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覆 諸道友(2010.4)

 

初春道友

通永上人,聖歸靈山

不肖学生初春顶礼张公尚德仁者足下, 

    学生刚刚接到峨眉山报国寺心诚师的电话,学生的师父上通下永老和尚于今日上午圆寂。师父的法体会在报国寺停放两日,而后移至伏虎寺旁边的罗峰庵。学生现在就去买火车票,要赶到峨眉山见师父最后一面。 

不肖学生初春

初春道友:

   尚德立即靜下心來,契佛與通永上人法慧同在,祂很有成就。我雖未見過通永師父,真道門本來就在超時空中,互相感應道交也。祝福妳慧心增長。

尚德 敬念一切佛

二0一0年四月二十八日

於達摩書院

 

覆 黃曉勇先生

曉勇老弟:

    你一再問佛法道門一些尖銳的問題,又思及我的大師兄古國治先生和吾師 南公懷瑾先生

    謹敬告數點:

1.孔子一再說要「正名」,你既然有心求道,何以老在名上扯來扯去?

2.莊子也好,釋迦牟尼佛也好,一再強調名不是實。以指指月指不是月都在亂說。你既然要學道修道,何以一再沈溺在不是實的名上?

3.建議你:

  仔細深解體會船子誠如何接引夾山的種種道理

4.附帶一提的是:

 我從未舉行禪七,也絕非禪師,只是在學禪而已,並沒有說要在湘潭主持禪七

5.最後想說的是:

  南公懷瑾先生一再說人最重要的是:

  氣概、氣度氣概與氣度合在一起展示出對人的包容理解等等所形成的氣勢

愚者 張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老师您好!

我修心不死,又劳老师痛下辣棒,今已知过。念昔时世尊去世未久,世间即有水老鹤偈流传,幸有圣宿大士谓彼讽偈以救之;今怀公上师犹在世时,即有不肖如我妄解圣意,抑何可悲?自病犹可,又何苦更枉自杞人忧天乎?故向后也惟多念于死以自息狂而已。

     敬颂

道安

 黄晓勇 拜复于一霄未眠后

老師再覆:

尚德讀後,

非常感動。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王和平

四月話頭

何以:悲己即所以悲人?悲人正所以悲己?慈悲呢? 

張老師

黃老師:

首祝平安吉祥。願張老師身體早日康複! 

從沒有寫過論文,所以就如流水賬一樣,把對“四月話頭”的自己所感所想寫出來,請兩位老師於百忙之中,給以指點斧正。 

初看到四月話頭,並按老師吩咐試著寫論文之際,第一個念頭即想起這二段經文。 

《楞嚴經·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爾時,觀世音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憶念我昔無數琲e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獲二殊勝:一者,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普賢行願品》:“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譬如曠野砂磧之中有大樹王。若根得水。枝葉華果悉皆繁茂。生死曠野。菩提樹王亦複如是。一切眾生而為樹根。諸佛菩薩而為華果。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諸佛菩薩智慧華果。何以故。若諸菩薩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則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提終不能無上正覺。善男子。汝於此義。應如是解。以於眾生心平等故。則能成就圓滿大悲。以大悲心隨眾生故。則能成就供養如來。 

從看南師《如何修證佛法》開始,心底有個現在看起來的“發心”,但當時陷於年代與環境,無書可看,無人可問。對於人生的苦,與眾人一樣,於苦中想要覓出一個“樂”來。不論是心理上的煎熬,還是生理上的病痛,明白總會過去,但卻沒有去體會為何苦,為何痛?

這一轉眼即十多年走到了現在。

在思想上雖然改變了許多,但我知道骨子堛犒鴭韟簹k之世界觀、人生觀並未建立起來。 

由苦而想到去尋找樂,從短暫的樂,想要找到永琲獐痋C我開始同情起自己來,感歎自己在這輪回中不知疲倦,不能解脫。這也許就是最初的“悲已”之念吧?慢慢的體會到佛法“好吃”,所以便也常常希望別人也如我一樣,能吃上這好東西。那這就是最初的“悲人”之念吧?“悲已”應該是“悲人”的前提吧。自己都體會不到“五蘊明明幻”,如何讓人認識到“諸緣處處癡”呢?

