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的來信

一位護士道友

真性與自覺

張尚德

尊敬的黃博士您好:
  
我是張護士。最近好嗎?老師曾允許我去道南專修,但沒有地方住。聽說道南有房間空出來了,我很想請求。所以傳了這壹篇學佛的經曆。
 
聽說老師正在閉關,請不要專門打擾。有空時再說。我不急的。
 
今早看到網站消息,嚇了壹跳,心中好難過。在此再次懇請老師爲悲憫一切衆生,長久住世!
 
向美秀姐問好!

以苦爲師

我學佛的經過

2010年第一次見到老師時,老師的平易近人與完全無私的慈悲,讓我感動不已。七天的聽課,體會到老師的每一句話都極爲精要,感情又那麽的真摯。最讓我敬服的,是老師絕不怕苦,不怕窮,不怕死的那種大無畏的氣勢。我知道,在當今世上,再也找不到這樣的老師了。

  在此,非常感謝老師能答應我專修的請求。同時,我反複自問:我會是個合格的學子嗎?能不辜負老師的教誨嗎?老師可是以生命布施啊!我該如何承受這一份恩德?!

  老師說學禅是最艱難的事,要不怕吃苦,絕對善良誠敬,對整個人類命運又有一份深度的同情與憐憫。

  講起吃苦,我想起我的經曆,自小到大,我在身體上基本沒有受過苦。但是,自童年起,我的心境就一直感到很痛苦。

我從小在外婆家長大,在美麗的鄉村,度過了無憂無慮的童年。上學後才回到父母身邊,親情自然薄弱,又因爲母親重男輕女,不公平地對待,我一下子無法接受,天天哭。現在想來,其實也沒有怎樣對我不好,就是罵得多,話較傷人而已。但我當時卻是氣得不得了。小小年紀,就常常想:自殺算了,讓妳們後悔死。(現在的我,很感激母親,她可以說是讓我走上覺悟之路的第一個老師)

後來我考上了護校,那時讀護校可以轉農村戶口爲城市戶口,不要錢,又包分配工作,很多成績很好的農村學生甯願放棄重點學校,也要上。我本來就是城市戶口,但我很想離開這個家,再加上覺得穿上白大褂很自豪,被人家叫護士小姐也很好聽。就這樣開始離家生活了。

   護校的學習單純又開心,大家都是女孩子,人際關系簡單。我喜歡做實驗,學習中有大量的臨床實踐內容,動手機會多,感到很有趣。但小時候的陰影一直籠罩在我心中。

  後來,進了醫院,才發現人世間真是苦啊,簡直就是地獄,最痛苦的是人都放不下自己的情感,牽挂很多,因此使病痛更加折磨人。看著一幕幕的痛苦場面,聽著一個個心碎的故事,感受到醫藥很多時候並無回天之力,回想自身,也難免這生老病死這一關。我非常害怕擔心,輪到我怎麽辦?

  于是我開始尋求。先從圖書館找各種的哲學書,似懂非懂地看了一些,發現他們分析問題倒是很詳細,名詞一大堆,可是方法呢?沒有。就象一個裝飾極其華麗的盒子,堶惚o什麽都沒有。記得有一天,我放棄在哲學書上找答案,走出圖書館的時候對自己說;只有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其實,究竟怎樣生活,我並不懂。)

  偶然的機會,看到一本選錄了《五燈會元》等禅宗故事的書,一看之下,這些禅師們超然自怡的心境,特別是對生死灑脫之情,讓我羨慕不已。

 ‘因爲書上找不到答案,在家中面對父母很痛苦,在醫院又天天面對生病的痛苦和死亡的恐怖,這幾重的壓力,無時無刻不跟隨著我,讓我天天透不過氣來,怎麽辦?怎麽辦?我不斷地問自己,那時,我覺得自己被壓得都活不下去了了。

   就在這樣的心境中,有一天,我走到院子堛漱蠐ⅧY下洗手,一開開關,水“刷”地一來,就在那個時候,我豁然開朗——,所有的壓力頓時消失!新的思緒湧了上來:該怎樣怎樣吧,開心的時候就開心,痛苦的時候就痛苦,該死的時候就死吧。隨後,發覺自己——心平氣和。我想起了禅宗的語錄,仿佛體會到了“打破漆桶”,“桶底脫落”的情景。

