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福州讀者來函】

張公尚德大鑒:
   
   
我是大陸一無名小卒,今年26歲。約3年前開始讀南懷瑾先生的著作,終一發不可收拾。南先生的著作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終我一生不能讀透也是正常的。
   
我大學畢業2年,現在一大陸、臺灣、德國合資的汽車公司工作。近來看到張先生您寫的人生無多事,心理要經得起人事物無價值的折磨,肉體要經得起物質上的煎熬,我自己在經歷吧。
   
我很痛苦,以至於常想放棄現在3000多元的工作,去做800多元的大學堬M潔工,或找個圖書管理員。但父母花了終身積蓄供我讀大學,我到最近才明白我該自己痛苦,而讓父母能安享晚年。
   
   
我每天相對較開心的時候為下班回家誦讀《幼學瓊林》、《古文觀止》...,這些是南先生在書中推薦的,可惜太累,讀著讀著就昏昏欲睡。我自己古文功底為零,又沒有張先生般一星期晝夜英文單詞的實力。我只能一天讀一點吧。
   
但是,我現在有問題,自己解答不了,請張先生能給予幫助。
一、 南先生在《亦新亦舊的一代》中,說,青年人要甘於淡泊而求名於千載之後,並指出,兩大學術主題須當代或未來人物答卷。我很疑惑,即使答卷了,真的有用嗎?古今多少學術思想,想解決人類問題而達康樂,可真有成功的嗎?最終也不過是藏之名山,留給未來一二位聰明之士來領會罷了,就說孫中山先生的思想,現在 也不過被束之高閣,學術思想真能有用,我很疑惑。我不禁又想到南先生書中說的,農民說這就是命,卻比所謂的哲學家們還快樂。想來也不禁讓人一歎。
二、若我沒記錯,張先生說過,世界終將大同。但,佛不是說:成、住、壞、空嗎?就算現在的中國真成世界的強國,我猜測,這在歷史的長河中也不過是曇花一現 ,跟著而來的也就是變亂和戰爭,所以,又有什麼好令人鼓舞的?南先生書中也說,現在開始進入末法時代,估計草木皆兵也不會太遙遠了吧。
   
先生如何教我?


   
敬祝

安康。

 

廖正坤 敬上

己丑年六月十六日于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