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PDF下載

諸道友

楊湘桃來信

尊敬的黃博士:您好!

    承蒙老師的恩准,我又一次去了道南書院三天,昨天回來。  

    以下文字,搏師兄一笑(太膚淺),敬請黃博士斧正。

            四上道南書院

    初聞道南書院,想像是鄉下老舊屋幾間,

    初上道南書院,見是帶一禪堂的小院,

    二上道南書院,知是老師培養人才的基點,

    三上道南書院,領會老師的悲宏大願,

    四上道南書院,一切盡在不言。

    達摩書院、道南書院,都是普賢菩薩的顯現,

    明心見性,是我生命的呼喚,

    我願能跟隨老師的鼓點,將自已好好錘煉,

    做一塊優質鋼材,不要白來人間。  

   老師家鄉的稻穀大豐收,沉甸甸的,一片金黃色,道南書院的桂花又二度開了,稻香花香,一片清香,泌人心腑。

    請代向老師請安,謝謝!!!                                                          

楊湘桃上                                                                   

00九年十月二十日

 

張老師回覆:

   人要徹底歸到清淨圓明、了不可得的自己,千萬莫把任何人事物當一個偶像或模特兒。人因為一直要找偶像,所以不得解脫。

-----------------------------------------------------------------------------

李勇來信

張老師:

      您好。南老師給我回信了,鼓勵我慢慢改變,培養自信心和自製力,扎扎實實走自己的路。我不再麻煩南老師了。自己慢慢改造。我覺得自己這幾十年也蠻好玩的。我十五六歲時我的姨奶住在我家,我家附近有座尼姑庵,她突然跟著別人信佛了,但是不識字。有一天讓我幫她抄《心經》,我在學校受的是無神論教育,性子又強,而且經文又是繁體字,所以我只抄了一個字就不抄了,怎麼講我也不抄了。十幾年後,我由於“處貧遇患 ”而抱佛腳,竟然拜了一個月的《心經》,而且越來越信佛法,真是世事難料。我從2003年看南老師的書,當時想南老師在哪啊,能救救我嗎?我經過五年的熏習,在環境的逼迫下竟然跟南老師通上了信。一年後無意間又跟張老師您結緣,真是佛祖保佑。明年我就能參加張老師主持的禪七了,這是我做夢也沒想到的事。真希望時間過得快點。您和南老師就像虛雲老和尚一樣在為中國保留佛法的火種,我們就像走投無路的具行。我們不想成佛,只想在明師的指導下把自已洗涮乾淨。

祝 老師安康                                 

                 學生:李勇 

張老師回覆:

      不回憶過去,不等待未來,不抱怨現在,明明了了,不騙自己,不騙別人,也不被別人騙,就是大徹大悟。

      昨天如此,

今天這樣,

明天又會如何?

你等待參加明年我主持的禪七,何其愚痴也!

說不定,我活不到明年。

-----------------------------------------------------------------------------

伍建華來信

張尚德老師:

  您好!

   我是中國大陸湖北省黃石市一名普通的學佛愛好者,名字叫伍建華.今年32歲了.

我學佛是因為看南老師的書而學佛的.1994年看南老師的禪海蠡測,而被深深吸引.2002,我在網上建了一個網站"實修天地",就是現在的"實修驛站" 網址是: www.shixiu.net

    瞭解張老師其實還是從前去年看了你的"國學大師南懷瑾先生的成就在哪里?"一文才開始的.以前都不知道老師你.

   通過這一年多的瞭解,主要是經常訪問達摩書院網站.以及最近買到老師的一本"靜坐散記",越來越感覺到你是一位真正的善知識,.也覺得你跟我們網上跟南師學佛的網友們的緣份最大.每次看到有朋友給你寫信,你都及時回答了.

   我這個人一直都是個性格很弱的人.生活不順,個性弱,以及對生來死去,前生後世等人生大問題的強烈關注,使我一直都對結婚成家不感興趣. 一直都很想努力的想通過修道解決人生的痛苦.

