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道南書院

列印本文

 

  如何克服挫折與痛苦

                     可了 

     因 緣

從小生長在無憂無慮的環境中,無從體會人世的苦。在高中一年級時,若遇到考試或情緒不佳時,常會到學校操場山邊的草坪上,來回的走動哼哼唱唱;回到家,有時會彈彈鋼琴或敲揚琴來解心中之悶氣。有一次在沐浴時,竟然自己會唱「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心中好舒服。但自己為什麼會唱「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一直無解。因為我生長在傳統的道教環境中,只有五穀爺、文昌君、聖母娘娘……等等,就是沒有「南無觀世音菩薩」。青年在鄉公所上班,同事有一回邀我至一寺廟,告訴我:「那裡有好吃的素菜。」我剛踏進寺廟入口小徑,心中無比的平靜,煩惱也起不來,這是我從來也沒有過的經驗。和師父一起用餐、暢談後,感覺很好。至此,以後只要遇到工作不順、心情不佳時,那裡是我排憂解勞最好的地方。也是我從此結下與觀世音菩薩的緣份。

 

   追求、幻想

人往往尚未經歷過的,心中總有無限的憧憬,要去追求認為美好的事物與種種的幻想,我也不例外。數年後,結婚生子,過了一段人人稱羨的生活。但我們的緣份不深,他生病離開人世了。對我來說,這是此生最嚴厲的考驗,因為事事依靠著他,心中總是認為再也不用擔心受怕了,我有個愛我的丈夫。不懂世事、天真單純的我,此時處在孤苦無依的狀態中,該如何是好呢?最後一棒打死夢中人,開始對生命起了疑問,「生死」為何物?人活著是為了什麼?死了又到那裡去?另一方面,體會到人世的無情,上帝造人很公平,有得必有失,得與失是平衡的;該來的一定會來,要去的也一定會去,這也是日後認識張老師尚德先生時,對他說的。

   法 緣

我剛認識老師,就被叫去大罵二次。我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老師何以要發那麼大的脾氣呢?數年後,開始跟著老師專修,他對我的嚴格,真不是可以用文字、語言來描述的,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在跟著老師身旁其間,我的法緣很好,怎麼說呢?

第一:我有一位好的老師,把我靈魂的根根都挖出來了,讓我能時常面對自己的問題。人要解剖自己,是很痛苦也很困難的,因為我們累世的習氣是那麼樣的根深柢固,同時又愛自己愛的要死,怎麼願意面對呢?

第二:我周邊有許多的親朋好友,尤其是我的師母,對我愛護有加,讓我不斷的往上提昇,我真的衷心感謝她。還有師兄師姐們,因為要共事,總是會有一大堆的意見,莊子說得好,你一個意見、我一個意見、他一個意見,誰的意見對呢?譬如在蓋書院大樓時,裡面的酸甜苦辣,遭受到的挫折,對一個不懂建築的人來說,真不是痛苦所能形容的。

第三:情難了。情包括親情、道情、友情、愛情、世情……等等。本以為自己最引以為傲的是,此生「情」已了得差不多,尤其是親情(包括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兒女等)。誰知就在我至大陸回國之時,接到中年弟弟往生的噩耗,天人永隔,心中久久不能釋懷。我開始反思,在學習學佛修行上不得力,沒有做好事,連最後一面都見不著,真是情何以堪。我的「情」真了得差不多了嗎?好諷刺。原來境界不現前,還真不 知「情」有多難了,更體會到原來自己對自己的情更難了。這就難怪成佛的《法華經》說:成佛坐道場,要經六十大劫。

 

   克服痛苦與挫折

最感謝的是,在這過程中,不斷的看著自己,會讓自己產生的各種痛苦與挫折,該如何面對呢?

首先:體會自己罪孽深重,懺悔所造一切罪業。其次:開始懂得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想。

再其次:會觀照自己,對自己做反省。

更重要的是:要有明師。打從跟老師專修,到達摩書院的初衷就是「學佛」。之所以有此力量讓我堅持走下去的原因,是我要「學佛」,也就是要有堅定的信仰,並且要有好的善知識提攜。我在道南書院報告拙作〈我讀《參同契》〉一文時,裡面說到,明師就好像夜行的燈光和航海的南針,使我們不會迷失道路,走錯方向。所謂「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善知識難遇」,法身父母勝過生身父母,今生已遇善知識,更要好好的把握,因為老師是讓我們生生世世解脫的一盞明燈。

雖然有此體會,我並沒有完全做到,但這是我的嚮往。

  結論:人本來沒有人我是非、真假對錯,但絕對有因果報應。

 

     二○○九年七月於湖南湘潭道南書院禪七會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