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也來涅槃

張尚德

   我書桌左角邊,有一個電熱水瓶;隔電熱瓶三十公分,有一盞枱燈;枱燈後離桌前緣半公尺,立著慧而靜的達摩祖師雕像。桌子靠著窗子,離窗外兩丈左右,有終年翠綠、生機潑潑的幾棵樹。依樹的圍牆外,是一片廣闊的田地,一年兩次的稻榖成長,四季有序的真善美萬化,將這裡很自然的成為淨土天國的化城。

   不只如此,聖地南嶽衡山,滙來一股清流的小河。我有時在窗前,遠遠濛濛的參悟著這條與老古悠遠宇宙同化的小河,我問著:

「小河,你要到哪裡去?」

有了這一問,我卻又被一群蜿蜒似帶、不高不矮、不大不小的青山,有時伴著白雲,做各種旋律的大合唱,我為之沉醉。

   ……

   我真的說不出來!

   說美也:

   那是康德的美學!

   說「不可說也」:

   那是維摩詰的禪!

   這般天地和風月,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

好吧:

只好說:

   超禪也。

   還說什麼呢?

   前些日子,秋高氣爽,不時有各地飛來的異鳥,在窗前樹上,舞之、蹈之、歌之的捎來訊息,在今年中秋的夜晚,便有著:

   一輪明月照神州。

   今天天冷,陰得很!我早上坐在書桌前,看到一隻小蝴蝶,牠飛貼在離達摩相背後窗子的框架上:

涅槃了!

牠也來涅槃!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