  我現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家媞護實修驛站這個網站.早晚各持一次准提咒,按首愚師父的錄音念,加上散持的.現在也有一百萬遍了. 另有時間就總是盤腿打坐. 在電腦前面上網也總是把腿盤著, 每天打坐至少也有六七個小時了.但打坐總是不得要領,什麼止念,數息,白骨觀都不會.只好每天練腿.

   可是練了這麼長時間,功夫進展也很小,到現在只有在狀態非常好的情況下,才能雙盤兩小時.很久以前則是根本無法雙盤.

  我最近一段時間出現了一個現象,就是肚子會時不時的不舒服一會兒.也不是那種很難忍受的痛,就是覺得不舒服.到最厲害的時候,口中會湧出很多唾液,然後我就一口一口的吞這些唾液,吞了一會兒,不舒服的感覺就會明顯減輕,並慢慢恢復正常, 大部份時候也沒有湧出唾液,也會慢慢恢復正常.

  由於我從前在上海做一個普通打工者的時候,飲食睡眠不太正常.工作很累,有時夜班,有時白班,每次都是12個小時.導致我腸胃不好.現在肚子有點大.就是俗稱的啤酒肚,就是腸子變肥了.

  我有點懷疑現在肚子時不時的不舒服,是因為我打坐的原因,在慢慢清理這個不通暢的腸子.

  不知道張老師了不瞭解這個情況,

   近日看了老師的靜坐散記之後,真是感覺到老師的智慧和慈悲,同時心中也生起很強烈的渴望,想要參加老師主持的靜坐打七活動.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如果以後老師在大陸有打七活動.希望老師慈憫我,通知我參加!我在這埵僄蛪P恩頂禮.    

  在此附上一張我在一個陋巷中拍的一張照片,(在附件)我在上海的時候,就是租住在這個陋巷中的房子.我常覺得,我常感覺,生活過得越簡單,我就會越感覺到快樂,生活越複雜,反而常覺得無所適從.也不能真正開心快樂.

   最後祝願張老師身體健康,生活如意,.

    伍建華 敬上.

 

張老師回覆:

      建華:你會有成就的,是指你徹底了解自己一事,不是指搞股票和權力。

-----------------------------------------------------------------------------

王軍來信

尊敬的張老師,您好!

有幾個問題向您請教,乞請您開示。

一、佛在楞嚴經中說:「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請問老師,其中的“知”是指第六意識嗎?

二、佛在圓覺經中說:「知幻即離,不做方便;離幻即覺,也無漸次。」請問老師,其中的知也是第六意識嗎?

謝謝老師,給您添麻煩了。

王軍敬上

 

張老師回覆:

1.    「知」一事,不徧學一切法,就不能知其「指」與所「指」,此所以要具道種智、一切智、一切智智。《楞嚴經》中的「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無漏真淨」的「知」一字,一共出現三次。第一次「知」指「證自證分」功能,了解形而上本身是什麼,也就是初步的證道;第二次「知」,「立知」上的「知」,意指你悟了,實在沒有個什麼悟與不悟,你在沒有個什麼悟與不悟上面,去「立知」,那就是無明的根本也,意即「凡知即罪」,所以要知一切以後,又超越一切的知。(注意:不是我說的,是釋迦牟尼佛說的。)第三次所指的「知」,「知見」中的「知」,意即悟了。

2.    《圓覺經》中的「知幻即離」一語中的「知」,是指已相當轉識成智的「知」。

-----------------------------------------------------------------------------

Michael來信

敬愛的 張老師!
    現尊師囑,讀瑜伽師地論完畢.[八十卷後不知其然,所以略過.]有一些問題,請教. 望于百忙中回覆:

瑜伽師地論卷第一        

本地分中五識身相應地
1. 嗢拖南曰?
誰是嗢拖南?

