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胡適錯了!

怎樣學哲學?

覆 程思學弟

程思學弟:

學哲學很難學好,原因:

1.    各門各類學問方法,都要相當掌握。

2.    胡適講的「大膽假設,細心求證。」錯了!

做學問最錯誤的是將主觀不適的心理因素,滲入其中。大膽假設個什麼?假設明天宇宙會垮下來?你如何細心求證呢?最重要的是:

是什麼,即是什麼;不是什麼,就不是什麼;莫將不是什麼,搞成是什麼,是什麼,搞成不是什麼。

胡適一生,除了在知識上,認知的錯誤以外,他在人品風格上,也是有大問題的:

宣傳自由民主的「自由中國」雜誌,是他一生宣傳「德先生」(即自由民主)而鼓勵雷震先生創辦的。當蔣介石關雷震,且將自由主義哲學大師殷海光教授,自台大解聘,他卻回台灣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有著高貴精神人格文明的中華兒女,作何說呢?

3.    整個的語言和文字系統,要合乎經驗、語意學與邏輯,且有互為主觀的檢定與認識性,也就是你認識的,我也可能認識,這樣才不流於空談。

4.    現代文明的進展,基因與光電資訊知識,一日千里,哲學絕對與此相關。但在物理、化學、生物,尚未找到存在的極微,也就是尚未洞悉道的本體性,這方面知識應特別注意,也就是要注意科學哲學的進展。

不過,在方法學上,以任何科學部門的方法,以有逐有,去找極微的「真空」,可能是找不到的。因此,用東方傳統的方法,初步知「空」、「以空應空」,會是證到本體是什麼的。就這方面來說,相對應的了解康德哲學,就至為重要。因為他說形而上的問題,是人不可知的,而東方哲學,就是洞悉形而上是什麼。

東西方精華文化的統合,非經:

傳統九流十家,儒釋道等各家形上形下學問精華(捨其糟粕)與西方自蘇格拉底以降,各大家思想精華,滙合一起不可。

談到這一點,真學問的最後,是為眾生而活的,所以實現古代希臘柏里克里斯時代的真民主和聯合國的人權宣言,就至為重要。

5.    至少要會中英文,加上德文更好。

6.    哲學的最高處,仍然是「道」學,沒有證或悟道,所有學哲學者,充其量是一得之見,往往以偏概全,甚至不知所云。在集思廣益、求差別智的階段,看來沒有「主流」,這沒有關係。一旦將各類知識,將所有真正的「基礎」了解後,便可將各類知識共同點統合,這就會知道,大中有小,小中有大,一為無量,無量為一。從而無盡重重的點線面、立體、圓,統合在一起,這才是學問。

這樣一來,儒家隨心所欲不逾矩,

道家逍遙遊,

佛家遊戲三昧,

愛因斯坦所稱宇宙是有秩序統一的科學,

法國盧梭、英國洛克所主張的真自由和真民主,

便得實現而統一了。

7.    動機最重要,目的在了解和通達一切,哲學是自我享受與解脫之通學也。

將哲學的基礎打好,至少要二十至三十年以上。

8.    哲學不能當飯吃,學哲學的過程是孤獨和寂寞的,要能守窮,與世無諍,且能享受一己的寂寞與孤獨。

9.    先要包容客觀且同情的去了解各類思想與知識,莫先入為主,遇到真老師、真學者,最重要。

10.             要長久保持身體健康、心理平靜,一直向前。莫因外境,使自己東歪西倒,做學問比升官發財,難也。

程思學弟:

祝福你和未來中國的兒女:

在和平、寧靜、無諍社會環境中:

有:

大成!

程思老弟:

我看到中國大陸目前正在努力朝上述方向邁進!

尚德 二00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附 程思來信.

 

尊敬的張公尚德老師:
您好

我是一名大陸的學生,江西南昌人。現在讀研,中國哲學專業。大約在17歲時讀了南師的書,深有共鳴,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大學期間幾乎把所有南師的書讀了幾遍。在修證上則比較混亂,沒什麼系統。也沒好好堅持,一直沒有什麼人指點,都是自己在瞎搞,現在碰到一些問題很迷茫 

我學習中國哲學的.是因讀南老師的書而走上這條道路,南老師真可謂我的法身父母! 近日遇到很多事情,可謂人生之迷茫時期.深感自己被無明籠罩太久,快要窒息了,不知何去何從,如此生不能見道,則如禽獸何?!以前看問題總是從思維邏輯出發,現在真實的感受到這只能求得個似是而非的真理,一切建立在邏輯思維上的推論,皆是妄想碎片.但悔恨自己業力深重,總是不能見道,自習瞎玩過不少方法,但都不得入處,也知道是沒有堅持,但不知抱著哪個法門好啊.慚愧,慚愧!

以前也有意無意的給自己"觀照",導致後來似乎有人格分裂的跡象,遇大喜大悲之事故能找到一個"不動"的自己,但這個"自己"把現在的我變成一個冷冰冰的人,對什麼時都無法投入,因怕迷失了"自己".後來反思這樣錯了,這是否還是思維造作的一個"自己"?

迷茫之時我又認真讀南師之書,發現這""與分別意識的不同,果然是"紙上得來終覺淺",以前怎麼就沒這個體會啊!後來勉強給自己找了個觀呼吸的方法,看了一些西方靈修的書,一日下樓,觀著呼吸,想著但自注意呼吸,一切自然明瞭,何勞意識分別,突然身心"分離",覺得有個力量指揮著這屍體在走,然與我何干?"自己"似乎都看見了自己在行走,感覺身心從未如此解脫輕快.覺得好笑.然這狀態刹那間就沒了,甚至在記憶堻ㄗS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時才知道自己以前的"觀想"都是在用意,但這"用意"是否是一個過程呢?還是我走錯了?又怕自己出什麼精神上的疾病.

可能是我愛用思維,吃的也多,胸口總是很悶. 最近特別是一有什麼在思維上通不過了事情,胸口就悶脹難受.我曾想過從學術界入手,拯救中國文化,還有很多世人大概都會認為狂妄的理想,但現在一時都迷茫了,不知怎麼入手,有一些話我不知道怎麼說,願老師能開示我到底應該怎麼做?若前世法緣太差,我當深深懺悔!

 

南無觀世音菩薩!

迷途過客  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