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回覆 司魯

張尚德先生:您好!

 

我是一名福建鄉村小學教師。冒昧地給您寫這封信,希望您能抽暇對我的一些疑問給予解答。

 

一, 關於安般法,我坐時先放鬆身心,自然呼吸,此時鼻孔自然有氣息經過時的感覺,注意力關注於此觸受,同時身體有其他感受一併知道,但主要注意力集中於鼻孔中的感覺,若走神,一警覺,仍注意於鼻孔中感覺,不知對否?但一關注於呼吸。呼吸想自然便難。晚輩只能到“風”象,綿綿若存之“氣”象從未遇過,“息”象更只能夢及,奈何?

 

二, 關於念佛,用南 懷瑾 先生所傳金剛念誦,唇齒不動,一口氣一口氣念,南師說若腸胃不好,用中氣念。腸胃部分之氣?

 

三, 太湖大學堂,告訪客書中有“一坐能到34鐘點方考慮安排接見。”,是否雙盤時間久與入定有關?(從未想去打擾南先生清修)我現在一坐只能雙盤80分鐘左右,要熬熟腿子才可能入定?

 

我雖然打坐念佛但卻不是佛教徒,有時想想也覺自己荒謬。因年少多病,中學 時一老師對禪學頗感興趣,開始讀佛教書籍。六年前,重病後鄉間一法師教我打坐念六字大明咒之法,因聽咒音總覺聽不清晰,自改為念佛。鄉間教書薪金雖少,閒空頗多,閱讀過一些佛書,其中以讀《憨山大師年譜》《虛雲大師年譜》《一夢漫言》最親切,很欽佩,但至今也只能接受中國儒,道之說。讀佛經,許多處確有自相矛盾之感。如:

 

一, 人造業分善業,惡業,無記業。可誰來判定善惡?孔子見盜蹠,無功而返,上帝遇盜蹠不知做何言?有人說存心善就可以,文革中夫妻,父子反目,其中不少就有心存改造對方之念,如此告密可謂善業?日本至今仍有二戰老兵不以侵略中國為過者,判定善惡何其難也。前段 季羨林先生過世,網上頗有佛教徒,群起而攻,說老先生謗佛,礙人慧命,按佛經該墜地獄。(如地獄是他家開的一般,哈)先生何以教我?

 

二, 佛教講眾生平等,佛經載比丘持戒不飲有蟲之水,渴死後生天。又言佛觀一杯水,十萬八千蟲,佛不喝水耶?數年前曾讀一本書記載比丘問佛:掃地遇蟲蟻怎麼辦?佛答,但見掃地不見蟲蟻。可我一直找不到出處。誤記?

 

三,         持誦准提咒功德“若有無福、無相、求官不遂、貧苦所逼者,常誦此咒,能令現世得輪王福,所求官位必得稱遂。若求智慧得大智慧,求男女者便得男女。凡有所求,無不稱遂,似如意珠,一切隨心。”佛經中許多處多類此,象持誦觀世音名號等,但經文中多有“至心”或“觀其音聲”字樣,這豈不是玩文字遊戲?若持咒無效,許多佛教徒說因為沒有“一心”的緣故。可我輩要能一心要你菩薩幫什麼忙。(佛言“制心一處,無事不辦”)。可許多感應之說又不象無稽之談。晚輩曾想花三年念百萬遍做一試驗,不知道行否?

 

四, 預知時至,往生西方,多有實例。可若極樂屬實,地獄亦屬實,“油鍋、火柱”世間何其慘酷也。象晚輩這種拿念佛做試驗者,死後能往生邊地疑城嗎?(一笑)

晚輩剛過而立之年,曾讀 錢穆 先生《八十憶親友  師友雜憶》,心嚮往之,自己努力一生做自立、有用一讀書人,信中所寫或有對佛教不敬之處,實在是心中一直所疑,想 先生一派仁者氣象,應不嫌晚輩所問粗淺,如能作答,感激之至。

祝您健康、平安!                                                                    司魯   

 

張老師回覆:               

一、 想死也無用,汝想何其多也!

二、 要「無我」、「無法」;

三、 你在搞什麼???

四、 你把釋迦牟尼佛和南懷瑾先生嚇跑了!

五、 阿羅漢的「呼息」到哪裡去了?人死後、未生前,「呼息」又在哪裡?

六、 你真想學佛的話,必須熟讀且相信印心的《楞伽經》與成佛的《法華經》。

七、 千萬莫亂想!

八、 勸你一心念佛,善良做人,一切會好。(大家好好的在理性和禮貌上,幫中南海的忙,世界就自然太平了,那台灣還有什麼問題。)

 

尚德 二00九年十月三日

 

再覆司魯(非死擄)

  一、有風必有息,無息便無風。在劫數中,風劫最大,但阿羅漢可超越風劫。有時共業難逃,別業易躲也,你想呢???

  二、金剛念誦真念成,要六脈調和,氣脈通也。先修氣脈、明點或參禪較好,但要有明師指導。

  三、你讀憨山大師、虛雲大師年譜幹什麼?你讀懂了嗎?憨山大師年輕的時候,在一大廟子,一日全身發光,老和尚從不開口,這一次他向憨山大師說話了:「這沒有什麼,我天天如此。」還有一次,天上一大雷,將一個大廟打掉了,你懂為什麼嗎?虛雲上人年譜中,記載他老人家晚年罵慈禧太后,也罵「北京」,你瞭解嗎?你真瞭解,就不會有那樣多問題了。

  四、想問你:「這個世界誰欠你,問題如此多!」

尚 德

二○○九年十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