2.復次雖眼不壞、色現在前,能生作意若不正起,所生眼識必不得生。要眼不壞、色現在前,能生作意正復現起,所生眼識方乃得生。如眼識生,乃至身識應知亦爾。
1.能生作意是什麽?是意識嗎?
2.若是意識,那麽五識的現量怎麽說?

3.復次由眼識生、三心可得。如其次第,謂率爾心、尋求心、決定心。初是眼識。二在意識。決定心後、方有染凈。
五識沒有染凈?

瑜伽師地論卷第二        本地分中意地第二之二        子二.一切種子識
4.又諸種子、即於此身中應受異熟、緣差不受。順不定受攝故。然此種子、亦唯住此位。是故一一自體中、皆有一切自體種子。若於一處有染欲、即說一切處有染欲。若於一處得離欲、即說於一切處得離欲.
不懂. 為什麽"若於一處得離欲, 即說於一切處得離欲".???

5.又般涅槃時,已得轉依諸凈行者、轉捨一切染汙法種子所依。於一切善,無記法種子、轉令緣闕、轉得內緣自在。
所以不應該入涅槃?

癸二.住胎位        
6.不是又此胎藏六處位中、由母所食生粗津味而得資長。於羯羅藍等微細位中、由微細津味資長應知。
什麽是微細津味?
7.一種亦因亦緣﹐余唯是緣。
一種是指種子?

瑜伽師地論卷第十一本地分中三摩呬多地第六之一
8.云何知行。謂了知此能發之行。即不如理作意相應思也。
""即行陰?
9.瑜伽師地論卷第五十四   攝決擇分中五識身相應地意地之四
問何故說極微無生無滅耶。答由諸聚色最初生時全分而生。最後滅時不至極微位。中間盡滅猶如水滴。
不懂???為什麽"最初生時全分而生, 最後滅時不至極微位"???
非常感激!
Thanks and Best Regards,

Michael Dong

 

張老師回覆:

1.    嗢拖南曰?誰是嗢拖南?

答:根據《Digital Dictionary of Buddhism 電子佛教辭典》:

「嗢拖南曰」為「the outline verse says...

2.    「復次雖眼不壞……」到了:「五識沒有染淨?」

問:能生作意是什麼?是意識嗎?若是意識,那麼五識的現量怎麼說?

答:洞悉能覺所覺是大阿羅漢境界;然後超越此洞悉,且即此用、離此用,離此用、即此用,是菩薩境界;超一切意識,在常寂光的常樂我淨中,普契一切,是佛境界。

從經中之王《華嚴經》「四聖諦品」一開頭就說:眾生是罪,亦即凡夫的五識皆罪也。注意:這話是文殊菩薩說的,不是張尚德說的。

      下面和你說一下意識也就是第六識與前五識關係的問題。

      意識問題,是唯識學最根本問題。說第七末那識是第六意識的根根,又叫做意根。我的認識是,沒有第八識阿賴耶識之所謂「種子」,又哪來所謂意根和意識。同時,最難理解也只有用自己的經驗才能理解的是(不是文字語言,而是證量),眼、耳、鼻、舌、身前五識、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都有五徧行:

作意、觸、受、想、思。

這是什麼意義呢?

意義是說,人的存在之全體作用,都少不了「意」,有「意」,然後才有觸,有觸才有受,既受便有想(粗想),能想便有思(細想)。

「春眠不覺曉」(粗想---無明盲目意志的生之欲投胎也),「處處聞啼鳥」(前六識起了作用);「夜來風雨聲」(分別作用、情執也);「花落知多少?」(情執中的情執也!)---都脫離不了「意」(廣泛意義。)

從佛法果位上做理解,大阿羅漢的非想非非想處定,有時還會有想,但已無粗想,仍有細想。正因為有細想,若遇到微細無明上的某種因緣,仍然要去地獄打滾。這就是唐玄奘大師《八識規矩頌》中所說的:

「引滿能招業力牽。」

什麼業力?