這時也便明了自己最初的發心。那時想要救助世人或朋友,卻沒有看到自己本來就與他們一樣,於輪回中以苦為樂,樂此不疲。 

佛陀相繼出四城門,而體會到眾生的苦痛,以多生累劫的修行,毅然放棄王位,一肩擔盡古今愁,通過自己的實踐去為如我一樣的眾生,尋找解脫的方法。這是何等的“慈悲”!正好讓我們體會到《普賢行願品》:“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

佛陀這一念“慈悲”正是“悲人正所以悲已”,因為對眾生的“慈悲”才能成就自己最終的“智慧華果”。 

很多時候,我表面上能對外人“慈悲”,卻不能對家堣H做到。記得有次父親在正廳叫我,而我正在用電腦上網,結果沒有聽到。於是父親發起火來。結果我也莫名的就和父親吵了起來,還把小板凳氣得扔了。

發火的時候,自己心堛器D自己發火,但就是壓不住。事後,雖知道懺悔,並在第二天向父親道了歉,但也讓我慚愧自己平常,只是如張老師所開示之“嘴上功夫”。那時的慈悲心去了哪堜O?

不僅是在生活中,還有工作中。正如朋友說我,其實大部分時候的隨緣與慈悲,都是以自己為中心的慈悲與隨緣也,是“我”要慈悲,“我”要隨緣而已。並沒有做到觀世音菩薩的“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 

“學佛人要對自己負責。”這是首愚師父屢次開示提到的,起初並不能理解,認為是否自私了點?後來才明白,對自己負責就是好好地成就自己,自己明白了、成就了,才能去利益他人,因此對自己的負責即是對他人的負責。否則豈不是以盲引盲。此也即“悲已即所以悲人”吧?

供養過一些師父,最終我都請他們對我的學佛給以一定意見,綜合起來其不外乎四月話頭所說,要做到慈悲心的發起,有了慈悲心才可以發起菩提心。而菩提心恰是成就自己、利益眾生的根本。所以“悲人又恰是悲已”。 

心、佛、众生,理上无有丝毫差别,但事上需要我们慢慢做到。而慈悲正是生起这一切的基础。 

佛法媮縐魽坐T輪體空”,要佛子們做到“施空、受空、財空”。在現實生活中,我平素在街上遇到乞討者,或於偶然中聽到有往生者,必會有所表示,或念佛回向。起初均有一絲憐憫,感受到他們的苦及人身消逝時都不能聽聞佛法。後來慢慢衍化成一種習慣動作,只要見到聽到就重複上面的動作。這時的“慈悲”呢? 

題外話:

有一日沒有讀經(平素讀《普賢行願品》、《金剛經》、《八十八佛懺悔文》),正開門時,突然體會到原來這些經的經文均在一句准提咒的無量妙義中了,這時念每一句咒,仿佛普賢十大願都在一句咒語中了。

最近養我的父母開始慢慢接受學佛這件事,並開始慢慢去做。這是我最高興的事,養我三十多年,總算對他們有點小小的交待。感激佛力加持。

越學佛越感覺信心的不足、佛學知識的不足。像我們這代人生於十年動亂結束之際,百廢待興,白話文興起,對於佛學的義理看不懂,又沒人教,看書還得偷著看,即便是現在,學佛也被看成是異類。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從網上訂了有關的佛學概論,來充實自己對基本佛學義理的不足。

學生每日忙於為稻梁謀,疲命於工作與生活之中,目前最大的障礙便是工作上的不穩定,其實也告訴自己一切如夢如幻,但想得到,做不到。實在是業障深重。過幾日,又要為了工作去參加考試。希望能夠如願吧!另:

常對朋友說,最近這段時間最感激者當數張老師也,如無張老師的明眼棒喝,真不知現在是什麼狀態。不是恭維老師,是學生心中真實之語也。

在此至誠合什。 

合什

頂禮

 

山東末學 王和平

和平賢弟:

   佛法最後是歸到「心經」。「心經總結在兩句話:

「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你能信佛、依佛、歸佛,就是世間最富有的人了。你就是眾生,眾生就是你了。如此,你慢慢的便有力量和一切存在打成一片。若是,道家的「道通為一」,儒家的「不誠無物」便與你契同了。

佛家不僅悲己悲人,也悲萬物,林黛玉葬花的道理在此。

正因為悲己悲人,又因為悲人悲己,所以儒家說:

天地的大德為「生」。

孟子怕進廚房,看到被宰的魚肉,悲心亦若林黛玉也。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李秀琴

尊敬的张老师您好:

