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常湛法師

諸道友

 

尊敬的太湖大學堂負責人:

  學人多年前,因讀南老師之書,深受啟發。後出家,一直想跟南老師修學。

  這次專程從太原來,偶上網查得張尚德老居士對唯識學的一番高論很是吃驚。文中對淨土初祖慧遠大師有批駁,對蕅益大師淨色根等提出質疑……。

  學人素喜讀《宗鏡錄》及《心賦》、《萬善同歸集》。根據自己對唯識一點淺淺的理解,覺如來藏性是真實的存在,即唯識所謂第九識自淨識,而經論中有些破相遣執詞,不可認做實法來會,沒有真何來妄?

  又《大乘起信論》馬鳴菩薩所著真妄二門,心真如門,心生死門,一心分做二門,學人覺得沒錯啊!文中有對它的非議,學人實不能茍同。佛法是不二法門,雖分各種教派,其實都是後來祖師從各方面來闡述,沒有矛盾的。佛法是一法,二法非佛法,華嚴圓教最為徹底,唯心唯識乃萬古不易之理。祖師之「唯識之義燈常照,妄何由生,一心之智鏡恆明,旨終不昧。」

  了義之說啊。對張老居士之說,學人諸多不明。祈大德解疑除惑!!!

釋常湛合十

二○○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常湛道長:

   你寫給太湖大學堂負責人的信,輾轉寄來

尚德這邊。謹頂禮並回覆你所疑:

  1、請參鳩摩羅什回答淨土慧遠大師所問種種問題;慧公精通易理陰陽,惜未入動靜二相,了然不生也。

  2、請參《指月錄》大禪師林酒仙,為什麼不去淨土?酒不醉人,人自醉也。再者,藥能治假病,酒不解真愁,何處何時不淨土!

  3、請參《楞伽》、《楞嚴》、《解深密經》及《大涅槃經》;這些經典都在解釋,有影有說,即不得。「無說」雖為不二法門,也非得啊!「非得」也須遮卻。成羅漢、辟支佛、菩薩和佛,首在破「影」破「說」。在「無說」中,又超越「無說」,在知與證的過程中,捨卻「落謝影子」,不在話下,乃當然事也。

  4、尚德一生從來不跟人討論學術問題,蓋認識自己,並非已完全深透真學問;真學問是實踐在做人的道理、修養和種種道門功夫上。

  5、最近談唯識一些表述,是老道友黃高正博士,求和我一起研讀唯識,他精通網路,乃隨述隨之公開發表。釋迦牟尼佛和莊子說,大家理論和意見都很多,尚德一無成見。我從來不反對任何人相信什麼或不相信什麼?要來的一定會來,要去的也一定會去,《金剛經》的道理在此也。

  6、通群經才能通一經,真通一經必通群經;唯識要點在轉識成智的過程,要點不在第九識自淨識,也就是不在馬鳴菩薩《大乘起信論》所稱的「本覺」。「自淨識」何以不淨?「本覺」何以不覺?這才是問題的根本。可以參考一下,六祖慧能大師和憨山大師,他們是怎樣談唯識的。

  其次,《大智度論》在解釋般若,般若在說空、無相、無願、無作、無依,最後便得無執,所以有十八空。首先的內空、外空,是指初果羅漢習禪的功夫境界。因此十八空是對應著佛法果位來講的,這些說來話長啊!就不說了。

  7、佛法不是語言,是工夫後,得到的超天、超地功夫。尚德不行,不是謙虛,是搞真不搞假,搞自己不搞別人,所以說真話。我絕對不認為自己是權威,只因已發菩提心,故有問就答。

  8、從你行文和內容來看,你將來一定是一位大和尚,佛教界要你救也。但要遇明師,不是有名的名,是識途老馬的「明」。懇切希望你參《指月錄》船子誠大禪師接引大禪師夾山那一部份,祈你特別重視祂們的風格與風範。

  悟道的《楞嚴經》說:「狂心頓歇,歇即菩提。」;印心的《楞伽經》強調任何想都為「妄想」,尚德和你談那樣多,豈非「狂心」與「妄想」乎?借用孟子所說的,不是好辯,是不得已也。

  最後更希望你有機會請教現今文化通識大佬:

南懷瑾先生。

 

白衣尚德敬覆

二○○九年十二月七日於台灣達摩書院

 

 

任琳琳

尊敬的张公尚德老师:

     您好!

