是逃避,而是把自己該做的都做好,自然進入南老師說的“我沒有做什麼”。我以前總是想明天我會怎麼樣,會怎麼做,導致到頭來其實什麼都沒做。其實這也是下意識的不接受“現實”的表現,不知過去未來都在當下一念,全心投入下去,自然“三際托空”。而阻礙我進入當下的就是“以為存在”。存在必“有”,“有” 必趨無,而存在必執“有”,所以存在必苦!苦即是障礙,而若不能吃苦,則無法入道。我以前覺得沒有把自己當“權威”,其實在更深一層的意識堙A根本還是覺得自己了不起。特別是對於沒有這些學問的人來講,總覺得他們很可憐,其實有時未必是真可憐別人,而是一種自我的崇拜感。想到修行人如果拿著自己是修行人的觀念來找藉口做其他的事的話,真是很慘很慘的事情!因為“我們”是真正平等的。我有一些很錯誤的“潛心理”,而這些“潛心理”的形成與我小時候的一些經歷,成長環境和錯誤的思想有關,它們一直在影響著我。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只有真正發心無我助人,才能和存在打成一片,沒有第二條路。要平實的做人處事,踏實的吃苦,不斷的反省自己。以上是我最近的一些體會。

  最後,想到老師講看人能否入禪之門有四個條件:絕對的吃苦,絕對善良,絕對的誠敬,對整個人類的命運有一分深度的憐憫與同情。我不敢奢入禪門,因為每個條件離我很遠。但是我覺得這四個條件正好可以反過來用在自己身上,用這四個條件來修正自己,提高自己,慢慢的先成“法器”,再說其他的。而想禪門文化,偉大之至!讓人何止心嚮往之!特別在這個時代,真心祈願有像南老師和老師這樣的大禪師常住世間!

  願張公尚德老師身體康泰!

  順祝各位老師和師兄道安!

末學敬上

張老師細讀後回覆:

1. 知道自己在騙,就是悟的一大步。不過,要深思,實證人世騙的內涵與外延究竟是什麼,那就夠深、夠廣的了。

 

2. 知道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是哲學之父蘇格拉底強調要瞭解自己的第一步。他說:

「我不知道什麼,我只知道我不知道什麼。」

此所以孔子必每事問、每事學,最後竟說自己不如老農。 歷史上教皇把自己看成真教皇,皇帝將個人視為真皇帝,現在…,世界就且必亂也。

釋迦牟尼佛之所以偉大(人世間如果有偉大的話),在祂真的認識且做到「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我們凡夫只是喊口號和搞意識也。

 

3. 凡已存在,就成必然,且是在本空中存在,未來也會不存在。因此是諸法空相,所以中國大部頭哲學寶典《禮記》就說:「凡物皆命」,這也就是《中庸》一開頭所說的「天命之謂性」的一重大義。「天命之謂性」也就為「是諸法空相」。

   凡存在固為必然,因為它離不開空,因此,一切存在,就必為偶然。

   這樣一來,必然與偶然成為一切存在與非存在的矛盾對立,所以許多哲學家都知道世間最不可思議、最大的力量、最不可解而又常常會在矛盾對立中統一的,就是矛盾、對立與統一之俗諦的存在。

   但是永遠在矛盾對立中搞統一。

   永遠又在統一中產生、發展出矛盾與對立,則人生、社會、世界、宇宙…,等等、等等,就會不得安寧,此所以古今中外,任何聖賢與智者,要超越跳出矛盾對立的根本原因。「必然」是相對真已存在來說的,世間俗諦沒有什麼永恆的必然,然而人類歷史古今中外卻一直在搞「必然」,變亂無已,人類的真可悲在此也。

   所以孔子就跳出來了,說一聲:

「天何言哉。」

老子也說一句:

「老死不相往來。」

   耶穌也說:

「在矛盾統一中,進入清淨的人有福了。」(見馬太福音)

在此要提醒你注意的是,辯證法大師黑格爾說:

「凡合理必存在。」

不通也!數學的「零」很合理,人世間何處有一實際事為零(0)呢?可見人的腦袋常是不清楚的。

不僅如此,有時存在也未必見得合理。在歷史上人類殘殺至今,即可知也。

尚德四十八歲前,經歷和看透了人世一切的殘忍與悲哀,在南公懷瑾先生的慈悲接引下,尚德便告訴自己「不要了」,不是自表清高,是已清楚知道自己在地球上,真無能力要到什麼也!