我是一名初学之人,自从3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心经》便一发不可收拾,期间自然断了肉食,近来在见地上,我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我想就用古人说的一句话来表达我的看法:古镜未磨时如何?乌云遮住蓝天。古镜磨后如何?云在蓝天中。关于4月的话头:“悲己即所以悲人”,因为自己对自己曾走过的路感到后悔不已,看到别人在走自己同样就会感到悲哀,是一种心境的相应。“悲人正所以悲己”,看到别人在伤心悲哀,自己也会身同感受,其实也是自己的伤心与他人的伤心悲哀相应而已。慈悲:是一种和广阔,无边的包容万相的心境。就如海水中的鱼,整日在苦涩的水中,悠然的快乐的生活,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苦,如果这个时候,一定要让他们脱离苦涩,必定是让他们饱受痛苦,所以这个时候,还是让他们悠然快乐的生活。当哪日鱼儿感受到苦了,它也会想要脱离的。菩萨的心境,该是不舍任何一种心境,如果全部舍了,全部空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就不能相应众生的心境了呢?这些,是我的愚见,还请老师能给予指点。说实话,在事上,我好像没长进,不过,我还在努力,去除身见。 此致 礼

敬 祝愿老师身心安康!

学生 李秀琴 
 

秀琴學友:妳好。

我是張老師學生,老師囑我告訴妳:

後悔是二十個隨煩惱中的ㄧ個,妳可以慢慢看說明我們身心是什麼的一本小書《百法明門論》。此外,妳也可以看張老師翻譯的《人生的智慧》一書。

     

可了 敬上

二0一0年四月二十三日

 

覆 沈濱

张老师您好:

好久没有通信了,现有一现实社会问题烦请您的指点,因为这个问题有极大的普遍性和复杂性,且触及影响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初学佛者或发心修善的人每每发现与自己遵从的行为标准发生冲突而举步维艰。周围的友人在向我提出他们具体而实际的困难时,我这个学佛人也只能为这个社会的道德退化和自身缺乏智慧而叹息。

我们都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人,当今社会中的种种“潜规则”另会令那些有良知,有道德规范的人望而却步,或在不得已而为之后良心久久不安。这是我亲眼见到或周遭的朋友亲口诉说的情况。时下社会几乎一切行业一切领域没有不被这些“人情世故,金钱关系,权钱利益”所腐蚀所污染。 在以往被社会道德标准所嗤之以鼻乃至违法的行为,现在比比皆是,见怪不怪,几个人敢说自己一尘不染呢,即便不收受贿赂礼金,也要送。个人如此,就连孩子正常的生孩子,上幼儿园,上学,就业,参军都必须送厚重的礼金等等,此现象已泛滥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企业公司乃至单位的正常运行更逃脱不了,被迫”要经常遭受潜规则,不送钱不送礼,不借助人情和关系难以运营和生存,寸步难行。

那么,为了确保我们正常的生活工作,正常的经营(非是为了获取非分的利益)而顺应潜规则(其中细节复杂性实在难以说清)是否违反了佛法于世间的善恶标准呢?而面对我们人生中处处遭遇而躲不开的潜规则,到底如何应对?凡夫的我们没有开启根本智,未得智慧善巧方便,仅靠佛经的教诲,真实难以正确解决每一件此类问题。

望得到您的答复。

诚谢!

沈滨

沈濱:

1. 你真的很苦;

2. 看完你的信後,想起了幾點:

A.          江青和汪東興吵架,兩人都向毛主席告狀。澤東先生回答:「好!我會處理。」一位是妻子,一位是衛士長,怎樣處理呢?一天江青生病住院,毛對汪說:「東興,我得了稿費,分你五百元,你去買點水果代我探望江青,剩下的錢,你拿去貼補家用。」

B.          人性社會不可能不爭、不吵、不貪污腐化。問題是個人、社會、天下、國家如何全面整體而又有效的面對人性的醜陋,槍斃、關人不是徹底解決的辦法。別人貪污,你不眼紅,他貪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塊,你心理未起任何波浪,且他問你要一塊,好湊足一萬元,你心平氣和靜靜的照給不誤,這是任何道門的菩薩精神。

C.          釋迦牟尼佛說得好:

人性共業難逃,別業易躲。大阿羅漢能逃掉最大劫難:

風劫。

儒家也說得對:

「君子所過者化,所存者神。」

沈濱老弟:你好苦啊!望你終能解脫。

祝福。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龔兵

张老师道鉴:

    末学在此向先生和黄老师问好!末学曾于去年十二月底给先生写过一封信,获先生亲答,黄老师亦亲自给末学打电话,深为感动!其时黄老师说今年先生可能在湖南“打七”,末学听说“打七”非常耗费主七者精神和体力,不知先生现在身体如何?能如期举办否?若如期举办,不知末学能否参加,亲聆先生教诲?盼复为感!

恭颂道安!