  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壓力仍然存在,只是沒有那麽大了。隨後我在海天佛國普陀山療養院工作,普陀山風景很美,常常到海灘散步遊泳,看潮起潮落,藍天碧海,有空就爬山,看晚霞朝霞,日出日落,台風來的時候去海邊感受雷鳴般的濤聲,萬馬奔騰似的浪花,……   

但是,我並不留戀這些,仍然感到人生的痛苦,沒有解決方法。期間看了一些中外名著,終于發現一個“秘密”,好象所有的問題都能得到解決了:那就是真正的愛情,可以彌補生活中任何的缺陷,可以超越時間空間。一切都會改變消失,唯有愛情亘古長存,超越死亡。于是,我開始向往真正的愛情,想以此來抵擋人世間的一切痛苦無常。(文人的筆真會騙人呵。後來我才認識到,如南老所說:哪埵雪R情,都是一些荷爾蒙在作怪。)

隨後,我調到市區醫院,認識了我的丈夫。當時,我認爲我終于找到了真正愛著的人,可以彼此慰藉地過一生了。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彼此相愛的人可以彼此傷得最深,因爲互相最了解,知道哪堿O對方的痛楚。這是爲什麽?!

直到永遠失去對方後,才了解到,就象老師說的:人原來是最自私和愚昧的動物,最愛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都想別人對妳好,在九百九十九個好中,只要有一點不好,就會對他全部否定掉。

當面對死亡時,我原本認爲我可以輕松點度過的,因爲我認爲我在學佛,看過佛經,特別是南老師的書,錄音錄像,知道三世因果六道輪回,也念了幾百萬的咒,磕了十萬個頭了……可是,事實完全不是這樣,我認識到自己原來是多麽貪婪,吝啬,自私,嫉妒,冷酷,無情,固執,愚蠢等等等等。一切都是因爲沒有智慧啊!我陷入極度的痛苦,後悔,自責之中,整個身體也垮了,頭發牙齒都快掉光了,臉色灰暗,渾身無力,心痛得不得了……

老師說過,人只有在認識自己有多壞後,才能真正學佛。誠哉斯言!

我開始反省,爲什麽我一直認爲在學佛,結果卻做人做得那麽壞?我一直很敬佩南老師的,看他老人家的書和碟片,可是爲什麽對我做人做事沒有用?我相信一定在什麽地方出了岔子,而這個答案一定在佛法堙C

有了這個信念,我開始看原始佛經,看佛是怎樣安慰開導在家人的。看來看去,不過是三世因果,四谛法門與十二因緣。我知道一切都是因果,一切都是無常的,苦的,空的,無我的,不要去抓,不要去執著,可是,我做不到啊?怎麽辦?!

我又一次陷入深深的痛苦中,只是這次,我知道唯有在佛法中求了。我反省我自己最大的缺陷:貪財。(也有自小家庭的因素)緊緊抓在手上不肯放,由此造成自己和別人的很多痛苦。我開始把自己手頭上所有的錢都捐了出去……

 同時,我第一次參加了在上海的准提法會,施食的時候,首愚法師那深沈的六字大明咒響起時,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心奡d感交集……但是我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聽老師的六字大明咒感受又不同:聲聲句句,仿佛如一只溫柔的小手,在輕輕地安撫著我那傷痛的心靈)

通過網絡,我得到老師的一本《靜坐散記》,非常驚喜,對老師非常向往,但我不知道怎樣找老師。正好古國治老師在上海開辦《圓覺經略講》導讀班,就近參加了。剛開始三天,看到有好幾個同學在古老師指點下認識了清淨心,而我完全不懂,在第四天,在同室友的鼓勵下,向古老師提了個問題:不是說常樂我淨嗎?怎麽沒有樂啊?被古老師橫了一眼:“自己去想!!!”