     我叫任琳琳,江苏省人。我的性格是怕麻烦,对人和事都嫌烦,为此换过几个工作,后来发现到哪都一样,都有人事的摩擦。修习佛法后,明白这是自己的业障,逃避不了。现在的工作空闲时间倒是较多,我又无子女,生活上操心的事不多,心却总是定不下来,修炼效果时好时坏。

我 最先是在网上看到了南怀瑾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通过亲身体验,相信真有佛法这回事。那是大约四年前,我被这本书深深地吸引了,记不清多少天,整天沉浸在其中,下班的路上就默念《心经》,有一天在路上突然感到身体和周围是空的(现在印象模糊了,可能表述得不准确)。身体状况也变了,皮肤变白了,气色很 好。只可惜,我没有把握住,遇到考验没过关,很快又垮了,身体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但是,这次体验使我深深地相信南怀瑾老师,又看了不少老师的书。当我偶尔对有无佛法怀疑的时候,回想起当初的亲身体验,我又坚定了信念。

有一段时间,我是这样修习的:早晚专念“南无阿弥陀佛”,平时想着“南无阿弥陀佛”,后来,又在晚上加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念“阿弥陀佛”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梦见口吐黑物,后来才知道消业障,是好事,只是未能一门深入,又改修其他方法。现在的状况是什么法也没修好。

目前的修习内容是:早晚按仪轨修准提法,晚上还念一遍《金刚经》,其余时间散持准提咒。但散持经常是散乱。

现在我又觉得要修白骨观,对治贪吃和把握不住色的问题;又觉得心太散乱,应该修数息。

目前是无所适从,“此心不安”,再加上最近家庭的原因,身体又不好,真是心烦意乱,有时乱得太厉害了,干脆提醒自己“放下,不管了”,心倒是安稳了,可过不了多久,又烦。

为了让心安定,我正打算学习《百法明门论》,再重看南老师的《如何修证佛法》。

现在有几个问题请老师指导:

1  我修什么法才能相应?

2  我现在上班,能修白骨观吗?按照我的理解,要专修才能成功。

3  修准提法是否自然包涵了白骨观和不净观,因此只一心修准提法就行了?

4  散持准提咒,看书和办事时如何把握?我经常是办事时就忘了(上班有时要录大量的数据,没法持咒,也观不起来。没有定力。)。     

5  如果同时修几种法,如准提咒、念“阿弥陀佛”,如何统一?是否平时只念“阿弥陀佛”?

6  睡觉时可否观想心月轮,与观日轮作用有什么不同?

7、禅宗丛林制度,耕种时如何避免杀生?洗菜时遇到虫子怎么办?

8、自己心里许愿要持戒,可后来没坚持下去(如十斋日吃素),算不算破戒?我没有受过戒,算不算经文中所说的“优婆夷”?

9、《寿康宝鉴》中讲的“夫妻间的保身立命戒期及天地人忌”是真的吗?    

10、下级办上司吩咐的不好的事,从佛法讲下级有责任吗?如果社会或某个集体大环境不好,如:会计人员要保住工作就得按默认规则(不好)办事,按真正修炼人的标准,该会计应该怎么办?

                                                                  任琳琳敬上

張老師回覆:

1.定不下來,就不定嘛!不要它定,就定了也!

2.妳們大陸朋友們,這個「南懷瑾」,那個「南懷瑾」,又找不到、碰不到真正的「南懷瑾」。為什麼不換個方向,去找「東西北」呢?釋迦牟尼佛不但給妳十方佛,怕妳找不到東南西北等,還給ㄧ個「中央毗盧遮那佛」啊!一概不受動靜影響,不也很好嘛!

3.妳們老是南懷瑾老師的「金剛經說什麼」,金剛經沒有說什麼,但也全都說光了。我倒要問妳:妳看它幹什麼?最大的問題在問自己:自己究竟是什麼?一旦了解自己是什麼,那就是「金剛經」了。

4.妳早上念「阿彌陀佛」,晚上念「地藏菩薩本願經」,好忙啊!妳念這麼多幹什麼?妳要念到哪裡去也?妳想想看,一切都不要念了,又會如何?那又是什麼境界?話說回來,不念也不行。

  三十年前,南公懷瑾先生就寫了囑咐我念佛的字:

「常念十方一切佛」。

5.妳一下準提法、一下金剛經,準提法不就是金剛經?金剛經不就是準提法?妳為什麼倒來倒去呢?