末学后进:龚兵

龔兵:

敬告你數點:

1. 儒家說: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2. 佛家說:

自覺、覺他、覺行圓滿。

3. 墨子說:

勤勞、節儉、兼愛、非攻。

大家互助合作、包容、諒解,人人少拿一點,多給一點,天下便是淨土、天國也。

4. 尚德說:

誰也救不了誰,只有自己救自己。

人人各本其份、守其份、安其份,社會制度、風氣、人生觀、大方向都在「份」上,天下國家、人類就自然和諧而安了。

墨子之所以為墨子;

孔子之所以為孔子;

釋迦牟尼佛之所以為釋迦牟尼佛:

此也!

5.   我問:

你要什麼?要誰來救你?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鄧后虎先生

张老师:

您好!

我在网上查得资料才知道你是南老师的弟子,我是最近才开悟的人,我要做南老师的弟子。现将我的经历和最近的思想,以文件形式告诉你,希望你能帮我引荐!

顺祝平安,健康!

一心向佛的醒悟者:邓后虎

鄧先生:

   信悉。謹告數點:

一、  據尚德所知,南公懷瑾先生一再說,沒有悟個什麼。你最近「開悟」,要向ㄧ個無所悟者,報告「開悟」,豈非大笑話也。

二、  南公已九十多歲,我也老邁不堪,一生是病,尚德早已很不容易見到。你囑「引薦」,也好像是個笑話。

三、  你寄給我的個人資料說,你決心學佛。建議你先了解釋迦牟尼佛和密勒日巴尊者是如何成佛、契佛的,那樣較不會走錯路。

四、  禪定(不是禪)最重要。你既然已「開悟」,據我自文字上了解(我曾是教授),真開悟的人,應該有大定力的,那就不必要去見這個那個,又何必去見南公懷瑾先生呢?!

祝福。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张老师:

收到你的信,让我更加惭愧。我所说的开悟,并不是你心中理解的那种境界,还请你原谅我的无知!我信中所讲的开悟是相对我以前对佛学什么 都不知道,枉度四十岁月,只是现在明白一点人生的意义而已。我知道你所理解的开悟,我这一生都难以达到,但我会尽力去做。我之所以想见南老师的原因,是我有些想法要和他说,当然我也知道他未必见我。不过,无论你是否引见?我都会想办法去见他,这只是我一个强烈愿望而已。当然,中国有句话说尽人事,听 天命,只要自己努力去做了,结果怎么样我都会接受,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学到不少,你的信让我明白开悟二字的份量了。

我是生活在大陆的一名中国人,到四十岁才明白才明白一些道理,还请你能理解我的人生苦境,大陆相当台湾来说,如果一生想做点事情又不违背自己的良心,人生更加苦。是南老师让我明白什么才是人生,所以也是报着感恩的心要去见他。请张老师放心,从我理解的开悟那天起,我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人生目标今生不成佛,来生去何处,我现在没有松懈过,因为我要将失去的四十年抢回来,人生的路虽还会很苦,但我已尝到生命的快乐滋味。

再次感谢张老师的指点,以后还会麻烦老师的。

邓后虎

后虎先生:

   你說仍要去見南老師,說明「開悟」種種。

   二十年前,尚德在香港拜見南老師說:

「您已一把年紀,還搞什麼?」(為做好事,其時他正進行好多公司與基金會的負責人。)

南師立即回答:

「我沒有搞什麼!」

尚德當時一震,就立即懂了。

我問:

你要去說明「開悟」什麼?

維摩詰經第九品討論什麼是不二法門。

維摩詰:

「無語」。

文殊菩薩大大讚嘆:

「無語是真不二法門。」

所以釋迦牟尼佛說:

祂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ㄧ個字。

社會之所以亂,是大家想太多、說太多也。

所以莊子說:

你說、我說、他說,

你想、我想、他想,

都亂想、胡想也。

事到有功方為德,德即得啊!

大陸現在大家有碗飯吃,不容易也。

你們不知且未碰過到處餓死人、十室九空的慘況。

望深參之。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少了蔣經國

Michael Dong

敬愛的張老師

        幾次提筆想給老師寫信, 可提筆後,腦子一片空白. 寫什麽呢? 功夫既沒有進步, 見地沒有長進, 可也沒有任何問題. 現在想起來,這種情況才是個問題. 請問這時候怎麽辦呢? 怎麽樣可以增長見地呢?

        聽說張老師身體最近不太好. 很擔心. 希望老師不要丟下我們不管. 老師的身體健康不是只屬於老師的,是屬於我們大家的

恭祝 老師長久住世

[從來也沒有學過中國傳統的寫信格式. 希望老師理解末學的心是誠懇的.]

