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佛學問答目錄

列印本文

 

回覆 王軍

給王軍先生:

  你好。素未謀面,看到你的一些報告,得知問題都是在心意識中轉,並未好好沉澱靜下心來反觀、瞭解自己究竟要什麼?如何要到?要到以後又如何?

  修是修自己,不是語言文字,要痛下功夫,死心修持,一步一步腳踏實地做去,此乃內聖之學。

  可參考:《楞伽經》、《百法明門論》、《八識規矩頌》。

  希對你有所幫助,共勉之。       

可了

二○○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附:張尚德老師給你的信。

 

王軍老弟:

  我非常誠摯的為你、也為這個時代和整個的中華民族未來,寫這封公開信給你,並請你轉告

南老師懷瑾先生

胡主席錦濤先生

溫總理家寶先生。

  二十年前,南公懷瑾先生派我赴大陸作文化交流,我帶去的是中國最寶貴的禪門文化。在上海、北京,由各位大佬引領的演講,我多在講禪的寶貴和對未來中國發展的重要性,大哲學家張岱年先生在場做了結論,他説:

  「儒家極高明而道中庸,禪極高明而道超越。」

  也許是我個人一生遭遇多逢社會的戰爭和人性爭奪的關係,非常厭惡大家不顧一切的爭權奪利。共產主義運動搞了一百五十年,殺了一億五千萬人,現在又完全在搞比以前資本主義還要剝削厲害的WTO,我個人面臨如此悲劇的時代,內心至為痛苦。

  猶憶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回到故鄉湘潭,帶去一些小本的《金剛經》,家鄉的親朋戚友,嚇得立即偷偷的將其燒掉。

  我現在一方面很高興,另一方面也極憂傷。高興的是,大陸各方面真是在朝百花齊放的大道前進;憂傷的是,大陸也是在朝全垮的小路強馳。

  我很誠懇的告訴你:

  台灣已全垮了,我親自看到它垮的。理由很多,其中最重要的理由是:

  宗教,特別是佛教的大廟子,每天在那裡進賬賺大錢。社會不會垮,那不僅是怪事,而且整個人類和歷史,也絕無所謂真善美也。

  我非常憂心,大陸已不僅如法炮製,而且青出於藍的在走台灣的老路,我憂心之至也!

  中華民族如此走下去:

  沒有前途也!

  最後告訴你:你不要學佛,你:

做人行儒家;

調身修道家;

真學佛很難也。因為:

一、要在至為艱難困苦中,願意且有超人天力賴著活;

二、要能在氣住脈停中,一道虹光,從囟門出去,與宇宙和諸佛合而為一。

我好喜歡的王軍先生,我再告訴你一個小故事:

三年前南公懷瑾先生關懷的問我:

「經濟怎麼樣?」

我回答:

「老師:您不缺中錢,缺大錢;我不缺小錢,缺中錢。」

實際上呢?我很慚愧:

我欠農會一百萬人民幣,每月靠也是窮學生還利息。

不過,我雖然窮,我是有飯就大家吃,有水就共同喝。我在台灣的達摩書院和湘潭的道南書院,都如此也。孔子說,在一個時代中,大家富有,你窮,恥也;大家都窮,你富,亦恥也。

我看到電腦網路上,有一個參禪的話頭:

多多掙錢,好好修行。

我未掙到一毛錢,非常慚愧也。

最後:

祝福、祝福。

也祈禱天佑中華、天佑大陸、台灣、香港仍在苦難中掙扎的老百姓。

 

尚德敬上

○○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給王軍先生:

  看完你的來信,有些感觸。

張老師著《禪門語錄》一書,在〈憐憫與信仰〉文中說:

「人最重要的是對整個人類,因貪瞋癡構成個人和全體命運的不幸與悲哀,要有一分深度的憐憫與同情和悱惻,這才是人之為人的起碼條件。

其次,對自己要有一分堅定不移,且合乎事實、智慧與經驗的信仰。」

我想起:

《金剛經》講:「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心經》說:「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你在學佛,何至被張老師嚇得目瞪口呆?  

你說不能理解張老師的做法。其實張老師本身沒有什麼做法。老師是學達摩禪的,只有悲天憫人、與人為善、希望全中國幸福、安樂。

其次,想告訴你的,張老師很相信《易經》的謙卦,他常說《易經》沒有好卦,只有謙卦是好卦,因為泰極會否來。老師又認識到,宗教一亂,社會必亂,這證諸中外歷史,真是不假。所以老師希望大陸宗教要上軌道,莫要只是掙錢。

老師一生悲苦,相信也證到人本來是很高貴的。他真希望整個中國,從此安樂且高貴。

 

                可了

                二○○九年九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