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道友來信(2010.8)

 

張岱年先生的「搞到

任繼愈先生的「謙虛

覆 曾亮碩同學

張尚德

尊敬的张老师:

        学生叫曾亮硕,这是第一次给你写信,犹豫了很久,因为不知道你会不会看我的信。但因为有很多困惑,所以下定决心写了,如果你有空看我的信,我会不知道如何感激老师!

        我是在网上一篇《一 香禅师---作者:张尚德老师》而知道张老师是南老师的弟子,看了你那篇文章我当时也流泪了,感触太深了。我学佛是从去年开始的,接触佛学才半年,也是看 了南老师的书才学佛的,是南老师的书把我引进佛门的,是南老师的书让我找到归宿,学生从小就喜欢追求宇宙本源的东西,但因为从小就受唯物主义的教育,让我 与佛学隔着一层厚厚的墙。直到去年看了南老师的书后才豁然慨然,自己前半生摸来摸去,原来那不都是自己的归宿,现在终于找到归宿了。现在一直都在看南老师 的书,有的书都看了几遍了。因为自己生活圈的人,朋友,家人,亲戚,同事,都是受唯物主义的教育,所以我学佛都是偷偷的学,怕别人知道,笑你神经病。所以 都是自己看书摸索,但有时候很困惑。因为偶然一次在達摩書院网站看到老师回复道友的一封信里这样写着,于是更加困惑。

     2.     學佛要有財侶法地:
           
財(肚皮有飯吃);

            (真正嚮道的朋友)

            法(明師---有學問、風格、經驗的識途老馬);

            地(淨---陽光、水質、菜根、地氣、動植物、氣勢、風光都好----一切安靜)。

    3.     真學佛主觀要有善心,客觀要有善緣也。

  我现 在很茫然,因为书里常说学佛要有明师的指导,南老师书里也讲有讲。老师你也这么说学佛要有法(明師---有學問、風格、經驗的識途老馬),那我现在怎么 办,生活圈都是受唯物主义的教育,茫茫人海,去哪找,而且现在没有明师,特别是禅宗,一步小心就变神经病了。所以我其人的书我都不敢看,只要真正佛说的 书,还有南老师的。

            学生想问下张老师,如果身边没有明师应该如何慢慢学佛。

  先写这么多,学生怕老师没时间看,学生还有很多困惑,学生不知道老师会回信否,学生跪下感激不尽!

              曾亮硕

 

 張老師回答:

亮碩同學:

   你好。

   首先我要問你:

蘇格拉底、釋迦牟尼佛、老子、莊子,他們真正的老師是誰啊?他們都是自己跟自己學也。

   六祖惠能大師和詩僧八指頭陀,他們小學都沒念過,又跟誰學呢?

不要把責任推給別人,只專看南老師的書沒有用的,以指指月,指不是月。釋迦牟尼佛不是說:

   祂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ㄧ個字。

   文字語言不是事實也。

要:

行!

我曾問大學問家張岱年先生,中國精華文化是道與禪學,他搞到沒有?

他立即回答:「搞到了。」

我又問:「是怎樣搞到的?」

他又立即回答:「學古人的智慧。」

他真有學問與智慧,當我在北京中央圖書館報告「禪的超越性」完畢,他立即做總評說:

「儒家極高明而道中庸,

禪極高明而道超越。」

大學問家任繼愈先生曾向我說:「我研究禪幾十年,沒有搞進去。但知道,禪是自內打向外,不是自外打向內。」

大學問家任先生又是何等智慧與謙虛,他是自己跟自己學也。

釋迦牟尼佛涅槃前,阿難問他,未來以誰為師。釋迦牟尼佛回答:

「以戒為師。」

什麼是最根本的戒呢?

絕不害人,助人到底,就是最大、最好、最根本的戒。

你知道嗎?

以「自己」為師。

什麼是「自己」呢?

參!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三十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生與死

覆 童奕

張尚德

尊敬的张公尚德老先生:

       见信好!第一次给您写信,有些冒昧和唐突,言语中若有不敬之处,还请老先生见谅。

      今天一友人给了我达摩书院的网站,之前也一直听他提起你,但末学当初心高气傲,并未生起了解先生的兴趣,想来实在惭愧。幸而朋友一直对您信心满满,再次不耐其烦的给到我有关先生的信息,希望可以对我有所帮助,才有此封信的因缘。

      今日看了先生网站上的一些开示,心中十分喜欢,溢美之词于此不想赘述,想先生您也不愿听这些。提笔给您写信,只因看到先生提出的八月话头,参:把自己看成是活着的死人和死着的活人,会是何等境界?心中突然有些感触,因末学近日正好也在念死,所以有些感受想与先生汇报一下。