種種煩惱的業力。

因此,要坐斷意根,才能轉掉意識種子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分分別別。

佛洛依德的性心理學,也深透這層道理。他完全是從眾生原始性的荷爾蒙方面做理解,不過他的理解只到唯識所說的第七識,即了解原始性的性之盲目衝動的情執,未能了解眾生性之存在的根源是阿賴耶識,即種子識。西洋的心理學,自佛洛依德以後,更進一步在各類動物的生之欲、求生、避禍……種種行為反應上做理解,俄國心理學家巴甫洛夫的狗的條件反射……,以迄近年來了解了老鼠的基因,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和人的基因相同,都是生之欲的意識作用。

因意識而引生觀念,從而發為行動。人的意識有哪些呢?

一、  錯亂的認識與心能理論的認識功能。

錯亂的認識,唯識將其稱做「非量」。心能理論的認識功能,一切抽象思考的邏輯、數學、辯證法、科學思想等,唯識學稱其為「比量」。

這兩者的活動內涵,重在自主思想的內在性(主觀的),其活動外延,不管對與不對,泛泛的落在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色、聲、香、味、觸、法(六塵),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識)上。之所以稱為「泛泛的」,乃在此意識層面,非依前五識也。因此,在此意識層面中,有獨影境的獨散意識,也就是獨頭意識的作用。

獨影境的獨散意識是說:

第六識(意識),不緣眼、耳、鼻、舌、身前五識,它很「散」也。之所以很散,它只是獨緣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主觀與客觀(將主觀當作客觀對象)、因因果果、是是非非、空花水月的這個那個之錯認、錯想、錯覺也,人世的亂在此。

之所以稱為獨影境,這完全是自己的妄想分別,所顯之境相,非真有其境相,實為主觀具有的一種妄想功能作用,唯識學稱這種妄想功能作用為「見分」,見分所生之不實現相,乃識(即見分)所變現者。試以比量的科學推測為例,有天文學家謂地球大恐龍所以消失絕種,是因一次有小行星撞擊地球,這種說法,是這位天文物理學家相信小行星一撞地球,地球生態便遭破壞,恐龍便缺食物,由之絕種。可信乎?不可信乎?

二、        意識除獨頭意識外,另有五同緣意識、五俱意識、五後意識。

(一)五同緣意識者,為心的認識力之現量,是與眼、耳、鼻、舌、身同時而起,也就是說,前五識的感官、感覺功能作用,會歸到第六識(意識),或者說意識落在前五識上。

(二)五俱意識者,是人最麻煩、最自己製造問題的意識,它不僅與前五識同時俱起,其在緣眼、耳、鼻、舌、身五境中,且傍緣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境(六塵---色、聲、香、味、觸、法)、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十八界之種種意識活動層面上。因此其乃現量、比量、非量一起抓也,人自己把自己搞死,在此。

釋迦牟尼佛說:

千萬莫把自己搞死。

(三)五後意識,為生於五俱意識之後念,緣前念五境之境,及緣其他一切法之意識,一句話:

什麼意識都來也,當然少不了獨影境的獨頭意識。

要提醒一句的是:

真正徹底了解意識,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從佛法來說,它涉及到人的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因果,六道輪迴、成羅漢、成菩薩、成佛的存在過程之意識型態。

從人本身的身心來看,它涉及人的全面心理和生理結構。意識在哪裡?意識在人體的哪一部份呢?

在西洋哲學中有專談「物質與記憶」這一類的書,說記憶在腦部。腦部又在哪裡?為什麼各個人腦部的記憶不同呢?

從現有的知識做理解,人每秒鐘有幾萬個念頭,將腦細胞活動時所造成的電場變化加以放大後,以波型顯示腦細胞的活動情況稱為腦波,腦波可分為Alpha (8-12 赫茲)Beta (13-30赫茲)Theta (4-8 赫茲)等。任何阻斷腦中電子傳遞的事件都可能會導致腦部功能異常,造成癲癇等疾病。人體腦細胞每隔一段年日就要新陳代謝,更換成新的細胞。往世、現在、未來世,自己的腦子並不同也。

究實說來,人對自己是很難了解的,慢慢修吧!

