虱子與靈魂

張尚德

   生病了,幾天沒有洗臉和換衣服。

   道友說:「還不換,就要生虱子了。」

   讓我忽然記起了幾十年前當兵的時候,惹了一身的虱子。一九四八年陰曆九月在湘潭入國民黨青年軍二零六師當兵。二零六師在洛陽和共產黨打仗,被打垮了,在湖南招補充兵員。入伍後,什麼都沒發,就只發了一套棉衣、棉褲。到了長沙,只有幾個人在一起的班長,派我和另一位士兵去買菜。此時,國民黨政府正作貨幣改革,沒有黃金美鈔和榖物作相對基金,也發行騙老百姓的金元券。我籮筐裡挑了一大把金元券,到長沙居住的菜市場買菜,菜販見我是阿兵哥,統統挑著菜籮筐,拔腿而逃。

……

好不容易,陰曆十一月到了台灣鳳山,台灣鳳山是亞熱帶,幾個月整天穿著那套棉衣、棉褲,臭不必說,全身都是虱子。不只是我,從湖南去的一連一百二十個士兵都這樣。到了吃完晚飯,大家統統在那裡比賽抓虱子。

其時,台灣真是一窮二白,軍隊不僅沒有衣穿,而且飯也吃不飽。美國老爺有個「用心」,願意提供台灣全部軍隊裝備、薪水、服裝,但有個條件,從連開始,一直往上,得有美軍顧問,蔣介石先生就是不肯。折衷個半天,才使軍部有幾個美國人作顧問。

一天,蔣介石先生召見軍長唐守智,唐軍長穿著草鞋去見蔣介石,蔣先生問:「你為什麼穿草鞋?」唐軍長回答:「軍中沒有鞋子穿。」

蔣先生立即說:「你身為軍長,無論如何,也要設法找雙皮鞋穿穿啊。」

……

尚德忽然有個感想:

人生在世,肉體生了一身的虱子,倒是可以慢慢解決。人如果有靈魂的話,假定靈魂也生了虱子,那要如何解決呢?

老子說:「人因為有肉體,所以有大患。」

蘇格拉底也說:他的靈魂被肉體包圍。

兩個問題:

如果有靈魂,那靈魂究竟是什麼呢?

若如蘇格拉底說:「靈魂被肉體包圍」,那又如何解脫這層綑綁呢?

怎麼辦?

二零一二年十月九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