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每月話頭

列印本文

 

 

三月話頭

 

陳子昂的詩與關公的大刀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天地何以悠悠?

關公又何以舞大刀殺到底?

歷史哲學(黑格爾的唯心也好、馬克思的唯物也好),又是什麼?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