 Thanks and Best Regards,

 末學        Michael Dong 拜上

Michael Dong 老弟:

   信悉,謝謝。

1. 希你熟讀唯識基本資料,可看「宗鏡錄」。

2. 台灣聯合報曾刊登:「蔣經國活著會如何?死了又如何?」有人答:「活著多一人,死了少一人。」

3. 尚德非謙虛,真的什麼成就都沒有。

4. 最重要的是要真了解自己有幾錢、幾兩、幾斤。

祝福你。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錢???

覆黃玄道友

高證師兄: 

       看了網站上四月的參話頭,黃玄有一些感慨!寫論文要花很多時間,我很忙無暇多思考、用心,只是說出自己的感想而已。 

       俗云:富貴發心難,貧賤布施難!確實如此。富裕時一切都那麼順心,誰會想要修行?人貧窮時所得已不多,還要他拿出來給予他人,真是難!

       平時,我們言身體健康很重要。但是,身體好時表現出來的行為,還是名利比較重要,健康排在後面。一旦病入臟腑(膏肓),人已半死半活了,方才會覺得健康重要!這就是人性,人的業力、業障!人人如此!

       人同時也是健忘的,當富裕時往往忘失了貧困時的奮發。必定是遭遇到挫折、痛苦時,才懂得反省。也因此,歷史總是在演重複的戲幕!所以,就如張師所言:人不到黃河心不死;到了黃河還不死心。除非成佛,成聖!

       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社會制度、規範,是因為人性的貪、瞋、痴而設置的。人為了生活、生存,也不得不隨社會制度、人情風俗而行,否則會被社會邊緣化,不被群體接納,排斥在外。譬如,功利社會,錢雖非萬能,但無錢萬萬不能。想要達成某些目標或理想,沒有錢的助力還真行不通。

        大家為了在社會上爭一席之地,不得已,也只好隨著世俗價值轉了。

       因此,悲己即所以悲人,悲人正所以悲己!

                                                                                   黃玄    敬上

黃玄:

你好。來信知悉,你說的重點是:

人要混俗,錢不是萬能,沒有錢萬萬不能。若不如此,學佛者會被「邊緣化」。

哀哉!

此庸俗之世,普世庸俗之語也。

豈不知:真學佛者,不必有隔宿之糧,不要說真學佛者,就連真為眾生打拼的政治工作者,也不必為自己的肚皮謀,孫中山先生總統退下來,窮得沒有飯吃,是去當掉一件衣服,才和秘書、司機一起吃頓飯。

豈不知:真正的和尚,絕對是一缽千家飯,孤僧萬里遊的,這是何等高藐的情懷與境界!

豈不知:人應該且能活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一無所有中,可以一無牽掛,萬事皆空且美!

豈不知:只要是一位有境界、有情懷、即便為討飯的酒鬼,也能且會:

今朝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殘月是他,曉風吻面,何其天地自然一如也。

豈不知:即使人倒楣透頂,落到一種情境: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淪落天涯的苦楚與無奈,會如何?

答:當有力量的人,在絕對苦楚和無可奈何中,就一定會反省、追尋:

人究竟是什麼?

社會為什麼會這樣?

於是他會:

入山唯恐不深,離人唯恐不遠。

於是他在山中一久,必能如寒山說的:

人問寒山道,寒山路不通,

  夏天冰未釋,日出霧朦朧,

  似我何由屆,與君心不同,

  君心若似我,還得到其中。」

有了這般功夫後,他定會出山,他有境界了,這種境界不是混世,更不必掛懷會成為邊緣人士,他是:

在山深知橋下水,

出山猶勝在山青。

可悲今世之庸俗,今世之無救,大家都在掙錢,大家何其畏被邊緣化也。

黃玄道友:

你說無錢萬萬不能。此話怎講?我在台灣大學七年,常常沒有飯吃,考試時沒有筆寫,就跟當時同班同學、現為教授的劉福增先生討一支筆寫。你真的不會相信,我雖做過教授,但一生沒有買過一支筆。

我想告訴你的是:

現在全世界股票、金錢如此氾濫,到處亂做一團,自殺者無數,台灣特別多,不都是因為大家搶著要掙錢嗎?你說呢?你想想看,這個世界、這個人類,怎麼繼續走下去呢?

再說:錢多了,又如何?

世界船王俄國歐拉西斯的獨生女,錢那樣多,何以自殺呢?台灣的首富王永慶,到哪裡去了呢?

一百年前,中國的富家、富人,你還能找出ㄧ個嗎?

