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問題

 

列印本文

 

  答未知名者某先生問:張尚德教授於九十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台南市政府演講:「全面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在重建印度唯識哲學」,嗣有某先生在網站中提出一些問題。茲有卓氏和辭說兩位佛教道友,回答如下:

  一、有關「緣起」部份,我想提出兩點,以解先生之疑惑。

其一:張教授當時翻譯《開放的社會及其敵人》出版時的譯者,在書上並沒有實際寫出真名出版,

何來先生您說「天天看著書本封面寫著譯者之名,難怪如此熟悉」呢?

  其二:關於您說之「『見證』,未能做出足夠說服力的證解結論。」先生您可參考達摩出版社《到禪之路》一書中〈算賬─習禪散記與天下第一翁〉一文。

 

 

                  辭說敬答

 

二、有關張教授所講「全面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在重建印度唯識哲學」一文,大德所看所聽,能如此深入探討,令人感佩,惟所提論述,本人亦有些許心得,提供參考。

  1、有關所提文章落於唯識哲學思辯與演講時所說內容之問題。

  唯識深妙,於理難知,於證難徹。循理析本,不離哲學範疇,哲學不能含括唯識,唯識則納諸理,言唯識哲學,亦無不是之處。然徹證唯識實性,則言語道斷。講演對象為市府同仁,非都如大德深入法海,故當以一般人能了解之方式表達,點出人類社會問題及解決之道

  2、於文初文末皆提到張教授之說有「斷見」之疑,但不知所指斷見何意,我佛所說所證不離「緣起性空,性空緣起。」茲以《佛學大辭典》之說提供參考,謂有情之身心,見為限一期而斷絕,謂之斷見,反之而見身心皆常住不滅,謂之常見。此二者名邊見,為五惡見之第二。涅槃經二十七曰:「眾生起見凡有二種:一者常見,二者斷見。如是二見,不名中道。無常無斷乃名中道。」智度論七曰:「斷見者見五眾滅。」

  3、所提唯識要義「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及基因問題,則玄奘菩薩闡揚之「唯識」,將如何與「基因決定存在之唯物」共存與協調?

  不知大德所言「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其義為何?唯識之基礎百法明門論云:「一切法者,略有五種。一者心法。二者心所有法。三者色法。四者心不相應行法。五者無為法。」萬法者一切法,一切法中含心法色法,雖以心法最勝,亦不離色法,色法如何離開基因物質呢?又佛法之究竟三身成就,其中報身圓滿所指為何?「三界唯心、萬法唯識」與基因物質是否矛盾,二者內含尚祈自行詳參,或參考老古出版社《禪海蠡測》之心物一元佛法概論,當可了知。

  4、成為自己的存在以前,若是「本無」,則因果業力豈非憑空而有?「因緣本空」四字,表象似是,實則已悄然落入斷見外道之說,而難以自覺。……前既承認阿賴耶識為種子識,再依阿賴耶識中的種子,生起種種現行作用,卻於39頁隨即改稱「因緣本空」,成為自己的存在之前「本無」,試問?該如何前後一以貫之,而不造成近似斷見的偏誤?

  有關阿賴耶識之說,與「因緣本空」,成為自己的存在之前「本無」,其理本為一貫,於諸契經多所論及。若以大德之論為是,則亦恐不自覺更落於常見,那又豈是我佛之所說。茲摘如下經論供大德合參。

入大乘論卷一云:「問曰。是空解脫異十二因緣法耶。答曰。空與十二因緣。等無異相。空即十二因緣。十二因緣即是空。何以故。因緣假起。無有自體。」又云:「菩薩善解因緣法故。即知其空。以因緣空故。一切法空。」

顯揚聖教論 卷九 云:「……說過去未來實有論者,不應道理。如是破已。復有難言。若過去未來是無。云何緣無而有覺轉。若言緣無而覺轉者。云何不有違教過失。如說一切有者謂十二處。

我今問汝。隨汝意答。世間取無之覺為起不起。若不起者。能取無我。兔角石女兒等覺。皆應是無。此不應道理。又薄伽梵說。我諸無諂聲聞如我所說正修行時。若有知有若無知無。如是不應道理。若言起者。汝何所欲此取無覺。為作有行為作無行。若作有行者。取無之覺而作有行。不應道理。若作無行者。此無行覺汝何所欲。為緣有事轉為緣無事轉。若緣有事轉者。無行之覺緣有事轉。不應道理。若緣無事轉者。無有緣無之覺。不應道理。

