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探尋生命的真實---靜坐散記》

貴陽中國文化書院

湘潭道南書院

院長

張新民教授

 

《靜坐散記》一書,乃張公尚德先生湘潭道南書院主持七日禪修,一時蘊識含靈之士雲集,皆以禪定力,服智慧藥,成為一大傳法因緣盛事,入室弟子黃君高正博士辭去格林威治大學教授任職,掩關潛修,費時月餘,依據錄音如實記錄之語彙也。先生早年曾就讀臺灣大學哲學系,師事殷海光、方東美、陳康諸名宿,覃思探問,孜孜勤學,晚年嘗撰回憶之文,以為浸淫既久,霑溉頗深,熏習甚重,影響終生,實為日後契入形上本體之增上善緣。同時又與禪門巨擘南公懷瑾交往,徘徊于哲學與宗門之間,備嘗人生艱難,飽覽世事滄桑,力求超拔於其間,而又回饋於社會,從未放棄修行內證之工夫,最終於四十八歲大獲證悟,得千聖不傳之心印。證境中只覺虛空須彌粉碎,大地平沉,有如脫胎換骨,死而後活,可謂經歷千徑萬蹊,最終收拾行裝回家。又因悟道之因緣,實多有賴南公接引之力,故終生視其為法身之師,如來藏真性證入之引領者,拳拳服膺,執禮頗恭。蓋若無明師指路,缺少善知識助緣,又曷能超然百億時劫,棲神一行三昧,永往常寂光之中,挺拔於無生之界,安然乎不動之地耶?如欲進一步瞭解其人與學,則不妨繼續繹讀其早年譯作《革命的剖析》、《自由的哲學》、《通往奴役之路》、《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以及自撰《從分析的命辭到綜合的命辭》、《中國人是真的》、《到禪之路》、《禪的超越性》等著述,即可略窺其一生心路歷程,皆在探求生命之奧義,人性之真實,存在之緣由,生死之究竟,永恆之大道,最終輒斬藤除葛,去障解縛,一路破五關斬六將,騎赤兔馬追風馳騁,往來於天上地下人間,冥遊乎寥廓清寂境域,與絕對之真善美無別無二,法報化三身完全合一,慧發天真,智出圓明,非特見證肉身本可成道,亦足以說明無位真人如何能自由出入於面目乎?。

禪宗一門,自達摩東來,師徒授受,薪盡火傳,皆單提直指,鼓勵學者直契向上一路,洞達不二法性。自初祖一線單傳,終演成二派五宗,大德高僧風起雲湧,一時蔚成洋洋勝國。以心傳心之宗風,始終綿延而未絕。靈山拈花宗旨,已成東土文明花果。惟降至晚近,禪風陵替,宗旨衰竭,故梁啟超嘗言:“震旦末法流行,數百年來,宗門之人,耽樂小乘,墮斷常見,以為佛法皆清淨而已,寂滅而已。豈知大乘之法,悲智雙修,與孔子必仁且智之義,如兩爪之相印。”(梁啟超《譚嗣同傳》)。章太炎先生亦慨歎:“自清之季,佛法不在錙衣,而流入居士長者間。居士說佛法,得人則視苾芻為盛,不得則無繩格,也易入於奇衰。”(章太炎《支那內學院緣起》)蓋國勢日蹙,世風轉移,雖在禪門,豈能例外?法久弊生,徒添絡索,以質求文,或其時乎?宗門人物可稱道者,僅來果、月溪、圓瑛、虛雲諸大師,尚能略承昔賢遺響,發揚先哲德范。而袁公煥仙、南公懷瑾師徒二人,則以居士身弘宣禪法,維繫千年道脈於不墜,非僅大得教下精義,亦深契別傳心印,兼融儒、道、醫諸家,不失無上正等正覺微旨。先生既出南公門下,見地、功夫、行願三者,皆可謂獨步一時,由其一生行事觀之,實可稱為宗門得人,龍象重興,可謂大法垂絕而氣複振,世風衰變而道未喪也。至於文化慧命之維繫,社會人心之振拔,人多已知之,則又不必詳論矣。

