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魏盛博士

黃高

北京大學留美高才生魏盛醫學博士,導師推薦去英國牛津大學任職,不去。來湘潭道南書院,經過兩年冰心秋月,人文學進步非凡,令我這位也是曾研科技者讚佩無已。因特將其這次在道南書院禪修會上的簡短報告公佈,以供道友同參。

學禪學佛不是唯一目的,在當今之世,整個人類在文化思想生活上究竟要往哪裡走,這才是每一個人要重視的問題。

 

老師、各位道友:

我以前是學科學的,後來認識到人文的智慧運用科學更重要,所以來到道南書院跟隨老師。

經過兩年學習,我的初步認識如下。

 

老師現在致力於文化路線,即古今中外精華人文思想的統合。透過以現代數理邏輯為基礎的科學哲學,整理傳統儒道文化等諸子百家,歸結到中國特有的形而上的道論——禪與唯識學,追尋當代社會的架構。

比如指出經典思想的一致性與共同性:

《易經》「絜淨精微」與「清淨圓明,了不可得」;

《中庸》「誠」「明」與「性色真空,性空真色」;

入道、證道的方法:

《老子》「和光同塵」,《金剛經》「微塵」,《新約》「道就是光」;

音聲淨氣:為幾十位英美知識份子主持禪七,念誦哈利路亞;在北大清華傳授六字大明咒。

人類語言、思維以及生理的共同模式作為基礎。

比如本次禪七:《易經》「天地之大德曰生」,《老子》「有無相生」,《金剛經》「無生」,《六祖壇經》「能生萬法」。

 

在思想的統合之後,更重要的是社會生活的實踐。西方沒有發展出形而上的道論,而側重實際的經驗。

批判人人聖賢、歷史循環論;強調平民生活價值觀、人民權利,重視法制的健全與科技的規範:

抨擊剝削、競爭(也肯定其積極性的一面);回歸人天和諧、天下為公的大同思想。

在形而上道論和實際經驗上,展望中國文化的未來。

比如《文化強國》十二點。

 

這條文化路線,是老師畢生努力建立起來的。

五十年前,碩士論文《分析命詞與綜合命題》等已經提出語言整合的治學方法,並涉及西方哲學的物自體、唯識學的比量、邏輯集合的公設等領域;

一生經歷殺戮、鬥爭的苦難,對人性與社會進行過長期的思索(教授馬克思主義、梳理儒道生命哲學、翻譯自由的哲學、開放的社會、到奴役之路等);

三十年前,憂患意識完全轉化為承擔精神、悲憫情懷。

這個過程,已經有很多相關的文章,各位可以查閱。

我是生物醫學背景,人文基礎薄弱,時間短暫,認識比較粗疏,但相信這條路線是今後真正作學問的正道;也期待更有經驗、更有資格的道友來全面、深入地總結老師的思想成就,論述其文化路線。

 

我來到書院學習,不僅僅是追求知識、智慧和修養,最具有感召力的是老師那種無私的情懷。

比如前幾天接引道友,前夜心臟已經不舒服了,次日清晨四點多又繼續談話;自己輸液。

對這一高貴的風範,我奉獻最純粹的欽佩、誠敬和歸依。

老師的氣象格局:月朗天門。

禪七月亮上升,大家在院中可以看到這副景象。

 

書院的學習:

英文四書、詩經、古體詩;

懷德海、羅素、殷海光、方東美的學術思想

氣學(易經、老子、內經、孟子、參同契、音聲、生物醫學);

配合氣候、環境,調整飲食、作息;

集體生活,共同勞作。

父親:每次看到書院網站記錄都很掛念,覺得大家像在拼命。

導師:為別人做事情、並且能夠做成一些事情,是更好的。所以他說:「這個孩子以前跟我讀小學,現在跟張老師讀大學。」

上周聽來訪的道友說,我的選擇在北大產生了一些影響。我真切地感到,我的行動是有價值的。

老師的感召,個人的認識,以及已有的影響,是我走下去的力量。

 

祝願各位:此次,在老師的引導下,真正瞭解自己,在人文路線上轉化、領導這個時代。

我所想的是,中西文化一定有它的某些問題,如何解決,這才是我們最需要重視的。這也是我來道南書院目的之一。

謝謝大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於湘潭道南書院