我的表伯楊綿仲先生,和宋子文先生等一起,一生為蔣介石先生搜錢,代理過財政部長。毛澤東先生自廣州去北京大學圖書館的路費,還是楊先生給他的。但楊先生在台灣晚年,可以說是餓死,往生時沒有買棺材的錢。顯赫一時的上海聞人杜月笙先生,一九四九年去了香港,其時一文不名。現在孤伶伶的在台灣汐止野地,獨留荒塚向黃昏,無人理也。

黃玄:你說說看、想想看:

錢???錢???錢???

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北山變成了南山,南山有ㄧ天也會消失。

原始人有鈔票嗎?

釋迦牟尼佛在雪山,有帶鈔票嗎?

你在學佛,望深參之。

尚德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初春

不肖学生初春至心顶礼张公尚德仁者足下,

    学生昨日与恩师上通下永老和尚侍者心诚师联系,得知师父近日身体有些欠安,肺部感染,日渐衰老。现在护理照顾师父的,是侍者心诚师和两位师父的皈依弟子,一位是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医院退休的护士长心善阿姨,给师父输液治疗;另一位是专门为师父做饭食的心平阿姨。学生本来是想在今年农历十一月份昌臻师爷圆寂 一周年之时入川,分别去乐至报国寺和峨眉山,纪念师爷,和看望师父。得知师父目前身体欠安的消息,学生等不得农历十一月再去峨眉山了。学生正在抓紧时间处理学业上的事务,想在本月下旬即入峨眉山报国寺探视师父,留在师父身边几日,帮着两位阿姨做一点点事情。若是师父病体好转,恢复理想,学生即赶来湘潭与先 生会面并且在先生身边受教;若是师父身体一直衰弱下去,不见好转,学生就得呆在峨眉山,能做什么就做点什么,不能离开师父。到时候学生会赶到湘潭与先生见面,停留的时间就会很短,见面后学生还得返回峨眉山,因为如果师父病重,学生即使留在湘潭,心也在峨眉,无法定下心来参加有次第的学修。学生恳请先生告知 到达湖南湘潭,与先生会面的具体时间日期;以及先生在湖南湘潭的道场的具体地址,学生就可以安排好行程了。现在正值春末,天气多变,祈请先生多多保重。学生盼望师父身体好转,也盼望能到湖南湘潭拜见先生。

            不肖学生初春顶礼

 

初春道友:

   信悉。

1. 能發心永久服務老人,就是大菩薩。汝何需去見誰不見誰呢?

2. 去歲我見到南公懷瑾先生,我說:「老師:我特來看你。」南老師立即痛罵我:「你不是看到了嗎?」

望汝參南老師法語:

「你不是看到了嗎?」

3. 尚德近來猛跑醫院,一下子照X光,一下子搞超音波檢查。ㄧ個老人,誰知明天到哪裡,何從告你它日行止也。

4. 你好忙啊!何其集天下憂患、苦難於一身?為什麼不採菊東籬下呢?

祝福!祝福!

尚德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程思

張老師黃老師尊鑒:

  月余未向老師請安了,請原諒.其實內心時時都想跟老師交流,但是因為:一,自己沒有什麼進步,何必浪費老師的時間;二,此事畢竟還需自己了證,所以一直猶豫沒有給老師寫信.

  張老師囑咐我參<莊子>(逍遙遊)(齊物論)二篇,說來慚愧,此二篇以前也讀過數次,但現在回想一下跟沒讀一樣.同時也說明一個道理,讀經典象看小說一樣沒有強烈的疑問參究是不會有大收穫的.這也許就跟祖師講的"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一個道理吧.然而我現在有時會有這樣的感覺:這個疑問本身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是一種情緒?一種思想上的不通的感覺?它同覺悟是不是同一個東西呢?就是說:疑的也是它,覺悟的也是它,同一種力量?任何東西加上情緒加上問號都可以變成疑問,如此我何必找疑問呢?不是在自己玩弄自己嗎?能起疑問的和能覺悟的是不是一個東西?展開來說,人生一切的所謂的意義,行動,生死,等等都是一 個東西變的,也可以說本來沒意義,都是一個東西?開悟不開悟都是那個東西,自己分別了而已?

  對於<莊子>的這兩篇文章,我現在還只能談一下初步的思想上的一些感悟,簡述如下,很抱歉要浪費老師的時間看了,希望老師給愚笨的我一些指點.

  (逍遙遊)我是這樣理解的:一,從題目上給我直觀的感受,一個人只有真逍遙了才能""的起來,不是努力的造一個逍遙的形象去遊,是逍遙了以後必然遊.佛家講遊戲三昧,真逍遙也.