雖說一切有者謂十二處。然於有法密意說有有相。於無法密意說有無相。所以者何。若有相法能持有相。若無相法能持無相。是故俱名為法。俱名為有。若異者。諸修行人。但知於有不知於無。應非無間觀所知法。此不應道理。又雖說言有過去業由此業故眾生受。有損害受無損害受。此亦依彼習氣密意假說彼法為有。謂於諸行中曾有淨不淨業生滅。由此因緣故。彼行勝異相續而轉。是名習氣。由此相續所攝習氣故。愛不愛果生。是故於我無過。而汝不應道理。」

入楞伽經三云:「爾時佛告聖者大慧菩薩摩訶薩言。大慧。一切法空不生無體不二相。入於諸佛如來所說修多羅中。凡諸法門皆說此義。大慧。一切修多羅。隨諸一切眾生心故分別顯示。大慧。譬如陽焰迷惑禽獸。虛妄執著生於水想。而陽焰中實無有水。大慧。一切修多羅說法亦復如是。為諸凡夫自心分別令得歡喜。非如實聖智在於言說。大慧。汝應隨順於義。莫著所說名字章句。………

佛告聖者大慧菩薩言。大慧。我說如來藏常。不同外道所有神我。大慧。我說如來藏空實際涅槃不生不滅無相無願等文辭章句。說名如來藏。大慧。如來應正遍知。『為諸一切愚癡凡夫。聞說無我生於驚怖』。是故我說有如來藏。而如來藏無所分別寂靜無相。說名如來藏。大慧。未來現在諸菩薩等。不應執著有我之相。大慧。譬如陶師依於泥聚微塵輪繩。人功手木方便力故作種種器。大慧。如來世尊亦復如是。彼法無我離諸一切分別之相。智慧巧便說名如來藏。或說無我。或說實際及涅槃等。種種名字章句示現。如彼陶師作種種器。是故大慧。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說有我相。大慧。我說如來藏者。為諸外道執著於我。攝取彼故說如來藏。令彼外道離於神我妄想見心執著之處。入三解脫門。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慧。以是義故。諸佛如來應正遍知說如來藏。是故我說有如來藏。不同外道執著神我。是故大慧。為離一切外道邪見。諸佛如來作如是說。汝當修學如來無我相法。」

5、關於講義(陸)─唯識在人文思想中的貢獻三

  張教授又云:「唯識學在人文思想的貢獻就是發掘和解釋了人的深度意識層面,意識層面有「明了意識、變態意識、潛意識、甚至有看不見的一種意識,種為「獨頭意識」。……………解析如下:

一、唯識學的貢獻,若僅在解釋了各種「意識層面」,那麼佛教號稱能解決人所有痛苦、煩惱,乃至能解脫生死,豈不浪得虛名?………

二、設若張教授所稱「意識」,確為單指思惟分別的六識,則應進一步探討唯識之八識體性,能與西洋心理學、精神醫學所稱「潛意識」勉強對應者,實應為第七末那識,而非意識……

三、「無明」非單以「獨頭意識搞不清楚」及「實際上我們從來就是對自己搞不清楚」可簡單帶過。

此中所說當以人文思想為主,偏重於較粗之意識層面,若欲詳細探討八識與西洋心理學、精神醫學所稱「潛意識」,應非此次演講之重點。然大德所謂「設若張教授所稱「意識」,確為單指思惟分別的六識,則應進一步探討唯識之八識體性,能與西洋心理學、精神醫學所稱「潛意識」勉強對應者,實應為第七末那識,而非意識……」,則有待釐清。《八識規矩頌》六識云:「三性三量通三境」,三境即為性境、帶質境與獨影境,獨影境又分有質獨影與無質獨影。今且論無質獨影,即第六意識緣空花兔角及過去未來等所變之相分,其相分唯第六同種生,以本無空花等質,故名無質,唯從識變故名無質獨影。又七識則頌言「帶質有覆通情本」,知七識於三境之中,唯有帶質境,並無性境與獨影境。前述所說與「意、法為緣生意識」並不相違。若如大德所言「潛意識勉強對應者,實應為第七末那識。」或說獨頭意識勉強對應者,實應為第七末那識,則有待商榷。大德可自參考廣益大師所著《大乘八識規矩頌》篡註。