      当末学想到死时,觉得再留恋什么,舍不下什么都没用了,这时思想中的回忆也好,对未来的憧憬也好,此时此刻的种种烦恼也好,忽然停歇了,当下如金刚经所讲的: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再没什么念头提起,也不想提起什么念头。但此时此刻,末学却真真实实的活着,依然待人接物,说话行走,并不无知,也不迷惘,了了分明。且一有负面的心念时,想到死,心中自自然然就放下了,死都死了,何必再纠结,转而内心中只有美好的祝愿。再继续时,做任何事也不求什么结果了,只在心中想多念一声佛,多发一个善愿就好,因我已死,还求个什么呢。这时,感觉活着比过去分外自在了。

      想以前虽然活着,却被前程往事、烦恼执着、期待憧憬所困住,似乎从来没有真实的活着过,从来没有自在过。

      所以末学觉得做个活着的死人比死着的活人要快乐许多,自在许多。时时刻刻念死,并不虚无,更不消极,反而能让自己更快乐的存在。这就是末学对先生这个话头的体会,还请先生赐教。

      另外,末学最近在读《楞严经》,对其中第三卷阿难对佛说的偈赞印象深刻,并想以此作为自己的勉励和发愿:

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稀有,销我亿劫颠倒想,

不历僧祇获法身。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琩F众,

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伏请世尊为证明,

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大雄大力大慈悲,希更审除微细惑,令我早登无上觉,

于十方界坐道场。舜若多性可销亡,烁迦罗心无动转。

末学学佛无他求,只想真真实实,平平凡凡,做个普通人。眼前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父母在有生之年,能够健康平安,死后往生极乐世界。但现在这个世间,名师难求,末学也还没这个能力引领父母往生极乐,不知先生是否能够指条明路。

      最后,祝先生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也愿正法久住,世界和平,善业增长,人民安乐。

末学:童奕

張老師回覆:

童奕:

你好。

謹覆:

1. 活與死,死與活,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這要深透莊子的「死生一如」;

2. 佛法言「無生」,則又哪來生死?這是「證量」,要在人無我、法無我中,也即心身都讓位,在「常寂光」中,證到「常樂我淨」;

3. 你既然死了,那又哪來那麼多願望?你還在念佛,死人能念佛嗎???(參!)

大般若經三解脫:「空、無相、無願」,又何關於生與死?

4. 本來清淨無事,你在自己玩自己也。

5. 釋迦牟尼佛說:

「一切眾生是我父,一切眾生是我母。」

你要你父母往生極樂,為什麼不祝福張尚德也往生極樂呢?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二十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續覆 童奕道友

張尚德

尊敬的张公尚德老先生:

 您好!

  没想到那么快就收到您的回复,更没料到您竟然会在网络上公开回复,末学惭愧。

  末学今天是怀着极其忐忑不安的心读完先生的教诲,特别是读到:“本来清净无事,你在自己玩自己。”时,心中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一下子闷住了。彼时彼刻,才真的是”狂心自歇“。什么活着的死人,死着的活人,什么生死,什么自在,我究竟在搞什么?

  老先生提到”死生一如“,又说”无生,这是证量。要在人无我,法无我中,也即心身都让位,在'常寂光'中,证得'常乐我净'。“ 末学才疏学浅,自诩学佛,其实也就骗人骗己,讲到实际修证可说是完全没有。末学不想再继续这样自欺欺人下去,先生既然提到证量,末学十分想有机会可以真正让自己的身心挈入佛法,而不只是纸上谈兵。

  再者,末学仍有疑问,先生说大般若经三解脱:“空,无相,无愿”,可阿弥陀佛不是有四十八愿吗?药师琉璃光如来不是也有十二大愿吗?还请先生解惑。

   老先生在最后提到:释迦牟尼佛说,一切众生是我父,一切众生是我母。“此等大心,末学一定谨记。

  最后,非常感谢老先生的回复,祝先生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愿正法久住,世界和平,善业增长,人民安乐。

 末学:童奕

 

童奕道友:

1. 空、無相、無願是綱;

2. 諸佛願力是起用,應知金剛經所說:

度盡一切眾生,實無眾生可度者。

3. 尚德「無語」,請莫續問。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二十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學佛的條件

王智勇同學

張尚德

尊敬的黄博士:

您好!我是王智勇,对 于张 老师的嘱咐要抓紧找工作,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是看南老师的书踏入佛门的,对参禅兴趣尤为浓厚,在决定考研之时就选择中国哲学中的佛教哲学作为自己的报考专业。当时也知道这个专业很难就业,我一直抱着“君子忧道不忧贫”观念作为人生的信条,即使在读研期间也未考虑人生的职业规划,一直忙于看佛经,有空四处到寺庙参学。毕业后,对找工作也没放在心上,心中一直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徘徊,以致导致今天的状况。这几天来,自己静下心来反复问自己,什么是自己所要追求的东西,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证得无上菩提才是自己未来最重要的目标。人生的无常,生命的苦短,更凸显佛法的珍贵。 老师是悟道的禅宗大德,是大善知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啊,何况道南书院正值初创之时,一定需要很多人手,我想到道南书院做义务工,这样就可以长期追随在 老师身边习禅,请给我一个追随 老师的机会!这不是我一时的冲动,而是深思熟虑的决定,这也是我多年一直所梦想依止大善知识学习佛法的机缘。

 祝道安 

                                      您的朋友:王智勇

張老師回覆:

智勇同學:

你好!