二,此篇文章我以兩字概括:本分.真逍遙者必明本分之人,非放蕩之徒耳.文章先提出小大之辯,以大鵬鳥與學鳩之對比,示人行事要先具大見地.然而細想之,這大鵬鳥與小學鳩又有什麼不同呢?大有更大,小有更小,豈有極焉?落於大小,終有所待.宋榮子,列子之輩,亦複如是。所以“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為何? “天地之正,六氣之辨”,非所待之物,皆發自本分,明瞭本分之事,一切皆非造作,皆無所待,故終日作而實無為,無己,無功,無名。所以許由不越堯而代之,因“名者,實之賓也”。實者,本分也。世人皆舍本分而外求,是為賓之路也。明自本分,平實的做人,不被名利牽動,是真逍遙也。

三,真本分者,平常至極點,故能為不平常之事。如藐菇射之山之神人,“德將旁礴萬物以為一,故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熱。”而不明本分者,若“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越人斷發文身,無所用 之”,皆妄作也。此事雖貴為帝王,亦茫茫然也。所以“堯能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窅然喪其天下焉。”不明本分之人,雖有此物,而不知起用也,恰如人人皆有佛性,迷人不識耳。故惠子困於大瓠之種,樗樹不知其用,皆因有“蓬之心”也,此心不安。不知無用之大用,逍遙於無何有之 鄉也。

四,然而一說逍遙,有心向之,終被逍遙所縛。所以者何?人之所以不逍遙者,被欲望所束也,求逍遙又是一欲也,真有一個逍遙可得嗎?南師常說學佛之人滿口佛話,一臉佛像。是被佛所縛也。那麼沒有佛話佛像就逍遙了嗎? 也未必。平常之人不皆是如此嗎?且亦留於放縱。然則如何才是真逍遙遊者?必也真明乎本分者,知道自己本自具足,本無所求,本無所縛,本來逍遙,自可“本自無心於萬物,何妨萬物常圍繞”。真逍遙者,"只緣無事可思量",安住本分,無有逍遙不逍遙,是名逍遙遊。 

(齊物論)感覺就比較複雜難明瞭,無怪後人總把《莊子》與禪宗相提,真是“此心同,此理同”了 。 但現在從學術界的角度來講,總認為二者有著根本的不同,認為是兩個不同的思想系統,所表達的道也不是一個東西,我沒有很深的學術功底,不知道張老師怎麼看這個問題的。但這堣S引出我心堛漱@個矛盾,請允許我說一下,就是如何看待學術與修證的問題。讀研究生到現在,我自己感覺與學問越來越格格不入,總覺得學 術搞的再好,不過是自己造了一堆思想,一堆垃圾。張老師在回信中也開示過我說要同情的客觀的全面的瞭解,但我總怕搞學術的時候用自己的思想再造一些東西,然後陷進去拔不出來。而且這些學術作的再好又有什麼用呢?看到很多學術大家一生特別老了以後總是抱著自己創造的這些思想,再也聽不得別的意見,好像活的很 有尊嚴,其實無修無證,還不是茫人一個?專搞學術的人理論都是思想造出來的,其實說出來心都是虛的(大概說多了自己都不會有羞恥感了),一但這些思想自我認同以後,就永遠陷進去了,還要為它浩一生,好可怕啊!而我現在的條件又不能為了修證而拋棄學術,所以有一段時間自己很苦惱。大概路只有一條,就是先見到 自己的本性,才不至於說空話。像南老師張老師這樣,既有修證又有學問,此才是真學術也!如此才超越了這個矛盾,然而現在有幾個這樣的學者呢?我又何時能做到呢?苦!急!有時豪情萬丈,常想我既然有緣來到這個世界,生活在這個思想變亂時代,自然有自己的一份責任在,想像南老師一樣,想自覺覺他,不管力量大小 盡心而已。然而現在自己都是“不明”之人,想想前路茫茫,哎,不知該怎麼說了。然而此心此志終不願變去。

現在學術研究講究客觀性,科學性,以大家共同的標準為標準;而修證講自己的個人體驗,沒有比較,別人也不知道你修的境界,加上自己的私心,所以在學術界與修行者往往建立不起真真的交流。參加過幾次佛學研討會,往往 學界與教界個說個話,自說自話,無有對話,如此怎麼能發展呢?看到南師現在提倡的生命科學,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法,深知他老人家為人類未來發展所下的苦心,深深的感動。不知張老師您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齊物論)的內容很多,我想再參明白點再向老師彙報。其中有一句“知至其所不知,至矣”。如何才能達到這個“至矣”呢?肇法師恰有一篇《般若無知論》,為何真智慧是無知的呢?大概所有的知都是有界限的,也可說知本來就是一種 界限,執著。真知要遍一切,所以無有界限,正要無知。然而如何知道自己的無知呢?有一個知大概就不是了,而無知的正是這個知?如此入無明不就好了?無明與明是一個東西吧?一執著就成了無明?明與不明不又是分別嗎?如何才能真正體會到這個根本呢?望老師開示迷茫!