又張教授云:「獨頭意識是搞不清楚的,實際上我們從來就是對自己搞不清楚。

佛法給它一個大名詞叫做「無明」。而大德則言「無明」非單以「獨頭意識搞不清楚」及「實際上我們從來就是對自己搞不清楚」可簡單帶過。此中張教授所言有二,即「獨頭意識搞不清楚」與「我們從來就是對自己搞不清楚。」這本來就是無明。如以大德所書似為「無明」可以用「獨頭意識搞不清楚」來解釋,若如是則有所誤解。《雜阿含經》卷十二云:「彼云何無明。若不知前際.不知後際.不知前後際。不知於內.不知於外.不知內外。不知業.不知報.不知業報。不知佛.不知法.不知僧。不知苦.不知集.不知滅.不知道。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不知善不善.有罪無罪.習不習。若劣.若勝.染污.清淨。分別緣起。皆悉不知。於六觸入處。不如實覺知。於彼彼不知.不見.無無間等.癡闇.無明.大冥。是名無明」此即「我們從來就是對自己搞不清楚。」之意涵。若言究竟對自己搞清楚的,是佛吧。

6、有關八識(如來藏識)為生滅與不生滅和合,若如是,卻又言八識有盲目活下去衝動,則八識之不生滅性,將如何成立?八識所顯之真實性、如如性?又將安於何處?八識體性既為不辯善惡、痗雯野矷B本自清淨,哪來的「盲目衝動」??

大德前所疑惑,可參考如下。

《大乘起信論》云:「依一心法。有二種門。云何為二。一者心真如門。二者心生滅門。是二種門皆各總攝一切法。此義云何。以是二門不相離故。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所謂心性不生不滅。一切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別。若離妄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是故一切法從本已來。離言說相離名字相離心緣相。畢竟平等無有變異不可破壞。唯是一心故名真如。以一切言說假名無實。但隨妄念不可得故。言真如者。亦無有相。謂言說之極因言遣言。此真如體無有可遣。以一切法悉皆真故。亦無可立。以一切法皆同如故。當知一切法不可說不可念故。名為真如。…….. 心生滅者。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異。名為阿梨耶識。此識有二種義。能攝一切法生一切法。云何為二。一者覺義。二者不覺義。」

此處所言八識有盲目活下去衝動,正如《八識規矩頌》稱八識為「性唯無覆五遍行」,八識既有深細難知之五遍行,亦即有極微細難察之作意觸受想思,故說八識有盲目活下去的衝動,此即不覺義。轉八識成大圓鏡智,即為覺義,六祖云:「轉其名而不轉其實。」何矛盾之有?

7、試問:一、真如實相若真完全無法可說,那三藏經教,究竟說了什麼?又何需勞動世尊大駕,饒舌說法?豈非世尊成道,僅需留下「道無法可說」,即已轉經藏竟,即可入滅?二、若果不可說,世尊拈花,迦葉微笑,所指為何? 三、禪宗諸祖,種種作略,橫說豎說,指東道西,又說得什麼?豈不一句:道無法可說」,即可作個無事人去?再也不用使盡手段,接引眾生?

有關真如、道無法可說及又何需勞動世尊大駕,饒舌說法?錄如下供參。 

《成唯識論》二卷云:真如亦是假施設名。遮撥為無故說為有。遮執為有,故說為空。勿謂虛幻,故說為實。理非妄倒,故名真如。不同餘宗,離色心等,有實常法,名曰真如。

《解深密經》卷一云:「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內證無相之所行,不可言說絕表示。息諸諍論勝義諦,超過一切尋思相。」

於此已明示道不可說,不可以文字表示,非推理而得,正是言語道斷,不立文字。而諸佛菩薩禪宗大德,云何橫說豎談喋喋不休?於諸經論均有言及,為度一切眾,故說一切法,而所有言說文字表示,正如《金剛經》云:「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8、大德深解佛經所說理趣,故錄以上諸經典供解大德心中之疑,張教授之論不離如上所說之旨,是為本人之所見。

 

              卓氏敬答


返回佛學問答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