我細心的讀了你的來信,誠懇的告訴你幾點:

1.     過去大德真正學佛者,都還是在成就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上站穩腳跟,此所以要你做事的原因。

2.     學佛要有財侶法地:

財(肚皮有飯吃);

(真正嚮道的朋友)

法(明師---有學問、風格、經驗的識途老馬);

地(淨---陽光、水質、菜根、地氣、動植物、氣勢、風光都好----一切安靜)。

3.     真學佛主觀要有善心,客觀要有善緣也。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二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

 

張老師尊鋻:

   最近看了一點林克明 先生翻譯的佛洛伊德《性學三論》,知道了:“性本能與性對象之間的可分性,性本能可能全然與其對象無涉,也絕不來自從對象身上感受到的刺激。”由此了解到,人本來是自己搞自己的,和別人外在無關,但往往錯以爲是在和別人外在搞,因此往外弛求,回不到自己,無明,輪回。

 尊安!

                                   學生: 方永義 敬上

尚德讀後:

1. 一切道門全在處理「命根」的問題,你懂了;

2. 此所以中國精華文化,最後歸到「禮運大同篇」。命根不安,沒有著落,社會必亂也。

3. 好好往後修鍊,先了自己為要。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尊敬的张公尚德老师:

    您好!

    从湖南回来后,我为是辞职追随老师还是维持现状犹豫不决。犹豫的原因有二:一是如果跟随老师专修,家庭照顾不到,先生心理上难以接受,担心他会饱受心理上的折磨,担心他因此诽谤佛法;二是尽管认为老师是大善知识,还是对老师不能彻底相信,自认为是所知障造成的,心不诚,对老师不敬。其中第一点是最大的原因,第二点我认为在老师身边多学习会改变的。

    为让自己尽快下决定,不再蹉跎岁月,回来后在看《静坐散记》、《圆觉经略说》、老师的演讲集。特别是演讲集中讲到证道的条件及“超人”超越亲情离开了故乡的湖去修炼,当时触动了我抛下一切的念头,可过后又是“五蕴明明幻,诸缘步步痴”。就在今天上午,看到老师回给王和平道友的信,讲“任何不幸与魔障,皆成佛资粮”、“老溺诸幻,又何从舍幻?!”当时又是追随老师的念头占了上风,可到现在给老师写信时,想法又变了。

    真是替自己难过,没有一点气魄,还学什么佛!

    因为还没做出决定,所以觉得写这封信没有意义,可是又觉得要写一下。

    祝老师

健康!   

    学生任琳琳敬上

任琳琳

1. 我從未要任何人跟我學佛,因為我不認為自己可以作這方面老師;

2. 我認為學佛最重要的是「放下」,提起多少,就能放下多少。學佛不是不顧家也,不僅如此,一切都要顧,這才叫學佛。

祝福。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尊敬的张公尚德老师:

    感谢老师的回信!

    我想追随老师学习的最初动机是想学习老师如何无我服务众生,总觉得现在的工作没有意义,它最大的作用也就是“随缘消旧业”地磨炼自己而已。《金刚经》讲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现在的智慧不够,惰性习气也大,随老师学习,一方面不会走错路,另一方面可以鞭策自己。

    至于对家庭的看法。我的理解是真想学佛,在修炼提高的某个阶段还真可能顾不到家,待有成就了后,才有可能反过来照顾到家人,甚至更多人。老师回信讲“学佛最重要的是放下, 提起多少,就能放下多少”,是不是有些事在有些时候,先是“放下”,然后才能再“提起”?

    祝老师

道安!                                                                                     

学生任琳琳敬上

任琳琳:

   妳從開始一直到現在,都在問極尖銳的問題。我只能告訴你:真學佛之路,非帝王將相所能為也。妳可參考一下「神尼傳」、「高僧傳」。此外,最重要的是:

身體健康、心理平靜。

   我沒有資格和力量,提議任何人要做什麼、不做什麼。我自己學禪,我只知道:

若不學禪,我早就死了。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黄老师好!

            学生张开策昨天晚上刚刚回家,今天向您报告一下,希望张老师别担心且向老师问好!

