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學與國學

張尚德

   中國現代的自由主義大師:

   台灣大學哲學系殷海光教授,常常寫錯字,這與他永遠是中國的自由主義大師,毫不相干。

   有人說:南老師不是國學大師。

   有理!

   問題是:

   南老師從來沒有說自己是什麼師,更沒有說自己是國學大師。不僅如此,祂根本不承認自己是老師。

   祂還常罵尚德:

   「人之患在好為人師。」

   祂也曾公開消遣過我:

   「前呼後擁三匹馬,口沫橫飛一籮筐。」

   就尚德幾十年對南老師的認識來說:

   祂絕對是禪學大師。

   有人反對嗎?

   六祖惠能是禪學大師,雖不識字,你能反對祂說的《六祖壇經》與南老師所著萬古常青的《禪海蠡測》,不是國學嗎?

   附帶說一句:

   殷海光教授的《中國文化的展望》大著,絕對是作為中國人必須看的國學著作也。

   作為一個真正全盤通達的學人,在著作中,疏漏幾個字或一兩句話,猶之乎奧運十項全能得獎者,身上有點小小的癢,來不及擦藥膏也。

   再說,唯識學龍頭窺基大師在唯識學的用字遣詞上,也有些可商榷的地方,這並不損其為唯識學大師也。

   又說,吾師大哲學家方東美先生曾和我說,他在美國夏威夷出席第一次東西哲學會議,罵外國人:

「對不可思議境界,狗屁都不懂。」

回到台灣,有報紙記者要訪問他,他回答:

「我一個大字都不識。」

再說幾句:

南老師的著作又有什麼了不起!!!

釋迦牟尼佛說:語言文字都毫無實義。

話雖如此,南師哪一本是國學著作,哪一本又不是國學著作呢!

別的不說,單以祂寫的有關儒家這一部分的著作來說,中國在政治制度和權力使用的鋪陳上,真有過儒家嗎?要問的是,究竟要什麼國學著作???

自秦朝開始,焚書坑儒、特搞暴政,就把儒家打得一塌糊塗。

漢武帝獨尊儒術,也是假的。他真正相信的,是董仲舒的緯之學。

說透了,只有一點:

當一個時代,亂的時候,必毀和必打儒家。

當稍微有一點點了,也就極力把儒家捧出來了。

亂糟糟的魏晉南北朝,慧遠非逃到廬山去搞淨土不可,這才引起陶淵明與謝靈運也到廬山去和慧遠這個那個。

糟糕的是:

處此現代亂世的文明,哪裡又有廬山去搞淨土啊!

這就難怪南公懷瑾先生捨報未久,就遭:

..............................

最後幾句:

重要的是:

道學。

老子說得好,道不在什麼學中也。

南老師:

尚德要問您:

您究竟在哪一個學啊???

搞不清也,搞不透也,也搞不著也。

 

 

八二老翁於湘潭道南書院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