現代的生理與醫療知識,心臟、腎臟都可以移植。你,Mr. Dong,如果要複製,現在世界人口六十多億,也可複製出六十多億個Mr. Dong。你哨子一吹,六十多億個Mr. Dong集合,那麼哪ㄧ個Mr. Dong是本尊呢?

釋迦牟尼佛早在佛經中把這些問題說透,慢慢參吧!

Michael老弟:

你問我的問題涉及佛法全部,下面就不回答了。

-----------------------------------------------------------------------------

黃曉勇來信

黃高正先生:您好! 

先生提攜並得 老師允可,可以參加明年可能舉辦的禪七後,三周來自己盡在打妄想了。一則以喜,似有遊子歸家之感;一則以懼,唯恐自身不是法器,徒 勞張 師與 先生一場。故近來我在生活中比之以往要嚴謹多了,身心變化似乎比以前一年還多。今破戒給您寫信,就是想把讀 老師的著述及達摩網頁等的體會分四點向您作個彙報。若可一觀,或望能轉呈 老師以吃痛棒。 

1.教化 

也許是讀南老師書太久之故,初讀 老師的著述及開示,感覺與南老師之教化風格迥異。南老師面向社會的教化多為和風細雨,循循善誘,即有棒喝也多屬軟棒,而少有金剛怒目,唯對身邊人或時有之(《習禪錄影》中可稍見一二);而 老師似多有“金剛怒目,斷人命根”之舉,如開示求學者先秤秤自己幾斤幾兩等(後有“反省”一節,專門彙報我於此辣棒之體會),且所說多遨遊于聖賢心法之間,雖然 老師可以“直截根源佛所印,尋枝摘葉我不能”,但對我一初學者,不免時有“所說非所應,於彼為非說”之歎。我也知道此非 老師之過,實自身學識淺薄心垢太重之故。細細體會,則兩師風格雖異,悲心則一!要在使學者能迷途知返,發心向道而已。 

2.反省 

聞張老師此一棒喝,我又反省了一回:我已賴活四十餘年,前二十年可謂毫無志向,只是隨波逐流,浪度時日,且因淫心作用數年,竟至形神俱疲,覺生命之痛苦不堪!後有幸得讀南老師著述,慢慢開始了生命真諦的思考,苦苦參究直到現在。今或稍具知見,唯於身心習氣對治,一向苟且郎當,以至二十餘年無一得可以自慰。念及與此,深知自己做人都不像樣,又何談學解脫乃至超凡入聖乎?只好以“取法乎上,或得其中”自我欺騙一下了。今生若 能蒙 先生 和張 老師的提攜,多種點善根與慧根,就十分滿足了。 

3.拜師 

關於拜師,說得好聽點是為了追求真理,其實更多的只是自己自私心理的極端表現而已。因為自身有太多的問題(包括不可知的一面)不能解決,故欲拜師以尋求答案,這樣不正是把自身的煩惱轉給了老師嗎?念之不覺慚愧莫名,只得再欺騙自己一次:對發大心菩薩,能有上船眾生,或也為菩薩千萬不幸之一幸乎?(一笑) 

4.以空印空 

張老師常有“以空印空”的開示,此或即超凡入聖最直截的法門。我的理解是:次“空”或即指境空,以宇宙萬有本自如幻的存在著,即所謂“似有緣相”,吾佛所謂“ 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也;首“空”或即頓悟空理之一點靈知,即“似能緣相”。此兩者,亦必以“不見一法名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之般若空為本為歸。“ 十八空”於事證一途,或也正是“以空印空”之次第。我曾嘗試配合《楞嚴經》中之五十陰魔即五蘊解脫次第(每蘊配合三空)或更以菩薩五十聖果位次第以參究之,雖也似有所心得,唯自知“思而知,慮而得,皆鬼家活計”,故不復多語了。今欲就我個人準備走“解脫修持”之路談點體會。 