6.妳問我修什麼法才相應,法本法無法,修個什麼?再說人生在世,又有哪些人事物跟自己不相應,以及為什麼不相應,一旦相應了又如何呢?時間、空間和自己的命根子,都是不相應行法,既然如此,妳要相應它幹什麼?人本來糊里糊塗投胎,除非聖賢、君子,本來賴著活,本來莫名其妙的死亡,想那樣多幹什麼!如果真要學佛,想想和學學釋迦牟尼佛的單純,不就成了。

7.妳又問到修白骨觀問題。我從來未修過白骨觀。我早就知道,身體骨頭若不白,我豈不是怪物ㄧ個!我還知道,一旦死去,大火一燒,便把我的骨頭化為灰燼。當然,如果修白骨觀「有成」,那就另當別論。

8.法本無法,萬類一體啊!

9.六根互用,是大菩薩功夫,妳是什麼。

10.妳要同時修幾種法,將之統一,我要問妳:宇宙和妳自己,什麼時候沒有不統一呢?

11.妳問日輪、月輪有什麼不同?沒有太陽,哪來月亮;沒有月亮,那太陽又有什麼意義?它們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所以藥師佛左右兩邊有日光菩薩和月光菩薩作脇士。

12.妳要持戒,就持嘛;和尚不能有隔宿之糧,走路不能望三公尺以外,妳千萬不能有鈔票、手機和汽車啊!

13.上級貪污,下級混蛋,妳夾在中間,妳說呢???

   告訴妳ㄧ個真實的故事:

   南公懷瑾先生六十年前,作西南邊疆司令。一天演講完畢,大家全面鼓掌。他晚上一想:演講說錯了,大家也鼓掌,這事不能幹啊!他就立即溜了。

結論: 

   妳問了那樣多的問題,我們不但未萍水相逢,而且素不相識,且我已年邁不堪,一身是病,我為什麼還如此細心、用心、誠懇且熱情的給妳回信,理由無它:

   我堅定相信南公懷瑾先生的:

   「金剛經說什麼」。

釋迦牟尼佛說:

「放下是自己的唯一歸命處。」

最重要的是:

放下「這個那個」和不「這個那個」。

也就是說:面對自己生生世世的存在與非存在,

自己提得起,又能超越提得起。

祝福、祝福、千萬祝福。

尚德

二00九年十二月七日

 

覆 王和平

尊敬的 张 老师:

提笔祝好!祝张老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我来自山东,本来打算读完 张 老师的《探寻生命的真实——静坐散记》一书,再给张 老师写信,汇报一下自己的学佛经历,以期得到 张 老师的指点与开示。

但中间出现家中不满两周岁的儿子生病,平常活泼调皮的儿子突然之间整天昏昏欲睡,忽冷忽热,咳嗽不停。用过中西药,念过经、持过咒。也用过所谓的“民间疗法”,但都不太见效。

排除这些不说,主要是在儿子生病时,也就是遇事时,才感觉到自己定力的不足,与智慧的不足,越想越惭愧。

因此事动念,所以提前给 张 老师去信,希望 张 老师于百忙中能够指点,行文不足之处,还请老师见谅。

我从小喜欢神秘的东西,后来上学时接触到南师的《习禅录影》,从此喜欢看南师的东西,也可以说很多年来“自从一读南师后,不读人间糟粕书”。后读大陆盗版的《一个学佛者的基本信念》,又认识准提咒,它的持诵感应、他的功用与我喜欢神秘的性格一拍即合。

从此,便开始持咒,但那时除了看南师书了解佛学知识,及持咒求一些神秘感应外,并不是真的在学佛修证,特别是持咒,想起来就持,忘了就不持,一天有时也持不到几遍。

2006年开始吧,这时差不多这样“散持咒”近十年了吧,我所求的感应还就真的来了,尤其是在梦中,如经典所说,不论大事小事,恶事善事,都在梦中显现,第二天灵验。因当时在做我极不喜欢的报社广告工作,有时就连第二天我去结账,需要上门几次才可以结成,都在梦中提示。

尤其是与南师的“梦中”缘分,我没见过南师,但在梦中却见到有近三十次之多,每每学佛或世事遇到困难,南师的形象就在梦中出现,并给以加持和指导。

因看南师书很多,在理上我认为这样执着梦境不对,定力不足,很容易执着成魔境,因此心生恐惧与忏悔,曾经有近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持咒,看梦中还有灵验否?后来就在家中所挂药师佛像前说了狠话,我说我学佛是为了在南师书的指点下,求正法,走正路,为什么让我有这么多的梦境,这么多的众生来扰我?结果,还未从书房走到客厅坐稳,即有一股清凉从头到脚灌了下来。

也是2006年前后吧,青州因南师学生 夏荆山老 先生的缘起与支持,市里在几座古庙的遗址上复建广福寺、龙兴寺、仰天文殊寺等并开光,我常过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能是因此因缘,我有缘参加2006年初二至初九在北京的禅修活动,在夏荆山 先生创办的公益性学校。