最後再請教老師一個問題:佛教講輪回,那麼此生的我和過去的我未來的我是同一個我嗎?如此是不是常見?常見祖師問死後在哪相見,如人功夫好也能做到吧?這個還不是真的徹底智慧解脫吧?祈師開示!

願老師身體健康,少病少惱,廣度有情!

南無觀世音菩薩!!!

慚愧學生:程思

程思道友:

   信悉。

1. 歷代中外人文精華文化,都是落在道門文化上。

2. 楞嚴經講:

「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

又說:

「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望汝一生深參、真證。

3. 你一直在「思維」中打轉,沒有不好。但在對過去現在全部人文精華知識,未通盤了解以前,累作評斷,且無實際人生閱歷與經驗,老是自己東說、西說,行乎???

4. 唐玄奘著的「八識規矩頌」和天親菩薩的「百法明門論」,最好背熟。這兩本永垂千古的小書,基本上已經說透了:

人究竟是什麼?

 

祝福。

尚德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張老師尊鑒:

  回示已拜閱,甚為感動,也深感慚愧!老師說:“對過去現在全部人文精華知識,未通盤瞭解以前,累作評斷,且無實際人生閱歷與經驗,老是自己東說、西說,行乎???”正中我的要害,我一生當以此為警,時時反省自己!

  「八識規矩頌」和「百法明門論」,我一定熟背深研。

而今仍有兩點疑問請教於下:

1,老師說:“歷代中外人文精華文化,都是落在道門文化上”,此道門文化是指全體人類修道的文化而言還是特指中國道家文化呢?

2,人類知識無有窮盡,而人生有限,若我不明本心,縱然一生博學,亦無有盡頭,且到頭終付與黃土,或流毒後世,終何用哉?我知此話過於狂妄,因為我本來知識淺薄,無資格說此話,但我並非排斥學問之意,我的意思是能否走這樣一條路:既先明自己的根本,再遍學一切法?如五祖說:不見本心,修法無益。有無方法先見根本?本立而道生,如此也不會被知識蒙蔽。祈師開示!!!

        亦或老師早知我根器不足,因緣未到,狂言幼稚,偷心不死,當痛下辣棒,我直當承受,亦無悔矣!

 

南無觀世音菩薩!

慚愧學生:程思

程思:

中外往聖先賢,都在一句話上努力:

   止於至善而已。只問過程,從不問結果。

   尚德未做到,心嚮往之。

尚德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

覆 程思

张老师尊鉴:

  开示已拜阅."止於至善而已。只問過程,從不問結果。"刻骨铭心的一句话!过程即是结果吧顶礼再拜,愿老师康泰!

                                                       惭愧学生:程思

程思:

   你說對了,過程就是結果。每一種結果都是由過程產生的。不過,人事物的過程是多元的,它有特殊性,也有普遍性;有獨立性,也有關連性;有暫時性,也有永恆性;又涉及到點線面、平面和立體與圓等綜合在一起的全體性。同時,每ㄧ個層面在方法學上往往不盡相同。例如感覺層面的知識是用觀察、實驗、歸納等方法。有時也要用到涉及空間的抽象數學概念。

   數學、邏輯、辯證法等又是屬於唯心的理性層面。到現在為止,在人的腦部中,並未完全發掘出來。抽象概念的思維哲學,又非知道不可。這些都要花很多很多時間。

   其次,直觀的美學也是無限的。所以老子說:

凡夫所認為的美,並非是美。

   要證到至美,就極費功夫。再往上提昇,就涉及到種種宗教冥想的經驗,也至為複雜。

   跨前一步,就涉及到整個中華傳統文化的「道學」。最後一點,就是不可說不可說的「禪」。

老弟:

望你先立大志:

不求名、不求利、不搞權威、也不羨慕和跟隨不是權威的權威。一生好好沈潛在學問中,這是研究哲學者應有的認識、立場、態度與修為。

我曾問學界大佬張岱年先生:

「道學你搞到了沒有?」

他回答:

「搞到了。」

我又問他:

「怎樣搞到的?」

他說:

「從古人的智慧。」

蘇格拉底說:

哲學是智慧。

智慧就是了解自己。

也望你此生真能了解自己,切莫庸俗也。

程思老弟:供你參考。

祝福。

  尚德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