以空印空”一法雖最直截,似至簡至易,如“百草頭上祖師意”;實也至難,如“十擔芝麻樹上攤”也。道家有九轉還丹一說,其中之陰陽反復子午抽添等,若無明師指點,不能知時知量,極易中途成狂。故此法實非我淺學所能,今暫準備以“四料簡”中前二法為自己修持之方便,略寫參究心得如下,希望能得到指點。 

a  奪人不奪境 

南老師有一話頭“莫妄想 費疑猜 頭陀一去首空還 東風正放花千樹 盡向南華覺後開”。此之莫妄想或即是奪人,若實具小乘根性者,此一路下去,或就可成就半個果位了。唯我初學,根性不定,故擬與第二法搭配行持。且就此法行持之個人體會,常常在境界好一點後,往往又會轉入一莫名煩躁的心境中,此處更須以不奪以奪之,以任其自生自滅。 

b  奪境不奪人 

境界沒有了,人還在這堙A正需“深深撥”也;我理解的另一層意思是,學者在境界好一點或有所理會時,往往會“未悟言悟,未證言證”,此時正需廣披至教,藉教明心,以期能自知深入,他時或有轉身時也。 

以上淺見,希望 能得到 先生或 老師的指點。 

走筆至此,早已不知所云。自念世緣不了,不 能如 先生您這樣能常承師教,專心向道,不禁悲從中來,此正吾佛所謂“至可憐憫者”耶?不若就此打住,以免為悲魔所轉也。 

另有一事相告:前幾天在“實修驛站”網頁上知得 古國治 老師計畫117日起在上海舉辦《圓覺經》講座7天,我準備參加,已填寫報名表,希望能如願。今把報名表作為附件隨後,權作個人簡介吧。(發信前已接到通知,准予參加了) 

先生于事業高峰時能毅然放下所得,專心追隨 老師精究唯識,而我卻常常以一己私事 相煩 先生,抱歉之情不表也罷!

敬頌 道安

黃曉勇

 

張老師:您好!

   這次直接給您寫信,是下了大決心的。觀師門風,多提白棒,實無我初學之下足處。今不惜冒犯師威,實欲為個人修持求得正見耳。故分兩點略表心得,請師指授。

1.    自修

借《楞嚴經》篇末部分細表如下:

汝坐道場  (理上頓悟了,則“有時鬧市頭邊過 到處文明賀聖朝”,所謂“道在屎尿”,當處即是,不坐之坐也)

銷落諸念  (非有心銷,有心銷則銷銷無盡;也非無心,不落頑空。只是念起不住,猶如“濁水靜之以徐清”)

其念若盡  (似盡非盡,三際托空,三心不可得也)

則諸離念

一切精明  (清明在躬 念茲在茲)

動靜不移  (動靜是外境 境由心生 動時知動 靜時知靜 不知是無記昏沉 立知是散亂掉舉 故音聲性動靜 聞性無生滅 是“不移”義 即初步之外境不入)

憶忘如一  (憶忘即“想”之兩大作用型態 “如一”即念起不住 初步之內心無喘)

(更設二問 一者為何沒有“觸離不二”?對曰:若實外境不入 內心無喘 則觸離何有? 二者何以無“生滅不二”及“湛入合湛”?對曰:初機行者所明處但“分別心”耳 未得甚深禪定時 對“生滅”“湛湛”之微妙事相 言之無益或反有礙于修定也。能真修三摩提一門深入者,于想陰盡後,自可次第明會。且就理則而論:所謂念念不住即是生滅不二  念念明瞭即是湛入合湛也)

當於此處  (在在處處是 處處無家處處家 何其簡易 又何其難啊 亦行者自知而已)

入三摩地  (三摩非有地 假名三摩地 亦非定無有)

精性妙淨

心未發光  (正初學者心地之“性狀”)

此則名為

色陰區宇  (色即是心 心即是色 智者見心不見有色 迷者見色不知是心 故起倒見 妄自流浪於欲界六道,而不得出離)

若目明朗  (心眼也,或即“天眼”開乎?)