在此之前,我从未参加过类似活动,在参加这次禅修时,我甚至连皈依都没有,完全是凭了夏 先生是南师学生而去。

七天好不容易坚持了下来,大多是用南师所讲之观音法门。而我对自己的总结是烦恼炽盛,乱七八糟。

但回家后,却给了我一次惊喜。但忘记是第几天了。

因为冬天上班我都是走着去,30分钟的路程。出来楼房后,一条市中心大路直通到单位,刚拐上市中心大路不久,突然发现自己的念头在自己心里清清楚楚,不论善念、恶念都清清楚楚,如南师在《习禅录影》讲观音法门一样,善念来了不管,恶念来了转化。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都是这样,几乎做到了净念,我自己在看着自己的念头来去,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起念,而是“看”着周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能够清清楚楚“看”到自己念头的根根,自己能够左右念头,当有恶念或不净念生起时,比如看到路上有漂亮的女孩子,“漂亮”这个念头的升起以及被我的转化都清清楚楚。

可惜定力不够,或者说是当时没有可问的老师,遇境被转,想来惭愧。

2007101日至7日,有幸参加南师弟子首愚大和尚之准提共修法会,到此方才有了南师的准提法正式传承。

每天虽然坚持持咒和施食,但却没有做到天天修法。惭愧。

本地修建寺庙,自然也来了出家师父们,可能有夙世因缘,每每与出家师在一起,大都能够喜欢我,大都希望我能出家,但自己福报不够,不但没有出家,后来还结婚生子。

快到2007年年底的时候,因龙兴寺的主持师父知道我从网上搜到了南师在太湖大学堂的详细地址,所以托我给南师邮了一些他从东北带来的土特产。结果宏忍师打来电话,那些土特产如何使用,制作,并给主持师父和我邮来南师签名的书,我得到一本台湾版的《一个学佛者的基本信念》,每次翻看南师的签字,总感觉一种激动。宏忍师还让我在电话里持诵了准提咒,并给我以指导。心中太感恩。

2008年年初给南师写了一封长信,把自己学佛的历程作了汇报,虽然知道自己福报不够,但还是希望能够去见南师,得南师当面教诲。

因为当时每每与网络上看到那么多人能够亲聆南师教诲,真是好生羡慕。于是大胆写了长信,信中还把梦到南师的事作了汇报。(一笑。)

我想我是不幸的,因为我还是没有福报去亲近南师。但我又是万幸的,我并没有如其他写信的师兄一样,收到的是一份《大湖大学堂告访客书》,而是南师秘书处的回信,里面就我信的内容,作了回复指导。而且在收到南师信的时候,恰是2008年的准提佛母圣诞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整个下午都感觉人在激动和加持中。

第二天一大早,如往常一样早晨修法,因当时长时间正在思考“先悟毗卢法界性,后修普贤行愿海”这句话,正念到六字大明咒时,突然心里就跳出“体、相、用”三个字,我突然就感觉世间一切如梦如幻,我们一直生长在梦中。

下座吃饭,看到父母老婆孩子,都感觉是个梦,他们是不实的,仅是现象而已,骑车去上班也一样,感觉所有一切事物及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不实的,都是影子而已,以及古往今来的一切众生,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是虚幻,一切的人事物的不同,仅仅是个人所修福报不一样而已,不论冤亲,不论扇恶都一切平等,也可以说是本来没有善与恶。

当时体会到在这些影子之外,还有个“体”,有个真实的东西,有个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一样的“体”,这是不是就是毗卢法界性?

当时我认为我当时所“悟”到的那个就是毗卢法界性。

51日,家中犬子还不到满月,我正好有机会去参加首愚师的准提共修,在中午的茶话会上,还没有等我说完,师父就棒喝我“体相用是一体的”,但也如张老师在书中所提到的,当时我并没有接住这一喝,随后师父说要做到定慧等持才行。

在此次共修上,我正式皈依师父,法名善青,后来在今年七月大连法会前,师父又给我法名改为“善清和”。

也就是从这次法会,我开始喜欢上禅宗,虽然自知根器低劣,但却自感平禅宗见地最透彻圆满,如用禅宗见地指导进行修行,必不会走错路。

2008年底,撒谎请假,跑到福建武夷山师父道场共修,但也是业障现前,爷爷突然生病,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真的是眠中叫苦,惨凄不乐。儿子则天天晚上找事,按百姓俗语,老婆降服不了他。遂在第六天决定回家。

临走,这时见师父远远的走来,我连忙合什,师父说明天就圆满了,非走不行吗。然后我说了好几条理由。师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结果我在回家的火车上,差点就后悔的哭出来,为什么就坚持不了一天呢?

