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语佛法和真理的起用

薛亮

  20135月,笔者有幸陪同张公尚德先生苏州,上海一行,之后,自身又遭遇种种际遇,遂把一路个人感受心得记录如下:

真正的佛法,不在空与有上,也在空与有上。性空就是缘起,真空就是妙有。一切有为法都是成住坏空,落到一切存在中,无非一念无明。要破此念,回到本来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须坚固彼念,是为修行法门。彼念成就,还是一念,仍需一路向上,历劫修行,成就无为法。转识成智,是离心意识的,既然离心意识,那空有作为一种意识概念已是戏言了。所以,要懂唯识,才知道自己存在究竟是什么,唯识让我们了解自己又多坏,使我们了解该如何改变。不懂唯识,是没有办法修行的。唯识就是东西精华文化通向真理的在方法论上的统一,在此基础上,如能不断扩大其内在外延,配合一个时代的大势,从而落到个人,家庭,社会,乃至国家,宇宙,是为真理的起用。

真正的佛法,必要经过一场大死,自古往圣先贤无不如此。学佛是求解脱,但事实上往圣先贤都是在一个时代中,不要解脱,乃至根本没有解脱这个概念,才是真正的解脱。为什么我们修行连初步的念头都断不了,不能得定,也许真的要问问自己这辈子有没有作过好事,问问自己贴在老师身边究竟到底为了什么,问问自己打算骗自己到何时。当下挂羊头卖狗肉者比比皆是,能够挂羊头既卖狗肉,又卖羊肉的已经算是不错了。而象达摩书院,道南书院所示的“孤寒贫露”,只怕后无来者,人岂不伤?纯净之道场没有规模,有规模之道场不纯净。认清现实,看清世事,不要象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把头也埋在自己理想的佛法世界里,是为真正的佛法。

真正的佛法,要修要行,修而不行谓之私。500年,圣者出。南公怀瑾先生,张公尚德先生,已为我们在这个时代中点亮了一盏明灯。他们早已与一切诸佛菩萨,一切往圣先贤在一起了。而我们该怎么办呢,是打着他们的旗号继续追名逐利,醉生梦死;还是靠自己站起来,大家拧成一股绳,坚定不移地在无尽地苦难中薪火相传;在幻有的世间中作空花的事业,为了能使芸芸众生趋向真如妙有,并超越上述种种。 

笔者很可怜,虽心向往之,但有时仍执迷不悟,时时在悔恨中。38岁前,造业无数,搭建的都是一个个物质舞台;希望之后的活着的岁月,少一点私心杂念,能真正致力于建造一个通向古今中外,东西往圣先贤的精神平台。从个人的见地,修证和行愿逐步扩展到社会的文化精神,教育研究和制度应用。从此意义上来说,孔子永远是对的。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尚德讀後:

1.「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2.孟子說得更好,盡心而已。

3.知其不可而為之,謂之菩薩。

4.現時世界內內外外,各地的整個中華中國,非大徹大悟一番不可,否則無救。

5.已經糊塗了幾千年,如再糊塗下去,那也是正常的。

6.薛亮!薛亮!我已叫你兩聲,再叫一聲:

薛亮

7.告訴你南老師真了不起在什麼地方?

答:

   祂二十五歲,就不喊叫人的名字了。真是前無古人,恐怕後也無來者。尚德整天在叫名字,特別幾十年在喊叫:中華、中華。只是徒呼口號而已。反省起來,我何至愚昧癡心到此地步,此乃真無救藥也。

8. 「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若有所覺,又何乎漚發!宇宙豈無歸所乎?

   金剛經不是說,本來就有:

寂靜莊嚴啊

9. 最後要說的是:

   「真空妙有」、是證到自性本空,然後起修至大菩薩或佛,所生的「境界」,是從證道和所修成的果位來說的,並非是說由空可產生妙有。佛法不是唯心論,完全是一點一滴之經驗的。

10. 你有希望,繼續好自修證,一切謙讓。祝福。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於台灣達摩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