先生嘗創辦達摩書院,卜址臺灣苗栗,講學多年,影響甚巨。凡識與不識,皆知其為人也,願力宏大,器識恢廣,氣宇如王,胸襟若天,喜怒通四時,吉凶合鬼神,然又心超塵表,學窮化工,廓然無聖,志通玄邈,一如寒潭秋水,無物可方,飛鳥掠空,無跡可尋;其禪法焉,則理與行並重,教與宗兼顧,壁觀境界之上,尚有悟入之宗旨,向上翻轉之一著。而一旦有所契入,亦必符證經典,參照《楞伽》、《楞嚴》二經,以聖言量印心,掃蕩一切邊見,故非僅其行事頗似初祖,即禪風亦甚得其真義耳。

除長期習禪,深得宗門奧義之外,先生又精研唯識,擅長教理,以為唯識與禪法,實乃相輔相成,彼此依恃,而《楞伽》諸經,適可溝通二者。蓋經典教言之說,皆如來心地法門,千種善巧,萬種方便,皆不過證量工夫之示現,接引學人之津梁。而唯識與宗門,一顯一密,一曲一直,本來即不一不異。謝靈運《石壁立招提精舍詩》:“禪室棲空觀,講學析妙理。”或略可方之,庶幾近之也。

先生長期精研中國文化,熟稔西方哲學,重視邏輯,強調經驗,凡開示說法,均能融通儒釋道三家,擷採西方哲學精義,世法出世法,信手拈來,皆可以入禪。其門庭設施,或圓而神,或方以智,或痛快自在,或辛辣舒展,或綿密高古,或平實厚質,或以簡易救迂緩,或以迂緩救簡易,或轉俗歸真,或回真向俗,悲智雙資,自他俱利,有遮有表,有說有止,皆當機施教,無有定法,不拘成格,不住生死,不入涅槃,不落有無,不滯二邊。其範圍之廣大,議論之宏通,既非時賢可比,更非同儕能追,可謂遠祧達摩,近承南公,與歷代祖師同一鼻孔出氣,與古今大德把臂同行,與諸佛菩薩共游寂境。又借教引禪,假西方哲學入教。禪法為本,哲學為用,哲學雖非禪,亦可不離於禪,契時應機,隨盤走珠,擴展禪法新境域,開拓宗門新氣象。倘若謂其為維摩詰化現,傅大士再世,龐居士重來,亦決非個人一時之溢美,乃諸多參修者誠服之談也。

達摩之靜坐壁觀,實即定心澄止,默一起觀,照理分明,亦稱為禪觀或止觀,乃儒釋道諸家之共法,證入形上法身之手段。儒家由定靜安慮得契入明德境界,老子之“致虛寂,守篤靜”,莊子之“坐忘”、“心齋”,釋家之奢摩地,皆此之類也。而禪宗旨趣,尤重心法,雖非即是禪定,然亦不離禪定。蓋戒定慧三學,定乃核心基礎,入手實踐之根本,其義之大,既可讓戒體莊嚴,复能使智慧濬發,最終則成就無上正覺,契入菩提果海,即所謂明心見性,與道體合一者也。仰山禪師豈不早已有言:“若不安禪靜慮,到這媮`須茫然。” 則定與戒、慧,是一而非三矣。故古昔大德,或坐破七、八個蒲團,或數十年脅不至席,必至工力深厚,念念定慧,刻刻清淨,八風不動,雷霆不驚,一旦悟機現前,身心脫焉如忘,且悟复不見,忘亦不立,始可死而復生,無一不自在耳。而掩室閉關,靜七專修,尅期取證,仍不失為鍛煉人才,培養龍象,最為重要妥適之法。歷代宗門大德,皆無不樂用之矣。惟茲事言之易,行之艱,非具通天手眼,見行圓熟,悲心徹骨,接引多方者,何能堪此重任,主持如此大事耶?如若有之,則先生是也,大菩薩是也。