学生感谢书院所有老师,你们辛苦了!对于我来说,你们的身教更甚于言传,将会对我的一生产生无比的影响。

            张老师的气象真大,不可说。老师的几句话现在老是在我心中闪现:你究竟要搞什么?都在搞情绪、搞自己、搞厉害。地上滚着活,大难不过死,要命只一条。做尽天下好事,被天下人骂死。中国文化是孝道文化、祠堂文化……

            再次感谢书院所有老师,谢谢你们!学生今后一定以行动来体现老师的教诲的,把家里的事做好,以行动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在自己的知性良能上下功夫。学生一定先把人做好!不再乱搞了,不再跑了。学生读书不仔细,没有下功夫,学生要改!

           做一个有用的人,从一点一滴开始,一定会走到生命的真善美的!愿吃苦!视一切缘为善缘。

                                                                                             不肖生张开策

                                                                                             

尚德讀後:

你有這種認識與心理,本身就是福德。努力在行動上實現,就是聖者修持。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黄博士,您好! 

今天乘火车在太阳出来之时回到杭州,距离我上次离开杭州前往书院的时间正好20天。

 20天,我在湘潭参加了达摩书院的七日禅修,回老家陪伴母亲,浑然不觉时光飞逝。

 此刻回忆父亲去世时自己的心情,如同梦中,如同上一个轮回。

 只能道一声天热好个夏。

 在书院的收获实在太大,无法形容。

 感谢张尚德老师的教导,感谢师兄们言传身教的帮助。 

原谅我言辞贫乏,此时除感谢外竟找不到其他词汇来传递心情。

 张尚德老师是太阳,在虚空中燃烧着,不分别的照耀四周,让有缘接触到的人都能领略到其放射出的光与热,而且,在阳光下无所遁形。

 常常记起老师在禅堂的棒喝,让那些飘来荡去的念头真有机会晒晒太阳,不禁叹服。

 看看放在阳光下的念头,发现又一次自己骗自己,然后骗他人,当然也被别人骗。

 很难出戏,或者是自己不舍?

 好多东西抓得紧紧的,还以为自己算得上是洒脱,其实差十万八千里。

 幸好遇到张尚德老师,否则走错了路也无知无觉,那么距离无上正等正觉的道路会更加遥远。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可惜没有福分常在老师身边。

 自己在日常中也检讨自己,如同老师就在身旁,如同诸佛菩萨就在心里。

 一超直入圣贤地,我已经发心,誓证无上正等正觉。

 现在坐在计算机旁,距离这台笔记本已经20天,之前原来天天在电脑边,其实没有计算机日子也过得很快。

 想到电脑运行的无数程序,不过是能量有无的两种状态变化而来,假名为10,也可以称之为阴、阳,由此幻化为万千世界,这梦幻世界多少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离开电脑仿佛为世界抛弃一般,自以为电脑是工具,用以辅助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其实早已被牢牢系缚而不自知,如同我们的四大之身、六尘之心。

 梦幻、所谓的现实、电脑里的世界,究竟有何区别?

 我又在思辨了,打住。

谢谢禅七期间的照顾,也谢谢美秀,没有当面向您们道谢,总有遗憾之感。

 有缘就会再见,地球也不过是一个村庄。

 再次感谢,请代我问候张尚德老师。

祝一切都好。

                       古利平

尚德讀後:

希精參楞伽經與楞嚴經,從其結構與方法學上多做理解。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參八月話頭

张老师:

     您好,对我们这些不中不西、不土不洋的晚辈实在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才合适,姑且允许我喊您一声老师吧!晚辈周渊星是第二次给您写信了。您以八十多岁的高龄,前不久还在道南书院举行了一次禅七,此心此行令人感佩。

     或许是自己福报不够,或许是机缘不到,未能亲聆老师的教诲,甚为遗憾。有时又有些责怪自己,为何放不下家庭、事业的羁绊。大丈夫想去就去了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希望以后还有机会,也希望张老师您能长久住世,毕竟还有一些人是在真心学佛。说这话,我觉得很惭愧。青年人自己不努力,总想靠老师的护佑、加庇来求得进步,有些可耻。只是自己法眼未明,总希望方向不要走错。

      废话不多说,试参一下八月话头。首先我是一不死不活、苟活于世之人,上不能报父母养育之恩,下未能对家庭对社会有所贡献,此是我法身(体)居一切时不起妄念,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当我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死人时,此是我报身(相),于诸妄心亦不息灭,境来则观,境去不留。

当我觉得自己是死着的活人时,此是我化身(用),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无知觉明,用用不穷。

      我真希望自己已是一死着的活人,唯有大死方能大活。     

     祈求  老师无烦无恼,长久驻世!

                                    晚辈:周渊星

尚德讀後:

要在行履上實現。

尚德 二0一0年八月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