结果在上海我弟弟处耽误一天,想起师父的话,那个后悔劲就甭提了。

回家后,在爷爷床前发心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七部。佛力加持,也是爷爷的福报,身上都生了疮的爷爷竟然好转了很多,身上的疮全部愈合,剩下如刀割般的痕迹。

今天给 张 老师写信,昨天也是刚给爷爷念完七部地藏经,爷爷躺在床上很久了,我救不了爷爷的命,想起张 老师劝您大哥的话,我也只能念经回向爷爷早日消灾免难,离苦得乐。

2009年南师生日(当然也是网上查到的日子,一笑),也想让青州本地的众生与南师能够结缘,遂自作主张,去博物馆买了两套青州龙兴寺出土佛教造像的画册邮了去。宏忍师打来电话表示感谢,并嘱我读《菩提道次第广论》、《大智度论》、《宗镜录》,我一边答应一边头大,到现在为止,我连《菩提道次第略论》都没有看完。

七月又有时间去大连参加师父的共修。11月又有机会参加师父在淄博的准提共修,可惜由于工作岗位调整,只能参加了一个尾巴。

细看我从看南师书开始到现在,自己实在是缺少福报之人,前生不知布施又造成今的经济拮据,前生不知广结善缘而造成今生工作上的曲折。

但我又是有大福报之人,能听闻佛法,能亲近南师的书及南师门下的众位大学生,实在是我之大幸。

看 张 老师的书,写了这封信,报告自己的过程,祈请老师的指点。一直以来,总感觉自己离所要追求或所要见到的那个,只隔一层纸,但就是捅不破。

还有就是在唯识的学习上,不知该如何下手?

顶礼!

合什!

末学 王和平

 

和平老弟:

1.你如此下去,會瘋掉也,趕快莫東奔西跑,既然有子,你就安份的把他帶大,莫讓其長大違害社會也。

2.佛法要在無我、無法,你要搞個什麼?

3.你累提南老師,告訴你吧,我從來不夢他,我只「夢」我自己究竟是什麼。

4.一切本空,法爾如是,本來就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那又有個什麼體相用?一切皆為方便,語言非實,「夢」個什麼!以指指月,指非是月。夢中撈月,月也成夢,所以莊周夢蝴蝶,蝴蝶化為莊周,「虛雲」一片,飛躍騰空,直上雲霄,豈止九萬里,浩瀚宇宙,任你遨遊,這種夢才好也。

5.一生死背華嚴經,也許可以救你自己,千萬莫亂跑也。

尚德

二00九年十二月七日

 

Michael

敬愛的 張老師!

 

《成唯識論》新解 - 第十一次:

"這就是說我們內識能反應出客觀外在一切存在,也就是說,客觀外在一切並非內識產生,只不過[内识]是相應著客觀事物一切存在。"

 

1. 這句話意思是否:內識和客觀外在一切存在是一體的兩面,不能說誰產生誰.只是內識能相應客觀外在一切存在[而起用]?

2. 那么,客觀外在一切存在也能相應內識了?怎麽相應

Thanks and Best Regards, 

Michael Dong

 

張老師回覆:

1.第一點對。

2.第二點不對。

3.應參究莊子說的「道通為一」與「楞嚴經」二十五位圓通的觀音法門。

4.整個人類的一切任何問題全在第二點上。

5.搞通了,就無事了。這是在工夫與智慧上成就的功夫與通學,不是語言。問也沒有用,我在南老師處五十多年,從來不問此類不相干的問題。把三藏十二部的文字炒來當飯、煮來作湯吃,只能說有少許的加工作用。

6.釋迦牟尼佛、孔子、老子都說:善根最重要。

尚德

二00九年十二月七日

 

覆 方曉明

尊敬的张老师,黄先生,

您好!

关于十一月的话头,我是这样参的,

 

众生何以不知亡身苦?自己欺骗自己,自己安慰自己,如此因循下去

商女何以不知亡国恨?极端自私,活在自我的观念中

宇宙的统一有这些吗?没有,因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老子是如何说的?少欲寡私,以至于止于至善(加了一句“大学”的话)

 

这样理解对吗,恳请老师指点。

念音(方晓明)顶礼

曉明:

1.  你很不錯。

2.  但人世間是非對錯在哪裡?

3.  五代馮道為多朝宰相,你看呢?

4.  恥與無恥,又如何?

5.  佛法說:不可得也,不可得也不可得。然要在身心和事上實際證到「不可得」,還是要「有恥」。

尚德

二00九年十二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