想告訴你的是:

現在的人世,比起以前歷史,並沒有不殘忍與不悲苦也。

最後真正且不是謙虛而要說的是:

尚德不是大禪師,連禪師都不是。蓋真禪師豈是用「節操高邈」所能形容於萬一的。

再想問你的是:

你究竟相信什麼?

仁者無憂,智者不惑,勇者無懼à這是孔子;

神龍見首不見尾à這是老子;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永遠逍遙遊à這是莊子;

大家一起無私的做工、好好的過日子à這是墨子;

靜靜而無怨的背負人類苦難的十字架à這是耶穌;

宇宙是和諧的,搞真科學不搞戰爭à這是愛因斯坦;

人要往上提昇,既清且真à就是穆罕默德;

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à是釋迦牟尼佛也。

還有à!還有!à還有!à!;!;……。NN+1…。

你相信哪個「還有」呢?

大哲學家方東美先生相信:

N+………。

你看懂他的大著《華嚴宗哲學》,就知道他的N+………。

祝福!祝福!

尚德 於台灣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一月十日

 

 

為人民服務

練習說形而上的話

覆 蔡旭

達摩書院張尚德

尊敬的张老师:

您好!我是经常看南老师和您以及其他大得的书和文章,对您们所修持到的境界非常的佩服。但同时也有许多的思惑。我 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言语不多,每天和周围的同事、朋友虽然在一起,但也讲不了几句话。有时觉得自己说话中气不足,声音也不够大,有些自卑感。为什么别人 那么快乐?那么多可说的?是不是跟家庭的教育有关系?我妻子和孩子对我也不是很亲近。我虽然不乏朋友,但内心总觉共鸣的少,仅仅是吃饭喝酒娱乐较多。

   
我想向您请教几个问题。1、性格内向的人前世是怎样的,为何现世是这样的果报。2、如果前世是女孩子,如何在今世修炼成一个伟丈夫?3、中年人是不是还能经过努力再得出息。
   
烦请张老师在繁忙当中为学生开示。


                                                                   
学生顿首
                                                                                     
蔡旭


蔡旭仁兄:

   茲回答你所問:

1.說話是大學問,你不喜歡說話。菩薩有隔陰之迷,尚德不知道你過去世是不是菩薩。你看眾生都在拜菩薩,被拜的菩薩從來沒有一個會說話也。

2.語言表達觀念,觀念來自意識,意識有明了和不明了,清淨和變態等等。你自己的意識是什麼呢?

參!

3.現在人活一百歲不難。姜太公八十遇文王,如果你努力,未來豈無大前途乎?全世界知反省的人類,如美國總統歐巴馬;和中國進步的華人,正在大大的為和平與安定往前努力。最需要有能力、品味、風格、抱負、理想和有真學問的人才。人世間有時沒有小是非,有大是非;沒有小公平,有大公平。否則,宇宙和一切存在,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個人無私的真能扔掉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真正博愛、天下為公而正直清廉的為人民服務,那你是何等人物也。是真人才,絕不會被埋沒的。

最後囑咐你的是:

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

還有:

當說話時不說,失人;不當說話時說,失言。

真正的大人物,絕對是掌握語言,又超越語言的。

法家的韓非有一篇文章「說難」,那是在形而下來說人性的。真心真意的說話,就會像希臘的宙斯神一樣,馳騁縱橫宇宙也。

應知:

人人都可以做到像宙斯神一樣。

究實說來,人世並無「密宗」。

地球搞「密」,故永遠在「亂」。

勸兄台努力契應形而上語言,練就:

說而無說,無說而說,好好的潛下心來,恭恭敬敬的讀一讀《維摩詰經》吧。

祝福!祝福!

在祝福你之餘,尚德要問你:

你究竟要什麼?

如何要法?

要到了又怎樣?

尚德一生曾遇到、看到許多「大人物」,臘月三十日一到,原來不知道自己一生究竟要什麼!!!

請參!

愚弟尚德 於台灣達摩書院

二0一一年一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