那一刹那,我好難過:我的心有多苦,我多麽熱切地想知道啊,爲此一直在准提佛母前求著,然後又看著領導的臉色好不容易請了假,孤身一人,跑到這堙A又在這媟P受到自己的笨,真是又羞又惱又著急!于是,我發了狠心,從中午開始,一直在翻書,想知道到底是什麽?晚飯也沒有吃,也沒有放腿,一直在座位上盤著。腿好痛啊,可是我的心更痛呢!就這樣到晚上九點課上完了,我還是一無所獲地回去休息了。

終于在第二天早上,古老師很慈悲地問起我昨天的事,原來他早看在眼堙C我很感動,回答了幾個問題,卻都被指出沒有懂進去。我沒有任何的思考,完全謙遜地接受。然後他讓我聽聲音,問我:他說話我聽到了嗎?我說聽到了。他不講話,然後問我,現在聽到了嗎?好奇怪,就在那一刹那,電閃似的,我突然想起了南老在講《楞嚴經》錄音中有關觀音法門的那段,回憶起我以前靜坐時,念咒念得很累,念不起來時的情景,難道就是這個——了不可得,本來如此!

原來沒有一個可得的啊!我的心一下釋然無事。

當時我就想大哭一場。那時,我懂了書上說的”見道之前,如喪考妣,見道之後,如喪考妣” (我根深蒂固的業習,以後要怎樣改掉啊?)!還有“紅爐上的一點雪,火中的蓮花”。同時,也很後悔,爲什麽我沒能早點懂這些,這樣我的生活會完全不一樣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沒有以前痛苦的累積,我又怎麽會放下一切,怎麽會懂得這個呢?!爲此,我深深感謝所有加給我痛苦的人和事,也爲他人因我而受的痛苦忏悔道歉!

後來,我在道南書院聽到老師說,佛法深在二點,一是貪嗔癡去不掉,沒辦法進入清淨真如,一丟掉,妳就在清淨中。二,爲什麽丟不掉?世俗的活路太多。未堵死,貪嗔癡去不掉。這是經驗之談。當時深有同感!我確實走投無路了。

苦並不是件壞事。

知道了這點後,我覺得清淨一直沒有離開過我,無論如何熱鬧嘈雜的環境或很繁忙的工作中。對他人,不管是誰,因爲自己曾經的痛苦而更能理解他們,同情他們,願意幫助他們,更希望處在痛苦中的人們能夠知道,本來無事,本來什麽都抓不住的,何必白白造成自己和他人的痛苦呢?! 

因爲覺得已經嘗了好多人世間的苦,沒有受過的苦也看了很多 。我發了個願:願生生世世不要談戀愛結婚,生生世世能跟著佛菩薩,善知識學佛。

但是,面對人事物,就沒有那麽理智了,那平靜的心境完全被擾亂了。過去的創傷時不時地仍會傷痛我的心,對于不如意的事,還是會煩惱憂心,對生老病死,雖然覺得沒有什麽,本來如此。但如果平時老是被外境影響,起心動念都不能自己作主,死亡的時候也就不能把握,學佛也是沒有成就。那要怎麽辦呢?

從老師處得知,一是要做好事,如老師所說:要善根成就。二是要修禅定。還要時節因緣成熟。這二件事都不容易。除了把錢拿出來,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其他能力做好事。周圍的人好象也不需要我的幫助。大家雖然時有痛苦,但也時時有快樂,並認爲生活就是這樣;雖然病人得病後很痛苦,但在求醫中,他們表現出極強的忍耐力和生存意志力,我望塵莫及。大家也拜佛,但很少想通過佛法解脫,只是希望佛菩薩能加被他們。

老師說,了掉自己的唯一方法,永遠沒有自己,只有他人。我在生活中體會到,除非他自己願意覺悟,他人也不太願意妳去幫助。人都是很傲慢的。即老師說的:誰也救不了誰,只有自己救自己。

在老師的禅堂堙A在聽老師念阿彌陀佛的時候,聽到大家都哭了,可是我卻哭不出來,不明白爲什麽要哭。直到後來想到了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個願力,想到一切的衆生,(包括自己)由于沒有智慧,讓自己和他人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我爲他們自身的痛苦及造成這個世界的痛苦而流下了眼淚,並發願能負荷衆生的痛苦,希望他們能覺悟,不再因貪嗔癡而傷害自己與他人……

老師,我很奇怪,我不認爲我是多麽高尚的人,可我真的在禅堂爲了他人發願流淚了。

只是我不知道怎樣能幫助他們。因爲我缺少智慧與定力。如果我自己不能超脫生死的話,我怎麽會有力量幫助別人呢?

