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覆 王勇

敬爱的张老师:

    末学王勇,因在网络上达摩书院看到老师回信答疑,极具慈悲知见,真乃当代大善知识、大菩萨也,遂来请教。邮件问好,冒昧之处,还请见谅。

    至于学佛因缘,亦读南老师书开始,普天之下,从此始者,大同小异,就不耽误您时间了。今有几点疑惑请教老师:

    末学先修数息观,颇为得利,常能至随息、止息之间,偶亦可观起明点,明点现时,气动之迅捷,亦曾领会。较之寻常气功,不可同日而语。随如此,习气未转,加之八触至,于是乎百败百战。一年多后的一天,梦中失念,悔憾之际,竟一下醒来,从独影境界一跃至现量境界,了了然,似有所悟,然不知其所以。后几日,身心劳累,床上一躺,忽然山河大地顿失踪影,空无边处,亦不知身在何处。一念及身,身体觉受立现,一放松,立失。其时,念头翻滚及其快速,说个八万四千,真真缩小了百千万亿倍。忽念及金刚经几句偈语,当下即如宝剑在手,豁然无所惧。念身身空心不得,魔王来犯亦何妨?当下坦然,亦无所求。请教张老师,如此是“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吗?如果是,即是见道、见空性吗?如不是,又是如何?再者,经上有言“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有点相似,不敢肯定,请老师指教!

    其间亦习念佛、观音法门、后念准提咒,都有一点道理。参加过两次上首下愚大法师的准提法会,每次都有所收获,不外感应云云。然天性胆小,亦或习气所致,不喜在人前大言不惭,恐有我慢卖弄之嫌,错过了向菩萨请教的机会。去年年底一日上座,忽然有空无一物,与前次差不多,愈疑!可是那个境界实在很自在,要是能念念都在此境中就好了(有点贪心,呵呵,见笑了),平日也有一点影子,但似乎都太粗浅,没那么深。念咒30万后突然不想念了,现在什么法都不怎么修,似乎有点“一日清闲自在仙,六神和合报平安”的味道,生活做事常能到随息,偶然很少的时候也能止息,都是事情很烦,烦恼的力量很大时才现,烦恼小了,止不了的。平日遇贪嗔习气来,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转过来,快慢不一定。近来一直参究《楞伽经》四种禅,还在参愚夫所行禅、观察义禅和攀缘如禅,至于如来禅,实不知为何物也。想请教老师,这要用心可有不当之处吗?有没有更快的转化习气的方法?

    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缘分专修,只能在闹市里可怜巴巴的玩命,算不定哪天就莫名奇妙的把这条小命玩丢了,倒也不怕(有时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决定是个疯子,不过别人都不知道的,除了几个道友,身边没人知道我搞这个)。每天上班,学习(学的很少)、玩、一个人倒也不觉得寂寞。生活中常有感应之事,知道是心念的变现,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现在还在自己摸索减食、辟谷,也没有人可以问,手头也没有可靠的资料,单枪匹马就上阵了,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不过几个月下来,生活工作倒也无碍,概佛菩萨保佑!非常感激!至于日后何去何从,不知老师可否指点一二?感激不尽!!

    恭祝老师法体安康!

末学敬上

張老師覆:

1. 落在色與音、聲、光、電、炁上仍非是「道」。

2. 南老師「禪海蠡測」中的「初修禪定入門方法」一開始就說:「定慧入門,首重發心,次當修諸福德資糧,方能入道。」

3. 請問:你王勇終日東奔西跑,這裡那裡,只有自己,你給了家庭、朋友、親戚、團體、社會、國家等,一些什麼?

4. 你宜改名,莫叫「王勇」,改為:王謙或王毅、王誠。

5. 祝福、至誠祝福。

尚德

二00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於台灣達摩書院誠懇的慎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