十方洞開

無複幽暗  (已非我所明,但約義言 肉眼天眼 眼則一也 皆本明自性之妄用 與此若不知窮究心源 則天眼之自劫家寶較之肉眼更為甚矣)

名色陰盡  (但盡色心妄想 非盡心色真如)

           就習禪修定者,于此色陰區宇 從“心未發光”至“十方洞開”途中,有十大魔事即身心互變之事相發生,于生時若不能透脫即自著魔 反此即可深入。十大魔事可以五遍行各配陰陽而成十,由粗轉細,色邊事也,皆以堅固妄想為本。現前色身即堅固第一妄想,故知十大魔事皆本於身見,苟能知得此身非我,深入禪定,積久功生,自有解脫色陰之事證。余四受想行識陰等,於理須深究以知,於事則必假禪定以明(南老師謂之見地落實)。統而言之,則“知見立知 即無明本 知見無見 斯即涅槃 無漏真淨”一門深入 空果可期 超凡入聖 由是立基。唯我初學,說之無益,要在求證,求證之要,在於正見。以上淺見,請師指正。

2.    共修

或問“桶底脫落”後又當如何?茲就我參究及疑處,略寫如下:

     所謂“識陰盡”照見五蘊皆空等,就證量言是否即是有餘依涅槃?就其頓悟而論,是否即是根本智,即“自證分”?儘管已照見五蘊皆空,也非無此身。但以智而不得有無也。此身或即是“有”之一分,無或即指“有餘依涅槃”,有無不取,故有乘於本願(此或正自性明極之“妄”動乎?且依前修之善慧業而起?)而行度化之大乘行,及以所行,安立聖位次第,此或即是“證自證分”嗎?未徹了成佛前,皆化城邊事。

憨山大師所謂“荊棘叢中下足易 月明簾下轉身難”是否指行者自覺已圓,但要轉身入世,實也至難?在我凡夫,猶知此身實在是苦,但欲出無門耳。雖知有涅槃,常常只是徒增煩悶而已!見道聖者,已證有餘依涅槃(或無餘依?),卻反要轉身入世,苟無大願大德,實難轉也。由此是否可以說明:我初學者,除自修以求明明德外,也須積極地培植善根?否則,於“月明”處甚或只是一點禪定處,即難以轉身,而易落空果乃至外道耶?雖然,即彼所謂空果已非我敢望。只得故作瀟灑,自謂我“幸虧”世緣未了,在在處處,皆為魔事,正好磨練心性,以培植善慧根也。

又見道聖者雖明此一心,而猶未徹了一心,故須被佛機而行於大乘?此心雖明(先向那邊會了),此身猶在,根本無明未破即指此耶?故須再來這邊行履,假此身而修六度波羅蜜乎?此身即乾慧地所指之現前殘質?似有實無,雖無似有,即依無始習氣所生?小乘羅漢可以舍此身而入有餘依涅槃(或空或覺,識陰最後兩大魔事)?至若無色界四空天,但依八識見分起執,而成七識妄執之果?雖稱七識為非量,此就其“非我計我”而立,非無其事,行陰區宇或正是七識之事相?故見處不正,妄執“四空定”為是者,即生此處,仍七趣所攝。而五不還天即是於八識相分起執而建立,於此窮空不歸,不能明心見性者,則窮窮無盡而有鈍阿羅漢之位,雖非七趣所攝,要也僅可自了,不於三界受生死之苦而已。大阿羅漢,即于此身而:若于舍心,發明智慧,慧光圓通,便出塵勞,成阿羅漢,入菩薩乘。(實不出之出,故於有頂色天成就斯位,而有返身入世之行) 

走念至此,早已形神俱疲,暫且“一被蒙頭”去也。屢以文字擾師眼目,除表我拜師之誠外,也唯恐己見有差,以至咫尺天涯,徒勞辛苦。故請師不吝慈悲,耐心指示為盼!

