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覆 長沙 楊湘桃副教授來函

 

敬愛的老師大鑒: 

    萬分感恩老師的撮受,有老師撮受學生,學生非常的幸福。 

    從道南書院回來後,一口氣拜讀了老師贈學生的四本書(此外<<中國人是真的>>尚在拜讀中),越看越覺得老師講得真好,老師真偉大,真了不起......,老師、太老師為人類指引了一條生存下去的路,老師、太老師就是“東方無盡美好的朝陽”。 

   印在學生心中最深的是<<禪話精要點滴>><<淺釋<楞嚴法要串>>、“存在於一切中又超越一切”,“不住於空,也不住于有,超越一切,連超越也超越”,“智不得有無,而生大悲心”,“歇下狂心”,“把自已完全交給眾生”...... 

   老師囑學生好好讀太老師的「楞伽大義今釋」,學生謹記在心,今還唯讀了第一卷,有時間學生就會認真讀的。 

    學生幾乎天天上老師的達摩書院網站,看佛學問答內容,體會到老師的憂心與悲心。 

    老師:學生希望本週五至下週一又去道南書院幾天,祈老師恩准! 

    學生與眾生一同祈請諸佛菩薩、太老師、老師常住于世,常轉法輪! 

    跪請金安

                                                     楊湘桃敬上 

00九、九、二十三

張老師覆

湘桃副教授:

佛法是在經驗上的「理性」;或為在理性上的「經驗」。凡存在必有理;凡有理也極可能存在。千萬莫去搞什麼「存在決定意識」,或「意識決定存在」種種騙自己的玩意兒。不必把什麼權威看做偉大,也不要在濛濛似有似無的「偉大」中,去找「權威」。世間沒有誰真是偉大,死亡最偉大也。我自知自己實在沒有什麼偉大,但知有ㄧ天必死,所以就試圖理解莊子說的生死一如,和釋迦牟尼佛說的本無生死。

   最要的是自己真正清明在躬的回歸自己。

尚德 二00九年九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