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参元月份话头:学佛究竟要跟谁学?

1.    学佛首先是跟佛菩萨学:当你被地藏菩萨的愿力所震撼,被观音菩萨的慈悲所感动,虽力不及,而心向往之时,菩提的种子才会在你的心中播下;

2.    学佛其次是向自己学:当你厌恶自己的虚伪,厌恶自己为什么总是被业力所转,厌恶到忍不住掉眼泪,厌恶到忍不住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差不多有学佛的资格;

3.    学佛再次是跟老师学:当你到处跑来跑去,遍访名师而不能相应时,你才会知道明师的重要和珍贵;当你把老师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中并身体力行时,你才会知道什么是相应;当你把你的老师看成是初地菩萨时,你会得到初地菩萨的智慧;当你认为你的老师是八地菩萨时,你会知道什么是无生法忍;当你认为你的老师是佛时,你才会知道什么是‘末后一句,不通凡圣’;你会知道老师和佛菩萨一直和你在一起,

4.    学佛再次是向众生学:当你知道老师和佛菩萨始终没有和你分离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众生就是老师,老师、佛菩萨、众生和你不一不异,你才知道这个世界是这么的美好;然后你会知道什么是'游戏三昧';

5.    学佛到最后,是没有什么可学的了,做一个死了的活人,在慈悲喜舍中随时随地无我无法的为众生服务,是唯一的皈命处。

 

                            愚痴劣弟子:了无可了

-----------------------

尊敬的张老师,

您好!

先向张老师、美秀姐和黄老师拜个早年。特意写信向书院报告自己对元旦话头的如下参究:

初见元旦话头“学佛究竟要跟谁学?”,立刻跳出来的答案是“向自己学”。但细察间发现“返诸于己”是个方法,并没有回答老师的问题。随即退而反复玩味。今日晨起睁眼之际,忽然发现无个可学之人,也无个可学之处。就像你下班欲回家时从来不会去问别人“我家在哪里?”哦!原来我们都是有家的,却往往不是流连在网吧、街头、办公室……,就是回家后还带着醉意、怒意、疲惫态、散逸态……,可怕的是,我们有一万个理由为自己开脱,骗自己理所应当地继续这一切,甚至玩出更多的花样来。发现这个时,身心舒泰,顿起一念:状态不错,赶紧打打坐。立刻自己就笑了,这不就像那个愚蠢的护士拼命晃醒沉酣的病人说你该服安眠药了吗?哈哈,尘劳先起,世尊,我真正服了您!

我明白了张老师说的“不要挣扎”。
 

另,看到帖子里老师提到去医院体检,真诚祈愿他老人家康健!顺祝书院的同修们新春愉快,道业精进。

后学刘瑞

---------------------

學佛究竟要跟誰學

本師釋迦牟尼佛,歷經三大阿僧祗劫,親近供養無數諸佛,在燃燈佛處授記,後降生娑婆世界,出家拜師修學各種法門,六年苦行,知非即舍,夜睹明星而悟道成佛。

可見世尊成佛前除自修外,還依師修學。

世尊住世,眾生有佛可依可學,聽佛講經即可遠離塵垢,得清靜。

世尊離世,有“佛、法、僧”三寶留世,可依可學。

問題是眾生:雖有佛寶在,是否識寶,識得自己的清靜法身;有法寶在,是否真的讀懂經典,同時有智慧選擇適合自己的法門修學;有僧寶在,是否有慧眼擇師,是否能真正依師、敬師。

學佛在理上、事上,須有過來人、識途老馬引領指導,不然恐會陷入盲修瞎煉中,而走入岔道。

六祖賣柴為生,聽客講《金剛經》有悟,即不遠萬堥鴗陌玟B求法、印證。五祖半夜為六祖講《金剛經》。

張老師幾十年如一日跟隨恩師南公修學。

上首下愚法師,身為出家僧拜白衣南公為師,修學佛法,此乃大智慧大氣魄!

六祖大師、張老師、上首下愚法師以他們的行為,為末法眾生示現如何:擇師、依師、敬師。

善知識(僧寶)就在我們身邊,問題是我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麽?

所以即使遇到善知識,也很容易擦肩而過,導致在修法上,搖搖擺擺、東奔西走,什麽都要。

這正是:張老師所說的,不聽話;上首下愚法師所說的,不老實。

這一世,能跟一懂佛法的善知識,幾十年如一日,老實聽話地修學,足矣!幸矣!

                                               周少弘恭參

 

-------------------------

第一次参话头,请老师和师兄指正。

 

 

这些天脑子里经常在想老师让我们参的话头 -- 学佛究竟要跟谁学。

 

一开始觉得学佛当然要跟佛学,跟法学,跟僧(善知识)学。再想想,觉得还应该跟周遭的所有众生、事和物学。再往深层参,认为是跟着这个“假我”“妄心”在学,以假修真。而这个“假我”和“妄心”,又跟着什么学呢?觉得是受着因缘果报的业力牵引,跟着业力所现的因缘在学。

 

可是又是谁,跟着业力,跟着这个假我、妄心在学呢?是谁让我发心为大众服务?是谁引导我去阅读经论?是谁使我读到《金刚经》里关于“无相”的经文时经常泪流满面?是谁指引我千里寻师参学?一切都好像是自然而然从心中涌出,冥冥中受着心的指引。那么,这个想学、能学的“心”,又是什么呢?好像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好像也是受着业力的牵引。好像和上面那个“妄心”的“心”也了无差别。

 

那么多的“好像”,我参不下去了。毕竟,以上都只是思维,再想下去,也终究是妄念,不究竟,不说也罢。我只知道,我需要继续学习禅坐,学习止观,学习唯识,继续跟着这个假我学佛,去妄存真,直到究竟。

 

 

王盈盈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