細讀《靜坐散記》一書,即不難知道,先生之鍛煉學人,接引造訪,如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胡來胡現,漢來漢現,殺活當機,啐啄同時,妙趣充溢,生機盎然。誠如黃龍南慧禪師所言:“摩尼在掌,隨眾色以分輝,寶月當空,逐千江而現影。”要在剿絕學人情根識鎖,撥出本來心光性靈,回歸法身清淨本體。其用心辯器度人之苦,勘驗助成悟緣之奇,謂為世出世間風範,人天共仰師表,當非過譽之言也。倘以凡庸妄情猜測,意識分別卜度,則與隔重壁而窺旻天,限寸心以量滄海,何有異乎哉?而百年禪風,歷盡滄桑,始則天地閉,賢人隱,終則天地變,草木蕃,此亦為一大象徵,非僅關涉禪門之重輝,亦文化復興之一大幸事。而如來藏之願力機用,更不可思議耳!至於聞法受熏,棒下聆益者,雖入道有深淺,受溉有大小,均無不善根萌動,本心引發,活機湧起,大歡喜現前,如釋尊所言:“居靜是快樂,知法是快樂,無瞋是快樂,憫生是快樂,無欲是快樂,於世無貪著,調伏我慢者,是為最上樂”(《即興自說·目真鄰陀經》)而最上樂之境,若譬之為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亦不為過也。惟各自受用,皆心上之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續鳧截鶴,未可強齊也。

印心之《楞伽經》嘗云:“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真禪修者,必離心意識參,絕聖凡路學,無途徑可走,無痕跡可留,無枝葉可攀,無言語可狀。故從達摩東渡以來,歷代祖師說法,百般設施,萬種方便,費煞悲情苦志,用盡心智精力,皆萬不得已之事。而縱然說盡一切法,最終仍無一法可說,如大音之無聲,必歸於止默,始是真說法。蓋直指心性之旨,曷關乎言詮?般若正智本自性源,焉能向外覓求?易言之,文字固然可通般若,如達觀《石門文字禪序》所云:“禪如春也,文字則花也。春在於花,全花是春,花在於春,全春是花。而曰禪與文字有二乎哉?”然一旦明見本心,洞達法性,獨步虛空,遨遊法界,仍不妨棄之如糟粕,丟之如藥渣。而先生開示說法之苦心,始不致枉負埋沒耳!

  自家寶物原來在,何勞語言費安排?禪門活法,勿關死語,更非思議中事。故進而言之,即《靜坐散記》一書,雖橫說豎說,時見機鋒,充滿禪趣,別具妙諦,亦不過識得自家寶物之筏喻,援手度眾之指符也。倘若執著語言知解,拖泥帶水,受縛遭礙,堵塞悟門,遺忘本心,茅蓬性海,廢棄躬行,則正好痛吃先生辣棒,聽取霹靂一聲大喝。而所謂禪七,亦非禪七,本無禪七,乃為禪七。蓋刹那緣會,緣滅即散。過去不可留,未來不可逆,現在不可住,惟八識(阿賴耶)田中,可供其薰染藏身,乃一真法界之事。解空不解離聲色,似聽孤猿月下啼。不縛於禪者,始真深於禪。反權合道,離指見月,妙入玄機,一切無事,于法自在,方是習禪正途。是耶非耶,非耶是耶,讀者諸君,自可判識焉。

余學道未深,教觀雙乖,幻情妄想,頭上安頭,忘機棄時,罪過非淺。惟深知道不為堯桀而存亡,性不以聖凡而增損,從此懸崖撒手,始可萬事冰消。即所謂人法俱盡,取捨皆忘,冥契天道,活機無盡也。故不揣孤陋,摭拾塍義,略缀數言,聊以為序。

00八年九月九日老舊謹識于築垣水心溪夢館之晴山書屋

 -----------------------------------------------------------------------------------------------------------

道南書院旨在宣揚

中華民族全民一向愛好和平,有禮且講理的道統,由達摩書院創辦人、中華唯識學會理事長張尚德老師所創立,其有詞曰:

黃高正語

註:

《探尋生命的真實---靜坐散記》一書,係本人記錄張老師在道南書院舉行之禪七。

該書由巴蜀書社出版

台灣博客來網路書店

大陸當當網卓越亞馬遜均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