老師說要了掉自己的方法是:一切放下,一切無求,一切沒有是非。

我体会到,如果对死亡不能放下的话,对别的也是不会放的。我不是貪生,是怕再投胎後,又亂七八遭,痛苦一番,也不知能不能再碰到老師這樣的善知識了。學佛不是要證得菩提,了掉生死,廣度衆生嗎?這其實也是求。

老師說:能有功力,便能作人難作的事,忍人難忍的氣,過一般人難過的孤獨寂寞、艱難困苦的生活。平靜中會透顯出熱鬧;熱鬧中又能歸於平靜。鳶飛魚躍,也不在話下。

我想這是我現在最需要的。我的願望就是成就自己,幫助別人。但即使不成就,如果能幫助別人,我也會做的。

老師的道南書院真是個神奇的地方。每次接到通知允許參加禅修後,我的心境就開始變得無憂無慮,一直持續到學習結束後好長一段時間。在禅堂上,有時我明明白白看著整個禅堂,聽著老師講話,可我整個人仿佛就進入一個很甯靜很甯靜的狀態,象深深的海洋,渾不見底……馬上我就感到恐懼,讓自己出來了。靜坐的時候,時時感到有股力量在支持著我。一次,閉著眼睛,可是卻發現老師整個的臉都映現在我的心堙K…有一次還感覺額前有光,很亮很亮,亮得我都起嗔心了,以爲是有人故意拿大燈在照。最舒服的是,偶爾在坐中會如癡如醉,真象“喝了杯酒”一樣醺醺然,但心中很清楚明白的……書院周圍的環境又是那麽美,寬闊的田野,清新的空氣,飛翔的鳥兒,還有夜晚明亮的星星,月光下的蟲鳴……就象個人間天堂,一切都讓我非常向往。

能碰到老師,能夠在道南修行,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運和希冀。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向老師請求。我想過了,即使書院只剩下我一個人,我都會一個人堅持的。(除非是環境安全不允許)。我喜歡孤寂的生活,身邊有書陪伴,心中想著老師,諸佛菩薩就行了。我從過去的經驗體會到,當沒有外境的誘惑時,心會更加堅定專一修行。每一次有微小的進步,都是我在遭受痛苦,心相對快死掉的時候。當然,平時學習積累是絕不可少的。

財的話,我也想過了。我不能提前退休,但可以辭職。由于我的工齡長,我到達退休年紀就可以享受養老金了。我有一套小房子,租金足夠我平時的開支了。加上公積金我有足夠現金,可以作不時之需了。我的長輩只有媽媽健在,有養老金的,也有自己的房子。還有個兄弟,是公務員。弟媳也是醫院工作的。經濟都可以的,有房有車。沒有什麽負擔。 

如果現在條件不允許,我也不敢強求。我會安靜地工作,等待時機。日常生活中盡量依老師的教導去做。即無分別,無是非,無念頭。絕不害人,能幫人就幫人。然后見了就作,作了就了。人生有這幾句話完全夠了。全部的佛法也都在内了。虽然要做到很難,但會時時反省提醒自己的。工作之余,就在家埵h看《楞嚴經》《楞伽經》和南老,老師的書,多靜坐,現在一個人住也方便的。

  只是每當聽到老師說要離開的時候,我的心都很痛。那年在道南,正是月圓時候,我們三點起床行走在田野,月光下的小路很亮,但有時走到沒有人煙的地方,偶爾露出一間孤零零的舊屋,四周樹木濃郁,陰影重重,我就想:如a果我一個人在這堶蛈獢A一定會害怕的。在走近道南書院的時候,看到四周民房一片漆黑,只有書院燈火通明,心中一下很溫暖。好象孤兒找到了家一樣

老師那麽慈悲無私,忍受著身體的病痛,關心愛護著每一個人,把佛法最好最精華的真義傳導給我們,希望我們能站起來,有所作爲,濟世助人。老師只有別人,沒有自己的精神,讓我無比的慚愧感動。所以,與其說我想跟著老師學習,不如說更願自己是位優秀的護士,能照顧老師的身體。如果我還有四十年的壽命,能轉讓的話,我願全部轉給老師,一分鍾都不留。相信見過老師的人都會有這樣誠敬的心願,希望老師多保重身體,爲憐憫一切衆生,長久住世!

                           

    尚德讀後:

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

    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來日方長,百尺竿頭,必須更進。

尚德不行也!

各方面都不行。

祝福!祝福!

尚德 於台灣關房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