敬祈   道安

黃曉勇 拜呈

 

張老師答覆:

曉勇老弟:

      你給黃高正的信,我看到了。茲依你所說各節,回答如下:

1.「教化」:南老師是「禪」,我亦「禪」也。雲門餅、趙州茶、臨濟喝、德山棒等等,都是ㄧ個 「禪」,並無二禪。你說南老師「和風細雨」,說我「金剛怒目、斷人命根」。你錯了!我的「命根」,幾十年來無時不被南老師「斷」,這點真是只有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我在達摩書院自己習百丈禪,常親自燒飯煮菜給大家吃,現雖年近八十,仍然如此;冬天穿著厚厚的衣服,從天黑到天亮,和道友們一起修路、砍樹。我既非金剛,也未怒目,只是功夫未逮,看不出人的「命根子」。

你要緊的是,要去體會古德大禪師,究竟是如何悟及證到「原來如此」。

千萬莫把張尚德和南老師做比較,那對南老師不禮貌也。

2. 反省

以愚者我所知,往聖先賢,既已決定「大道向前」,就直奔到底,不必也沒有什麼反省不反省了。人天天要吃飯睡覺,釋迦牟尼佛說:這就是煩惱。你去反省這些煩惱,不是在煩惱上,又增添另一層煩惱嗎?

我好羨慕你:你有力量反省。我常常為老子抱屈,他反省一生,也只能說:莫多睡覺、莫多吃飯而已(少私寡欲)。

3. 拜師

      你拜誰啊?我在大學上課,從來不叫學生起立敬禮。我入「禪門」講台,也從未有人頂禮。我從來未做個「老師」(《禮記》中〈學記〉所說的那種老師)。

4. 「以空應空」:有果位層次,龍樹菩薩所說十八空的「內空、外空」,就是首先空身心的主觀與客觀,也就是達摩大師所說的:

「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

至於十八空的「畢竟空」、「第一義空」,則是指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形而上「那個」也。

「那個」就是「這個」;「這個」就是「那個」;有「這個」,也有「那個」;沒有「這個」,也沒有「那個」,「統無」……

     

曉勇老弟:

你懂了嗎?

      你又提到臨濟宗的四料簡:

奪人不奪境、奪境不奪人、人境俱奪、人境俱不奪。

那是對人之主觀與客觀存在的單程、雙重否定或肯定,是禪門統合唯心、唯物、心物一元、又超越心物一元的辯證法,它是落在功夫和證悟層次上的,就不和你談了。

你又直接來信問了許多大菩薩才知的問題,我也不和你討論了。

-----------------------------------------------------------------------------

諸位道友:

      在答完你們的問題後,想再和大家說幾句話:

      你們辛苦了:糊里糊塗的投胎,無可奈何的活著,將來莫明其妙的死亡,你們想修行學佛,大可不必啊!

   修行不易,學佛更難。

  為什麼呢?

   釋迦牟尼佛皇帝不做,吃盡苦頭,能做到嗎?那個不是酒色財氣,什麼都要。

      尚德在此很誠懇的告訴你們:

      與世無諍,無求無願,莫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將當下事情做好,寧靜平凡的過日子,行有餘力,莫玩花招,為眾生做點「真正」的好事,就是大解脫也。

      最後要說的是:

魂歸宇宙,情契萬物,心和眾生,這就光天化日,一切無事了。

尚德與各位共勉、共勵、共行之。

 二00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高証附語:

Mr. Dong問前五識是否染淨?

唐玄奘大師的《八識規矩頌》說:

「性境現量通三性。」

「三性」即善、惡、非善非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